中国民间故事

鬼故事 儿童 哲理 情感 名人
神话 民间 幽默 佛教 英文
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

肛肠科的女医生

03-27   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

“男同胞们!换药啦。”女医生柳盈盈银铃般的声音,搅得男患者们心里痒痒的直搔自己。虽然他们都有肛肠疾病,走路分不开裆,但是,不约而同地从各个病房里走出来,脸上洋溢着喜悦,好像参加婚宴一样。再看他们的着装:蓝白相间的病号服下,系着一件同样颜色的裙子,不知详情的人误以为他们是缅甸人或者是尼泊尔人。

换药室有十几平方米,面墙一侧有一个换药台,柳盈盈站在台前,面对叽叽喳喳的男患者们,叫大家肃静些,一个个换药。

先进换药室的李东笑嘻嘻地对柳盈盈说:“我不着急,让他们先换。”说完站在柳盈盈后面观起换药来。李东是油城李副市长的大公子,27岁了,在城管局工作。这次住院是做的痔疮手术。

蓝阳饭店老板高猛见李东让到后面换药,他就褪下内裤,爬到换药台上,屁股翘得老高,男人最牛的“零件”坠在台面上,他肥胖的身体,滑稽的动作惹来大家哄堂大笑。他患的是肛门脓肿,肛门直到股沟,刀口有4公分长,每次换药都如伤口撒盐一样疼,唯独柳盈盈给他换药时感觉良好。长长的伤口清洗完后,柳盈盈轻轻地将药涂在伤口上,用镊子夹了一块药布敷在上面,再用绷带粘牢,像胡萝卜一样纤细的手轻轻地拍了一下屁股说:“好了。”

第二个换药的是杏树岗乡农民古山槐,他病情最重患的是直肠癌,肛门保住了,除每天肛门换药外,还得化疗,最惨的是地都卖了,医疗费又用完了。古山槐跪在换药台上,忍着伤口的疼痛,同时还忍着心灵的疼痛,泪水像断了线的珍珠落下来。大家见古山槐落泪了,心情也都沉重起来,刚才的气氛顿时变成了沉默。柳盈盈递给古山槐一块纸巾说:“古大哥,别难过,我想一想办法,动员肛肠科医患人员为你捐款,坚强起来”。

男患者们陆续换完药,相继离去,只有李东像猴子一样还在柳盈盈身后发愣。“人家都换完药了你还等什么?”柳盈盈转身对李东说。李东木讷地爬到换药台上,等待柳盈盈换药。李东做的是混合痔手术,半个月了,伤口恢复得很好,柳盈盈换完药后说:“你应该出院了。”

李东一边提裤子一边说:“肛门还有些疼,再住几天吧?”

“不用再住了,你已经好了,我是你的主治医生。”柳盈盈果断的说。李东害羞地抬起头,看着摘掉口罩的柳盈盈,一种依恋情感涌上心头:柳盈盈确实太美了,一张粉白的瓜子脸,高高的鼻梁,水汪汪的大眼睛,再加一米七十多的个头,如出水的芙蓉,自然、大方、美丽。

李东说:“你们科搞捐款,我们患者可不可以参加?”

“参加当然好了。”

李东回到自己的高间病房后,一头扎在床上,转辗反侧,六神无主,出院,离开柳盈盈,心里空虚,无聊。住院的日子里,柳盈盈每天查看一次病房,三天能轮她换一次药,就是说,天天能看到她,一见她,自己感觉周围什么都美好。从心说,是真的爱上了柳盈盈。

李东27岁,电大毕业后,父亲就给安排到城管局工作。说实话,李东学习不好,电大也不是考上的,是父亲靠权势送进去的。学习跟不上,对象没少谈。勉强给个毕业证,至今仍然光棍一根。父亲恨他不争气,母亲宠他没长大。工作中,也是拿不起,放不下,整天琢磨搞对象。缺乏体育锻炼,一米七十多的个头,体重达90公斤。更可怕的是想问题幼稚,有时让人啼笑皆非。

李东想柳盈盈一夜,天亮时他有了个主意:病没好,继续住院。可是病已经好了怎么办呢?突然,他看到床头柜上,一双筷子让他眼前一亮:将筷子插入肛门里,肛门里有异物,这就是病。柳盈盈早晨查房,一定会让他继续住院治疗。他急忙翻身下床,拿了一块手纸,到厕所大便。回来后,他看了一眼表,还有一小时,就到查房时间了,他侧身倒在床上,将筷子往肛门里送,送一半时,有些疼痛,他慢慢拔出来,将筷子的粗头折去,然后,他将这半根筷子插入肛门,用手指又往里推一推,他站起来,觉得肛门有些胀,走几步感觉无大碍。李东静静地躺在床上,等待柳盈盈地到来。

病房的门终于被打开了,是主任领着医生、护士们进来了,李东心里像揣小兔子似的,脸腾的就红了。柳盈盈对主任说:“李东可以出院了。”李东对主任说:“我还觉得肛门有些发胀,有时还疼。”说完后他看了一眼柳盈盈。柳盈盈狐疑地看了一眼李东,说:“我再给你检查一遍。”李东趴在床上,翘起屁股,柳盈盈戴上薄塑料手套将手指伸进李东的肛门,感觉有一个硬物顶在肛门与直肠间,柳盈盈吓了一跳,这是什么东西?她抽出手指,让主任看。主任看了之后,也觉得蹊跷,说:“肛门里确实有个东西,还挺硬,可能是个排泄物,还能是什么呢?观察观察,等排便之后再做个B超,看一看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李东制造了充分理由继续住院。

蓝阳饭店老板高猛这几天也在单相思。虽然他已经是四十多岁的人了,但他觉得自己不老,凭自己的经济地位,千万元家产,完全可以养个小三。他心目中的小三就是柳盈盈。柳盈盈像天鹅,比自己高,离自己远,但是,自己觉得不是癞蛤蟆,凭雄厚的经济基础,有钱能使鬼推磨,自己就是白马王子。可是,话又说回来了,柳盈盈年轻美貌,文化又高,又是自己的医生,从哪打开突破口呢?柳盈盈带头号召大家给患直肠癌的古山槐捐款,我何不借此露一手,让柳盈盈对我刮目相看:既有钱,又有德。鬼主意打好后,肚子开始叫了,他打电话给妻子,让她带一盒三鲜馅饺子来,再带5000元钱。妻子很快就到了,她一边给高猛拿筷子,一边问:“住院费又花完了?”高猛接过筷子,将饺子一口送进嘴里,两腮就鼓起来了,他嚼着饺子,琢磨着如何回答妻子的问话。

妻子比他大三岁,两人曾是国企职工,随着国企改革的深入,两人买断工龄离开企业,自己开了一家小饭馆,逐渐积累资金,一步步发展到今天。在钱的问题上妻子比他看的重,更重要的是妻子对他老不放心,她坚信“男人一有钱就变坏”的理论。在花钱的问题上,两人总闹矛盾。

高猛终于将饺子咽下去了,他对着妻子说:“肛肠科给患直肠癌的古山槐捐款,大家都捐,我能不捐吗?”

“那你捐多少?”

“我琢磨得捐5000元。”

“那么多?”高猛见妻子吃惊、不解,他便放下筷子,耐心的跟妻子解释起来。

“住院一共20多个人,我又是大饭店总经理,少了拿不出啊!”

“哪有什么拿出拿不出,象征性捐点算了。”妻子表示反对,并且把脸子拉下来。高猛把筷子重重地放下,生气地说:“我都把话和人家柳医生讲了,说拿5000元,这怎么能食言呢?再说电视台还要采访呢,这不也是免费给咱饭店做广告吗?”

“你就得瑟吧!”妻子说完,将5000元钱摔在床上,忿忿地走了。

喜欢柳盈盈的人大有人在,在医务人员中也有一位,就是南医生。南医生毕业医科大学,工作已有三年,29岁,至今未婚。

这天是南医生和护士小夏值夜班,已经是夜间十点钟了,小夏仍然泡在南医生办公室不走,没话找话地同南医生唠嗑。

“南医生,你说柳盈盈在咱科给病人搞捐款图的啥?”南医生翻了一下台历,说:“图啥?好心呗,人家小柳有爱心。”小夏见南医生对柳盈盈有好感,对自己不冷不热的,觉得没趣。虽然,小夏喜欢南医生,也向他试探过,可是,南医生不温不火,让小夏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其实,人家南医生心里的情人是柳医生,小夏只不过自作多情罢了。

“你说,南医生,一个女的,整天和肛肠打交道,是不是有点不雅?就我这个护士当得都有点纠结。”南医生看了一眼小夏,很反感地说:“一个医务工作者,不爱自己的本职工作,却说三道四,这个人没啥出息。”小夏被南医生的批评触动了泪泉。她为自己讲出这么低级水准的话来痛心,也为南医生说她没出息而委屈。泪水像断了线的珍珠,滴滴答答落了下来。南医生见小夏哭了起来,知道话重了,急忙道歉:“小夏,别哭了,都是我不好,言重了,希望你谅解。”小夏用餐巾纸擦干了泪水,说:“我刚才讲的话是没水平,可是……可是我只对你一个人说的,我把你当知心人才讲的呀!”

“叮咚……叮咚。”病房叫人的铃声打破了两个人的尴尬局面,小夏急忙起身,向病房走去。

李东回病房后,急忙给妈妈打电话,让她速来医院。他讲了喜欢柳盈盈,让妈妈快找人跟柳盈盈提亲。妈妈爽快地答应了,她找到了院长,让院长做工作。院长听了副市长的夫人一番话,心里觉得别扭,都什么时代了,让我一个医院院长保媒拉纤,让人家柳盈盈多为难。可是,话又说回来了,这副市长的夫人也得罪不起呀。院长略加思索了一下,说:“这是一件好事,好事得办好,我让院工会主席龙敏亲自去办,龙主席是个女同志,办这事心细,你等消息吧。”院长巧妙地将李东妈打发走了。

再说龙主席接到使命后,立刻来到了肛肠科,在走廊门口,她看到了给古山槐的捐款名单,她饶有兴趣地看起来:

高猛5000元

柳盈盈3210元(本月工资)

李东1000元

南医生1000元

……

龙主席看到合计数是:32000元,一个小小肛肠科,捐了这么多钱,让龙主席十分感动。她来到了主任办公室,一进门就表扬说:“你们肛肠科真有大爱之心哪,全院职工应该向你们学习。”主任诚恳地说:“这捐款是柳盈盈发起搞的,连患者都参加了,起初,我还怕她搞不起来呢。”

“对了,你不提柳盈盈我还忘了呢,今天我就是为柳盈盈的事来的。”

“她在换药室正给李东检查病情呢,一会儿就来。”两人说话间柳盈盈真来了,一进屋,就向主任告状,说:“李东也太气人了,他把筷子插进自己肛门了!”

“什么?你再说一遍。”

“他把筷子插进肛门了!”

“为什么啊?”主任不解。

柳盈盈向主任详细说:“根据B超检查,发现肛肠有异物,不像病理异物。我今天为他检查,将肛门扩开,用镊子伸进去将异物夹出,一看,竟是筷子,你说气人不气人?”

“你没问他怎么回事?”

“他说吃面条时没注意,将筷子也带进肚子里去了。”

“荒唐!荒唐!”主任摇着头喊。

龙主席听了也哈哈大笑,笑得直捂肚子,连连说:“笑死我了,笑死我了!”接下来,龙主席并没有说提亲的事,而是让柳盈盈将为患者捐款的事写个材料交到院工会。

又是一个周二的上午,患者们早早地来到了换药室门口,等柳盈盈换药。大家七嘴八舌议论捐款的事,都说柳盈盈救了古山槐。这时,主任来了,他打开门后对大家说:“今天我给大家换药。”

大家一片茫然。

“那柳医生呢?”李东不解地问。

“柳医生怎么了?”高猛惊诧地问。

“柳医生回北京结婚去了!大家换药吧。”

查看余下全文
上一篇:被远方退回的一封信
下一篇:农民工的七夕
读故事网-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