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间故事

鬼故事 儿童 哲理 情感 名人
神话 民间 幽默 佛教 英文
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

鉴宝大师打眼了

03-27   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

孙时是X市大老板宋蕊芯的收藏顾问,这一天要到宋家鉴定一批古玩,他邀请前辈吴思远过去帮忙。开始时吴思远连声回绝,直到听说有一件珍贵的赏瓶在内才答应了,还主动带了便携式荧光光谱仪前往。吴思远是X市首屈一指的古玩鉴定师,号称“一眼准”,以前也为宋蕊芯服务过,近几年说是眼睛不太好了,逐渐隐退二线,独居在郊外。

两个人来到了宋蕊芯的别墅,风韵不俗的宋蕊芯亲自迎出门来。要鉴定的藏品琳琅满目,瓷器、漆器、玉器都有,吴思远和孙时戴上雪白的手套开始了工作,一件件的检测结果很快就给了出来。

这宋蕊芯不愧是本地通天的风云人物,手中的藏品个个不俗,看得出她是舍得在古玩上花血本的人。鉴定工作很顺利,眼前只剩下一只淡绿色的赏瓶,瓶子造型古朴,纹饰精美,孙时心里不由赞叹,又是一件好宝贝!他凭肉眼就可以断定,这赏瓶出自清代官窑,价值起码七八十万。

吴思远轻轻拿起赏瓶,到底是老江湖,看到这样的精品依然不动声色。目鉴几分钟后,他的眉头紧皱起来,拿过放大镜反复查看赏瓶底部,陷入了沉思。孙时一愣,难道自己看走了眼,这东西有诈?

仿佛过了好久,吴思远放下赏瓶,缓缓地说:“这是一件高仿新瓷。”

孙时大吃一惊,一旁的宋蕊芯也惊讶地张大了嘴。吴思远指着赏瓶的底部说:“你们看,这纹饰的刀法虽然流畅,却欠缺古瓷的圆润,再看这釉面,是不是釉色不正?新瓷都有浮光,这是为了去掉浮光用茶水和碱浸泡产生的效果。”

他说得斩钉截铁,孙时再次捧过瓷器目鉴,却仍然没发现吴思远所谓的问题。宋蕊芯不甘心,让他们再用光谱仪鉴定一下年份,没想到得出的结果跟吴思远的结论基本吻合。宋蕊芯到底是见过世面的,很快恢复了从容,掏出一个装着鉴定费的信封交给他们,二人随即告辞了。

孙时憋了一肚子问号,一边开车一边忍不住试探着开口:“吴老,那个光谱仪,有没有可能出现失误?”吴思远笑了:“你是怀疑仪器出现失误,还是不相信我的眼力?”孙时心里一紧,连说不敢不敢。吴思远慢条斯理地说:“其实仪器再精密,毕竟是死的,给出的只是物理分析后的成分列表,而传统的‘肉眼目鉴’也是建立在科学的基础上的,咱们看胎,看釉,看器型,依据的都是多年积累的对文物演变规律的掌握,比仪器要科学得多啊!”

孙时初入行时,吴思远给过他不少教诲,尤其是做人方面,总是用“清白”来督促他,因为干他们这行,发歪财的机会太多了,所以他哪敢过多怀疑前辈呢!可一连几天,那只赏瓶总是在他的眼前出现,甚至做梦都有一个声音在委屈地说:这是真品!真品!

几天以后,孙时正在自己的古玩店忙碌,一个气宇轩昂的中年人推门进来,从怀抱的包裹里捧出一只淡绿色的瓷瓶放在桌案上。孙时一眼就认出来了,正是宋蕊芯那一只!

中年人说这是自己刚买来的,请孙时给鉴定一下。孙时正中下怀,再次目鉴了很久,依然觉得是真品,他拿出了自己的光谱仪检测,怪事发生了!那仪器显示的一连串化学元素的百分比,跟上一次在宋家显示的有区别!而且显示是真品!

中年人看孙时皱紧了眉头迟迟不说话,不耐烦起来,孙时斟酌着词句说:“现在的造假技术日新月异,很多高仿新瓷足以乱真……我建议你去找吴思远老先生再鉴定一次,他可是咱们本地瓷器鉴定第一人。”

孙时算是把这个球又踢回给了吴思远,虽然赏瓶几天内易主的内幕没法探知,可毕竟吴思远是声名显赫的顶级专家,孙时还是不敢太相信自己的眼力。

中年人不以为然地“哼”了一声,抱起了赏瓶起身就走,当然没忘了扔下五百块劳务费。

孙时没有想到,仅仅时隔半个月,他就再次见到了这只赏瓶。某电视台鉴宝栏目组来到X市寻访民间宝藏,好几个国内顶尖的鉴定专家都随队前来。宝贝海选大赛在文化广场举办,孙时也参与了初选专家团队,那个中年人抱着赏瓶也来了,专家们简单看了几眼就宣布进入复赛。

复赛由电视台进行直播,所有候选宝贝的主人都在台后等着,孙时和吴思远跟北京来的三位专家坐在前台,一同担任鉴宝人。

孙时一直期待的那个赏瓶终于出现了,主持人先报出了光谱仪检测的结果,然后宣布由吴思远主鉴。

吴思远捧起赏瓶看了半分钟,开口说:“很可惜,这个赏瓶尽管数值跟微量元素数据库吻合,可它是一件高仿品。”

站在一旁的中年男子大吃一惊,神色激动地冲上前挥舞着手臂大叫起来:“不对!你撒谎!这绝不是仿品!”

吴思远在桌后站了起来,似乎想跟对方仔细解释,可不知怎么胳膊一扫,把面前的赏瓶带了一下,赏瓶掉在地上,尽管地上铺着地毯,可瓶子还是裂成了两半!

台上台下的观众大惊失色,那个妙语连珠的主持人也黄了脸,他们做过几百期节目,像这样的乌龙还是第一次出现!

中年男子也惊呆了,一把抓住吴思远的胳膊,浑身都在发抖,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主持人怕他会有过激的举动,刚想上前阻拦,可他已经恨恨地放开手,跳下台走了,连地上裂开的赏瓶都没拿!

吴思远缓缓捡起地上的瓶子,满脸歉意地冲着台下鞠了一躬:“对不起,老了,不中用啦!大家不用担心,无论是真品还是仿品,我都会按价赔偿人家的。”

说完,他抱着那个裂成两半的瓶子走下台,慢慢离开了。孙时看着他那孤独的背影,想起他跟儿子不和的传闻,暗道莫非他是心头过于悲伤,才举止失当吗?心里不由十分难受。

这件事对吴思远一生的清白名声损害不小,虽然没人知道他到底赔了多少钱,可收藏界对此众说纷纭,大致的说法是他其实是鉴定错了,为了挽回颜面不惜赔偿巨款打破瓶子。只有孙时一直认为这里另有隐情。

半个月以后,一条大新闻搅乱了X市的宁静,市长张铁一被一个偏远郊县的官员实名举报,揭发他卖官收受巨额贿赂的犯罪行为,经过纪委调查完全属实。拔了萝卜带出泥,张铁一手下一大批官商卷入此案,其中一个正是宋蕊芯。原来宋蕊芯是张铁一多年的情妇,她那些昂贵的藏品也都是替情夫保管的贿赂。据知情者说,举报张铁一的原本是市里一个实权部门的处长,无故被下放到穷乡僻壤,因此愤而举报,结果挖出了一大堆蛀虫。

查看余下全文
上一篇:省长手机被偷
下一篇:穷发愁
读故事网-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