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间故事

鬼故事 儿童 哲理 情感 名人
神话 民间 幽默 佛教 英文
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

人人心中有把刀

03-27   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

1.包里有把刀

天黑以后,雨越下越大,巧玲锅烙儿馆的老板娘潘巧玲,看着黑漆漆的窗外想,今天晚上早点关门吧。

这时门一开,走进来一个人。没等巧玲看清,那人已经张口叫道:“潘姐,今天早点收摊吧。听说龙江镇杀人的事了吧,据说那人逃窜到了附近,你当心点。”

来人是派出所的民警小于,这话听得她心惊肉跳,小于说完就出去了,原来是夜查,要挨家看看。巧玲手忙脚乱把账本收拾一下,就打算让面案罗姐先下了窗护栏,这时突然听罗姐“哎呀”叫了一声,把一个皮包扔在地上,包砸在瓷砖地上,咣地一下,里面似乎有硬物。

巧玲上前打开一看,头发都竖起来了,原来包里是一把雪亮锋利的菜刀。再问罗姐,原来她刚收拾桌子,发现地上的皮包,就打开来看,除了刀里面没有任何东西。

她们两个抬头向小屋里看,还有三桌客人没有离开,都是自顾低头在吃东西。门边的老人她们倒是熟悉,是小区里的曲大爷,一个人住,没事儿就来要上二两锅烙,一两白酒,吃上半天。巧玲心眼好,知道老人是寂寞打发时间,也不嫌他占地方,有时还多搭一小盘自己做的炝菜。里面坐着的两个男人就眼生得很,靠窗子的男人看起来年轻一些,瘦削的身材,有点长的头发染得乱七八糟遮着一大半脸,一直低头看手机。另一个中年男子坐在里面靠后厨的位置,桌子上的菜满满的,几乎没怎么动,只是不停地喝闷酒。

巧玲和罗姐对视一眼,心里都有些慌。前几天不远的一个镇子发生命案,被害人都是被菜刀割喉,凶手还没抓到。再联想刚才小于的话,巧玲的腿都哆嗦了。她就住在店里,平时都是一个人,还好今天罗姐说雨大不回家了,两个人可以作伴。

没想到这时罗姐突然说:“我想起来了,南窗户没关,我得回家,不然地板都泡了。”说完不等巧玲回话,快速穿上外套,拿起一把雨伞就冲进雨幕中。巧玲目瞪口呆,想不到罗姐就这么丢下自己跑路了。

她惊慌地看了看小店里的客人,不知如何是好。

2.曲大爷的故事

这时曲大爷突然开了口,他说:“姑娘,给我再炒个尖椒干豆腐吧,今天没太吃饱。”巧玲应了一声,跑到后厨,三下五除二就热腾腾端上桌来。

曲大爷看了看菜,招呼道:“我看你忙一晚上了,没吃吧,不嫌弃就跟大爷一起吃。”有了曲大爷壮胆,巧玲突然就不怕了。她从柜里又端出两个小菜,打了一量杯酒,用开水热了,这才稳稳地给曲大爷和自己斟满。

两个人对饮一口,曲大爷就打开了话匣子。

曲大爷说他的儿子和女儿都在国外,一年回不来一次,平时就是寄钱回来,他一个人孤单,想娶后老伴又怕给儿女添麻烦。听着听着巧玲觉得不对,曲大爷说这话不是露富吗?万一有心人听了,一会儿他出门对他下手怎么办?巧玲忙往回拉话,可是曲大爷就像铁了心,越讲越高兴,又说最近儿子寄来了一万美元。

巧玲的心都要提到嗓子眼了,她突然明白了曲大爷这么做是为什么,他是怕自己一个人孤身在这里被坏人惦记,所以想调虎离山。这样一想巧玲把心一横,她也有了主意,笑了笑,道:“曲大爷,您就吹吧,我可是听居委会主任说,您家连取暖的煤钱都交不上,今年冬天要受罪了吧。”

曲大爷深深地看了巧玲一眼,叹口气,说:“好孩子,我给你讲讲我年轻时的事吧。其实年轻人冲动,动个刀子也是平常事。”

曲大爷还被人叫小曲时,在工厂当技术员,虽然他的性子散漫,有点不拘小节,可是技术上绝对是大拿。厂领导对他一直是没办法,想用又受不了他的脾气。一年一度的工人旅游的时间到了,这是每年竞争最激烈的时候。十五天的假加上全公费旅游,对大家的诱惑比年终奖都强烈。小曲是他们技术室唯一没出去过的了,他想怎么也该轮到自己了。可是就在名单公布那天,他的火气直冲头顶,真就没有他!

他怒气冲冲找到厂长,没想到厂长轻描淡写地说:“你上个月有两次在仓库附近吸烟,已经被记过了,旅游是给认真工作的同志的奖励,你觉得让你去合适不?”

小曲无话可说。生了几天闷气,眼看着要出门的同事欢天喜地,他的心里堵得厉害。这天喝了点闷酒,突然觉得前途很渺茫,领导不待见自己,有好事都轮不上,什么时候能出头?越想厂长那张虚胖的脸他越气,最后一咬牙,回到宿舍带上一把水果刀,直奔厂长办公室而去。

厂长好像刚开会回来,脸上放光,一见小曲醉醺醺的,就皱皱眉说:“年轻人,少喝点酒!”说完他转身去拿暖水瓶倒水洗脸,正露给小曲一个大后背,小曲猛然站起身,从口袋中摸出水果刀。

这时不知怎么弄的,厂长手中的暖水瓶砰地一下爆炸了,他被烫得直“哎哟”,一边找毛巾擦手上的热水,一边还不忘数落小曲道:“你说你真不让人省心,这些臭毛病不改,到国外怎么办?我这脑子是搭了什么筋,就想把这个名额给你……”

小曲拿着刀,呆在原地,结结巴巴地问:“国外?让我出国?”

厂长开始扫地上的碎玻璃片,头也不抬地说:“咱厂有一个名额,出国培训半年,其他人都有家室,只有你没牵挂,就让你去了,你可得改改这脾气。”

“改,一定改!”小曲连连点头道。他晕晕乎乎出了厂长办公室,走到大墙外才想起来把刀扔在地上了。几天后他出国了,学成归来,一帆风顺。他从心底感谢厂长的知遇之恩,可是一直没有机会说。直到老厂长得了癌症时日不多了,他才有机会把那天的事讲出来。

瘦得脱形的老厂长摇头叹息道:“其实,让你出国的事,是我临时想到的。我倒水时,正好从不锈钢暖水瓶的反光上看到你拿出刀来,我不想让事情闹到不能收拾的地步,你还年轻,所以我想给你一个机会。平时对你是有打压,那是恨铁不成钢,没想到你就钻了死胡同,唉,不能把你推上绝路啊!人啊,千万不能走错,一步也不能!”

3.巧玲的故事

这番话让巧玲泪流满面,她哽咽着道:“大爷,你想没想过,我一个女人,三十多岁没有结婚,自己开个小馆子,这是为什么?”

曲大爷摇摇头。巧玲灌下一大口酒,这才讲了起来。

巧玲高中毕业后上的是护校,一群花样的少女天天朝夕相伴,有快乐也有矛盾。她和同宿舍的叫林妙的女孩就时时争吵。那天下午放假,巧玲出去玩到天黑才回来,宿舍里静悄悄的,只有林妙一个人坐在床上不知在弄什么。

见巧玲进来,林妙扭了一下身子,转向里面。巧玲没当回事,她们两个平时就是这样冷面相对。她从外面买回来一个大柚子,想切开吃,却怎么也找不到平时用的水果刀了。

巧玲翻天覆地地找,就是没见刀的影子,这时她注意到林妙刚才应该是在修脚皮,床上还有些脏东西没清掉。巧玲突然心念一动,死死盯过去,林妙吓了一跳,下意识把手中的东西往身后藏。巧玲就明白了,当时就怒从心起,这个林妙敢拿她的水果刀修脚,实在是太可恶了。她上去想把林妙的手拉出来,可是林妙死不肯放,两个人争执起来。林妙身高体胖,巧玲拉不动她的手,就重重撞了她一下。林妙的手背在身后,很难保持平衡,一下子就倒在床上,“啊”一声惊叫,然后就眼睛大睁着一动不动了,鲜血从她的身下漫出——她手中的刀,正好从背部刺进她的身体。

林妙没能救过来,巧玲因为过失杀人,被判刑七年。一个花季少女最美好的七年时光交给了大墙里的灰暗生活。出狱后的巧玲发现她已经被排斥在社会之外,找不到工作,找不到男友,甚至家人都不太理会她,无奈之下她投靠亲戚来到这个城市。还好在大家的帮助下她有了一个小店。片警和街道对她都很照顾,在这里她算是得到了新生,可是幸福已经是很遥远的事了。多少次午夜梦回,她都会想,如果当初隐忍一下,她和林妙现在应该都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了。可是现在,一个孤身承受着悔恨的孤寂,一个永远停留在了十七岁,人生没开始就结束了。

不知是喝多了,还是讲得有点激动,巧玲抽了抽鼻子说:“不说那些了,都过去了,没有后悔药吃!”她把装菜刀的包提到桌上,拍了拍说:“这个,不怕,在里面七年什么没见过?”曲大爷想不到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巧玲还有这样的过去,一时竟然说不出话来了。

4.小青年的故事

这时,一直在看短信的年轻人突然站起身,走了过来,他把两瓶啤酒放在桌上,喷着酒气说:“大爷,大姐,你们都是过来人,帮我出出主意吧,我是真想砍人了!”

年轻人叫冷青,是做推销工作的。他有个交往了三个多月的女友,两个人相见恨晚,感情发展很快,如胶似漆。可是女方的父母却嫌他太穷,一直不同意他们交往,百般阻拦,在他们交往的同时还逼着女孩子相亲。

就在半个月前,冷青的女友小涵相了一个有钱的富二代,据说男的很满意,追得紧。冷青为此跟小涵耍了几回脾气,女孩子被哄习惯了,本来就顶着父母方面的压力,见冷青这样不体贴,也赌气说分手,可是又舍不得,就一直拖着。

就在昨天,冷青收到一条小涵发来的短信,上面写着:别再来找我了,我已经有了他的孩子。他当时气得肺都要炸了,可是小涵就像从人间蒸发了,任他找都找不到。今天晚上他就是下了决心,无论如何要把事情做个了结。

巧玲惊得嘴都合不上了,拍拍冷青的肩膀,说:“小兄弟,多亏你说出来了,差点出大事!你上当了!”

冷青的情绪很激动,说:“大姐,你不知道我多珍惜她,她说把第一次留到结婚后,我就听她的,都不碰她,现在她都跟那人……我咽不下这口气!”

巧玲哭笑不得地说:“小兄弟,虽然姐没生过孩子,可有些事姐还是明白的,你说小涵跟那男的在一起不过半个月,现在就查出怀孕了,这可能吗?”

冷青将信将疑地说:“这个我没想到,你确定?”

巧玲说:“我不止确定小涵没怀孕,还确定她没跟那个富二代在一起,她被骗到乡下姥姥家了,她妈妈想把你们拆开,才让她表姐发的短信。你呀,差点上当了。”

冷青跳了起来,问道:“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

巧玲嘿嘿一笑说:“你说的不就是罗姐家的女儿吗?我早听出来了,不过我原来见过你一次,不是现在这样的啊。”

冷青不好意思地说:“我这不是化了一下装嘛,怕你们认出来,我想跟踪小涵妈,看能不能找到小涵。”

5.中年男的故事

三个人正说得热闹,那边的中年男子站起身来,走到他们桌前,大喇喇坐下,说道:“你们都说完了吧?轮到我了。”

巧玲三人都呆呆地看着中年男子,等他开口。中年男子依然垂着头,他正坐在灯影下面,脸上黑乎乎一团看不真切,外面一道闪电划过,灯闪了两闪,巧玲吓得差点叫了出来。

这时男人才慢条斯理地开了口。他从小没妈,父亲再婚后,就是他和妹妹灾难的开始。后妈很有手段,把一个家“收拾”得服服帖帖,后来他得到机会去了部队,妹妹也考上了护校,本来以为生活从此就会变好,可是等待他的却是妹妹死于意外的消息。

杀死妹妹的人因为年龄小,又是过失杀人,只判刑七年,可是男人不服气,他觉得这样的惩罚太轻了。七年的时间不长不短,男人在七年中找到了工作,结了婚又离了婚,但他没有放松对仇人的追踪,让他很头疼的是仇人经常搬家。最近他突然查出来患了肝癌,而且已经是晚期,他知道时间不多了,要和仇人来个了结。

说到这里,他抬起头。巧玲惊恐地看着依稀能辨认出的五官,这张脸印在她的心里太久了,那是林妙死不瞑目的脸。

这时,突然店门被撞开了,一个男人跌跌撞撞闯进来。他的雨伞被风掀翻了,整个人像个落汤鸡。他看了一眼屋里的人,上牙打下牙地说:“不,不好意思,有,有没有拾到一个包,里面有把菜刀。”

巧玲木然地向桌上一指,那男人一看提包眼就亮了,拿起来在里面一阵翻找,不知从哪里找出一张身份证来,狂喜地喊道:“找到了!要是没它明天我就不能上飞机了,谢谢你们啊,我丈母娘给我一把菜刀,谁知吃晚饭时把包给丢了,谢谢啊……”男人语无伦次地说着,重新冲进雨中。

大家这才回过神来,刚才还有没说完的事呢!可是回头一看,桌上少了一个人,中年男子不知何时不见了。巧玲他们急忙找,前后都看遍了,都不见人,只是原来已经上锁的倒垃圾的小门被人打开了。

冷青先开口道:“这样吧大姐,我们帮你把门关好,然后我送大爷回家,今天晚上的事,谢谢你们!”

巧玲此时倒一点也不怕了,其实她早听说过林妙的哥哥一直在找她报仇,现在要来的来了,却是一身轻松。她站起身说道:“你快送大爷回家吧,这么晚了,我没事。”见她坚持,冷青和曲大爷出了门,巧玲送到门口,这时雨几乎已经停了,只有檐下滴答的雨滴,天边现出一片青白,原来天已经快亮了。

查看余下全文
上一篇:穷发愁
下一篇:花朵的秘密
读故事网-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