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间故事

鬼故事 儿童 哲理 情感 名人
神话 民间 幽默 佛教 英文
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

奇怪的遗产纠纷

03-27   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

一、神秘的女人

走进这家高档商场,乔一明似乎立刻变成了软脚蟹。他恨不得把自己的两只脚粘在商场门口,这样就不必陪着苏珊去血拼了。可是有什么办法呢?女朋友苏珊非要买一个叫什么威的国际名牌包,一个包就好几万块钱,他得代理多少案子才能赚回来呀!更何况,他只是个刚刚拿到律师资格证的小律师,一桩官司还没接呢!

此时此刻的乔一明还没有意识到,一场意想不到的噩运正向他袭来。

虽然乔一明不想当女友的“提款机”,可女友硬拽着他来,他能说“不”吗?两个人来到箱包专柜,苏珊立刻两眼冒光,就跟狼见了肉似的。乔一明却是全身冒冷汗。

突然,乔一明的手机响了。他如蒙大赦,立刻把胳膊从女友的手上抽出来,专注地听电话。电话是老板打来的,语气很严厉:“乔一明,你火速赶到爱康医院,有一起代理遗嘱的案件,你去办一下。”

乔一明放下电话,立刻对苏珊说道:“我不能陪你逛了,有个十万火急的案子,当事人等着呢!”说完便转身逃也似的走了。

赶到医院的时候,当事人刘正杰已经快不行了,眼看着只有出气,没有进气。随行的助理张乐凯把事情的经过大致介绍了一下。情况是这样的:刘正杰带着助理张乐凯来当地旅游,不幸遇到了车祸。刘正杰受了重伤,张乐凯却侥幸逃过一劫。医生下了病危通知单,通知张乐凯准备后事。由于刘正杰是外地人,家属还没赶到,张乐凯只好把律师请来,为刘正杰做遗嘱记录。

病床上,奄奄一息的刘正杰用微弱的声音说道:“我……全部……的遗产……归妻子梅小露……所有……”乔一明认真地做着记录,张乐凯还请来了录像师,将这一切录了下来。

乔一明本以为,这只是一起普通的代理遗嘱案,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张乐凯会提出给他二十万的代理费。平时接这种案子,以他现在的身价,最多也就几千块钱,可现在这个数字明显高出他的预期!

莫非,这里面有什么猫腻?

当然,这个念头也只是在乔一明的头脑中晃了一下,他也没多想。有钱又大方的人多得是,他觉得自己这次挺幸运。为了给女朋友买名牌包,他豁出去了!

乔一明顺利联系上了梅小露,办理了遗产交接手续。

拿到钱的一刹那,乔一明觉得轻飘飘的。坐在电脑前,望着网上银行自己账户里那个让人心花怒放的数字,乔一明的心简直要飞起来了。

可还没等他笑出来,一个横眉冷目的女人出现在他面前。这个女人也不跟他客气,一把薅住了他的衣领子,将他硬生生地从座位上揪了起来。

“你是谁?你……你这是干什么?放开我!”乔一明挣扎着,试图摆脱对方的控制。女人恨恨地说:“你还有脸问我是谁?我问你,你凭什么把刘正杰的遗产给那个狐狸精?”

乔一明呆了。他意识到,出事了,而且还是出大事了!

眼前这个神秘的女人,肯定与刘正杰的关系非比寻常。

二、追回遗产

要说人倒霉,喝口凉水都塞牙。乔一明万万没有想到,他代理的第一桩官司,就出了大事。

原来,眼前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刘正杰名正言顺的妻子谢玲。她和刘正杰可是法律上的夫妻。那个得到刘正杰遗产的梅小露,只不过是刘正杰的情人而已。

乔一明后悔得真想抽自己耳光,当时怎么没有多动动脑子呢?那个刘正杰四十多岁了,而梅小露年轻水灵得像一枝花,俩人在一起像是两辈人,怎么可能是夫妻呢?就算是夫妻,他当时也应该查看一下结婚证啊!

可惜,他只查验了梅小露的身份证,就把刘正杰的五百多万存款转到梅小露的账上去了。从法律上来讲,哪怕刘正杰有遗嘱,梅小露也没有权利继承这五百多万存款的,因为这存款毕竟是夫妻共同财产,还有谢玲的一半呢!也就是说,从法律上来讲他的这个遗嘱就不合法。

显然,乔一明铸成了大错。刚出道就办了一件糊涂差事,这事儿要是传出去,他还怎么在这个圈里混呢?还有谁敢找他打官司?他一生的事业不就毁了吗?

乔一明吓得腿一软,一下跪在了谢玲的面前。他苦苦哀求:“大姐,我求您了,千万别把这件事四处张扬。我……我立刻就去帮您把遗产追回来,您看行吗?”

谢玲起初不同意,非要把乔一明告到法院去,可是耐不住乔一明死磨硬缠,在苦苦的哀求之后,谢玲无奈地答应了他的请求。

当乔一明准备去找梅小露时,却发现这个梅小露早已经人间蒸发了。

乔一明四处寻找梅小露的下落,这才发现,梅小露原来是刘正杰养了好几年的情人。刘正杰一直没有办离婚手续,但是却一直与梅小露住在一起。两个人住的房子是租来的,梅小露拿到存款之后,把租来的房子一退,然后带着这笔巨款跑了。她原本就是外地人,在这座城市无亲无友,又没有工作单位,乔一明就是想查,也很难查到她的踪迹。

乔一明傻眼了,这可怎么办啊?偏偏在此时,谢玲又下了最后的通牒:如果一个月内找不到梅小露,追不回遗产,她便将乔一明告上法庭,要求他赔偿自己的损失。

五百多万啊,他到什么时候才能挣够这么多钱!乔一明现在连上吊的心思都有了。

正在乔一明急得要死要活的时候,律师事务所所长给他出了一个主意。乔一明一听,眼前立刻出现了一线希望。

三、葬礼上的伤心人

刘正杰的葬礼如期举行。一身黑色丧衣的谢玲哭得梨花带雨。虽然丈夫在这几年里背叛了她,可是一日夫妻百日恩,她心里还是有他的。

前来吊唁的人很多,可是谢玲却没有心思招待,她哭自己的命苦。她与老公白手起家,好容易积攒下这么大的家业,可是老公却变了心,哄骗她说要去南方发展,开办新的公司,谁知打的却是另外的鬼主意。

他把公司卖给了别人,拿到了五百多万的存款,然后带着这笔钱跑去和情人梅小露鬼混。真是老天有眼,惩罚了这个负心人。谁料,这个负心人在临死前又摆了她一道,把所有的遗产留给了情人。更倒霉的是,碰上了那个二把刀律师,竟然执行了这份不合法的遗嘱。

谢玲正哭着,突然听到比自己更伤心的一阵哭声。她抬起头来,看到了乔一明。

乔一明穿着黑色的丧衣,扑到了遗像前,号啕大哭:“刘大哥啊,我和你无冤无仇的,你为什么要坑我啊!”乔一明一边哭,一边数落刘正杰。他把那天立遗嘱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哭诉出来,所有在场的人都愣了。

谢玲也突然回过味来。刘正杰与乔一明本就是素不相识的两个人,细想想,这事儿也不能全怪乔一明,刘正杰说梅小露是自己的妻子,助理也默认了这种说法,谁会想到一个快要死的人会说假话?

乔一明的泪水,让谢玲心生同情。接下来的这几天,乔一明尽心尽力地帮她办理丧事,无论大事小情,他都主动上前帮忙,就跟谢玲的亲弟弟似的。连续几天守灵,他连睡一会儿的工夫都没有,两只眼熬得跟兔子似的。

谢玲毕竟不是不讲理的人,她终于妥协了。这是乔一明的第一场官司,如果她真的将他告上法庭,那乔一明的前途就真的毁了。谢玲决定放他一马。她说:“只要你能帮我追回梅小露手中的遗产,我既往不咎。”

乔一明终于松了一口气。可话又说回来,他上哪去找梅小露呢?

乔一明感觉自己就像个溺水的人,使劲在水里扑腾,可一根救命稻草,还真被他给捞着了!

他从别人嘴里听说了一个消息:梅小露怀孕了。

原来,梅小露经常去一家孕婴用品店买东西,而这家店就在她原来所住的小区附近。乔一明拿着梅小露的相片费尽心机到处打听,结果还真给他打听到了。

而且,这家店老板还知道梅小露定点去做孕检的那家医院叫什么名字。

乔一明立刻喜笑颜开,这不是老天爷帮我吗?我这就去那家医院守株待兔,我就不信,抓不着她这只狡猾的兔子。

四、多出来的继承人

乔一明苦苦守了多日,终于等来了梅小露。当那个女人出现在他的面前时,乔一明欣喜若狂。

他一把抓住了她的包,梅小露吓了一跳,还以为碰到了抢包贼。

乔一明立刻讲明了自己的来意,大概意思只有一点:梅小露你赶紧把那五百多万吐出来,要不然咱就上法院。

本以为梅小露会被他吓一跳,可谁知人家面不改色心不跳,只是轻轻一笑。

梅小露指着自己的肚子说:“看到了吗?我这肚子里还有一个继承人呢!”

谢玲虽然与刘正杰结婚多年,可是两个人并没有孩子。现在,梅小露肚子里的孩子是刘正杰唯一的骨血。梅小露怀孕已经五个月了,如果孩子生下来,虽然是非婚生孩子,但是也是有继承权的。

“万一我给他生个儿子,这五百多万不照样全是我们的吗?”梅小露得意洋洋地说着,转身准备走。

看样子,她压根就没有退钱的意思。乔一明当然不能让她就这么走了,他依旧不松手。

乔一明说:“不管怎么样,你先跟我去见谢玲。这五百万根本就不应该是你的。你破坏了人家的婚姻,抢了人家的老公,又抢了人家的家产,你还让不让人活了?”

梅小露不肯去,这不是背着萝卜找礤床吗?她和刘正杰本来就是见不得光的关系,还跑去见人家的正室夫人,能有好吗?

就这样,两个人拉拉扯扯,在医院门口纠缠起来。最后,梅小露恼了:“这样吧,乔律师,你开个价,我给你一笔钱,然后这事儿就算结了,行不行?”

乔一明一口回绝,他不想当一名可以轻易被钱收买的律师。再者说了,人家谢玲宽宏大量,他总不能厚着脸皮去沾这个光吧。

两个人这么纠缠下去也不是办法。乔一明一手抓着她,一手给谢玲打电话,让她火速赶过来,助自己一臂之力。

谢玲闻讯,立刻驱车赶到。两个女人见面的那一刹那,乔一明就后悔了。

谢玲立刻向梅小露扑了过去,两个女人扭打在一起。谢玲哭着喊:“要不是你这个狐狸精,他能出事吗?就是你害死了他!”

打归打,闹归闹,这梅小露还怀着孕呢,两个女人厮打起来,万一梅小露流产了怎么办?

乔一明这么一想,就又摇身一变,成了梅小露的护花使者。可是他这立场一变,谢玲遭殃了,乔一明无意中一推,谢玲一下摔倒在地上。乔一明赶紧去扶,可是当两个人起来的时候,梅小露早就逃走了。

眼看着梅小露上了一辆出租车,再想追,已经是不可能!就在他们失望的时候,出租车突然在前面绕了一个弯,开回来了。

乔一明和谢玲还没有回过神来,司机焦急地探出脑袋说道:“病人晕过去了。我看你们刚才在追她,是不是认识她?”

乔一明赶紧说:“她是我老婆,我们两口子刚才打架了。这不,她非要回娘家……”没等他故事编完,谢玲急了:“师傅,咱们赶紧上医院吧!”

眼前的这种情况,来不及多想,两个人立刻带着梅小露去了医院。

到了急诊室,医生说现在病人已经出现了先兆流产,需要马上抢救,要不然胎儿就保不住了。此时,梅小露已经醒了。

她挣扎着要走,可是医生告诉她要做手术。谢玲和乔一明都没有带钱,虽然两个人都想救她,但眼下,没钱他们还进不了手术室。

五、可怜的情人

梅小露捂着肚子疼得直冒冷汗。她用微弱的声音告诉乔一明,她的银行卡就在包里,可以刷她的卡。说完这句话,梅小露附在他的耳边,说出了密码。

梅小露心里清楚,再晚就一尸两命了。就这样,梅小露的银行卡被乔一明拿走,迅速办理了住院手续。

经过抢救,孩子和大人终于都平安了。

欣喜之余,乔一明突然想:这张银行卡上会有多少钱呢?

在强烈好奇心的驱使下,乔一明将卡插入了柜员机。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张卡上,竟然有五百多万。也就是说,刘正杰的遗产全在这张卡里面。乔一明的心在颤抖,手也在颤抖。怎么办?把这笔钱挪走交给谢玲?可这样做是不是对梅小露残忍了点儿?

就在乔一明拿着这张银行卡做思想斗争的时候,警察找到了他们。

警察摊开厚厚的调查资料,一五一十地讲了刘正杰的事情。原来,刘正杰留下的这五百万,还有个天大的问题——赃款!

听到这个消息,所有的人都愣了。

原来,刘正杰说去找情人,只是借口,其实,他是携款潜逃了。自从刘正杰迷恋上了梅小露之后,两个人挥金如土,很快,刘正杰就捉襟见肘了。

怎么办?刘正杰想了一个招儿。刘正杰说自己手上有一批紧俏的数控机床,他先是高价从别处买了几台数控机床当样品,分别以很低的价格卖了出去。接下来,找他购买机床的人就多了。为了得到便宜货,大家纷纷向他支付了定金。就这样,他筹集到了五百万。

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刘正杰带着这笔货款潜逃了,由于做贼心虚,他开的车出了事。

现在,警察已经调查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也就是说,梅小露手上的五百万,必须交给警察来处理。

乔一明眼睁睁地看着那张银行卡落入了警方的手里。

警察走后,两个女人哭得稀里哗啦的。梅小露是哭自己那笔失去的钱,而谢玲哭的是自己的丈夫,竟然为了情人,做出这种不要脸的事情来。现在,两个女人倒真有点儿同病相怜了。

可接下来的日子,该过还得过。两个月后,梅小露病好了,很快出了院。看着她挺着个大肚子,乔一明有点于心不忍。

现在的梅小露没有工作没有收入,先前攒的一点钱早就挥霍一空,即将生孩子的她,以后可怎么过呢?

乔一明开始为梅小露担心起来。

无奈之下,乔一明跑去找谢玲。乔一明恳求她:“大姐,她毕竟怀着刘正杰唯一的孩子,难道你就不能伸手帮她一把吗?”

“你的意思是想让我替情人养孩子?”谢玲气得把眼睛瞪得大大的。

就这样,乔一明眼睁睁地看着梅小露挺着个大肚子,一步一挪地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

乔一明回过头来的时候,却看到了谢玲。谢玲一脸难过的神情:“我觉得自己应该解恨才对,可为什么我这心里就是高兴不起来呢?”

乔一明说道:“虽然她当情人是该受到惩罚,可她肚子里的孩子是无辜的呀……”乔一明的话还没有说完,谢玲早已经钻进了一辆出租车,她大声喊:“我去把她追回来!”

六、奇怪的和谐

梅小露竟然与谢玲成了姐妹,这可真是奇怪的和谐。

原因很简单,谢玲现在四十多岁了,没有任何亲人,因为她和丈夫都是孤儿。现在丈夫走了,梅小露肚子里的孩子便成了她后半生的指望和寄托。这个孩子,谢玲志在必得!

为了得到这个孩子,她不惜一切代价。

孩子月份已经很大了,流产是不可能了,引产也很危险,梅小露只能选择生下来。更何况,谢玲开出了很优厚的条件——把别墅送给她。

刘正杰虽然把钱带走了,可是别墅还在,这是当初他留给谢玲的唯一财产。总算是有点良心吧。一幢价值几百万的别墅,对梅小露而言,也是相当大的诱惑。于是,梅小露答应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梅小露住在别墅里,享受着谢玲的精心照料,倒也过得怡然自得。

可是,乔一明却为她感到难过。因为梅小露曾经哭着对他说,自己也想要这个孩子,人世间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骨肉分离。现在,谢玲为了满足自己的心愿,竟不惜逼她放弃孩子。

“可是,你可以不答应她啊!”乔一明说道。

“我也是要生存下去的。”梅小露说着,又开始哭了,哭得乔一明心里发软。他突然想,要是自己能帮她一把就好了,可以让梅小露不用离开自己的宝宝。

这天,乔一明买了一些东西去看梅小露,谢玲给乔一明倒了一杯牛奶。乔一明也不客气,顺手拿起杯子就喝了。

可是没过多久,乔一明就上吐下泻,被送入了医院抢救。说来也巧,给乔一明看病的医生,刚好是他的一个熟人。

检查结果出来,熟人的脸色很难看,他找到乔一明,然后把门关得紧紧的,一脸严肃地问他:“你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乔一明不明所以。

熟人告诉他,这牛奶里面有毒,放了些许杀虫剂。幸亏量不是很大,否则他的小命就没了。熟人问他,要不要报警?

乔一明果断制止了他。原来,乔一明心里又有了新的打算。他从朋友的手中要到了化验结果和相关的医学证明材料,然后信心百倍地来找谢玲,他想与这个女人谈一笔生意。

“什么?我想毒死你?你血口喷人!”听了乔一明的话,谢玲拍案而起,乔一明却显得很淡定。

“你看这是什么?”乔一明把证据的复印件拿了出来,递给了谢玲。谢玲看了一眼,立刻就不说话了。她以前也在医院上过班,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现在,乔一明因为这杯毒牛奶,来向她提条件了。

“你能不能放过梅小露?你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人家母子分离吧?这可是一件很残忍的事情。”乔一明的话掷地有声,让谢玲无言以对。

当初,是梅小露抢了她的丈夫,理站在她这一方。可是现在,她要抢人家的孩子,那就是她不对了。

谢玲冷笑一声,说道:“好啊,我成全她。”说完立刻叫来了梅小露,让她马上离开这里。

乔一明傻眼了,没想到自己竟帮了倒忙。这梅小露若是被赶出去,岂不是要流落街头了吗?

乔一明刚要说什么,谢玲问:“怎么?难道你想把我赶走?”

是啊,别墅是谢玲的,他总不能把谢玲赶走……

乔一明感到茫然,自己究竟该帮谁呢?

七、最后的博弈

梅小露听说谢玲要把自己赶走,气得扑了上去,想要教训谢玲。毕竟她是一个孕妇,行动不便。就在梅小露要扑上去的时候,谢玲下意识地往旁边一躲,梅小露就沿着楼梯摔了下去,只听她连连发出惨叫。谢玲想,糟糕,出事了。

眼下,两个人来不及细想,赶紧将梅小露送医院。

医生对梅小露进行了抢救。在手术室外,谢玲突然交给乔一明一份遗嘱。乔一明看完之后,大吃一惊。

原来,谢玲得了淋巴癌,而且已经到了晚期。她在这个世界上也没有什么亲人,考虑到以后梅小露和孩子的生存问题,她决定把别墅和一些财产留给梅小露。

还有一件事情,谢玲考虑了很久,终于说了出来:“其实,我端给你的那杯牛奶,是梅小露端给我喝的。当时我没胃口,就顺手端给了你。”

乔一明闻言,倒抽了一口凉气。

“没有想到,梅小露竟然想害死我。所以一气之下,我就想赶她走。”谢玲道出了想赶梅小露走的真正原因。

乔一明惊呆了。他知道梅小露道德水平不高,抢了人家的老公,但没想到她竟坏到了这个地步,想置谢玲于死地。

“那你为什么还救她?”乔一明不明白了。

“不管大人怎么样,孩子是无辜的。”谢玲一脸平和,事到如今,她已经看得很开了。

就在这时,护士慌慌张张地跑了过来。“孩子安全生下来了,只是孕妇生命垂危……”谢玲急忙说道:“赶紧全力抢救啊,不管花多少钱……”

“我们已经尽力了。”身后,响起了医生的声音。

随着一声嘹亮的哭声,一个小生命诞生了。但是,梅小露却因失血过多而丧生。

抱着这个小生命,谢玲感慨万千。现在,这个孩子该怎么办呢?她很快就要离开这个世界了……想了许久,谢玲想到了乔一明。

“我打算把所有的遗产留给你。”谢玲名下的别墅,一部分存款,还有书房里的一批古董,加起来也不是个小数目,当然,这样做是有条件的,那就是让乔一明把孩子抚养成人。

乔一明为难了。这事女友苏珊是不会同意的,两人还没有结婚呢,就先塞个孩子过来,这算什么事呢?可一听说谢玲得了绝症,苏珊没话了。

抱着一线希望,苏珊说道:“谢玲姐,我家有个亲戚是治这种病的专家,我托他再帮你看看,兴许你这病还有救。”

苏珊要带谢玲去做检查,谢玲执意不去,她觉得既然已经被断定为绝症了,神仙也没办法。苏珊不管谢玲怎么说硬把她拖到了医院。检查结果很快出来了,谢玲竟然没病。

“这不可能啊!”谢玲大吃一惊。她翻出自己的诊断书,拿出来给专家看。对方只看了一眼,就发现了问题。

“这份诊断书是假的。你看这些数据,有很多问题……”专家一分析,谢玲明白了。她气呼呼地拿着诊断书去找当初给自己做检查的医生。

医生拿出底单一核对,问题出来了。谢玲手上的这份诊断书根本不是他们寄出去的那份。这个医院在省城,谢玲为了图个方便,当时检查完之后,就让医生将检查结果给自己寄回来。

那么是谁调换了检查结果呢?当然是梅小露。当时家里就她们两个人。梅小露明白,有的人即便没得绝症,可是如果对人生绝望了,说不定照样活不下去,于是她悄悄找人做了一份假的报告,换走了那份真的。

可惜,机关算尽,最后却搭上了自己的性命。

面对这样的结果,乔一明想通了:当一名律师,良心和正义最重要!

查看余下全文
上一篇:猴王之战
下一篇:媳妇儿小鱼儿
读故事网-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