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间故事

鬼故事 儿童 哲理 情感 名人
神话 民间 幽默 佛教 英文
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

谋杀一个人

03-27   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

这天下午,邓伟正坐在办公室里忙一天工作的收尾,忽然手机响了,来电显示是他妻子王静茹打来的。没多想,邓伟摁下了接听键:“喂?老婆,什么事?”

“我不是你老婆。”电话那头传来的是一个阴冷的男声,“不过,你老婆就在我面前……正在买晚餐的菜呢!”

邓伟怔了一下,如同被一盆凉水迎头倒下,浑身透凉。“你是谁?我老婆的电话怎么会在你手上?”邓伟焦急问道。可让他没想到的是,他刚说完话,对方就挂了电话。邓伟急得从椅子上跳了起来,跑到窗户边,翻动通信录,拨通了另一个号码。几个月前,为了正在上小学的儿子琪琪的安全着想,他买了一部手机给他。儿子出事后,王静茹便一直将这部手机随身带着。现在,他只能寄希望于这部手机了。

嘟嘟——手机响了几下后,终于接通,传来妻子王静茹熟悉的声音:“喂?怎么打这个号码?”

邓伟压制住内心的狂躁与不安,问道:“你在哪儿?”

“我在小区外的菜市场买菜呢,怎么了?”

“没什么,你的手机呢?为什么我打不通了?”邓伟编了个谎言。

“怎么会……”王静茹摸了下口袋,惊叫了一声,“哎呀,手机掉了!我想起来了,刚才有个男人从我身边挤过去,肯定是他偷走了,我要去找他!”

“不要!”邓伟下意识地叫了一声,声音之大,连他自己都吓了一跳。

“怎么不要?我还记得他的样子,脸上有个刀疤,穿着黑色的皮夹克,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你等着,我再找找,如果找不到我就报警。”说完,王静茹便挂了电话,邓伟想阻止都没来得及。就在他打算再次拨过去的时候,老婆的手机却又打了进来。

“怎么样?这次该相信我了吧?”还是那个男声。

“你是谁?你到底想干什么?”

“首先,我要让你明白,你老婆的命就在我手上,如果你不听我的话,我可以随时要了她的命,懂了没?”

邓伟的脑袋飞速地转动着,这个人到底是干什么的?他为什么要威胁自己?是因为和自己有仇吗?还是想要钱?“懂懂懂!”邓伟不停地点着头,“求求你不要伤害她,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待会儿,会有一束蓝色康乃馨送到你们办公室,你去签收,然后拿着它去楼下信诚贸易公司的行政部找一个叫朱依依的女生,当着众人的面跪在地上向她求婚。”

“求婚?”邓伟如闻惊雷,这人是神经病吗?居然要我干这事儿?

“对。”男人话音刚落,就有同事喊邓伟的名字,说外面有花卉公司的人抱着一束康乃馨找他。“来了是吧?好,现在就去做!记住,别想忽悠我,我们有人时刻盯着你。同时,我也会一直跟着你老婆……”说完,男人便挂了电话。

邓伟不敢怠慢,去门外收下了花。有下班的同事路过,取笑道:“邓主管,这花儿是送给谁的呀?”邓伟苦笑一声,拿起电话又拨通了儿子的手机号。“喂,我正打算打电话给你呢。”王静茹说,“真是奇怪,我刚才一摸口袋,手机又回来了。你说,我还要不要报警?”

“不用了不用了,你赶紧回家吧,我马上就到家了。”挂了电话后,邓伟的后背已经湿了。看来,这次盯上他的人是一伙高人。他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把手机拿走又放回来,那么杀死一个人对他来说就更不在话下了!想到这里,邓伟没敢再犹豫,慌忙跑进电梯里,来到楼下,打算去找那个叫朱依依的女人。

门口站着很多等电梯的人。

“请问朱依依在吗?”邓伟堵在门口,焦急地喊道。

人群慢慢让出一条道,一个长相清秀的女人出现在邓伟面前。在场的人神色各异,在私底下议论纷纷。

一想到处在危险中的老婆,邓伟立即鼓足了勇气,抱着康乃馨跑到朱依依面前,单膝跪下,违心地喊道:“嫁给我吧!”

朱依依往四周扫了一眼,顿时脸憋得通红:“你……你这是……”

“嫁……嫁给我吧!”邓伟也不知道该怎么进行下去了。

“你神经病啊!”朱依依躲开邓伟,闪进了电梯里。

看着电梯门慢慢关上,邓伟的心一沉,瘫坐在地上。继而,他像想起什么似的,赶忙从口袋里摸出手机,给王静茹打电话。直到听到王静茹安全到家的消息,他才重重地嘘了一口气。随后,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他拿起康乃馨,低着头迅速离开了。

邓伟刚进家,王静茹便生气地说:“房东太可恶了,居然又要涨房租!简直就是明抢啊!”这些琐事,邓伟平时就不爱管,更别说今天了。他现在满脑子都还装着那个男人的声音,那个人到底是谁呢?要他做这一切又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怎么跟丢了魂似的……你觉得怎么样啊?”王静茹推了推邓伟。

“什么?”邓伟如梦初醒。

“我说,这里房租太贵了,我想另外找一个地方,怎么样?”

“可以。”邓伟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邓伟向朱依依求婚的事很快就传遍了整栋楼,大家都在背后议论纷纷。邓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有选择无视。有的时候,他会在电梯或者大楼里偶然遇见朱依依,场面十分尴尬,他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几天后,王静茹找到了一处新住所,房租便宜,缺点是离邓伟上班的地方有点远。每天下班后,他需要先坐地铁,然后赶最后一趟公交车回家。

这天晚上,邓伟从拥挤的地铁口钻出来,来到公交站,正准备上车,旁边一个女生提着一个包急匆匆赶来,也要上车,两人撞到了一起。

“对不起对不起……”邓伟刚道完歉便猛然发现,女生竟然是朱依依!朱依依也发现了邓伟,怔了一下后,她一头钻进了车里,坐到了车子最后面。邓伟犹豫了一下,最终也上了车。但为了避免尴尬的局面,他坐在了车子的前面。

车子行驶了一会儿,邓伟正要起身下车,突然发现朱依依已经站到了车门口。他又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坐了下来。等朱依依下车后,他才迅速跑到车门口,朝司机喊道:“停一下,停一下,我要下车!”司机已经关上车门启动了车,却不得不停下再次打开车门。

下车后,邓伟开始往自己租住的小区走去。刚走到小区门口,突然,从旁边冲出来两个保安,二话没说就把邓伟死死地摁倒在地上。

“干什么?你们要干什么?”邓伟还以为遇到了抢劫的人,立即扯开嗓门喊救命。

附近散步的居民赶来,一问才知道,原来有人向保安求助,说邓伟一直在跟踪她、想对她图谋不轨。求助人正是朱依依。

“冤枉啊!”邓伟哭笑不得,“我哪里想对她图谋不轨,我分明就住在这里!”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邓伟叫来了王静茹,保安这才明白冤枉人了。

这件事之后没多久的一个晚上,邓伟像往常一样下班回家。朱依依仍旧坐在最后面,邓伟坐在前排。快到站的时候,车上的人都下得差不多了,整辆车空荡荡的。为了省电,司机还关掉了车上的灯。邓伟假装拿东西朝后面望了一眼,发现朱依依倒在椅背上,看样子是睡着了。他站起身,来到车门口,准备下车。忽然,他发觉朱依依的样子有些怪异。他的心咯噔跳了一下,然后忍不住慢慢来到朱依依面前……他看到了让他毕生难忘的一幕——朱依依的胸口处插着一把匕首,鲜血正顺着刀柄慢慢流出,滴落在地上,开出了妖艳的花朵。

车子颠簸了一下,朱依依的尸体跟着晃动了几下,然后便朝邓伟倒去。邓伟本能地想往后退,不料一不小心却跌倒在地上。朱依依的尸体正好压在他腿上,吓得他一边将朱依依推开一边拿出手机报了警。

警察在第一时间赶到现场进行调查取证,并将惊魂甫定的邓伟带到警察局里做笔录。

两个星期后的一个早晨,邓伟正在办公室里跟客户打电话,四个警察敲开了门,拿出一张逮捕令,告诉他:“你因为涉嫌杀害朱依依被逮捕!”说着,警察拿出手铐,毫不留情地拷上了他。

“这……这是怎么回事啊?”一直到审讯室里,邓伟都不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们凭什么说朱依依是我杀的?这是赤裸裸的污蔑!你们有什么证据?”

一把带着褐色血迹的、被证物袋装着的水果刀被放到邓伟面前:“这把刀你认识吗?”

邓伟皱了皱眉:“这不是杀死朱依依的那把刀吗?你们问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们在上面提取到了几个指纹,显然,是凶手握刀杀人的时候残留在上面的。经过技术鉴定,上面的指纹正是你的!”其中一个警察一拍桌板,怒斥道:“你还有什么话说?”

邓伟被吓了一跳,随即镇定下来:“光凭这个不能说我是凶手吧?对了,你们去调取那天公交车里面的录像啊,我一直就没接触过她!”

“那是辆即将报废的车,摄像头早就坏了,恐怕你早就知道了吧?”

邓伟突然有种有理说不清的感觉:“那……那你们去问司机啊!”

“司机说他一直在开车,根本就没注意后面乘客的情况。”

“我……我真的没杀人啊!”邓伟急得想跳起来,“我跟她无冤无仇,为什么要害她啊?”

“无冤无仇?那你倒要解释一下,为什么你要跟她求婚?为什么要跟踪她?还搬到她所居住的小区里?你别妄图狡辩,这些我们已经找你的同事,还有你们小区的保安核实过了!”

“我……我没有跟踪她呀!我就住在那个小区,我老婆嫌原来的房子房租贵,才搬到那里的!至于求婚……”邓伟把那天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哭丧着脸说,“我发誓,我说的是真的,朱依依真的不是我杀的呀!”

听了邓伟的解释,再看看邓伟那模样,负责审讯的警察犹豫了一下,起身来到了隔壁。

隔壁站着负责本案的队长金钊和邓伟的妻子王静茹。

“队长,你看……”

金钊对着那名警察耳语了几句,打发他离开后,望着王静茹问道:“他说的都是真的吗?关于你被绑架,还有租房子的事。”

王静茹望着金钊的眼睛,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摇摇头说:“不是的。我的手机根本就没被偷过,房子也是他找的,我只是负责搬家。他说要节约钱买房子,所以才搬到那个便宜的小区里。我也想起来了,那天我们的确通过电话,不过,并不是像他说的那样,是个陌生男人用我的电话打给他,根本就是我打给他的!当时我就在菜市场,我打给他,是问他晚上想吃什么菜。”

金钊点点头,若有所思地问道:“那你每次买菜前都会打电话问他吗?”

“不是的,只是最近才……”王静茹的眼神变得黯淡,看样子是想起了什么不堪的往事,“我们的儿子……在不久前因为车祸去世了。本来,每天应该由他去接送儿子上下学,可他因为工作太忙了,只是给儿子买了部手机,每天到学校和到家后都打电话给他报个平安。就因为这样,儿子在过马路的时候被一辆车给……”王静茹捂住嘴巴,不停啜泣。

金钊有些慌神,赶忙从身上找出纸巾递给她。

“谢谢……”抽噎了几下后,王静茹继续说道,“从那以后,邓伟就变得精神恍惚,他把儿子的死怪罪在自己头上,总觉得我也会出什么危险。至于他为什么会杀那个叫朱依依的女人,以及出现这么多的幻觉,我也想不明白。也许,是因为他的精神已经崩溃了吧。都怪我,竟然没看出来他的精神状态已经这么差了……”说着,王静茹又哽咽起来。

“请节哀。”金钊拍了拍王静茹的肩膀。这个女人的哭声让他有些不知所措,只得叫人来把她护送回家。

王静茹刚走没多久,那个被金钊打发走的警察又回来了。

“怎么样?”金钊迫不及待地问。

“花店里面没有监控录像,花店老板也不记得购买康乃馨的人的模样。不过,她隐约记得那束康乃馨是前一天一个男人来店里预订的,让她们第二天送给邓伟。当时是刷卡付账,而持卡人正是邓伟!还有一个新发现,朱依依的男朋友恨朱依依骗了自己的所有财产后与自己分手,曾扬言要报复。”

几天后,王静茹家的门被敲响了。王静茹跑过去开门,站在门口的竟然是金钊队长。

“有事吗,金队长?”王静茹递上热水,说道。

“没什么,刚好路过,就想上门来了解一点儿情况。”金钊把水放到茶几上,“这几天怎么没见你去看望邓伟?”

王静茹一怔:“家里有些事要处理,所以没时间去。”

“是没时间去还是不想去?”金钊紧盯着王静茹,继而说出了对花店的调查结果。

“没想到真的是他……他这是不是所谓的精神分裂,分裂出两个人格?那么,杀人的或许真的不是他,而是他的另一个人格吧?”

“有这个可能。”金钊顿了顿,道,“但也有另一个可能,就是有人拿着他的卡请人冒充他去花店里订花。如果真是这样,那就值得推敲了。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能拿到他的卡,知道密码,又只买一束花呢?”

王静茹的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

“上次你对我说,你们的儿子因为车祸去世了。后来我查了一下,你说的没错。你还说,你老公邓伟因为自责而变得精神恍惚,那么,我大胆地猜测一下,会不会有另一种情况,那就是,你因为责备你老公也变得精神恍惚呢?”

“你什么意思?!”王静茹有些嗔怒。

“如果邓伟每天按时去接送你们的儿子,而不是偷懒买了个手机给他,那你们的儿子就不会出事,是吗?”

王静茹的拳头紧紧攥着,身体开始发颤。

“后来,我问了一下邓伟周围的同事和朋友,得知他这个人有点贪玩。也正是因为贪玩,所以他才不愿意每天去接送儿子,而是买了部手机给他。你们儿子出事那天,邓伟跑去和同事唱KTV了,医院打电话给你,你打电话找他,却因为KTV里声音太大,他一直没接到电话,你急得昏过去几回,是吗?”

“是又怎样?”王静茹努力平复自己的情绪,慢慢松开了手。

“至于有人打电话用你去威胁他、搬家这类事,你和邓伟各执一词,这个是没有办法调查的。”

“我说的是事实,邓伟精神有问题,这些都是他臆造出来的。”

“假设,我是说假设。假设他的精神没有问题,假设这一切是有人在故意陷害他,你说有没有这个可能?”

“我不知道。”

“那你说,有没有可能你因为迁怒于他,又情有所移,所以想了个法杀了他——栽赃陷害他,他也是死路一条!并且,这样可以解释很多事呢。比如为什么杀人的凶器上有邓伟的指纹,买花刷的是邓伟的卡,这些你都可以轻而易举地弄到,对吧?至于打电话威胁邓伟的男人、买花的男人、杀死朱依依并提前下车的男人,正好也与你相爱并想杀了自己前女友报复……这样说邓伟求爱不成改为跟踪纠缠,最终恼羞成怒杀人也好,说他精神分裂,第二个人格杀人也好,总之他杀了人,不仅身败名裂还会必死无疑,对吧?”

直到金钊说完,王静茹冷哼一声,耸耸肩,回答道:“金队长说得很有道理!”她一边说,一边站起身打开房门,做出一个“请”的姿势,“可是,这一切都只是金队长的猜测,不然,金队长也不会假装路过、故意跑来跟我说这些,对吧?”她的表情看似平静,却暗藏着无尽的得意。

金钊起身走到门口,像想起什么似的回头说道:“如果我说我们找到了朱依依的前男友,正在对他进行讯问,而我之所以到这里来,说出那些猜想,只不过是想确认我的调查方向没有错,你信吗?”

王静茹的神色微变,身子止不住地发颤。

“我们马上就会再见的!”说着,金钊挥挥手,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查看余下全文
上一篇:一路追凶
下一篇:恋上偷鞋妹
读故事网-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