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间故事

鬼故事 儿童 哲理 情感 名人
神话 民间 幽默 佛教 英文
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

向母亲赔罪

03-27   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

俞少杰今年上大三,开起了淘宝网店。这天,他接到快递公司的通知,说他发出去的包裹无法联系到收货人,只能退回了。

俞少杰很着急,这个客户买了好几百元的东西,一旦退回,自己就要承担不菲的运费损失。整个下午,他都心急火燎地拨打买家的手机,可对方一直关机。就在俞少杰准备放弃的时候,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年轻女人的声音:“喂?”

俞少杰大喜过望:“您好,我是淘宝卖家……”对方久久地沉默。

“喂,您在听吗?”

突然,听筒里传来了难以置信的声音:“大志,是你吗?”对方情绪很激动。俞少杰一头雾水,不得不再次自我介绍。

对方狐疑地问:“你真的不是大志?”后来俞少杰才明白事情的原委,接电话的女人是梁大志的姐姐梁倩倩。一周前,梁大志网购了光碟,随后遭遇车祸不幸身亡。直到今天办完丧事,梁倩倩才开了他的手机,没想到,手机里却传来了弟弟的声音。

“你的声音和大志太像了,我几乎分辨不出来。”倩倩忍不住啜泣。

事出意外,俞少杰也只能自认倒霉:“我会把钱退给你的。”正准备挂上电话,却听到了倩倩急切的声音:“等等,你的网店里都卖些什么?”

一听这话,俞少杰顿时来了兴致,滔滔不绝地介绍起自己的淘宝店铺来。

“我可以买你的声音吗?”倩倩问。

网购声音?俞少杰吃了一惊,不知如何答复。梁倩倩说她的母亲癌症晚期,家人怕母亲受不了打击就隐瞒了大志去世的消息,但是又怕老人起疑心。所以,她请俞少杰冒充弟弟给母亲打电话。

“隔三天打一次电话,通话时间为二十分钟,每次付费一百元,怎么样?”倩倩恳求道。

卖声音几乎是无本生意,而且一个月能赚一千元。想到这里,俞少杰心动了:“可是,我对大志的情况一无所知,如果梁妈妈问起来,不就穿帮了吗?”

“放心吧,她患了食道癌,已经无法开口说话。所以,打电话的时候,只要你说给她听就行了。”

俞少杰这才放心地答应。他当即和倩倩约好,每隔三天,固定在下午四点。第一次打电话给梁妈妈,俞少杰着实有些紧张。他害怕自己突然卡壳或者说漏嘴,甚至提前准备了草稿。

“嘟——”俞少杰听见话筒被人拾起,伴有沉重的呼吸声。他知道,那是一位病危的母亲。“妈妈!我是大志,我在外地培训,要半年后才能回来呢。妈妈,我很挂念你,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呀。对了,现在天气凉了……”俞少杰故作轻松地对着话筒滔滔不绝。他偶尔可以听见电话那边的啜泣声,俞少杰的心动了一下,纵然母亲病魔缠身,但此刻,她是那么快乐安详。

很快,俞少杰打电话的时候从容了许多,常常拿起话筒自说自话,时间就过去了半个小时。而倩倩支付货款也非常守时,两个月下来,俞少杰的账上多了两千元,他高兴得笑歪了嘴。

这时候,俞少杰接到了学校的考试通知,他傻了眼,有一门课程的考试时间与约定的通话时间发生了冲突。情急之下,俞少杰只好直接联系梁妈妈,希望推迟通话时间。可是,电话响了许久,也无人接听。

倩倩说过,为了方便母亲听电话,特意把电话机移到了母亲的床头,让她一伸手就能拿到,而现在,她这么久都没有接听,难道……俞少杰的心揪了起来。他下意识地反复拨打,终于有人拿起了话筒。“喂!”是个浑厚的男中音。

俞少杰愣住了,他很快反应过来,也许这是梁妈妈的家人。“我找梁妈妈。”他轻声说。“这里是公用电话!”男人不耐烦地挂断了。

俞少杰擦了把汗,他重新输入号码,确认无误后拨通,他等着梁妈妈接电话,心想这下不会错了,电话很快又接通了。想到梁妈妈还健在,俞少杰喜不自禁,赶紧说:“妈,我是大志,我……”

“我说你有完没完?这是公用电话,你听不懂还是怎么回事?”刚才的男中音在愤怒地咆哮。电话被挂断的声音重重地撞击着俞少杰的耳膜,他彻底蒙了。那位生活不能自理的梁妈妈,怎么可能使用公用电话呢?

俞少杰回忆起整件事后,发现了不少疑点:自己的声音真的凑巧和梁大志如出一辙吗?还有倩倩,这个网购自己声音的女生,除了按时给自己付款,就没有再出现过。

因为台风来袭,那门考试临时改期了,俞少杰决定将事情查个水落石出。梁妈妈的电话所在地,恰好是俞少杰的家乡。俞少杰干脆请发小小林子帮忙。小林子一直沉迷于侦探小说,他拍着胸脯说保证完成任务。

“哥们儿,我已经查到了公话亭的地址。放心,我带DV机过去,潜伏在附近,准保能拍下真相。”四点到了,俞少杰开始拨打梁妈妈的电话。像往常一样,电话铃只响了一声就被接起了,梁妈妈如约而至。电话那边传来了风雨声,听小林子说,今天家乡刮台风。

为了避免打草惊蛇,俞少杰像往常一样扮演大志的角色,对“母亲”嘘寒问暖。通话结束后,俞少杰赶紧呼叫小林子,心想这个梦想当侦探的发小,亲手捕捉到真相后一定兴奋无比。没想到,小林子的反应却非常冷淡。

“都拍下来了,你自己到邮箱里去看吧。”小林子的声音突然有些哽咽,恶狠狠地骂了一句,“俞少杰,你就是个浑蛋!”

俞少杰愣了,他一头雾水地打开小林子刚发过来的视频。只见镜头里风狂雨骤,一位老妇人一手撑伞,一手拄着拐杖,行动相当艰难。她提前到达后一边看表,一边焦急地等电话。电话铃响了,她第一时间拿起话筒,沉默不语,倾听的时候还不时擦着眼泪。雨越下越大,风吹落了她的雨伞。可是,她依然不舍得放下话筒,就这么站在雨里贪婪地听着。大雨把她淋得透湿,她却满脸幸福。

“妈妈!”俞少杰再也控制不住,哭着跪倒在电脑前。画面上的老妇人,他再熟悉不过了,就是自己的母亲。半年不见,她竟已经满头白发。

俞少杰的父亲过世得早,全靠母亲把他拉扯大。母亲对俞少杰的管教非常严格,令他很抵触。上了大学后,俞少杰更无暇顾及母亲。每次母亲打来电话,他总是敷衍几句就匆匆挂断了。最后,他干脆把母亲的电话号码列入了黑名单,完全屏蔽了来电。

显然,母亲思子心切,被邻居家孩子发现,万般无奈之下替她想出这么个办法:她先网购了儿子的商品,再请人冒充“梁倩倩”,编出个“梁大志”的故事,让儿子在固定的时间给自己打电话。

母亲孤独在家,只要能听到儿子的声音,就是最大的幸福了。俞少杰甚至记不起来,上一次给母亲打电话是什么时候。

俞少杰迅速拿起了电话,手却颤抖得厉害,始终无法鼓起勇气拨打家里的电话。他狠狠地扇自己耳光:为了一百元,他可以把“梁大志”冒充得惟妙惟肖,对着“梁妈妈”谈笑风生,可如今,面对亲生母亲,却不知如何开口。

俞少杰决定,明天就回家,向母亲赔罪。

查看余下全文
上一篇:恋上偷鞋妹
下一篇:亲情陪伴,十四岁男孩考入清华
读故事网-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