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间故事

鬼故事 儿童 哲理 情感 名人
神话 民间 幽默 佛教 英文
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

那个老师叫老牛

03-27   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

当老师当到老牛这个份上,其实就没了底气。

老牛五十有六,早过了耳聪目明的年纪,在人才济济的临河高中老牛当过二十几年的班主任,却一直无缘政治。眼看着后辈们前赴后继地成了老牛的领导,老牛也不急。老牛不教课后,被分配到总务科做些杂七杂八的工作,倒也气定神闲,赛似神仙。

不过,最近的老牛有些反常,就像三九天的蒺藜草,走到哪里就挂到哪里,话还特多。说的无非是学校换届的事,老校长要退了,新来的校长据说是老牛的弟子。老牛提起那个要来的弟子的时候,瞪圆了一双有些锈色的眼睛说,那小子,当年……大意是,新校长家境贫寒,却刻苦读书,老牛因此把他视如己出等等的话。大家听了,就都忍不住在背地里取笑老牛,真是老了,淡泊了一辈子,这个时候却要攀权附贵起来,看来是人就不能免俗。

新校长上任了,果真对老牛很是尊敬,人前人后一口一个“老师”,叫得老牛看起来真添了几分牛气。

大家以为新校长会给老牛物色一个滋润的工作,可是一晃一年多过去了,没见动静。大家也就忽略了新校长曾经是老牛得意弟子的事。

直到晋级前夕,这件事才又被人提起。

按说,以老牛的年纪高级早该聘上了,可是老牛出生在那个教育普遍缺失的年代,只读过工农兵大学的他,评聘职称时哪里争得过那些博士硕士甚至喝过洋墨水的后辈们。这次参加评聘的一共三个人,只有一个指标,除了老牛,那两个都是高学历正年轻的中坚力量,这时候,人们又把老牛从总务科那不引人注意的角落里挖掘出来了。要知道,评聘职称那可是所有老教师退休前的一块心病。

有眼尖的人说,看见老牛天擦黑的时候,去过校长住宿的宿舍楼。也有人说看见校长开车,老牛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神采奕奕。说者有心,听者有意,把两个和老牛一起评聘的人说得心一阵比一阵凉。

就有好事者,拐着弯地打听老牛和新校长的渊源。老牛喝了二两酒,打开话匣子说了新校长当年不为人知的往事。

老牛说,新校长在老牛班里的时候,他的父亲作为一个惯偷正在服刑。他的母亲含辛茹苦供他上学,也因此新校长常常是吃了上顿没下顿,衣着也是捉襟见肘。当时还是小牛的老牛,常常把新校长带到家里改善伙食,把自己不穿的衣服让老婆改小了,给新校长穿。那时住宿生卫生条件不好,学生常常闹眼睛,红眼病一得一大帮,别的学生有钱买眼药水,新校长没钱,老牛就总是在下课时,偷偷地把眼药水塞到新校长的文具盒里……

老牛到底说了多少,醒酒后他也不大记得了,就是第二天,学校里交头接耳议论新校长的人多了,人们常常在新校长突然出现的地方噤声。也有人拽过老牛问他,新校长的爸爸真是个惯偷?老牛自知酒后失言,直拍脑门,说没有的事没有的事……

评聘的事有了眉目,老牛落聘了。

一同和老牛落聘的同事遇到了老牛,他叹着气说,我落聘也就认了,你那么有希望竞聘上的一个人,竟然败在你这张嘴上,讲了一辈子课,最后这几句终于说到点子上了!

老牛就也蔫头耷脑地走开了,再也不提新校长是自己弟子的事了。

再遇见新校长,老牛就绕着道走,新校长好像也不在意,大家就又开始感叹说,人啊人啊……

老牛是倒在岗位上的,当时老牛正往屋里搬卷子,突然人一栽,倒在了地上。

总务科的人给新校长打了电话,新校长冲出办公室,也等不及救护车,背了老牛上了自己的车,就直奔医院。

老牛是得了脑中风,新校长给老牛办了住院,一直陪在老牛身边。

老牛的妻子来了,哭哭啼啼地念叨,说老牛其实是一股急火病倒的,要不是因为那高级职称……

新校长一直不言语,把个做检查的老牛从楼上推到楼下,又从楼下推到楼上,不知道的都以为那是老牛的儿子。

老牛终于出院了,却只能坐在轮椅上,说话却还算清楚,笑容也明亮,老牛说这叫新生。

老牛出院后就去学校办理了退休手续,在老教师欢送会上,老牛很是动容地讲了一席话,他说,他这一辈子在讲台上讲的话很多,今天只说两件事,第一句就是高级职称评聘那件事,和新校长无关而是他自己没有报名,因为他不想占其位不谋其政。第二件事,就是他很后悔把新校长的家事在酒后说出来,那是他躲着新校长的原因。老牛说,他是没法选择父母的,但是有权利选择怎么生活,新校长是他教过的所有学生的榜样!老牛讲完话,礼堂里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新校长站在老牛的身侧,深深地给老牛鞠了一躬!

查看余下全文
上一篇:三个男朋友
下一篇:软座包厢里的故事
读故事网-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