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间故事

鬼故事 儿童 哲理 情感 名人
神话 民间 幽默 佛教 英文
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

色狼遇泼妇

03-27   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

二驴由于不学好,三十多岁了还是个光棍汉,他想女人都快想疯了。

这天傍晚,二驴去邻村一个小山冲里偷鸡,当他来到山坡下时,突然看见一个女人挑着一担稻谷低着头迎面朝他走来。二驴双眼立刻一亮,见夜色将至,四下无人,那女子又是孤身一人,心里立刻改变了主意,鸡不偷了,劫色!这个邪念一闪,他便将身子一弯,钻进了路边的杂草丛里。

不一会儿,那个挑稻谷的女人清晰地出现在二驴的视线里。女人三十多岁的样子,皮肤黝黑,活脱脱一个黑嫂,但模样却很俊俏,尤其夺人眼球的是那一对大奶子,随着脚步的移动一颤一颤的,仿佛要从衣服里蹦出来似的,让二驴浑身燥热,欲火四窜。他“刷”地一声从杂草丛里窜了出来,手里举着一块尖利的石头,凶神恶煞似地挡在了黑嫂的面前。

二驴原以为他这一亮相准会把黑嫂吓得拉稀,没想到黑嫂只是愣了一下,随即把肩膀上的担子往路上一摞,杏眼圆睁道:“哪来的野狗挡道,给老娘滚一边去!”

这回轮到二驴傻眼了,他进过新娘子的房,钻过寡妇的窗,调戏过良家妇女,各种各样的女人他都见识过,但这种泼辣女子却从没见过。他的气焰一下子降了下来,但又不肯放过这天赐良机,于是他壮着胆子,挥动石头威胁道:“乖乖的把衣服脱了,否则,我让你看到自己的脑浆!”

黑嫂不慌不忙地打量着二驴,道:“哦,原来小哥你要劫色啊!姑奶奶我告诉你,光天化日之下在这山路上苟合,那是畜牲的事儿!如果你非逼着我就范,你就用石头砸死我奸尸吧!”

二驴见自己的威胁没有奏效,起忙换了语气说:“黑嫂呀,你别说得那么恐怖,我要的是你鲜活的身子,哪舍得把你砸死睡一具僵尸呢?你就选这个地方吧,我不求财,也不会害命,只是图个色而已。”

黑嫂这才转怒为笑:“这还像句人话。”说着她用下巴朝山坡上一努,“看到了吧,坡上的路左边有个瓜棚,就在那地方如你所愿吧。不过我得告诉你,我答应你并不是害怕你手上这块石头,而是因为我已有一年多时间没碰过男人了,看你人模狗样的,咱俩就来个干柴烈火,各取所需吧。”

二驴一听,心中大喜,忙不迭地说:“那就好,那就好!”说着把手中的石头往杂草丛里一扔,急不可待地说:“打铁趁热,咱俩就赶紧往瓜棚里奔吧。”

黑嫂满口答应:“好的”然后取下担子上的扁担往二驴的手中一塞,又朝地上的那担稻谷一指,“挑稻谷的事就有劳你了。”

二驴见黑嫂竟然要他挑稻谷,打死他也不愿意:“啊?让我当义工?不行不行!”

黑嫂见状立刻翻脸:“你还是个男人吗?替我挑担稻谷都不情愿,还想让我陪你睡觉?我呸!咱俩拉倒吧!”说完自个挑起稻谷就要走人。

二驴被震住了,为了讨还黑嫂,达到自己劫色的目的,他只得从黑嫂肩上接过担子,牙一咬,挑起稻谷就上了路。

从坡下到坡上的瓜棚少说也有半里地。当二驴使出吃奶的劲儿把稻谷挑到瓜棚边时,已是气喘如牛,骨头架子都快要散了,黑嫂倒也爽快,她走进瓜棚,往瓜棚里用木板搭成的简易床上一躺,朝二驴招手道:“来吧,我今天倒要见识一下你这个色男到底有多大能耐。”

二驴贪婪地望着黑嫂丰满性感的身体,一边喘着粗气,一边揩着额头上的汗珠子道:“现在恐怕不成,先让我把气喘匀了再说。唉呦,累死我了!”

黑嫂可不依了,她破口大骂:“你这个丢人现眼的窝囊废!刚才在坡下时你恨不得把我一口吞下去,现在我躺在这里了,你却哑火了!我看天底下最不中用的男人就是你了!”

二驴被骂了狗血淋头,只得赔着笑脸说:“我的姑奶奶,这种事哪能说上就上呀!你放心好了,等我调养一袋烟功夫再上,你就等着瞧吧,不把你搞的死去活来,我就不是二驴!”

黑嫂嘲讽道:“你就吹吧!等你雄起来时,我早过了那个兴头了!”接着一声长叹:“唉,都怪我命苦啊!一年多没尝过男人的滋味,地都快荒芜了!今天好不容易遇上一个打劫的色男,原来却是个软蛋,看来,我只有守活寡了!”

二驴听后感到无地自容,好话说了一箩筐,然后又好奇地问:“黑嫂呀,你在坡下面说你一年多时间没碰男人了,现在又说守活寡,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黑嫂就像找到了知音似的,身子一挺坐了起来,然后向二驴倒起了苦水:“我恨我那个天杀的男人,他在城里粘上了一个小妖精,已有一年多时间没回过家,更甭说挨我的身子了……”

二驴一听,恍然大悟:“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啊!”继而骂道:“你男人其实不是个东西,这么好的老婆不知道珍惜,我见他一次揍他一次!”

黑嫂咬牙切齿道:“所以我发誓要报复他!他在外面能养野女人,我就不能在家里养野男人?二驴呀,我俩算是王八对绿豆,看对眼了!我看不如你索性上我家里去,住它个十天半月,我天天做新娘,你夜夜当新郎,男欢女爱,岂不快活?”

二驴一听,笑得简直合不拢嘴:“要得!”

“那咱俩就别在这磨蹭了,赶紧走吧,我家就在山脚下,独门独户,挺方便的。你力气大,这担稻谷还得交给你。”说完带着二驴钻出瓜棚上了路,大约十多分钟,就到了黑嫂的家里,二驴一看,果然是独门独户,清静的很。

黑嫂见二驴累得浑身是汗,朝二驴抛了个媚眼,柔声说:“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你暂且歇着,我去柴房里把那只十多斤重的大公鸡抓来宰了犒劳你。这公鸡肉可是滋阴壮阳的吃了它,我俩今晚来个一夜销魂!”说着扔下二驴,独自去柴房里抓鸡去了。

二驴正为自己的艳遇乐得分不清东南西北,猛听见黑嫂在柴房里呼唤他:“快来帮把手,这家伙躲在鸡笼里楞是不肯出来,你替我把它拽出来!”

二驴应声“好咧”然后屁颠屁颠地来到了柴房里,借着明亮的灯光一看,果然有一只高大雄壮的公鸡立在一个宽大的木制鸡笼里,正咯咯地惊叫不停。二驴把衣袖往上一捋,说了句“看我的”,弯下身子把手伸进了鸡笼里,可那只大公鸡死命往里面一缩,二驴的手够不着,他把心一横,一不做,二不休,把头伸进笼子里去抓鸡,整个屁股在笼子外面翘得高高的,活像野狗偷食。

就在这时,只听见黑嫂一身暴喝:“进去!”说着对准二驴的屁股飞起一脚,硬生生地把二驴的整个身子都踹进了鸡笼里!

二驴被踹了个七荤八素,不解地在鸡笼里大喊:“你踹我干嘛?”

黑嫂麻利地关好鸡笼门,放声大笑:“哈哈!你这个超级大傻瓜!你说我不踹你踹谁?幸亏我今天多长了个心眼,总算把你装进去了!”

二驴这时才明白自己上当了,他在鸡笼里一边挣扎一边气急败坏地说:“快放老子出去,否则,我一出笼子就奸死你!”

黑嫂手脚麻利地搬来几捆稻草堆在鸡笼边,“啪”地一声揿亮了手中的打火机,警告道:“你给我在里面老实呆着,只要敢动一下,我一把火烧死你!”

二驴吓坏了,一个劲地求饶:“姑奶奶,不能烧,一烧我就成灰了!”

黑嫂冷笑着说:“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实话告诉你,我老公是乡畜牧站的畜医,人称刘一刀,我叫他来收拾你!”然后打起了电话:“一刀,一只野公鸡闯进我们家偷食儿,现在被我逮住关进了鸡笼里,你火速回家,把它一刀给阉了!”

二驴一听,下身猛地一热,一泡尿撒在了裤裆里……

查看余下全文
上一篇:闲阿婆管闲事
下一篇:夹缝中的孝子
读故事网-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