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间故事

鬼故事 儿童 哲理 情感 名人
神话 民间 幽默 佛教 英文
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

王小草

03-27   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

乌鸦岭上有七十二座窑,一溜的从东边的安河顺潼河南岸蔓延到西边的三岔河。小草的父亲世世代代都是烧窑工,金陵的城砖几乎都是从这里运出的。但小草的父亲却世世代代没有富过,仍旧住着土坯茅草房。

隔壁的有顺媳妇在泗州的万春楼当歌妓,这几天受老鸨之命回来物色几个雏儿。有顺老婆几次三番找小草父亲,说只要您答应俺带她走,要钱要地随便。小草父亲说,俺什么都不要,只要女儿。有顺媳妇乜了他一眼,不屑地说道,是吗?不要给脸不要脸。说完扬长而去。

小草母亲的坟埋在三岔河的边上,坟上的野茅草枯枯荣荣十六载。每年的八月十五,父亲就会带上小草哭啼一阵。有时父亲在醉酒时也会到坟上痛哭一气。小草劝父亲,不要哭了,人死不能复生。父亲说,俺也不想哭啊,是酒烧得俺难受,一难受就想哭。小草说,你苦,俺也苦。有时,父亲会问小草,你跟安顺怎么样?小草的脸红红的,像河边的野枣。

秋天的潼河水缓慢地向东流去,野枣树密密匝匝长满两岸。中午时,窑上歇工,小草叫上安顺,走,安顺哥,到河边摘枣子吃。有时,安顺会抱着小草,小草,你真的爱我吗?小草的眼睛水汪汪地望着他,你说呢?安顺说,如果你真的爱我,你敢咬我的胳膊吗?小草嘴嘟嘟的,为什么要这样?安顺说,这叫打是疼骂是爱。小草怯怯地说,那样很疼的。安顺认真地说,咬得越疼,说明你越爱我。小草的头从他的胸脯渐渐向胳膊移去,胳膊真粗,黑黑的冒着油。安顺微笑着看着小草,看着她张开的红红的嘴唇,看着她白白的一口瓷牙,看着从她的嘴角溢出来的鲜红的热血,看着自己的肌肉渐渐地凹下去。小草哭了,比潼河水还要清澈的泪水滴在安顺的胳膊上,这些咸咸的水使伤口更加疼痛,安顺却笑了。

河边的窑已经没入水下了。这一年是万历十九年,天下大灾,下了三年的大雨,民不聊生。乌鸦岭上坐着三五成群的人。州府里派来的人面对滔滔浑浊的大水,也束手无策,只能唉声叹气地打道回府。河里从上游淌下来成团成团的杂草,怪兽一般的在水里翻滚,偶尔有几具尸体在波浪里手舞足蹈,好像死亡比活着还要快乐,还要值得庆幸。小草的父亲蹲在第三十六座窑边,抽着旱烟。他猛吸几口,随后咽下去,然后一股青烟从鼻孔冒出来。

小草抬眼看看通往窑庄的路,尽管很短却充满美好的回忆。每年的冬天是每座窑备土的季节。安顺会推着小土车,空车时,小草坐上;重车时,小草用绳子拉。拉时,安顺会开玩笑地“嘟嘟驾,嘟嘟驾”地乱叫,惹得工友们一阵哄笑。更多的时候是沉默的,尤其在雪地,只能听到雪在车轮下“咯叽咯叽”的婴儿般的啼哭。想想这些泥土来年开春就要烧成青砖运往京城,小草的心里好难过,怎么自己连一块砖都不如呢?她向往金陵,听说那里有很多大花轿,很多马车,还有莫愁湖,还有很多好玩好吃的……这些砖头都盖成什么样的房子呢,很高很大吗?里面住着什么样的人呢?小草想象不出来。她问过安顺,安顺只是苦笑笑,回答不上。

小草是在开春的时候失踪的。

有人说是被人驾到马车上带走的;有人说是随官家的大船走的。安顺顺着潼河、安河、汴河一路追去,毫无结果。小草的父亲顺着官道一路疾行慢走,访遍附近所有的村庄、集镇,仍是杳无音信。三年后,安顺入了来安庙做了和尚,取法号了尘。除了吃斋念佛,就是包下寺内前后大院除草、扫地。他的柴房边上有一片草地,他从来不去铲除,任由它们枯枯荣荣。僧侣们经常看到了尘盘腿坐在边上,呆呆地望着小草出神。

五年后。一顶小轿停在了窑庄小草家的门口。轿帘慢慢拉开,一个容貌姣好手提羊皮箱的女子径直走向小草的家门。小草的父亲逮眼认出是苦苦寻找多年的女儿小草。父女相拥,泪如泉涌。

小草说,那一年我被有顺媳妇带走的。我不恨她,我是自愿的。谁叫俺家穷呢?小草父亲问,你还走吗?小草答,不走。再说我身子也有病,一时半会也瞧不好。父亲问,什么病?小草答,该死病。父亲问,怎么得这些病?小草默不作声,一个劲地流泪。

第二天天麻麻亮,小草的父亲扛着羊皮箱来到第三十六座窑边,望着清清的潼河水,泪水纵横。他爬上窑顶,打开羊皮箱,“啊啊”地大叫着,把箱里的金银首饰、玛瑙玉坠统统扔进了河里。闻讯赶来的窑工纷纷跳进河里,河水被搅浑了。尖叫声、呐喊声,此起彼伏。

小草的父亲在一片喧嚣声中艰难地回到了家中。

小草又失踪了。有人说她被一顶花轿抬走的;有人说她是跟官家船一起走的;又有人说她带着安顺走了。

但是有一点可以证实,了尘还在庙里,他没有走。

还有一点可以证实,自从小草回来后,那片草地就没有草了,被了尘用棒槌用劲地夯得平平整整。那一天别人都在疯抢财宝的时候,有人看到安顺站在河边,把两大筐的青草撒向河里。哪些草顺着河水漂走了,不知漂向了哪里。

查看余下全文
上一篇:捡来的儿子
下一篇:放飞那只鸟
读故事网-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