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间故事

鬼故事 儿童 哲理 情感 名人
神话 民间 幽默 佛教 英文
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

潘家园骗子上当记

03-27   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

根在潘家园旧货市场转来转去。

人们都说北京的钱好赚,说那个地方就像纽约,遍地是黄金,就看你会捡不会捡了。

二十七岁的根生在僻静的川西,一年到头在地里刨食吃,连火车都没有坐过,老实得就像一个榆木疙瘩。老实人就办老实事,别人起哄说,根呀,放着一个北京的舅舅不去找,你这辈子算完了,没出息到头了。媳妇也说,根,你就去找找舅舅,反正能找到个工作更好,找不到逛逛北京再回来也少不了什么。根一想也是,就卖了几担稻谷,转了几次火车来到了北京。

舅舅就这么一个外甥,根来了,高兴得不行。先是帮他找了个清理垃圾的清洁工,没干两天,被人家用假手机骗走了身上仅有的两百块钱,气得他扔掉活不干了。舅舅没办法,又给他找了个帮厨的活,一个月四百。没干三天,又热情地帮人家买菜,亏了几百块,舅舅帮他还了债。气得根发誓,一定要在北京混出个人样来。根跟舅舅说,我回老家去算了。但却在外面找了个住的地方,然后整天泡在潘家园旧货市场,先是跟着人家提东西占摊子,赚几个钱糊口。可一来二往,根就看出了门道,先是试着倒了几档旧货,后来旧货也不好倒,就学着市场边上的一些混混,干起了敲诈的勾当,还做得挺火。

你看,他的买卖来了。

一个从奥地利来北京的华侨林锋,听说北京有一个潘家园旧货市场,特地奔这里来了。他前前后后走了半天,也没有看见一件合心的东西,就在摊子边走来走去,想离开又有些不甘心,买吧又没有动心的东西。根看出了名堂,就打发人过来了。

大哥,要老窑的瓷器吗?

一个小个子穿着破旧衣服,一看就是从乡下来的人,拦住了林锋,神秘兮兮地说,看你样子是第一次来吧,你再逛也没用,里面的东西早就被人翻了八百遍了,没有好货。我带来了一件,是个好东西,你看了肯定喜欢。

林锋虽然是第一次来潘家园旧货市场,却对这一行有所了解,很多淘宝的人都希望遇到一个手里有货的乡下人,那样既能买到好货,又不受二道贩子的盘剥。他知道一手货和二手货的差价巨大,而且还不一定能弄到真品。林锋更晓得,骗子实在太多,你小心翼翼都有可能上当,更何况是半生不熟的外地人。

你那里有什么东西?

罐,就像装骨灰的那种罐。

林锋一听有戏,又盘问,你是哪里人?

内蒙古赤峰。

林锋高兴了,他知道当年清军八旗中有许多蒙古人,战死沙场后都埋在自己家乡。这小个子说的罐,说不定就是将军罐,在古玩市场上很值钱。他点点头,随着小个子来到皇家大酒店。小个子把他带到一个房间,小心翼翼地打开用旧棉布裹着的一个瓷罐,上面还有泥痕。那个罐造型精美,不像装骨灰的,而像一个瓶胆,釉色较浅,既不像清代的东西,也不像元代的,倒像南宋时代的。林锋欣喜若狂,说洗干净了再看看。小个子同意了,把他领到卫生间,林锋小心冲洗,不料在冲洗时,还是碰在水龙头上,罐口碰掉了一块。林锋立即腿就发软了。

林锋再看看卫生间,就知道上了圈套。卫生间本来就有一块镜子,他们又在镜子前立了一块,而且斜立着,镜像就变得复杂了。他们把碰撞的前提推算到了最大值。林锋回过头,小个子不见了,只见根带着几个棒小伙站在门口,眯着眼很惋惜地说,对不起,先生,这是一件南宋时期哥窑瓶胆,恐怕中国找不出第二个,你看怎么办吧?

我买了。林锋毫不犹豫。

好。根进到房间一拍大腿,痛快,一口价,十万元人民币,少一分你别想拿走。林锋一下子蒙了,知道遇上了恶人,今天不死也得脱层皮,你……我说先生,你这不是敲诈吗?极品瓷也不值这个价。根点燃了一支烟慢悠悠说,稀世之宝,十万元已经是很便宜的了,你不要,别人还抢着呢。林锋一看这架式,不掏钱骨头就得散架。他叹了口气,从口袋里掏出两万元人民币,说,我就这么多,杀了我也掏不出十万。根却没有强迫的意思,叹着气说,我看你像老实人,我也就不强迫你了,算我倒霉。你走吧。林锋一句话没说,扔下钱出门就走了。

根哈哈大笑。

小个子跑了进来,嘻笑着说,大哥,怎么样?根拍拍他肩膀,笑着说,马三,爷们不会亏待你。说完扔给他五千,又给每个雇来的小伙子五百,把剩余的钱装进了口袋,感叹北京的钱真是好赚。这还没有多长时间,就赚了几年都赚不到的钱。

赚了钱的根,把媳妇也接到了北京,他每星期就到旧货市场上班,平时也人模狗样地翻翻书和杂志,从中了解一些旧货的行情,寻找发财的机会。媳妇对他崇拜得不行,心里念叨,我家的根脑子就是灵,空手真的能套住狼,旧书旧纸旧碗旧盘都能变成钱,这可不得了。

星期天早上,根又来到了旧货市场。

他就那样在门口逛荡,一双眼转来转去。马三悄悄跑过来问,今天还能发达吗?我看有点悬了,现在外国人比中国人还精,咱那些把戏恐怕……

闭上你的臭嘴。根大怒,指着他脑壳说,我说你是头笨猪一点都不假,看报纸了吗?你不读书不看报,狗屁都不晓得。我们要不停地改变方法,一种方法只能用一次,知道吗?

马三撇着嘴,一副不满的样子。

一个满头金发的外国人走进了他眼里。

要老窑的瓷器吗?

根为了做好买卖,费了牛鼻子劲,学会了几句蹩脚的英语,连说带比划。老外总算听懂了,笑着朝远处一招手,一个中国人出现了。根心里暗暗叫苦,这个老外还真懂行,带了一个中国人来助阵。

你有老窑瓷器?那个中国人看样子有五十多岁,眼睛瞪得溜圆。也是,在旧货市场转悠的人都知道,老窑是指元代以前的瓷,在市场里基本上看不到。

看你样子是行家,我们看看去吧,你看了就知道。根带着他们来到自己的摊子前,小心翼翼地让马三拿出一个硬纸盒子,里面放着一个青花洗口瓶。

中国人显然是行家。他眼睛放光,拿出放大镜,一边看一边说,真没想到这里还有这样的好货。你们不知道,元代创造了元青花、釉里红等新品种,因为出得不多,保存下来的极少。元代瓷跟别的年代不一样,在胎、釉、装饰、造型虽然体现了汉民族的风格,但也渗透了蒙古族的特点,古朴敦厚,胎骨较重,绘画的风格也不同,充分体现了那个时代的特点。

根笑了笑,我没有骗你吧。你识货,告诉你吧,这是元代“四爱”洗口瓶,你再到外面转一年半载,绝对找不到第二个。五万你拿走。

中国人倒吸一口冷气。

他摇摇头,又对老外嘀咕了一阵子,老外也摇摇头,伸出一根手指。根伸出三根,说我等了几天,就是为了等一个识货的人,要是换了别人,给我十万我也不卖。中国人实在有些舍不得,一咬牙,对根说,这样吧,你让一步,我们也让一步,两万五,我们要了。他又对老外嘀咕了几句,老外也点点头。根叹着气,一咬牙一跺脚,好吧,成交了,算你走运。

老外掏出人民币给了根。根关心地说,瓷这个东西易碎,我帮你捆扎好吧。他就让马三当着他们的面捆扎,马三捆扎完毕,放在地下试了试,挺结实的,就交给了老外,两人欢天喜地走了。

老外一走,根和马三赶快收拾摊子,溜了。

路上,根对马三说,我这一招灵吧,他们只注意你在上面捆扎,根本就不会注意你放下东西那一瞬间换了个。走吧,把这件宝贝赶快还给人家吧。这个王八蛋,借他的东西用一次,竟然要老子三千块。唉!你说现在的人,有哪个心不黑。两人说说笑笑,走了。

没过几天,一个满脸胡须的老头在市场上到处打听,问哪个有宋代钧瓷盘,他愿出十万元收购。一时间,市场上抢收钧瓷成风,许多二道贩子也纷纷下乡,到处寻觅这种价值连城的瓷盘。根一打听才知道钧瓷是瓷中之首,以其神、奇、妙、绝四大特色而名冠天下。釉色变化无穷,釉质透活欲滴,冰裂纹纵横交错,世上绝无同样的钧瓷,即人们所说色钧瓷无双。马三说,老板,我们是不是也到乡下转转,搞不好弄到一个那样的玩意儿我们就发了。

马三的话让根心动,经过多方打听,决定到门头沟走一趟,听说那里挖出了几座宋代古墓,估计有好东西。根把所有的存款五万块全部取出,装在包里,他知道乡下人只认现款。马三准备了干粮,带上了有关钧瓷资料和彩色图片,坐上公共汽车就出发了。

走了一村又一村,爬了一山又一山,他们在门头沟转了三天,别说什么钧瓷,连个瓷片都没有看见。马三萎靡至极,对根说,完了,完了,这比两万五千里长征还累,这样的穷地方跟我们老家差不多,哪有什么钧瓷,就是有也让老百姓不知弄哪里去了。

根瞪了他一眼,骂道,你以为天上能掉金条?告诉你吧,吃不了苦上苦,难为人上人。走,光明就在前头。

又一天过去了。

老板,我们回去吧,我看没有什么希望了。根再也不吭声了,点了点头,两人沿着老路垂头丧气往回走。走着走着,突然一阵狗叫声传来,根顺着叫声一看,是几条极纯的狮子狗,黄灿灿的很是好看。一个老头儿在狗的后面笑嘻嘻地看它们抢食儿。根走上前看着狗抢夺盘上的食物。他再仔细一看,天呐,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那盘子不就是梦中之物吗?

瓷盘红紫色泽如玫瑰,虽然脏了,但仍然可以看出釉细而润。根掏出图片对照,果然有几分相像。他想上前询问,又缩回来了。那老头面相狡黠,如果出的价太高了,肯定不会卖给我,出的太低了也不合适。

他抓耳挠腮了半晌,心生一计,喜上眉梢。

老人家,你这狗蛮好的,卖吗?

老人笑笑,五万一只,不还价。

马三怒了,瞪着眼说,你这跟明抢有什么区别?五万,再好的狗也不值这个价,顶半部汽车了。根也皱起了眉,可不是吗,半部富康的价。但又一想,弄到了瓷盘,不是可以买一部车吗?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不能迟疑。他抬起头,说,我买了,说着就叫马三打开提包,把钱拿出来。

马三哆嗦着说,你真的要买?可不要上当了,我看不值这个价,一只狗有什么意思。根不好当面跟他说什么,只催着他把钱拿出来。

五捆百元的票子摆在那里。

老头数了数,用一个尼龙袋把钱装好,又用一条绳子拴上了一条狗,交到根手里。根牵上小狗,故意走了三步,很满意的样子,然后回头,从钱包里抽出一张五十元的票子说,顺便把这个瓷盘也卖给我吧,狗用习惯了。说完低头去拿。

老头用手挡住根,笑着说,对不起,盘子不卖。为什么,一个破盘子还值得你留吗?老头点燃一根烟,这是我祖传的宝物,我用这个盘子已经卖了四只狗了,你这是第五只。

根僵在那里,想不到做诈骗多年,如今让一农村老头儿算计了。马三大怒,上前就要和老头打,可还没伸过去,就让老头儿扭伤了腕子。

根说算了,人赚得起也输得起,我们走吧。老头儿,你赢了。他狗也不要了,也不听马三的嚎叫,跌跌撞撞走了。

根空着身子去北京,又空着身子回了老家。

查看余下全文
上一篇:吐字表演
下一篇:芝兰桥轶事
读故事网-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