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间故事

鬼故事 儿童 哲理 情感 名人
神话 民间 幽默 佛教 英文
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

神药

03-27   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林志勇任高家岭公社党委书记兼革命委员会主任,火红的年代,热情奔放的年龄,他的脑子里除了革命二字没有半点儿杂质。工作雷厉风行,一丝不苟,发动群众大搞农田基本建设,处处力争上游。

这年的冬季,有一次林书记去县里开紧急会议,距县城一百多里的高家岭那时还不通汽车,午后散会时已经两点多钟了,高书记搭了一辆下乡送农用物资的大卡车返回。卡车在半路上出了故障,司机修了两个多小时才发动着了。当汽车开到林书记下车的山口时,已经是晚上8点多了,而这里到高家岭还要走十多里山路。大山里夜色漆黑,小路弯弯曲曲,林书记取出在县城新买的手电筒,循着山里的迂回小路往前走。耳边山风呼啸,像刀子似的往脸上割。走过多少个山弯后,前面的山崖影影绰绰,山峰奇形怪状,如狼如虎如怪如魔,夜幕中张牙舞爪十分骇人,人们都把这地方叫圣母崖。圣母崖下原来有一座金光圣母娘娘庙,据说早年间这里香火极盛,来进香的善男信女络绎不绝,送旗幡的、送匾额的,还有的抬着整个猪羊祭祀的,虔诚地祈祷圣母赐福禳灾。后来大破“四旧”,打倒“牛鬼蛇神”,红卫兵砸了圣母娘娘塑像,拆毁了庙宇,连庙前的花岗石香炉也被砸得斑斑驳驳,一片破败景象。夜间来到这里,就连不信鬼神的林书记也有些毛骨悚然……就在这时候,他猛然瞧见前面的圣母崖下出现了明明灭灭的火光。林书记心中暗想,这是神火还是鬼火,或是野兽的眼睛夜里发光?年轻气盛的林书记立刻火气往上冲,不管它是什么东西,反正遇上了,是祸躲不过,干脆先下手为强,主动出击。于是他弓着身子悄悄地向那火光靠近,乘其不备,运足了力气一个虎跃猛扑过去把那个黑咕隆咚的东西压在了身子底下,然后取出手电一照,原来是个大活人!

林书记一气之下在那人屁股上狠狠地踢了两脚:“娘的!你是谁,深更半夜的跑到这儿干啥来了?”

那人吓得抖作一团,战战兢兢地说:“俺……是……高正……”

林书记用手电往那人脸上一照,果然是公社所在地高家岭大队的社员高正。林书记问道:“你老实交代,到这儿来干吗,是不是想偷砍林木?”

林书记注重抓阶级斗争,社员们都知道。今天高正撞在了林书记的枪口上,早已吓得尿了裤裆,他老实巴交脑子又不会转弯儿,况且证据全被林书记抓住,除了老实交代别无他路。高正说他女人得了胃病,赤脚医生用土方、针灸治疗都不管用,住医院又没有钱。后来就偷偷地从外村请来一个巫婆,巫婆让高正到圣母崖给圣母娘娘烧香磕头祈祷,只要心诚,圣母娘娘一定会大发慈悲赐神药,保证药到病除。于是高正便夜间偷偷地来到圣母崖。

林书记一听就火了,原来这高正搞迷信活动来了!好,正好找不到活靶子呢,明天把他拉到农田基本建设工地上搞大批判。高正听林书记说要在工地上批判他,浑身颤抖着哭哭啼啼地哀求:“林书记,您修修好可怜可怜俺吧,俺女人病得死死活活,三天没进一口水了。您要是批判俺,女人火上浇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两个娃崽又小,往后俺的日子咋过呀?俺求求您,给俺留一条活路吧。呜呜……”

高正哭得凄凄惨惨,林书记震山撼岳吼了好一阵,高正的苦胆差点儿吓破了。知道自己这下完了!

没想到林书记打了一个唉声,竟伸岀双手把高正搀了起来,压低嗓音说:“这件事就算我没看见,记住,千万不能对任何人讲……”高正扑通给林书记跪下了,一边磕头一边发誓赌咒地说:“林书记大恩大德俺一辈子也忘不了,俺要是没良心泄漏半个字天打五雷轰……”

转眼十几年过去了,城乡面貌正在发生着巨大的变化。这时的林志勇已经当上了县委书记,有一次,他到他曾经工作五年的高家岭乡检查工作,重点是考察几家大棚菜专业户。

林书记在乡党委书记、乡长等领导陪同下刚走出乡政府大院不远,就被一位五十多岁的老农民给拦住了。那老农民上前拉住林书记的手,惊愕地说:“你,是林书记吧?十四五年没见到你了,还认识我不?”林书记把老农民打量一番后摇摇头说:“想不起来了。”老农民说:“我是高正啊。你忘了,那年冬季的一个夜晚,你在圣母崖把我捉住了……”林书记呵呵笑道:“啊,是老高大哥呀!嫂子现在身体好吧?”高正说:“她现在硬实得很,时常念叨你。今儿个无论如何也得到我去家看看……”高正说着硬是把林书记拉到他家里,乡党委书记、乡长也只好一起去了。

高正的老伴见了林书记,高兴得又是沏茶又是点烟。林书记说:“老嫂子这样健康,看样子病真的彻底好了。”高正女人说:“要说能治好俺的胃病,多亏你林书记发慈悲放过了高正,没抓他搞迷信去批判。那天夜里高正真的讨来了神药,那神药果然灵验,俺的胃病彻底根除了。”

林书记听了哈哈大笑道:“老嫂子,这么说你真得好好感谢我这个‘神仙’了。”

高正女人一怔:“你……是神仙?”

“是啊,那‘神仙’就是我……”

林书记讲出了事情的原委。

那时候正在开展农业学大寨,改天换地大搞农田基本建设,年年冬闲变冬忙,地冻心不冻。县里一声令下,各公社统一搞大兵团作战。山区村民居住分散,好多大队离工地五六里甚至十多里远,社员们起大早顶着星星走,晚上背着月亮归。累死累活地干,中午就在凛冽的寒风中啃两个冻得像石头蛋子似的红薯或包米面窝窝头,啃一口满嘴冰碴儿,连一口热水也喝不上。时间长了,好多人得了胃病。林书记作为公社一把手,既当总指挥又天天和群众一起劳动,跟社员们一样吃冰碴子馍馍,不久他也得了胃病。那次他去县里开会,借休息的机会到县医院找了一位老中医看病。老中医诊了病因后,给他开了两个疗程的中草药。散会返回时,搭乘的下乡送货卡车出了故障耽误了时间,意外地在圣母崖下捉住了为女人祈祷的高正。当时他决定第二天就把搞迷信活动的高正拉到农田建设工地批判,可听了高正苦苦诉说和哀求,他的心软了。人家女人病得死死活活,再把他拉到工地上批判,未免太残忍了,这岂不是把人家往死路上逼?想到这里他心里感到一阵酸楚,立即打消了批判高正的想法……当时他又忽然想到,高正女人的胃病十有八九也是因为吃冰碴子馍馍所致,何不将自己的中草药先给她吃了?自己去县城的机会多,以后再买也不迟。于是,他乘高正感激地给他磕头时便悄悄地把药包放在了石香炉上……而高正却以为是自己的虔诚祈祷感动了圣母娘娘显灵赐药。

高正女人服了药,一是草药对了病症,再加上在特殊情况下人间的药变成了“神药”,也就发挥了奇效,病情很快就有了好转。

高正老两口和在场的两位乡干部听了又惊讶又感动。在那种特殊的年代里,林书记的所为可是冒着大风险啊……

林书记轻叹一声,不无感慨地说:“我是百分之百的无神论者,可是‘神’有时候也存在。不过不在天上,而在人的心里。”

查看余下全文
上一篇:催眠医生
下一篇:海边的误会
读故事网-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