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间故事

鬼故事 儿童 哲理 情感 名人
神话 民间 幽默 佛教 英文
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

小导游的生活

03-27   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

小竹是大自然的孩子,一颗心从小就跟着风筝飘呀飘,飘过了许多美丽动人的地方,长大后,在小城一所大学毕业的她,立志当了一名导游。

做了一段时间.小竹明白,导游心中的风景别是一番画面。那些书里面写的、宣传册上画的、扩音器里播的,完全依稀朦胧,仿佛碰到一个熟人,刚想去握手,却遇上挤挤碰碰的人流,落得个擦肩而过。她最该记得的是哪里有洗手间,有吃饭处,哪里是买门票的地方。她自己是风景,修长的身子,举着一面小旗,要路标似的醒目耀眼。顾客是风景,她的眼神必须紧紧地依恋他们。一支队伍,前面不能走快,后面不能走慢,她的呼叫不能叫吆喝,只能叫提醒、请求。而人家休息的时候,她还得联络这样那样的杂事。一趟下来,风景像流过的水,只能遗憾:下次再看吧。

小竹带第一个团,没赚什么钱,同行们窃窃地笑。第二个团,又赚得很少,相关人等就怨愤啧啧了。人们议论她是不是家里很有钱,当导游纯粹只图个痛快。这是误解,她来自乡下,家境很是一般。经理给她上课,问知不知道什么叫旅行社。小竹不知从哪里答起。经理说,旅行社就是给别人以梦幻,而心安理得地回收实惠。小竹想,这不是忽悠么?经理点到为止。于是小竹不再想行万里路,读万卷书的事了。而学习如何在旅途中增加项目,如何在一些消费场所进行结算。这样一来,司机的脸由阴转晴,地接的称呼也变成姐姐妹妹,可是小竹的心里常常过意不去。她不敢直祝一团人的眼睛。偏偏有的游客还蛮不在乎,从某个店子出来,会直接问刚才得了多少,她只能哭笑不得。

带着亏欠工作,小竹的工作做得很细,细得有那么一股清清的小泉,流到游客的心里。她的包里总是放着一些顾客可能遗忘的东西,开胃的瓶瓶菜,干净的卫生纸,手抄的歌词本,感冒的药片,总像及时雨一般闪现在人面前。她的解说明了、简捷,而人们心不在焉和疲倦劳顿时,她更会保持缄默。她在社里很快成了块招牌,老人团队和行政团队常会点名要她。这是旅游的两大重要群体,服务好了,声誉有了,业绩自不必说。小竹带老人团出发前,总要做精到的准备工作,对身体状况一一摸底,并做好预案。行走之时,热闹不必,焦急不得,慢条斯理地散散心、开开怀。老人们的行李必须调摆好,不宜带多,实在要上路的,她会物色几个体质较好的发挥互助精神,弄得一个临时集体融融谐谐。她热衷于给老人们照相,怀念对他们来说,比任何风景都要重要。给行政官员做导游,那况味又不一般。他们不在乎钱,却容不得你出半点差错;他们什么都懂,却喜欢随时将你呼来唤去。一句话,这时的导游就该是秘书。做事是一方面,还要经得住骂。有一次带批政府官员从俄罗斯回境后,傍晚坐火车从哈尔滨到北京,中间没有打着连票,几个车厢零乱散落。那领头的据说是个县长,发脾气说如果出了失窃事故,要她全额赔付。她只能点头哈腰。鬼使神差,那一晚还真有人丢了手机。小竹的态度温和,终究没叫她赔。

小竹便认识了许多朋友。朋友是个发酵的过程,阅历越多,朋友也会越多。而相知便不同了,是个挤压的过程,最后留下来的能够帮忙的剩不了多少。小竹常常面对一堆电话号码发呆,不知谁会出乎意料地带出一笔新的业务。除了团队解散时留些后话交待外,她偶尔也会打打电话。那些人会大吃一惊,似乎不知世上还有这么一个人,早已忘记了旅游时的亢奋。她便分外的失意。其实也并非真正忘了,若是订飞机票、火车票,偶尔还是有人会想起她来的。这是人的通病,总是找别人办事的记忆好些。尽管联系一个团队,提成丰厚可观,但是她悲切地以为与这样无异于天上掉下来的馅饼无缘。然而,过年过节,她还是会给一些带过游的朋友们发些问候。凡是回了的,她感激他们;凡是没有回的,她不怪他们,却考虑是不是该从手机贮存中删除。然而一旦下这个狠心,她又犹豫:万一找自己有事呢?丢笔业务不算事,一想到人家某种不贴近的失望,便又踌躇起来。没想到这种群发的短信,也带出了一点小的故事,某个官员的家属打电话过来臭骂了一通,说是骚扰什么的,后来那官员又连连道歉。她付之一笑。

她便想到自己要有男友了,不是没想过,团队带多了,观念也会变化,接触的人很杂,心也花了,容易挑剔别人,也或多或少地被别人看轻。方方面面对这个行当毁誉参半,毁的偏偏又是恋爱的忌讳,说是利字太重,为人随便,缺乏安全感。同是天涯沦落人,带着伤感,小竹加入了一个导游00群。这些人似曾相识,论起干工作,北京的负责,昆明的会哄,华东的业务熟,西藏的导游外地的多、流动性大、干几年就跑了。论起找对象,个个委屈,似乎明珠暗投,投错娘胎。也有人帮她出主意,不带团出去,做个地接,也算安稳,成家方便得多,可这个小城,来游的人不多,她的心又不狠,没有钱赚,那岂不是又丢下另一头了么?

小竹换了家旅行社,做起了营业部的活。这里开的薪水高,看的是她的工作经历,说不定跟着会转来一批业务。可干了两周,小竹干不下去,老总喜欢带她去应酬,花天酒地,逢迎求人,她做不到。她用双手把名片送到许多人手里,却像雪花一样顷刻间融化,有的人根本不在乎她看没看见,就顺手放进烟盒,她便知道了去向。她就想,美好的地方不是这么个推荐法,她是在污染自己。她又回到导游的岗位。导游辛苦,也需要乖巧,但用不着彻底背叛自己。

小竹快三十岁了,人人担心找对象的事,只有她自己不愠不火。她更加豁达,不论到哪个旅游点,她不再督促游客,喜欢从自己做起,买些小小的纪念品,带回小城租住的二十平米。她的屋子不再寂莫,她听到许多城市在说话,许多山水在说话,许多远去的历史在说话。在小城的步行街上徜徉,也不再穿高跟鞋,平底鞋轻便舒坦,于她而言,生活总在旅行中。走到哪儿,她都觉得骄傲。头上有阿拉伯的装饰,只看爱戴不戴;手镯是印度的;提包是香港的;上下穿的廉价,却刮着东南西北风。她愁什么呢?这个小城里,如果说谁拥有整个世界,莫过于她了。

查看余下全文
上一篇:海边的误会
下一篇:我家的东西不能动
读故事网-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