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间故事

鬼故事 儿童 哲理 情感 名人
神话 民间 幽默 佛教 英文
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

吊坠里的秘密

03-27   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

市侨联办干事徐丽遐这些天忙得不亦乐乎,有一位来自台湾高雄的小伙子请求他们帮忙寻找一个叫苗翠花的老人。小伙子的爷爷曾经与这位老人是一对爱侣,可惜有缘无份,造成一海阻隔,五十年肠断天涯。如今小伙子的爷爷已经过世,留下遗嘱让他来找昔日的恋人。小伙子叫张得山,长得英俊魁梧,徐丽遐第一眼看见他,心里面的感觉就特别好,她乐滋滋地向领导毛遂自荐接来了这个特殊的任务。

徐丽遐使出浑身解数,没出半个月就把苗翠花的情况摸清楚了。苗翠花日前独居在城郊结合部一个新建的住宅小区里,七十多岁的年纪看上去只有六十出头,身体保养得非常好。不管刮风下雨,她都要在小区里健身器前锻炼身体。徐丽遐兴冲冲地找到苗翠花,报上姓名后把她拉到一边,就把这个喜讯说了出来。

苗翠花听罢不由全身一颤,接着竭力平静下来,摇摇头说:“徐姑娘,你认错人了,我在台湾那里根本就没有一个熟人,请回吧!”

“大妈,是您没错的,您的体貌特征,年轻时的履历我都一一查过了。”徐丽遐笑咪咪地把她所知道的情况向苗翠花娓娓道来。事实一清二楚地摆在了面前,这下苗翠花知道抵赖已经没用了,就低着头不吱声,好久才闷声闷气地说:“你去告诉张得山,我不会见他的,叫他死了这条心,让他回去吧!”

徐丽遐傻了眼,她原本以为苗翠花老人会听到这个喜讯后激动得心花怒放,哪知道她居然会是这么一个冷冰冰的态度,而且还拒不见人!徐丽遐急忙劝慰老人,可她的嘴皮子都磨出血了,苗翠花还是不为所动,最后狠狠地一挥手:“你别再来烦我了,你去告诉他,就说我死了!”说完,匆匆而去。

老人把话说得这么绝,徐丽遐被甩在一边,一时也找不到更好的办法,只好独自回去了。见到张得山,徐丽遐不敢道明真相,只好撒谎说苗翠花暂时还没找到,再多给她一些时间,一定会有结果的。张得山失望极了,沉默了一会儿,他抬头望着苍天,双手合十,嘴里喃喃祈祷:“菩萨保佑吧,保佑我能够尽快找到苗奶奶,苗奶奶,我爷爷有话要对您说啊,您听见了吗?”

徐丽遐见他这么虔诚,把话说得那么动情,回想起苗翠花老人的态度,心里感到酸溜溜的实在不是滋味。第二天一早,她又去找苗翠花,可苗翠花一见她二话没说转身就走。一见这情景,徐丽遐“扑嗵”一声跪下来,说她今天如果不答应见张得山,自己就在这里一直跪下去。徐丽遐的这一刹手锏还真把老人弄得哭笑不得左右为难了。苗翠花停住脚步,长叹一声,终于开了口:“徐姑娘,不是我有意要为难你,只是我真不想再重提往事啊……”

徐丽遐猜到她心里肯定有解不开的情结和难言的苦衷,就说:“苗大妈,凡事想开点吧,事情都已过去半个世纪了,还有什么疙瘩解不开呢?要说咱们共产党跟国民党打了这么多年的仗,现在还不是照样像兄弟一样来往吗?”

苗翠花扶起徐丽遐,又长叹一声,说她跟张得山的爷爷是一对情侣,可她只是个梳头娘姨,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保姆,而张得山的爷爷却是富家公子。因此他们的婚事,遭到了大人们的反对,他们替儿子物色了一个门当户对的千金小姐。两个年轻人誓死不从,就私下里暗暗商定打算私奔,一个风雨交加的晚上,她兴奋地在约定地点等,张得山的爷爷却没来。她等了一晚上,直到天亮才悄悄跑去一看,张家已是人去楼空,她四下打听后才知道,张家的一家老小已被人接去台湾。这天下午,解放军就打进村庄,解放了县城……听完老人的叙述,徐丽遐明白了,张得山的爷爷当年失约,背叛了情人,苗翠花对此耿耿于怀,已经过去了几十年的往事,她却至今都不肯原谅他。这就应了那句老话,爱之深,恨之切呀!

苗翠花幽幽地说道:“这张得山的爷爷太无情了,我当年就在心里暗暗发誓,这辈子我再也不会见他张家的人了,徐姑娘,你就干脆跟他说我死了不就得了,省得你这样来来回回地跑,何必呢?”

“这……”徐丽遐欲言又止,掉头走了。苗翠花已经把话说到这份上了,她还能说什么呢?只是张得山所托之事没能办成,心里多多少少有点失落。她把张得山约到了一家茶坊,吞吞吐吐地说:“对不起,张先生,你要找的人还是没找到,可能苗翠花她早已不在人世了。”

“啊!”张得山一脸失望,眼神暗淡下来。接着,他拿出一个精巧的首饰盒,说:“如果苗奶奶还活着的话,请你找到她后,把这个东西交给她,我爷爷说,他这几十年来一直想对苗奶奶说的话,都在这里面!”

徐丽遐心里一动,急忙打开一瞧,原来盒子里装的是一只纯金的鸡心吊坠。她拿出吊坠里里外外看了又看,也就是一件普通的金饰品而已,只不过做工比较特别,吊坠里面有些细细的花纹,这又能说明什么?她不禁疑惑地看着张得山。

张得山摇摇头说:“我也不知道这里藏的是什么秘密,可爷爷说,给苗奶奶一看,她就明白了。这个鸡心吊坠一直在爷爷的胸口上挂了几十年,每天要摸一摸,一摸就掉眼泪!”

说着,张得山的眼里含着泪水,转身要走。徐丽遐心里也热血翻腾,看来张得山的爷爷心里面还是有苗大妈的啊!可这个鸡心吊坠里面究竟藏的是什么秘密?

眼看张得山要走,徐丽遐连忙劝阻他,诚恳地说:“张先生,我也替你感到难过。不过你既然来了,就不要带着失望回去,相信我,这事不出几天一定会有结果的。”顿了顿,又说:“除了这事,难道我们还不能谈点别的吗?”

张得山激动地握了握徐丽遐的手,说:“我相信你!”接着,俩人就扯开了话题,有说有笑地谈起了自己的情况,在旁人看来,他俩像是一对沉浸在幸福中的情侣。分手后,徐丽遐立即赶到苗翠花的家里,把鸡心吊坠拿了出来,并且把张得山说的话重复了一遍。

苗翠花一看到鸡心吊坠,眼里顿时放光,不过很快就暗淡下来,她把鸡心吊坠往徐丽遐手里一塞:“我不稀罕这东西,请你拿走!”

徐丽遐一听,心里真有点生气了,这个苗大妈也太绝情了吧,人家把在胸口上挂了几十年的宝贝,千里迢迢地从台湾给她送来,她竟然不肯多瞧一眼,这是什么意思嘛。徐丽遐无可奈何地一跺脚,带着吊坠头也不回地走了。

这天晌午,张得山约徐丽遐去吃台湾风味烧烤,因为他明天就要回台湾了。两人吃到一半,张得山冷不丁问了一句:“苗奶奶看了这个吊坠,也不知道爷爷说的话吗?”

徐丽遐一愣,吞吞吐吐地说:“怎么……会呢?,她,她还没找到……不过……”

“你不要再瞒我了,我知道苗奶奶早就找到了,那天我跟着你去了苗奶奶家,苗奶奶说的话我全都听见了。”

徐丽遐大吃一惊:“对不起,张先生,这事并不是我故意要骗你的,只是苗大妈她做得太绝了。我也不好意思跟你说。”

“这不怪你。”张得山泪花闪闪,“我爷爷对不起苗奶奶,她现在不肯见我,我也同样不会怪她的。可是,爷爷送给她的吊坠,她为什么不肯收呢?爷爷说,只要苗奶奶看见吊坠,就会明白他的心,就一定会不计前嫌原谅他的。可是,苗奶奶她……”

张得山说不下去了,徐丽遐默默叹息,一时间也找不到适当的话来安慰他。

第二天一早,徐丽遐来为张得山送行。她到宾馆一看,张得山早走了。新房客是个老头。老头告诉她,张得山说那个吊坠他不想带回去了,就当是一份礼物送给徐丽遐留作纪念!

徐丽遐受宠若惊又怅然若失地站了好一会儿,心里一个劲地责怪自己没用,为什么就不能让张得山高高兴兴地离开呢!回到单位,整整一天,她的心里闷闷不乐,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晚上下班时,她正打算回家,忽然一个老太婆风风火火地闯进门来。徐丽遐一瞧,这不是苗大妈吗?她怎么来了?她来干什么呢?

见她疑惑,苗翠花一把抓住她的手,焦急地问:“徐姑娘,那天你给我看的吊坠呢?吊坠在哪儿?快拿出来让我再看看!”

徐丽遐诧异地把吊坠拿了出来。苗翠花打开吊坠,眼神定定地盯着里面看了一会儿,突然间,她的双手剧烈地颤抖起来,眼里涌出两行老泪,顺着脸颊一直滴到吊坠上。接着,她把吊坠紧紧捂在胸口,像个孩子般放声大哭起来:“我真不该恨你,我错了,你的心永远是属于我的,谁也抢不走啊!”

徐丽遐惊讶地扶住她,“苗大妈,您这是怎么了?”

“快,快去。”苗翠花拉着她就走:“我要马上去见张先生!”“晚了”徐丽遐跺着脚说:“张得山先生一大早就回台湾去了!”

“他走了?”苗翠花一怔,抬腿又走:“我这就去台湾见他,告诉他,我不恨他爷爷了!”

正在这时,门外跑进来一个小伙子:“苗奶奶,你想见我吗?我来了!”徐丽遐一看,这不是张得山吗?原来他没走呀。

张得山笑着说:“我怎么舍得走呢?我不会带着谜回去的!”说罢,他走到苗翠花面前说:“苗奶奶,爷爷说,您一定会知道他的心的,这是真的吗?”

苗翠花含泪点了点头,说:“是的,是的,张先生,徐姑娘,走,到我家去!”

苗翠花迈着健朗的脚步,带着他们回了家。一进门,徐丽遐和张得山就觉得眼睛一亮,原来这间房子里收拾得十分干净,在客厅的靠窗处,摆放着一个玻璃大鱼缸,缸里的红金鱼来来回回地在一座假山前面欢快地游着,这座假山由珊瑚礁制成,说是假山,其实造型就是一幅台湾地图。

苗翠花深情地盯着鱼缸里的珊瑚礁,缓缓地对张得山说:“自从知道你爷爷去了台湾后,我几乎每天都要盯着这珊瑚礁看,看了几十年,台湾的地形是什么样子的,我闭着眼睛也能画出来。你信不信?”

徐丽遐和张得山相视一望,心里都想:原来苗翠花老人也忘不掉当年的心上人呀!可这跟鸡心吊坠有什么关系呢?

苗翠花看了他们一眼,把那只鸡心吊坠打开后,说:“你们看,这上面有什么?”

张得山仔细一瞧,突然大喊起来:“苗奶奶,我知道了,爷爷把大陆的地图刻在上面了。”

听张得山这么一提示,徐丽遐也看出来了,这个鸡心吊坠里面一左一右确实刻着一幅完整的中国地图。而且在地图上用一个红色的点子标出了他们家乡的县城呢!

苗翠花不住地点头,激动得泪花闪闪,她握住张得山的手,说:“你爷爷一直惦着家乡,惦记着我!我本该想到,他的心永远是我的!可惜他却先我一步……”

“谁说的,我不是活得好好的吗?”随着话音落地,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儿走了进来。徐丽遐一看,呀,他不是那天在宾馆见到的“新房客”吗?他怎么来了。张得山忙介绍说:“他就是我爷爷张林,苗奶奶,您还认识他吗?”

“翠花,你好吗?”“你是张林!”两位老人激动得紧紧拥抱在一起。

看到这震憾人心的一幕,徐丽遐悄悄把张得山拉出了门外:“你爷爷没死,为什么要骗我?”张得山赶紧解释说:“不是我要骗你,是爷爷叫我这么做的,他怕当年负了苗奶奶的心,苗奶奶不肯原谅他,就出此下策。还好,苗奶奶现在原谅他了,他的愿望也可以实现了。”

“你爷爷还有愿望啊?”

“你有所不知,爷爷在台湾是著名的地产老板,这次来大陆,就想看看苗奶奶,还准备投资办厂,同时也希望我在大陆找一位合适的姑娘结婚,通过这件事,爷爷对你的印象不错……”张得山还没有把话说完,徐丽遐迎着对方火辣辣的目光,脸“唰”地一下红了……

版权申明:本文为故事大全网原创,未经作者书面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郎伟忠的故事集和联系方式..

查看余下全文
上一篇:又见地雷战
下一篇:梁大婶的合租女友
读故事网-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