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间故事

鬼故事 儿童 哲理 情感 名人
神话 民间 幽默 佛教 英文
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

活着别太嚣张

03-27   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

一、咽不下这口气

这天晚上,李达锋和朋友在街边吃宵夜。临走时,他去推自己的摩托车,哪知道一不小心,“吱——”的一声,摩托车的把手刮到了旁边一辆奥迪小车。

坏了!李达锋有些傻眼,四处张望。宵夜摊上立刻有个平头汉子跑过来,一把抓住李达锋的胳膊,喷着酒气说:“你别动,给我停住!”

知道自己理亏,李达锋从摩托车上下来,等着对方的处理。那平头查视了一遍自己的奥迪车,指着车身上刮出来的小花,问李达锋:“这是你的摩托车刮的吧?”

李达锋看了看,只得说道:“对不起,老哥,是我刚才酒喝多了,推车时不小心把你的车碰了一下,我不是有意的,能不能算了?”

“算了?!”平头勃然大怒,“我砸掉你的车灯,也能算了吗?”

李达锋忍着气说:“这是两码事……”

“谁说两码事?啊?”平头一吐口水,“想算了也行,赔我五千,这事就当没发生!”

“什么?啥意思?”李达锋也被激怒了,“你这不是明摆着欺负人吗?老子一分钱也没有,看你能把我怎么样?”李达锋气呼呼地坐上摩托车,就要走人。

那平头见状,突然出手,“啪啪!”不由分说给了李达锋两耳光。

李达锋挥着双拳,正想还击,和他…起来的朋友将他死死地拖住了。

“放开我!放开我!敢打老子!”李达锋又是怒吼,又是蹬腿。

朋友怕事情闹大,硬是将他抱得不能动弹,还连连劝说:“别打架,别打架,好好商量。”

李达锋不听劝,那平头更不听劝,一脸猖狂地朝李达锋叫嚣:“打你又怎样?我叫谢大强,有种你就来城北找我!”

李达锋怒不可遏:“好,我让你连你爹都认不出来!”他猛地挣开朋友的手,冲上去和平头扭成一团……直到宵夜摊的老板跑出来,叫上两个伙计才总算把两人分开。

李达锋被抓破了脸,那平头一只耳朵也肿了,两人大声叫骂一阵才罢休。

离开宵夜摊,回来的路上,李达锋的朋友都劝他:“算了吧,阿锋,无怨无仇的,别把这事往心里放,人活着可不是为了逞凶斗狠。”

李达锋恼怒地挥挥拳头:“人不欺我,我不欺人!这口气我咽不下!”

第二天下午,李达锋开着摩托车悄悄来到城北,经过一番打听,这里果然有个谢大强,就住在城北一条巷子里。

李达锋一路找去,在一座民宅前看到一辆奥迪车,正停在树阴下。他一看车牌号,正是昨晚上那辆,无疑,看来车主就是平头谢大强了。

想起昨晚谢大强嚣张的样子,李达锋怒从胆边生,他当即在附近的商店里买了把水果刀,藏到身后。接着,他守在角落里,静静等候谢大强的出现。

等了老半天,民宅的铁门开了,谢大强走了出来。

李达锋看到他,血直往上涌,伸手抓住刀柄,就要从角落里冲出去。

这时,铁门里有个瘦瘦高高的女人跟了出来,身后还有个七八岁的小女孩。那女人手里拿着钥匙,走到谢大强身前,说:“老公,你忘了拿钥匙了。”

谢大强“哦”了一声,接过钥匙,女人又叮嘱道:“老公,开车小心点,千万不能去喝酒。”

小女孩则跑到谢大强身前,用甜甜的声音说:“爸爸,你快去快回,我和妈妈等着你回来吃饭。”

谢大强一愣,在小女孩的脸蛋上亲了一口,笑呵呵地说:“爸爸只是去处理点事,很快就会回来的。”说着,谢大强几步走出去,钻进了奥迪小车。

李达锋见状,一咬牙,一跺脚,将水果刀藏回背后,发动摩托,紧紧跟着谢大强的奥迪车。李达锋怕谢大强从反光镜里认出他来,他把安全帽的帽沿压得很低,一路尾随着出了巷子。

谢大强的奥迪车向郊外驶去,车速如风一样,越来越快。李达锋见了,心中一喜:好啊,浑蛋!老子就在没人看见的地方揍你!李达锋也加大油门,紧跟不放。

出了城区,道路变得弯弯曲曲。

这时,李达锋暗叫一声“不好”,急忙刹住摩托车,同时听到前面“轰”的一声巨响。他停稳摩托车,定睛一看,谢大强的奥迪车竟然撞上了路边的一棵大树。由于车速太快,大树几乎都被撞断了,奥迪车“哼哧”两声,车头折了个扁,一阵阵白气冒了出来,燃油不断往外渗漏。

李达锋从身后抽出水果刀走过去,从破碎的车窗往里瞧,谢大强瘫在驾驶室里,一脸是血,看样子已经奄奄一息。

李达锋推了推他的脑袋,没想到谢大强迷迷糊糊地醒了,半睁着眼睛说:“兄,兄弟……车要着火了……”

李达锋听了,心里一惊,他本想给谢大强一点教训,但现在不必了,只要他不出手相救,不用几分钟,谢大强就会连同他的车被大火烧得一千二净。

“你也有今天啊!”李达锋收回水果刀,正要转身离开。

谢大强气若游丝的声音再次传来:“兄弟,我答应了老婆孩子……我要在天黑前,回去和她们吃饭……”

李达锋又惊又怒,脚步怎么也迈不开,他突然伸手进去,一把捉住谢大强的领口,咬着牙关道:“嚣张的家伙!你看看,我是谁?”

谢大强努力地睁大眼睛,看清了李达锋:“怎么……是你?求你,帮个忙……帮我告诉老婆孩子,说我,不能回去和她们吃饭了……”

李达锋猛地甩了他一巴掌:“怎么?你也知道了人是不可以狂妄一辈子的吗?人都是爹妈生的,往后叫你别太嚣张!我也告诉你个明白话,我叫李达锋,就住在城南街,有种你也来寻我不是!我往后都等着你!”

李达锋说完,使出全身的力气,猛地拉开破碎的车门,抱起浑身是血的谢大强,大步跑向远处路边。就在他带着谢大强刚仆倒时,那辆奥迪车“轰”的一声,爆炸了,熊熊的大火照得傍晚的天空一片明亮。

二、你的命值多少钱

爆炸过后,李达锋使劲甩了甩震得发懵的脑袋,醒过神来。看看一旁的谢大强,浑身是血,脸都紫了。李达锋虽然心里的气还没消,但还是掏出手机,拨了个急救电话。没等救护车到来,他就推着自己的摩托车走了。

李达锋是个修摩托的师傅,他在城南街上开着一家修理店,这两年修摩托车的生意不好,收入不高。李达锋的老婆经常生病,一直和孩子住在乡下老家,他自己一个人在城里创业,为的就是拼命赚钱,让老婆和孩子早点过上好日子。

一想到老婆、孩子,李达锋心里就很柔软,他之所以改变主意去救谢大强,也是因为想到了老婆孩子。

过了几天,一大早,李达锋打开店门,正要开始忙碌。这时,一个女人提着一大袋礼物走了进来,开口就客气地问:“师傅,请问你是李达锋吗?”

李达锋抬头打量,这女人容貌端正,高高瘦瘦,好像在哪见过。他忙回道:“我就是。”

女人一听找对了人,两眼立刻泪花涌动,就要给李达锋跪下。

李达锋吓了一跳,急忙扶住女人,问道:“大姐,你这是干什么?咋随便下跪?”

“恩人,谢谢,真是谢谢你了,谢谢你救了我老公一命……”

原来这女人就是谢大强的妻子,叫刘小芬。刘小芬说,前几天傍晚,自己的老公谢大强出了车祸,住进了医院,车子爆炸烧毁了,谢大强也断了条腿,昏迷了一夜,他一醒就要妻子去城南街找一个叫李达锋的人,说是李达锋救了自己……

李达锋听完,脸色一沉,说:“你回去告诉谢大强,想感谢的话,让他自己来找我,我们之间还有没算清的账。”

刘小芬不明白救命恩人为什么冷着脸,她一时也不好多问,放下礼物,正要走,李达锋突然把她叫住:“大姐,等等。”

刘小芬转过头,问道:“恩人,还有什么事?”

李达锋想了想说:“谢大强的电话是多少?”

刘小芬说了个手机号,李达锋飞快地记下。等刘小芬一走,他再也坐不住了。他放下手中的工具,呆呆坐在店里,愣了好半天的神。

刘小芬走后不久,李达锋突然接到老家那边打来的电话。他老妈在电话里十分焦急地说:“阿锋,你快回来啊,雪梅的病又犯了,我都快急死了!”

李达锋听得心头肉一跳,雪梅正是他那常常犯病的老婆。“妈,你别急,我这就回去!”他边安慰老妈,边详细询问病情。

老妈说,雪梅今天早上晕倒了,现在正在镇医院里抢救,需要好几千块花费,让李达锋想办法多带点钱回来。

李达锋连连答应着,心里却愁成个疙瘩。真是屋漏又逢连夜雨,雪梅犯病已经好几年了,药物从来就没断过,李达锋早就背上了一大笔债务,现在哪里还拿得出几千块钱?

但火都烧到眉头上了,人总是要拼一拼的,李达锋当下关了店门,去了一趟银行,把钱全取了出来,可是依然不够,他又跑了趟城里的朋友家,死磨硬泡,这才借够了钱。

李达锋赶回到老家镇上的医院,雪梅还在抢救中,他边安慰在医院里守了一夜的老妈,边等待结果。

过了老半天,急救室的门开了,但却只有一个医生走出来。见到家属,医生劈头就说:“病人情况恶化,必须马上转大医院,否则会有生命危险!”

李达锋一听,顿时情绪激动地抓住医生的肩膀:“妈的,什么破医院,早知道你治不了,就该早点说明,白耽误了时间!”

可是怒归怒,李达锋也毫无办法,只得马上办理手续,连忙将雪梅转到了城里的大医院。好在转移得及时,雪梅动了个大手术,命是保住了,可往后还不知要在医院里住多久,得花多少钱?转院时就花了好几千,现在的手术费还欠着呢!

李达锋几天几夜没合眼,守着病房里的雪梅。

雪梅醒过来了,看到李达锋又瘦又憔悴的样子,她难过地说:“阿锋,要不,咱不治了,我不能再拖累你和孩子了……”

李达锋控制着的眼泪也刷地滚下:“老婆,你说的是哪里话,一个男子汉,连自己的老婆都救不了,我还是个人吗?”

李达锋走出医院,思考再三,拨通了谢大强的电话。电话那头过了好一会儿才接通,先听到两声咳嗽,然后是谢大强中气不足的声音:“你是哪位?”

李达锋稳住声线,道:“嚣张的家伙,你还记得我吗?”

谁知,那边的谢大强并不感到意外,一下子就猜出来了:“你是李达锋?”

“没错,我就是李达锋,救了你命的李达锋。”

谢大强听了,沉默了一会,哑着嗓子说:“我知道你是李达锋,你的话老婆也告诉了我,我现在还在医院,腿还没好。兄弟,我谢大强佩服你,当时你完全可以不救我,可你还是救了,以后咱可以交个朋友。我也是会做人的,礼物我已经让我老婆给你送了。”

谢大强说得稳稳当当,还是那样高高在上,李达锋忍不住来气:“一条命,一袋礼物就能打发吗?你的命也太不值钱了!”李达锋刚要再说,对方却挂了机。

三、咽不下的,还是这口气

李达锋回到店里,谢大强老婆送来的礼物还放在桌子上,他翻出来一看,除了条红塔山香烟和一瓶酒之外,其他的都是些小物品。李达锋气得将东西踢到地上,一阵大骂:“好个家伙,我救你…命,就值个百来块?真他妈不是东西!老子非要让你这嚣张的家伙付出代价!”

李达锋通过几个朋友打听了下,就把谢大强的老底查得清清楚楚。原来,谢大强是城里一家小型加工厂的老板,有房有车的,手下还养着几十号工人。知道了底,李达锋就更气了:怪不得你这么嚣张呢!

这时,李达锋的老妈又打来电话,说雪梅要进一步治疗,医院催着要交欠下的两万多手术费。李达锋急得团团转,他心一横,老婆的病不能拖,豁出去了!他当下驾着摩托车,赶到城北,“咚咚咚”敲响了谢大强家的门。

来开门的正是谢大强的老婆刘小芬,见了李达锋,她先是一愣,接着满脸感激之情,把李达锋让进客厅,又忙着去倒茶。也不知刘小芬心里发慌还是怎么的,一不小心把茶杯碰掉了,玻璃碎了一地。刘小芬慌忙去捡,又刮破了手指,她叫道:“哎哟——”

李达锋看在眼里,却不上去,也不说话,他以“大恩人”的身份,大大方方地坐在沙发里不动。

刘小芬瞟了瞟李达锋,自言自语道:“不小心碰倒了杯子,要是杯子会说话,它也许会缠着我赔不是了……”

李达锋知道刘小芬话里有话,他噌地站起来:“你说什么?是不是指我缠着你老公谢大强了?”

刘小芬并不生气,重新给李达锋倒了杯茶,轻声细语地说:“恩人,你和我老公之间的事他都跟我说了,当初是他不对,而你在那样的情况下,还是不计前嫌救他一命,这份大恩,即使我老公不还,我也会替他还的……只是……”

李达锋一心想着还在医院里的老婆,也没心思听刘小芬唠叨,打断道:“我来你家的目的,我想你也清楚了,你说我不知羞耻也罢,说我脸皮厚也罢,我把话挑明了,你想替你老公还我个人情,也好,一口价,给我三万!”

“这……”刘小芬十分惊讶地看着李达锋,为难地说,“三万?恩人,我实在拿不出这么多……”

“别跟我装病猫,难道你老公的命不值三万?”李达锋不依不挠,“我早就打听过,你老公开着工厂呢,区区三万会拿不出来?”

“可是……”刘小芬正要解释,这时,外面门铃响了起来,她起身去开门。

李达锋心里赌着气,茶一口没喝,拿眼打量着四周摆设,谢大强家中装潢得十分高档,这又让李达锋讨要人情费的打算理直气壮了许多。

不一会,刘小芬回来了,身后还跟着几位打扮得像农民工的中年男人。几位农民工见了李达锋,先是一愣,但也不放在眼里,他们好像心情都不好,进了客厅,都像李达锋一样,老爷们一般坐到另一张沙发上,开口就向刘小芬要钱。

刘小芬又赔着笑脸,一边倒茶,一边应付着说话。

李达锋坐不住,瞅准机会,向刘小芬使使眼色,意思是让她到门外说话。刘小芬果然跟着来到门外,李达锋不客气地说:“我好歹也是救了你老公一命,要不是我,他现在怕是在阎王那里呢。你思量着办呢,三万块一条命,放哪都值了。”

刘小芬脸色依然难看:“恩人,这钱我愿意给,只是,我老公现在还在医院,我手上也没那么多,你能等等吗?过几天我老公出院了,我和他再想想办法。”

李达锋狠着心肠说:“好,我就等三天,到时,这个人情费我是一定要收回来的!”

李达锋回到店里,寻思了一夜,心想,自己这么做是不是过分了?可他一想到那天晚上谢大强嚣张的样子,就有气咽不下,最重要的是,自己的老婆还在医院等着钱,他不这样做又能怎样做。

四、咽下这口气,求你帮个忙

过了几天,李达锋正在店里修摩托车,谢大强突然打来电话,约他出来吃饭。

李达锋顿时警惕起来,一时不知怎么回答。

谢大强在电话里大笑:“哈哈,我的救命恩人啊,怎么,我这个被你救下的人请你吃顿饭你都不敢来吗?你不是想要笔人情费吗?”

李达锋听不惯谢大强那种玩世不恭的口气,理直气壮道:“人情费我当然要,告诉你,对你这种嚣张的家伙,我决不会拿得手软!”

“好啊!”谢大强说,“那你出来,咱们边吃边商量。”

“有什么好商量的,你准备三万块,给我就是了!”

谢大强答应了,说了饭店名字,让李达锋赶过去。

李达锋开着摩托车到了谢大强约定的饭店,虎着脸走进了包间。他看到谢大强头上包着纱布,正一个人守在桌边,桌上已经摆了五六道上好的菜。

“救命的大恩人,坐。”谢大强抬手招呼李达锋坐下,连忙倒酒。

李达锋屁股一矮,坐到椅子上,瞪着虎眼,开门见山地问道:“钱呢?”

“别急,”谢大强举起酒杯示意。

李达锋灌下整一杯酒,冲谢大强火道:“告诉你,再嚣张的我都见过,你他妈别想玩我!”

谁知,谢大强一拍桌子,盯着李达锋说:“兄弟,你脑袋进水了吗?啊?你看清楚了!我让你救了吗?是你自个儿愿意救我的!我说让你救了吗?你救了我就罢了,你还要人情费,这我认了,往后你也别学人家做活雷锋了,我看是你比我还嚣张!”

李达锋脸皮再厚,也涨红了脸,不过,为了给老婆治病,他也顾不了那么多。他一仰头又灌下一杯酒,也毫不示弱地拍案道:“我看不顺眼的,就是你这种狂妄的家伙,换成别人,我名儿都不会留一个。我也坦白了跟你说,我救你,我要这笔人情费,就是想让你知道,做人可不能太嚣张!”

李达锋的一席话,也说得谢大强一阵沉默。过了好一会儿,谢大强哑声说:“兄弟,我给你讲个故事——”

“妈的!你真该死啦算啦!”李达锋气得咬牙切齿,要不是等着拿钱,他真想转身就走,再也不愿看到这嚣张的家伙了。

但谢大强不理会,双眼眯着,像是看着天花板,又像是什么都没看,自顾自说开了:“兄弟,你知道我老婆吗?在我心里,她是世上最好的女人,没她,就没我。”

谢大强停了停,接着灌酒,他也不在意李达锋扭着头,又继续道:“我十五岁时,是个混混,从乡下来城里,学别人在火车站扒人钱包。后来,我认识了我老婆,我老婆一次次以死相逼,才使我终于改邪归正。所以,没她,就没我……”

李达锋听着,呆呆出了一会儿神,但他马上惊醒,猛地抬头,嘲弄说:“你别编故事骗人了,我是不会同情你的,更不会改变要人情费的打算!”

“哈哈!”谢大强大笑,“兄弟,你这话要是放在世人面前说,你认为别人会怎么看?”

“我管他怎么看?”李达锋词穷,黑着脸不说话。

谢大强突然说:“兄弟,钱我都准备了。”

李达锋霍地站起来:“那就拿来!”

谢大强苦涩地笑了一下说:“给你五万,但你要答应我一些事。”

李达锋下意识地问:“啥事?”

谢大强声音嘶哑了:“第一,请你今晚去我家,还是那句话,帮我告诉我老婆孩子,说我不能回去和她们吃饭了;第二,你知道我的腿还没好,开不了车,请你把我送到城外的百丈崖,我就把五万块钱给你,然后你就可以走了。”

李达锋听得有些傻:“你开什么国际玩笑?你想跳崖死啊?”

“对,我想死。”

“你少来忽悠我了!”李达锋怎么也不肯相信,他绕过桌子,一把将谢大强提起来,“我可没时间听你废话,钱呢?”他低头一看,谢大强的一条腿果然还缠着纱布。

谢大强镇定地看着李达锋,好一会儿,李达锋手一松,他缓缓地坐回椅子上,终于抖着手,从怀里摸出个信封,说:“兄弟,你不乐意就算了,钱都在里面。”

李达锋接过信封,打开一看,里面果真是一捆钱,他心下大喜,有了这钱,老婆就有救了,他把钱装进口袋,转身就要走。

谢大强扯住他的衣襟,再次恳求道:“兄弟,人情费我都借来给你了,请你再帮个忙,把我送到百丈崖。”

李达锋一甩手,气道:“谁相信你的鬼话!”他一扭身,大步出了饭店。

五、别咽了,没这口气

李达锋带着钱,立刻去了医院,他一脸喜悦地说:“老婆,我们有救了……”

“真的?”一直处在病痛中的雪梅,有些不敢相信。

李达锋将那只信封拿出来,放到雪梅胸前,说:“我的朋友借了我五万,够了,你的病可以治了。”

雪梅拿过信封打开,眼睛亮晶晶的,可随即她想到了什么,说:“老公,你实话说,钱是哪来的?这些年,亲戚朋友,能借的,我们都借遍了,也借怕了,谁还会借钱给我们,你实话说,钱是怎么来的?你是不是又干起扒手的勾当了?”

“真的是一个朋友借给我的……”李达锋想说谎,却不知道怎么说,“老婆,你就别问了。”

李达锋陪着老婆在病房里说了半天话,他借着出去买东西的借口,走到走廊的转角处,突然失声痛哭。他心里清楚得很,也早就做好了准备,向谢大强勒要三万人情费其实是犯法的,他想,等老婆成功做完手术,他就去公安局投案自首……

这时,身上的手机突然震响,李达锋掏出手机接听。

电话里刘小芬带着哭腔问:“恩人,我老公有没有找你?”

李达锋本想隐瞒,但话一出口,却成了硬气的实话:“有,中午我还和他吃了饭。”

“那他去了哪里?”刘小芬情绪非常激动,“我今天刚从娘家借到几万块钱,本想结了医院里的费用,可我老公拿着钱却不见了……”

李达锋正要说话,只听电话那边传来“咚”一声,好像是刘小芬当场晕过去了,接着是一阵吵嚷。

李达锋想起谢大强在饭桌上说的话,心里一惊,恐怕真的出事了!他赶紧跑到谢大强住的医院,一打听就找到了房号。在病房的走廊外,就听到里面有人大声说话,还有争吵声:“他要是真自杀了,咱们的工钱谁还啊?”

“是啊,我孩子还等着钱上学呢!”

李达锋推门进去,一看,病房里挤了七八个人,都是农民工打扮,有几个是上次在谢大强家中见过的。这些人吱吱喳喳地嚷着,原来,他们都是给谢大强做事的工人,由于金融危机,谢大强的厂里差不多一年都没有发过工资了。

谢大强曾一次次向这些工人发誓,让他们不必忧虑,好好坚持,只要过了金融危机,厂里的货单正常了,工资一分不欠地发给大家。但这些工人大多是乡下来的农民工,哪里听得进去,死活都要把工资要到手,他们一次次地到谢大强家里闹,都是刘小芬应酬着,她四处借债还了一部分,剩下的却再没办法凑齐。这些工人却不罢休,一直跟到了医院里…。

李达锋走近病床,晕在床上的刘小芬醒了过来,满脸是泪地摸出一张纸。李达锋接过来一看,也傻眼了,这竟是谢大强的遗书!没想到,这看上去嚣张的家伙真想自杀啊!

李达锋也清醒了,他扶起刘小芬,想起来说:“我知道他去哪了,他跟我说过,他想去城外的百丈崖!”

李达锋冲出医院,骑上摩托车就往城外赶。赶到城外,天都快黑了。百丈崖石头多,摩托车上不去,他丢下车,拼命地往上爬。爬着爬着,他看到了一条血迹,正是向着崖顶去的。他不由得心里一颤,加快速度,终于爬到了崖顶,正想呼喊谢大强的名字,突然看到一团黑影向崖下栽去。

“喂!”李达锋一声惊呼,急忙窜过去,一把抱住黑影,一瞧,正是谢大强!

“老哥,你傻啊?”

谢大强也看清了来人,嘶声大叫:“谁让你来的?还想让老子给你一笔人情费吗?”

“你娘的,要自杀也这么嚣张!”李达锋死劲地往后拉,谢大强则死劲地向前迈。

突然,李达锋踩到石子,脚下一滑,“哗啦”一声,两人一同向崖下摔了下去!李达锋只觉耳边风响,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李达锋醒过来,第一个念头就是掐,一把自己,原来自己还活着,他低头一看,却又吓得魂飞魄散。在雪白的月光下,他和谢大强拦腰被挂在一棵崖壁上长出的树上,而身下是黑不见底的百丈崖!

谢大强此时也醒了过来,两人在月光中对视,突然都痛快地放声大哭。李达锋说:“对不起啊,老哥,都怪我……”

谢大强却说:“兄弟,这不怪你,其实我早就想死了。”

原来,谢大强厂子不景气,眼见要倒闭了。为了寻找出路,谢大强脑袋都想破了,欠着工人的工钱又还不上。工人们以为他故意拖欠,几次三番闹事,还砸了厂里的机器,经常三番五次到谢大强家里来闹。谢大强承受不了这种打击,产生了自杀的念头,只是想到同甘共苦的老婆,他迟迟下不了决心。

那天晚上,谢大强心情极度低落,就去街上吃宵夜。在宵夜摊上,正好李达锋刮了他的奥迪车,他因为心情糟糕,…时失控,才和李达锋吵起来。次日,谢大强就决定自杀,他写好遗书,从家里开着奥迪车出来,一路驶向郊外,看到路旁一棵大树时,他闭上眼睛猛地撞上去。谁知,李达锋为了报复他,却在后面追来,还救了他一命……

“哈哈!”李达锋听完,也学着谢大强大笑,“兄弟,你真是够嚣张啊!”李达锋接着也说出了自己当初想报复谢大强的想法,但后来却没有那样做。

“兄弟,那你又为啥改变了主意?”谢大强好奇地问道。

李达锋说:“因为我听到你说‘帮我告诉我老婆孩子,说我不能回去和她们吃饭了……’就是因为这句话。老哥,我也给你讲个故事吧……”

李达锋闭上眼睛,慢慢讲道:“我十四岁时,也是混混,也是从乡下来城里,也是学别人在火车站扒人钱包。后来,我有了老婆孩子,我老婆也是一次次以死相逼,这才使我终于改邪归正。所以,没她,就没我……”

李达锋刚说完,谢大强猛然想到了什么,惊讶道:“你是不是跟一个瞎了只眼的老头学的扒钱包?”

“是的,你怎么知道?”

“因为我也是跟一个瞎眼老头学的,你那时是不是叫钳子?”

李达锋反问:“你那时是不是叫刀片?”

谢大强眼泪四溅:“师弟,二十年了,没想到咱又见面了!”

“师哥!”李达锋也喜极而泣,“咱都改邪归正了,为了老婆孩子,咱就说好不能死!”

谢大强笑了:“放心,现在就是打我都不想死了!”

两人正兴奋地聊着,差点从树上摔落,不由吓得满脑门汗。

这时,崖顶上突然火光四射,并伴随着叫喊声。先是谢大强的老婆刘小芬,接着,居然是一群人。谢大强一听,没想到是自己厂里的工人也来寻自己.只听那些大男人仰着脖子,带着哭腔呼喊:“谢老板,你在哪里啊?是我们错怪你了,都是那金融危机害的啊,你快回来吧,我们以后坚持跟你干……”

李达锋也竖起耳朵细听,这一听之下,竟还听到了他老婆雪梅的哭声:“阿锋,救人性命,那是积阴德,你怎么可以逼人家给钱呢?我要是用这钱治病,不如死了算了……”

谢大强听得乐了:“兄弟,看来这笔人情费你收不下啊?这下看你怎么给你老婆解释?”

李达锋“呸”了一口,瞪眼说:“我老婆啥不得听我的,我上去就把她治得服服帖帖,你倒是愣个啥?还不快喊?”

“嘿!咱哥俩在这昵!”两人同时大声吼起来。

后来,谢大强的厂子在政府的扶持下,渐渐走出困境,工人们都得到了应得的工资。李达锋的老婆雪梅在谢大强的帮助下,也顺利地做了器官移植手术。谢大强和李达锋成了真正的兄弟,两人时不时聚在一起,李达锋常玩笑似的警告谢大强:“老哥,活着可千万别太嚣张啊!”

查看余下全文
上一篇:一只五万元的橘子
下一篇:被宠坏的女人
读故事网-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