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间故事

鬼故事 儿童 哲理 情感 名人
神话 民间 幽默 佛教 英文
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

被宠坏的女人

03-27   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

本故事根据法国电影《被宠坏的女人》改编。

一天夜里,盛装华服的神秘女郎纪多莉乘汽车来到一座阴森森的大宅邸门前。她下车进屋后不久,就有一个用头巾蒙住脸的女人尾随而来。这女人悄悄走到大门口左边,紧贴着墙站在一个角落里。她那双紧紧地盯住大门口的眼睛充满了仇恨,双手又不知为什么老是抖个不停。

夜深了,大门里传来声声的送客声。有人打开大门,裹在貂皮大衣里的纪多莉只身走了出来。她步下阶梯,在黑暗中招呼她的汽车。这时躲在暗角里的女人突然向她扑了过去,死死地用手掐着她的咽喉,亮出一把明晃晃的尖刀,指着她的脸说:“我叫安芝,二十年前你杀死了我的丈夫,今天我要报仇!”说完就要用刀割她的脖子。

纪多莉忽然情急生智,她一面挣扎,一面辩解说:“你一定是认错人了,你着,我这么年轻,二十年前还是个小孩,怎么会是我杀死你丈夫的呢?请饶了我吧!”

那女人仔细看了看她的脸,见她果然长得十分年轻,是位二十来岁的姑娘,她那持刀的手慢慢的软了下来。这时纪多莉的汽车开过来了,那女人只好松手离去。

回到豪华住宅后,纪多莉惊魂未定,坐在床上直发愣。她一时竟闹不清楚这究竞是噩梦还是现实。她慢慢地回忆起二十年来她的生活经历,不由得浑身打起颤来。

事实上,二十年前,纪多莉确曾使安芝的丈夫范史超死于非命。那时候的纪多莉正是个十八岁妙龄少女,她在一间酒巴间里当女招待,由于她长得如花似玉,貌美惊人,引起了无数顾客的注目。有一天,一个名叫索菲的女人来找她,请她当女演员拍电视片。她高兴死了,当即答应下来。

在正式聘用前,纪多莉被带去摄影棚里试镜头,给她规定的表演内容是她正在当一位画家的模特儿,在画家画她的过程中,她爱上了画家。纪多莉生怕试镜头通不过,就特别卖劲地进行表演。当演至她对画家说:“我要与你欢好怎么办?”时,她的神情动作的确糟糕至极。这时有个人突然站起来喊停机,试镜头就到此结束。

叫停机的人是索菲的丈夫亨利,他是一位化学工业巨头。亨利和索非嘀咕了几句后,他们就用汽车把纪多莉送回家。索菲告诉纪多莉她丈夫工厂出的化妆品需要女模特儿做广告,他们想请纪多莉做这种模特儿。索菲还说做这个工作待遇要比拍电视片高得多,纪多莉又欣然同意。

亨利照样要纪多莉试镜头,在专用的摄影室里,纪多莉由化妆师采丝姑娘帮她化妆成各种样式的装束,又摆出各种不同的姿势,然后拍成照片。摄影师名叫甘保,还有一个负责灯光照明的助手叫范史超。试镜的结果使亨利非常满意,他就出高价和纪多莉签订了雇佣合同。

当晚,亨利就用汽车送纪多莉到她新的住处。这是一所幽静的别墅,那里边的陈设奢华到了极点,而且各种用具器皿上都刻有纪多莉的名字。亨利介绍说从当天起,这里的一切就属于纪多莉所有。

纪多莉受宠若惊,高兴地说她愿意替亨利工作一辈子。可是亨利并不以为然,他狡黔地笑了笑说:“这所住宅的前一个主人叫姬蒂,我但愿你不要被别人所代替。”纪多莉不明白被顶替的原因,她问亨利。

亨利告诉她说理由很简单,不过是“变老”两个字。纪多莉听后当即表示她绝不会变老,她绝不会被别人顶替。亨利搂着她凝视了半天,意味深长地说:“希望如此。”

纪多莉想得太天真了,她不知道从此她就失去了自由。原来这所豪华别墅是有人把守的,除了亨利夫妇和参与拍照的人以外,谁也进不去。纪多莉的一切社交活动又都得听命于亨利的安排,他不来带她走,她就很难走出门口半步。她成了养在笼中的金丝雀。而在别墅外边,她的各款照片则被制成千百万种广告,大肆宣传,轰动一时。因为人们一时间闹不清这个漂亮姑娘的底细,故社会上又把她称之为神秘女郎,她成了宣传舆论界的注意中心。

纪多莉无法知晓她在社会上的影响,对那种近乎囚犯似的生活起初又不习惯,因此她又向往当电视演员,她请求索菲允许她再去拍电视片。索菲虽无能为力去帮助她,但很同情她的处境,希望她自己能觉醒过来,冲破禁锢她的牢笼。

于是有一天,索菲就把她试片时拍的那段戏带去放给她看,放完后又把影片留给她,叫她不妨经常自己放来看看。纪多莉不解其意,索菲就启发她说人会变老,影片中的形象却不会变老,两者对照起来看看,就可以体会到青春的宝贵。

可是自负的纪多莉却把这误解为索菲是成心挖苦她,竞生气地叫索菲走开。她还发誓说只有影片中的形象会变老,她将永葆青春,长生不老,索菲只好遗憾地走了。

但青春毕竟是不甘寂寞的,在拍广告照的过程中,纪多莉渐渐对摄影助手范史超产生了感情。范史超为人热情,长得又年轻英俊,而且还生就一副好歌喉,唱歌唱得动听得很。纪多莉以引荐范史超上电视台唱歌为名,使范史超日渐和她往来亲密,后来竟发展到两人幽会。但在幽会时范史超良心发现,他告诉纪多莉他己经结婚,妻子名叫安芝,并且拒绝了她的求欢要求。纪多莉不禁老羞成怒,就下决心迸行报复。

纪多莉明里通过索菲邀请范史超到电视台去试镜头,背后则向亨利诬告范史超对她非礼。亨利一怒之下,就当场在电视台试镜室里训了范史超一顿,立即把他撵走。

范史超越想越生气,就疯狂地骑着摩托车到别墅里去找纪多莉。看门人不让他进门,他就把他打倒在地强行进屋。这时纪多莉还未起床,她听见范史超在外边敲门和谩骂,就于脆穿着薄如轻纱的睡衣,有意半锁着门,站在门缝里半挑逗、半奚落地折磨范史超。她说是范史超不要好,自甘堕落,坐失良机,活该。她还问范史超为什么不敢回去找他妻子发泄,叫他趁早滚蛋回家。范史超实在忍无可忍,正待发作要把门撞开时,突然,亨利出现了。范史超只好悻悻地离开。

范史超的摩托车刚开走,一辆黑色汽车就在后面紧追不舍。两辆车一前一后,风驰电掣地驶往市郊。

第二天一大清早门铃响了,纪多莉懒散地从床上爬起来去开门。亨利进来,开口第一句话就说:“范史超昨夜死去了,原因是摩托车出了意外。纪多莉感激地投进了亨利的怀抱。

纪多莉的广告登了二十年,居然同样花容月貌,一点儿也不见老。她很以这种奇迹自傲,就更加不把周围的人放在眼内。她对化妆师采丝尤其看不惯,不是嫌她这不对就是嫌她那不好,总是百般挑剔,事事埋怨。

有一天,她嫌采丝没把唇膏涂好,竟一脚把采丝踢倒在地,她还骂采丝是死老婆子,她看见她就恶心,非叫亨利撤换她不可。

采丝满腔悲愤,这才揭开她的老底。采丝说纪多莉之所以二十年不变老,那全是假象,是靠化妆和摄影技术伪装起来的,实际上纪多莉的年龄跟她一般大,跟她一样会变老,别只看那虚伪的表面效果。采丝还严辞指责纪多莉害死了范史超,说她终将得到报应。

纪多莉见采丝竟敢顶撞她,就大发雷霆,捧桌子打板凳,把屋里的东西砸得乱七八糟。事后第二天,采丝就真的被解雇了。

从此以后,纪多莉对谁都看不顺眼,摄影师甘保对她恨之入骨。

一天夜里,亨利的太太索非来找纪多莉辞行,因为她将要到巴黎去半年时间。素菲见纪多莉日渐暴躁和孤僻,就劝她赶快离开这个牢笼,别再把自己囚禁在所谓青春之中,其实她已经老了,跟任何人一样都逃不过自然规律,再往后到了真相无法掩饰时,那就悔之晚矣。

纪多莉听后满肚子不高兴,她叫索非把她变老的证据拿出来。索菲就请她放映一下当年拍下的电视片。

纪多莉打开电源,自动电影放映机上就显出了她试镜时拍下的镜头,她在画家的画架前搔首弄姿,做着各种姿势。

从背影看起来,银幕上的她还是那样苗条,风姿绰约,楚楚动人。但当她说到那句“我要与你欢好怎么办”的台词,把头慢慢扭向观众看时,那形象就吓死人了,她已经变成为一个皱眉、缺齿,干瘪、丑陋不堪的老太婆!

纪多莉“哇”的一声惊叫,吓得头也不敢抬起来。但稍停后她又猛跳起身,凶恶地扑向索非,双手揪住索菲的胸脯,猛烈地摇撼着问:“你为什么把我变成这种样子?”

索非料到她会受不了,而且自已问心无愧,就坦然答道:“不关我的事,是你自已要这样做的。你别忘了当年你曾发誓说,你要影片变老,人不变老。今天这话应验了。”

纪多莉一听,更加怒从心起,她象一头受伤的野兽似的吼叫道:“这都是你把我害的,我更杀死你!”说着就抓起桌子上的一把尖刀,直向索菲的喉咙捅去,索菲躲都来不及躲就被刺死了。

纪多莉真不愧是个母夜叉,她杀死索菲后毫不慌张,径直奔摄影室去找摄影师甘保。她直截了当地对甘保说,因为索菲看透了她的心事,她实在受不了,所以她就把索非杀死了。她要甘保拿摄影器材箱子到她房间里去,把尸体装好后运走。要不然,她就要指控甘保杀了人。她还说二十年来,甘保是靠她的形象生活过来的,甘保应当报答她。

甘保知道这个女人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只得答应照办。但他提出一个条件,要纪多莉付他十万元,因为此后他就无法工作,只能远走高飞,隐姓埋名度日。纪多莉答应马上把钱送来。

当纪多莉提着小皮箱送钱到摄影室时,摄影室里的灯全都熄灭了,黑暗中只听见一片疯狂的音乐声。纪多莉大声喊道:“甘保,把音乐关掉!甘保!”但不见有人答应。她正疑惑间,忽然甘保从背后用枪顶住她的脊梁,命令道:“不许动,把钱交出来!”纪多莉只好悻悻地把皮箱递给甘保。甘保一边用枪指往她,一边慢慢往外走,终于消失在黑暗中。

纪多莉根本不晓得其他电话号码,回到房问里后她只好给化妆师采丝打电话。她对采丝说甘保杀了人,叫她赶快来一趟。采丝听后理也不想理,还在电话中把她臭骂了一通,骂她是骗子,是害人精。纪多莉只好挂断电话。

尸体弄不出去总不是个办法,纪多莉走投无路。最后只好援电话给亨利。她说有东酉要给亨利看,请他无论如何都要到她房间里来。

亨利绝对料不到妻子会被杀,他按门铃见纪多莉来开门时,还象平常一样亲热地吻她,接着又问要给他什么好东西看。纪多莉说:“是你太太的尸体。”亨利不但不信,反而哈哈大笑说索非已经到巴黎去了。纪多莉领着他到尸体跟前,他才不禁大惊失色,愤怒地把纪多莉推得跌倒在地。

亨利逼近纪多莉,质问她为什么杀人。纪多莉毫不示弱,她爬起身冲着亨利疯狂地挥动双手,大叫道:“索菲她害我,她用影片来害我!”亨利问:“什么影片?”纪多莉就走上前去开动放映机,银幕上立即出现她那老朽丑陋的形象。

纪多莉指着银幕上的她恐怖地说:“这,这就是证据!”十分奇怪,银幕上的老纪多莉这时忽然停住不动,象有意嘲讽似的老是扭捏作态地重复那句台词:“我要与你欢好怎么办?”纪多莉恨得咬牙切齿,浑身战栗。亨利正要上前关掉放映机时,纪多莉突然大叫:“我要杀死她!”说时迟,那时快,纪多莉手持尖刀扑向银幕,一刀就插进银幕上老纪多莉的心窝。

可是,这一刺倒刺出奇迹来了,银幕上的老纪多莉突然一下子返老还童,变成个妙岭少女,恢复了当年试镜时纪多莉那种样子,眉目传情,顾盼流光,充满了诱人的青春魅力。而与此同时,纪多莉本人则应声倒地。亨利上前一看,尖刀正插在她的心窝上,鲜血泊泊地往外流淌,她的面容则发生了骇人的变化,完全是刚才银幕上老纪多莉的那副吓人样子。

案发后亨利感慨万分地对来访的有关人员说:“死后的纪多莉,已经面目全非,人们只能凭戒指才能辨认出,她就是那位神秘女郎。”

查看余下全文
上一篇:活着别太嚣张
下一篇:丑男的两次婚事
读故事网-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