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间故事

鬼故事 儿童 哲理 情感 名人
神话 民间 幽默 佛教 英文
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

丑男的两次婚事

03-27   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

宋洪江终于要结婚了,这事儿对他的同事们来说算是个惊天消息。

宋洪江其实很有眼光,他见了女性眼睛放光,尤其见了漂亮女性,那双本来暗淡的眼睛便会蓦然一亮,发出绿幽幽的光泽来。平时他说话有些结巴,只有在女人面前他说话是流利的,惯用的顿号会不翼而飞。

宋洪江找对象困难首先源于他的长相,他身材瘦小,鼠头獐目,让人看着的确有些不顺眼。其次源于他的处事,一分钱他能掰两瓣花,陪女孩子逛街,赶上饭时了,不得已进了家小饭馆,顶天为你要上一碗馄饨,他自己还不吃,坐在对面两手托腮亮着一双小眼睛盯着你吃。有一次,同事,也是一个美女陈文静,给他介绍了一个对象,两个人逛了一次街就吹了,事后陈静让女方评价一下他,女方只冷冷说了两个字,猥琐。

之后,朋友和同事们都给他介绍过对象,他相过的对象足有一个排了,却几乎没有一个相中他的。最后和他结婚的姑娘叫小洁,也是美女同事陈文静给介绍的。小洁是陈文静家小保姆的同乡,二十五岁,在乡下也算是剩女了。

两个人见过面后,宋洪江对小洁相当满意,说:“这是我碰过的最顺眼的姑娘了!”

陈文静说:“没意见要成,有意见也要成,这件事我包了。”

第二天,小洁的意见就反馈回来了,小洁嫌宋洪江长得太不起眼了,因此显得有些迟疑。陈文静对她说:“宋洪江要是长得起眼儿,能找你一个乡下妹子吗?”

在陈文静的劝说下,小洁最终才同意与宋洪江相处。两个人都是剩男剩女了,显然没有更多的时间和耐心花间月下,只谈了一个月,两个人便宣告要结婚了。

宋洪江的婚礼不算隆重,但却相当热烈,热心的同事朋友张罗,婚姻上应该有的节目一样也不缺。来捧场的人也不少之多也超出了预期。

当小洁从一辆披红戴花的轿车里钻出来时,许多人的眼睛都为之一亮,大家怎么也没想到宋洪江的新娘会有如此姿色。原有的土气在刻意的装饰中不翼而飞,原来并不粗糙的皮肤在化妆品的帮助下光滑细腻,加上耳环、口红、鲜花的点缀,该亮起来的都亮起来了。这是一位会让很多人羡慕的漂亮新娘。

在新房烧得滚热的火炕上,起初小洁一直是很配合宋洪江。

当两个身体由远而近,就要合为一体的时候,他深深地吸了口气,就像一个饿了许久的人闻到了好吃的东西,整个被窝都是这种类似肉香的浓浓的味道,这种味道直抵舌头,又浓浓地胀满了他的大脑,他不由自主地轻呼了一声,一下就将小洁紧紧地压在了下面。

小洁被他压得喊了一声,幸福地嗔道:“轻点。”她的手却迎合地搂住了他的腰。

小洁丰满得令他难以想象,她的胸脯厚厚的,两只摊开的乳房顶在他的胸骨上,像是他干瘪的胸脯突然间长出了好多肉来。他的下身早膨胀得近乎爆炸,但他努力忍住,想一想性教育读本上所说的男人要有耐心,他就极力地耐心起来。

他用双臂支起身体,用嘴啜住了在幻想中早已熟悉的乳头,他的头随即轰地一响,仿佛脑袋也和下身一样充满了血。他等不及了,拼命地找门进入,可却怎么也找不到门,有些急,冒汗了。

小洁在微光中盯住他说:“别急,头一次都这样。”

可他还是不能不急,都等了三十年了,不急还是男人吗?他浑身湿漉漉的,像在水里,终于找到门,可该死的东西却软了,怎么也进不去。努力一番,他终于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从她的身上滑下来,仰面躺在她的一边。

“我说,我真是无能,怪不得有那么多人小瞧我呢!”宋洪江有些丧气。

小洁说:“你才失败一次,别人又不知道,怎么会有那么多人小瞧你呢?”

小洁的这句话令他恢复了些许勇气,休息了一会儿,他又爬起来,上了小洁的身,可该死的东西还是不行。

小洁伸出了一只手,说:“让我帮帮你。”她一把握住了那该死的东西,小洁的手很重,到底是农村姑娘,干惯了粗活,有把力气,把该死的东西弄得生疼,可该死的东西就是该死的东西,任凭小洁怎么用力,它依然一塌糊涂。这次连小洁都失去了信心,把该死的东西往外一甩,疲惫而又无奈地缩回了手。

他知道新婚之夜是无法进入了,既然该死的东西不能进入,那就让不该死的东西代进入吧。

他用手指轻轻地,几乎毫不费力地进入了,他以为她会流血,手指虽然比不上那东西,但物理作用却是一样的,如果她是处女,她应该出血的,可事实上她的确一丝血也没出,看来她已经不是处女了。

他虽然并不太计较这件事,也没脸面和工夫计较这件事,可他心里却憋着一股劲,两根手指、三根手指……

第一夜就这样毫无作为地过去了。

第二夜,他又开始努力,小洁也帮他努力,可依然毫无作为。如是许多夜,该死的东西始终消极怠工,不做它应该做的工作。

他很奇怪,不上她身时那东西是坚挺的,可一上她的身,那东西就不可救药地疲软了,好像有意与他作对一样。每天早晨他都感觉下边隐隐作痛,看一看,果然红肿得不轻,而且还有破裂的地方,显然是小洁粗暴帮助的结果。而小洁也喊痛,明显也是他手指粗暴的结果。

就像人的耐性是有限的一样,帮助也是有限度的,一个月后,小洁不帮他了,连他自己也几乎没了一试的勇气。每天晚上,他俩都坐在炕上看电视,一直看到午夜时分,没节目了,才有些不情愿地睡觉,又不情愿地再试一次。不知从哪一次开始,这试一试已经变得相当草率,一试不成也就算了,都背过脸去,各自睡觉罢了。

也不知从哪一晚开始,看完电视后小洁提出要回娘家去睡,他本不想同意,但看她的态度十分坚定他就犹豫了,没有拦着。从这以后,她几乎每晚都要回娘家去睡,他隐隐有了一种可怕的预感,当这种预感成了现实,我反而不感到可怕了。

为了维护我最后一点可怜的尊严,宋洪江决定离婚。

宋洪江离婚了,他不好把这事的真相说出口,所以同事朋友们不理解,这么漂亮一媳妇都舍得丢啊!

要说,虽然老天爷把宋洪江生得丑点,可也在某些方面给他做了补偿,这不,宋洪江又快结婚了。

这次再婚的对象又是陈文静给找的,是她老家的一个寡妇,男人病死了,身边带着一个八岁的男孩。这寡妇叫刘清芳,人长得高高大大,一张脸却清秀圆润。

对于刘清芳的长相宋洪江是相当满意的,满意得有些意外,没见面之前,他没想到她会那么漂亮,我以为再也找不到长相像小洁一样好看的女人了,可刘清芳的长相几乎比小洁还要好,她白白净净的脸蛋丰满而不粗糙,五官透着一股令人百看不厌的秀气。最初宋洪江还以为她会相不中他呢,当陈文静告诉宋洪江她没有意见的时候,他着实狂喜了一阵,但这喜悦相当短暂,转瞬就被另一种黯然神伤的情绪所取代,这个时候,他对自己的能力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弄来这么一个可人的女性躺在身边,对无法作为的他岂不是一种残忍的刺激?但他顾不得许多,成家的欲望战胜了一切,尽量什么都不想,浑浑噩噩地走进了第二次婚姻。

因为是再婚,婚礼就办得有些简单,也就是亲戚朋友聚在一起吃了顿饭而已。吃完饭,宋洪江就老婆儿子全有了。

新婚之夜,刘清芳的儿子早早地睡下了,刘清芳回到他们的房间,她用新娘子那种特有的眼神看了他一眼,然后脱衣上床,脱到只剩下背心裤衩时才把被一掀,像条鱼似地滑进去,躺下来,歪着头看他。

宋洪江当然想脱个精光扑过去,但潜意识里的担心阻止了他,他知道扑过去也没用,折腾一番只能给人家带来痛苦和失望,于是宋洪江就打定主意,干脆就不做这事了。

但衣服还是要脱的,他也脱到剩下背心裤衩,也像条鱼似的滑进另一个被窝。同一张床,两个被窝,恰到好处地掩护了他的怯懦。

宋洪江伸手按灭电灯,闭上眼睛努力什么都不想,不知过了多久,他感觉有一股凉风袭上脊背,随着这股凉风,贴上来的却是一个热乎乎的肉体。

他有些抖,有了触电的感觉,他像个少女似的怯怯地咕哝了一句:“别……别这样……”

一股嘴里呼出的热气从他的脖子后边席卷过来,笼罩了他整个人。她的头就抵在他的脖子上轻轻地蹭,蹭得他浑身发痒,他又少女似的说“别……别这样……”

她不听他的,居然动手剥去了他的裤衩,果然是寡妇,又主动又大胆,但他知道自己不行,就极力地躲。

她的一只手搭在他的胸上,轻轻地往下滑,滑到腹部又轻轻地返上来,只在他的胸部轻轻地抚弄,他本不想徒劳地做,但此时不做又实在说不过去,就心一横,索性试一试再说。

他上了她的身,发现她已经是光溜溜一丝不挂了,就把那该死的东西递了过去,天哪,居然是坚挺的,居然一递就递进去了。这一进去就由不得人了,这里面真是个宝,再懦弱的东西一经进去就变成了无坚不摧的钢铁战士,该死的东西终于不是该死的东西了。事后,宋洪江抱住刘清芳几乎流出眼泪,他感谢她,是她把他变成了一个真正的男人。

这以后,在床上宋洪江再没有失误过。

查看余下全文
上一篇:被宠坏的女人
下一篇:我代局长去赴宴
读故事网-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