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间故事

鬼故事 儿童 哲理 情感 名人
神话 民间 幽默 佛教 英文
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

魔鬼面具下的天使

03-27   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

神秘歌手

革红妮这几天一直觉得怪怪的,她怀疑有人在跟踪自己。她是过客酒吧的歌手,最近红得发紫,被称为天籁女生。这天在酒吧唱完歌出来已经过了午夜,她看了看黑沉沉的夜色,心里发怵。

正巧酒吧的秦经理走到门口,革红妮说出了自己的担心。秦经理嘿嘿一笑说:“你?你怕什么?把你的相片带上一张就辟邪了。”革红妮的心被狠狠掐了一把,她沉下脸走进夜幕。大口罩,黑框大眼镜,就是在晚上她也不会放松伪装。

这边是酒吧一条街,到处是迷离的灯光,可是走出这条街明显就暗下来了。革红妮裹紧风衣,这时,身后突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她惊慌起来,几乎开始跑,可是后面的人更快,重重一扑,她摔在地上,随后一只大手快速扯下她的口罩,随之是闪光灯的刺目光芒。革红妮绝望地喊道:“不,不要拍!”

拍照的人借着闪光灯的光看清了革红妮的脸,他惨叫一声转身就跑,空荡荡的街道传来仓皇的叫声:“鬼呀……”

革红妮捂着脸失色痛哭起来。对,她的脸能辟邪,上天给了她天籁般的声音,却给了她一张奇丑无比的脸。她的养父母捡到她时已经这样了,小时候因为这张脸,她几乎不敢见人。勉强读到三年级,就死活不肯上学了。她每天把自己关在屋里,陪伴她的只有一把旧口琴。后来养父母相继过世,她只能打工养活自己,找工作很难,没有人肯收留她。

好在她肯吃苦,有家酒店让她在后厨洗碗,那里又潮又黑。可就是在这里,从前面传来的滚滚声浪中,她无意中学会了很多歌。有一天晚上没人了,她加完班,偷着溜到前面大厅,跟着还在播放的音乐唱起来。

就在她无比投入的时候,突然身后有人叫起来:“唱得真好听!”她回过头,那人吓得“妈呀”一声跑了出去。从那次起,她只在没人的地方唱,她发现上天给了她一副好嗓子。

一个念头在她的心底滋生:我要唱歌。这个念头折磨得她寝食难安。可是她的脸成了障碍,没有人肯听她唱什么。不知道经过多少次挫折,革红妮已经有些绝望了。

这时一条新闻吸引了她的注意,市里最有名的过客酒吧出资赞助了一次酒吧歌手大奖赛。为了炒作,这次大奖赛全部歌手都戴面具上台演唱,最后评出优胜者,再露出真面目。

革红妮报名时托关系拿到比赛号牌后,才溜进后台。等到前面喊出她的名字时,她戴着买来的面具,哆嗦着走上台去。当她的声音响起时,全场安静下来,这是酒吧最安静的五分钟,五分钟后是雷鸣般的掌声。谁也不会怀疑,这个38 号选手是绝对的优胜者。

就在主办方要宣布第一名时,革红妮就像怕水晶鞋会消失的灰姑娘一样,匆匆逃离了现场。在她看来,享受这样的一次舞台经历已经是奢求了。

过客酒吧顺藤摸瓜找到她后有些失望,最后他们提出让革红妮戴着面具演唱,算是一种折中的办法。没想到这办法还真不错,增加了神秘效果,革红妮也终于可以旁若无人地在台上唱歌了。

但是今天的事,像一场噩梦突然袭来,让她觉得也许是醒的时候了。

一鸣惊人

革红妮忐忑不安地等到第二天傍晚,没有任何新闻或消息,她稍稍放下心来,也许昨天跟踪偷拍她的人只是个好奇的粉丝。

几天后,革红妮几乎把这件事忘掉时,突然有个男人找上门。他拿出名片,让革红妮大吃一惊,这个男人是现在最出名的选秀节目“一鸣惊人”剧组的,叫朱小军。他们节目的收视率最近严重下滑,需要一点新鲜感来刺激,所以四处挖新人。就在两天前,网上的一个帖子“鬼魅歌手”引起了他们注意。

发帖人就是前几天跟踪革红妮偷拍的人,他是过客酒吧的常客,叫常勇,他被革红妮的歌声吸引,又对她的神秘好奇,这才有了那天晚上的一幕。在发现革红妮奇丑无比后,他这才感慨万分地在网上发帖子。“一鸣惊人”的策划马上看出了这件事的炒作空间,他们决定找到革红妮。

革红妮有点心神不宁了,她觉得自己现在这样可以安静唱歌,赚钱养活自己已经很不错了。

“你的声音是上天的恩赐,难道你不希望走上更大的舞台吗?而且赚更多的钱能让你整容,给自己新生。”朱小军循循善诱,“整容”两个字深深打动了革红妮的心。

“一鸣惊人”的流程很简单,歌手上台展示歌喉,由评委和观众打分,晋级到最后的是胜出者。他们要求革红妮始终戴着面具上场,在颁奖时刻再现出真面目,然后讲一个煽情的故事。

革红妮虽然对他们提供的故事有点不太满意,可这无伤大雅,就欣然同意了。

跟朱小军的预期一样,革红妮一夜蹿红,网上到处是她唱歌的视频。面具女生是她的新代号。为了保证节目不提前泄底,节目组把革红妮藏了起来,除了录节目的时间,严禁她和外界接触,这正合革红妮的本意。她安心住在节目组为她租下的房子里享受生活。

节外生枝

离半决赛还有一个月的时间了,革红妮的名次一直不错,听朱小军的意思,她夺冠是已经定下来的事。“一鸣惊人”的奖金有十万元,她打听过了,因为她的脸部整容有很多难点,所以全做下来需要高额费用,这些钱只够简单整一下,但是对她已经是奢侈了。

这天革红妮吃过饭,悠闲地打开电脑,可是发现网络怎么也链接不上了。这段时间她就是上网玩小游戏,看看关于她的网页打发时间的,现在突然闲下来不知该做什么。

这两天正好降温,有怕冷的人都穿上小棉服了。革红妮突然想出去走走,她翻出一件长风衣,找出墨镜,再戴上口罩,捂得严严实实,这才走到门口。

刚推开门,正好朱小军往里走,看到她愣了一下说:“你这是去哪儿?”革红妮说:“不知道为什么不能上网,我想上街转转。”

朱小军忙说:“这鬼天气出门干吗,我跟你聊聊天得了。”革红妮只好转回来,两个人天南地北聊了半天。革红妮心里隐隐觉得有些不对,朱小军平日里对她不理不睬,没事不会同她讲话,今天这是怎么了。想到这里她起身又开电脑试了一下,网还是断的。她拿起电话,朱小军忙问:“怎么了?”

革红妮说:“网一直连不上,我报修一下。”

朱小军一把抢过电话说:“我来吧。”说着就拨起号来,很快就接通了,他大声把情况说了一遍,又留了地址。联系完他才对革红妮说:“这边的小区都有故障了,你等一下吧,在抢修。”

革红妮见无事可做,只好回房间去睡觉了。她一觉醒来已是太阳西下,奇怪的是朱小军还没走,窝在沙发上玩手机,见她出来,说:“桌上有我要的便当,你吃吧,还热着呢。”革红妮心里越发疑惑,可是又不知从何问起,只好吃了起来。吃完饭革红妮的眼皮就直打架,她只好回到房间接着睡觉。

一连几天,朱小军都留下来没有走,每天他买回吃的,陪革红妮聊天。网络的故障没有解除,还好朱小军给她的手机下载了很多小游戏,革红妮百无聊赖,整天除了吃就是睡,玩一会儿就昏昏沉沉的。

这天她正在房间睡得香,突然被阳台上的声音惊醒,她摸黑来到阳台,没等打开灯,一个黑影扑过来捂住了她的嘴。革红妮想挣扎,可是那只手太有力了,她只能任由他拖着进了房间。在房间里那人松开手,革红妮踉跄着退到墙角,惊恐地说:“你要做什么?你要钱我给你!”

革红妮借着外面的灯光看清了眼前的男人,有三十多岁,平头方脸,隐隐有些眼熟。突然她想起了什么,用手指着他说:“啊,是你!”

男人点点头说:“你记性不错,是我。”

这个男人就是当初跟踪革红妮拍照的常勇。

革红妮不解地问:“你找我有什么事?”

常勇掏出手机,快速上网页,递到革红妮面前说:“你自己看吧,这条新闻。”

只见上面写着:面具女生现身,神秘身份揭晓。新闻下面还配着图片,是一个跟革红妮身材差不多的女孩子,唯一不同的是她的脸很美。革红妮被这条新闻镇住了,半晌她才迟疑着问:“面具女生?不是我吗?”

常勇叹口气说:“原来是你,现在不是了。”

他找出最新一期“一鸣惊人”的节目视频,面具女生没有戴面具,站在台上,深情献唱,台下的人如痴如醉。革红妮叫道:“不对,这声音是我的啊,上次录的节目,我唱的这个歌。”

常勇哈哈一笑说:“我知道,这是假唱,你的声音是没有人能复制的。”这时他警觉地听了听外面的声音,压低声音说:“他回来了,你不要说我来过的事,我会再来的。”

常勇快速返回到阳台,这时门口传来开门的声音,是朱小军回来了。革红妮关在房中假睡。这几天发生的事一幕一幕涌上来,她开始怀疑了,难道朱小军想把她软禁在这里?

真假面具女生

这一夜革红妮辗转反侧,终于理出了头绪。早上起床她若无其事地来到客厅,朱小军见她起这么早有点吃惊,忙端来一杯牛奶。革红妮接过去,喝了一小口说道:“不甜,我去放点糖。”说着端进了厨房。在厨房她打开冰箱把糖取出来,却随手把牛奶往水池中一倒。她已经明白了,近日嗜睡是因为朱小军在食物中做了手脚。

回到客厅,革红妮哈欠连连,最后站起身说:“太困了,我回去接着睡。”她回到房间躺在床上,不一会儿工夫朱小军蹑手蹑脚地推开房门,听了一会儿,就退了出去,很快传来他关防盗门的声音。

革红妮已经明白了,朱小军在骗自己,他故意断的网,为了让她与世隔绝,不知道已经被替换的消息。常勇离开时留下一个电话号码,革红妮犹豫一下还是决定向他求助。很快,窗外传来摩托车的声音。她打开房门溜出去,跳上常勇的车,顺利离开了小区。

这几天常勇的调查已经有了新进展,他把革红妮带到家中,给她看了很多搜集来的资料。现在推出的面具女生叫林依然,十一岁时就曾得过全省歌唱比赛第一名,后来去国外学习,最近一年才回国的。她的家境不错,出入都有人跟随,很难接近,一直很神秘。

革红妮看完有些不解地问:“如果说她的嗓音很好,又出国学习过,应该很有实力,家庭条件又好,何必来抢我的呢?”

常勇摇头道:“这只有问她自己了,我费好大力气才从节目组弄到一点内幕,据说林依然冒名顶替这件事,花费不低,让节目组连拒绝的可能都没有。”

革红妮心里非常不平衡,气愤地说:“这世界太疯狂了,连声音都能抢!”

常勇苦笑一下说:“是你太天真了,现在造假容易得很,很多事不过是欺骗了你的眼睛,你还没发现罢了。”

革红妮越想越不甘心,她对常勇说:“林依然有那么多,可还是要来抢我仅有的这点东西,我不甘心,你能不能帮我?让我见到她问个明白。”

常勇无可奈何地说:“从开始我迷上你的声音,等看到你的人以后就打消了所有念头。可我还是忍不住关注你的事,现在我莫名其妙卷进了这件事。好吧,帮人帮到底。”

两个人闷坐在电脑前,搜集一切关于林依然的资料。她小时候得奖的相片吸引了革红妮的注意,她认真看了一会儿说:“这张相片似乎在城南的老使馆区拍的,那里有很多私人别墅,如果她当年住在那里,现在会不会还住在那里呢?”

老使馆区因为位置好,房价一直高居不下,如果林依然家境不错,原来的房子应该不会卖掉。两个人决定去探一下,他们把相片扫描出来,带到那里仔细对比。这里的房子都很有特色,几乎都不一样。在33 号门前,他们惊喜地发现,虽然门前的树木已经长高,可是房子和门牌几乎一模一样。

他们绕到房子后面,角门开着,有人在往里面搬东西。常勇和革红妮溜了进去,借着树木的掩护溜向房子。这时大房子里有悠扬的琴声传来,他们对视一眼,资料上说林依然弹得一手好钢琴,看来找对了。

透过落地玻璃窗,可以看见客厅里的大钢琴,坐在旁边的白衣女子正是相片中的林依然,只是看起来她更清瘦一些,还有些憔悴。客厅没有人在,革红妮等不及了,几步冲进门去,一把拉住林依然,叫道:“你为什么要抢我的东西!”常勇想拦都拦不及了,只能追过去。

林依然被他们吓得不轻,睁大眼睛一句话说不出来。这时他们已经惊动了房子里的人,两个高大的男子冲过来,不由分说把常勇和革红妮控制了起来。这时楼上跑下来一个中年女子,她慌张地看了看林依然,确定她没有受伤,这才转向革红妮和常勇,只看一眼,她就明白了什么,招手让人把他们两个带上楼。

出卖梦想

在楼上的房间里,女人让人放开他们,她自我介绍说:“我是林依然的妈妈,有什么事和我说吧。我正在找你。”她最后一句话是对革红妮说的。

“找我?是不想让我出来说话吧?你们抢了我的东西,还想怎么样!”革红妮气得浑身发抖。

“你看看这个。”林妈妈说着推过一张支票,上面的数额让革红妮和常勇都吃了一惊。

“这些钱给你,条件就是你再帮依然录一首歌,然后你带着钱去你想去的地方,只要你不再出来唱歌就行。这件事是一个秘密,让它永远沉默。”林妈妈的语气不容置疑。

革红妮呆呆地看着眼前的支票,这是她梦寐以求的,拿到这张支票,她就能拥有正常人的脸了,她为什么不答应呢。

革红妮跟着林妈妈坐上车,她要去录生平的最后一首歌。这首歌是一个大牌制作人为革红妮的嗓子量身定做的,据说词是林依然亲自写下的。革红妮只跟着伴奏哼了两遍就能唱出来了,这首歌能唱出她此时的心情。革红妮看了一遍歌词,闭上眼睛,开始唱:我的梦想没有方向/ 藏在心底最柔软的地方/ 我的梦想见不到光亮/ 是我永远的伤……

这几句歌词刺着她的心,她的泪水夺眶而出。如果没有了歌唱,她活下去的价值是什么?

唱完最后一句时,她睁开眼睛,对面的常勇泪流满面。他们没有说什么,走出了录音室。

革红妮拿到了钱,条件是和林妈妈签一份协议。常勇陪着她取了钱,回来的路上两个人都默不作声。最后还是革红妮开口说:“谢谢你。”常勇睁红着眼睛问:“以后听不到你唱歌了?”

革红妮重重地点点头,以后她可以有一张普通的脸而不再被歧视,可是唱歌是和她无关的事了。为了保护林依然,她要永远缄默。

“你就这样把自己的声音出卖了?我真怀疑当初是不是应该帮你。”常勇说完转身就走。

革红妮站在原地,她突然有些明白了,她手里沉甸甸的钱是一种出卖,出卖的是自己最宝贵的东西,这些是“一鸣惊人”剧组卖过一次的,她名义上是想找回自己的东西,可实际上却是把它们提高了价格。如果不能唱歌,她活在这个世上的意义是什么?

她转身叫住常勇,她要找林依然,她要毁约,把自己的东西找回来。

梦想的尊严

林妈妈对她们的到来有些紧张,不安地问:“你是觉得钱少了?我可以再加一些。”

革红妮坚决地说:“不,我后悔了,我要唱歌,我不要钱。”

林妈妈退后一步,果断地说:“你不能反悔,现在没有退路了。”革红妮把钱箱往地上一扔,伸手说:“把协议给我,不然我就去找记者,我不信没有人管这件事。”

林妈妈慌乱起来,结结巴巴地说:“你,你何必……我给你这么多钱了,你可以加价,只要放过我们!”

革红妮摇头道:“应该是你放过我吧?”

林妈妈焦急地说:“你不明白,依然她,她时间不多了……”

正说着,革红妮迎面正对上林依然的目光,不知何时她出现在林妈妈的身后。她直直地看着革红妮,没有开口说话,只是死死地盯着。

林妈妈察觉出异样,回头看到林依然,吓得不轻,忙解释道:“依然你上楼,没事,妈妈保证没有事,我们会给她足够的钱,她需要钱整容!”

林依然愤怒地对着林妈妈打起手势来,林妈妈语无伦次了:“这都是为了你的心愿,你为什么不理解妈妈的苦心呢?”

就在这时林依然突然软软地倒了下去。林妈妈惊恐地叫道:“快来人啊,送依然去医院!”

在医院的走廊里,林妈妈给革红妮讲了林依然的故事。

革红妮做梦也想不到的是,这个让她无比羡慕的女孩得了绝症。

林依然十一岁时查出喉癌。当时的她意气风发,刚刚在省歌唱比赛中夺冠,还在做着歌唱家的梦。如果这时不手术,她可能很快就会死亡,如果手术,她就再也不能唱歌了。家人送她到国外最好的医院去治疗,当时为了骗她同意手术,许诺术后一定让她恢复歌唱。可是手术时她的声带受损,无论是谁都回天乏术了。

这些年林依然还编织着各种梦,就在去年,她不得不梦醒了,本来说手术后如果恢复得好,她还能有十年寿命,现在期限提前到来,癌细胞在扩散。她在生命的最后时光要求回国。

林妈妈当然明白女儿的心愿,一次无意中看到革红妮在“一鸣惊人”中的演唱。林妈妈从林依然眼中看到了光,她在博客中写道:那声音应该是我的,如果……可是没有如果。

林妈妈的心都碎了,她决定无论如何都要完成女儿的心愿,为她出一张唱片,而这个声音只能是革红妮的,恰巧她又是一直以面具示人,林妈妈心里渐渐有了一个成熟的计划。林妈妈给了“一鸣惊人”剧组一笔钱,他们马上表示可以按林妈妈说的办。

开始林依然并不同意林妈妈的计划,可是林妈妈把革红妮的相片拿出来,跟她说这个女孩子很自卑,不想在大庭广众下抛头露面,宁可要一笔钱去整容,林依然动摇了,这才有了后来的假面具女生。

“就当你帮帮依然,她的日子不多了。”林妈妈说得泣不成声,“难道你希望那些喜欢你声音的人,看到你这张脸?”

革红妮呆呆坐在那里。她想起那天夜里来偷拍的常勇惊惧的表情,想起朱小军看到她脸时难以掩饰的厌恶,想起那些盯着她看的人……她慢慢站起身,走到重症监护室的玻璃窗外。可以看到林依然躺在那里,像一朵受伤的百合,凄美得让人怜爱,她也是视歌唱如生命的人,为什么不成全她呢?

“林依然才配得起这么好听的声音。”这是革红妮对林妈妈说的最后一句话,她和常勇离开了医院,这次不同的事,她没有拿林家的钱,她只是把自己的梦想,让给了一个跟她同样可怜的女孩子,是心甘情愿的转让,不是出卖。

永不言弃

革红妮没有了工作,她开始了流浪生活。最近一份工作是在面包坊里做面点,她戴着大口罩,旁若无人。她做出的面点新巧好看,很多顾客都点名要她的作品。

这天她正忙碌着,玻璃窗被人敲了几下,她抬起头,看到的是常勇熟悉的面孔,革红妮惊喜地叫了出来:“你怎么来了?”

一个多月没见了,她时常想起这个曾经跟自己走得很近的男人。

常勇满脸的无奈,当着众人的面,大声说:“我败了,我娶你,虽然你这个天使下凡时脸先着地了。我先是爱上你的声音,然后是爱上你的人,现在你把心也给我吧!”常勇把革红妮拥在怀里,革红妮痛哭流涕。整个面包坊安静下来,所有人都静静地抹着眼泪。

革红妮这才明白,原来上天很公平。常勇鼓起勇气拉下革红妮的大口罩,出乎他意料的是,革红妮的脸已经接近正常了。原来这段时间革红妮用积蓄做了些简单的手术,配合中医的按摩,让五官改善很多。常勇把婚礼选在“一鸣惊人”决赛的那天,革红妮没有反对,如果没有“一鸣惊人”,就不会有他们的相知相爱。晚上他们一起看决赛,如果不出意外,今天晚上的冠军就是林依然。

果然,林依然戴着面具唱完歌,令评委和观众都疯狂了,最后得了最高分。

可就在宣布林依然胜出后,她静静摘下面具,露出一张陌生的面孔。革红妮和常勇吃惊地对视一眼,不明白这又是什么意思。

场下安静下来,假林依然哽咽着说:“我是替表姐来完成心愿的,她已经去天堂了。”

场下一片嘘唏,革红妮热泪盈眶,这时她更觉得自己的选择是对的,让林依然含笑离开。

可是事情并未结束,假林依然要求放一段视频,说是献给表姐的。视频里的林依然坐在病床上,看上去很虚弱,她在电脑上打出几行字来,原来是给革红妮的信,上面写道:革红妮,一个善良的女孩子,开始我同意顶替你,是因为相信了妈妈善意的谎言,在知道真相后,我决定拒绝你的好意。我真心感谢你帮我完成心愿,可是我不能夺走你的梦想。这是我给你的礼物,请收下它,唱下去,我会在天堂和你一起唱下去,永远不要放弃。

这时屏上出现一个唱片的封面,上面是革红妮的一张相片,旁边标着她的名字。原来林依然并没有夺走革红妮的声音,而是更好地还给了她。

革红妮看着这张相片,泪流满面。这是革红妮生平最美的一张相片,相片展示的是她的右脸,目光平静地直视前方,唇边放着一个旧口琴,因为取景合适几乎掩盖了革红妮的所有缺陷。

假林依然接着说:封面是林依然亲手设计的,这是林依然从“一鸣惊人”为了以后给革红妮做宣传,拍的上千张相片中选出来,亲手PS 完成的。

在她最后的日子里,忍受着病痛的折磨,坚持把这张封面做到最好。她相信,能唱出这样歌声的女孩,一定有最美的一面。

查看余下全文
上一篇:萝卜招聘
下一篇:镜子里长出胡子
读故事网-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