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间故事

鬼故事 儿童 哲理 情感 名人
神话 民间 幽默 佛教 英文
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

赵三声

03-27   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

内燃机厂有三怪——大沙、歪嘴和怪赵。三怪的传闻逸事像怪味豆一样,在人们嘴里嚼来嚼去,有说甜的,有说辣的,这三怪的酸甜苦辣事就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调味品。

怪赵的名字听着有点怪。怪赵大号叫赵三声,众人都说,赵三声他妈莲芳生他的时候难产,急得他爸在产房外转圈拍大腿连喊三声“莲芳”。一喊不要紧,这小子没敢在他妈肚子里再耽搁。他爸说:“这小子蔫有准,生孩子这么大的事,他都敢在他妈肚子里耗着,不喊不出来,大号就叫‘赵三声’吧。”

赵三声长大后果然蔫有准,木讷寡言,办事从不循常理。都说这小子光长心眼不长个儿,三十好几的人了,才一米六几,个儿矮不说,还偏瘦,脸上没肉更显脸长了,就显两个大眼珠子乱转。有人给他张罗对象,他摇摇头说:“不想。”三十好几的男人还不想女人,别是有病吧?从此落下“怪赵”的绰号。

那几年单位与单位之间的三角债满天飞,净是罗圈账,因此要账成了各单位的一大难题。厂长看赵三声办事有一套,就把他调到供销科要账去了。

供销科的王科长人称“王份子”。他家一年不知道要办多少次酒宴,总之,家里有点喜事就要操办宴会。这一来,科里上下一年不知要随多少份子,弄得大家敢怒不敢言。这天赵三声找王份子报到,王份子看赵三声貌不惊人,心想不管要账要得咋样,好歹多了一个随份子的。果不其然,王份子交代了两句工作上的事后,就转入了主题:“三声,刚来科里要主动和大家打成一片,明天我给孙子办满月,到时候喝酒去。”赵三声早就耳闻王份子的恶名了,但没想到刚来第一天就要随份子,真有他的。赵三声挤出一丝笑说:“科长,就是把裤子卖了我也要和大家打成一片,一定去喝满月酒!”

第二天,王份子在顺风酒楼门口拱手迎客,身边摆着大红的礼金箱子。看着一个个红包鱼贯而入,王份子心里舒服极了。这些礼金全是自己白赚的,酒席钱年终都摊在供销费里,这种只赚不赔的买卖谁不干谁是傻子。

王份子正得意,赵三声手举红包双手一拱:“科长大喜,今天我这身穿戴没给您丢脸吧?”王份子打量了下赵三声,只见赵三声上身着白衬衫蓝夹克,显得精神利索,往下看却只穿了一条花裤衩,两条没肉的大腿像棍子一样戳在黑色的皮鞋里,让人觉得那皮鞋又大又滑稽。

王份子觉得赵三声的穿戴有些不雅,可是看见赵三声手里鼓鼓的红包后忙说:“挺好,挺好。”赵三声和汽车队司机、装卸工坐在一桌,这帮家伙见酒不要命,跟喝水似的把酒拼命往嘴里倒。赵三声明白,他们心里觉得冤,想拼命往肚子里装东西,把份子钱吃回去。

赵三声心想:王份子一年不知捞了多少份子钱,今天一定让他出出丑。于是,他在酒桌上不停地诉说自己的苦衷:“完不成任务就要扣工资,这次我宁可不买裤子也要随份子……”说完还站起来转一圈说:“这不穿个大裤衩也挺好嘛!”众人哄堂大笑。

第二天,这事就在全厂传开了,说赵三声用买裤子的钱出了份子。弄得王份子说不出道不出,心里跟吃了苍蝇一样腻歪,暗想:好小子,咱们走着瞧!从那以后,王份子还真收敛了一些,酒席摆得少多了。可他也给赵三声穿了一双玻璃小鞋。

赵三声要的第一笔账是去手扶拖拉机厂,四十万,厂长叫赖富贵,绰号“玻璃球”。赖富贵为人刁滑,是条见缝就钻的泥鳅,用别人的钱赚钱是他的生财之道,欠债对他来说可不算什么。他经常说债多不愁人,一帮人围着他要债,他都面无愧色,还有点理所应当的架势。实际他心里是这样打算的,你们的钱我先用,还不还是我的事。愿意还点,你得感激涕零,不愿意还,说出大天,我也没钱,你还能跑我眼里蹲着去?真是狗咬刺猬没处下嘴,要账的都不愿碰上他。赵三声心想:以前要账是没抓住玻璃球的要害,我不如……

赵三声带了几封介绍信。那年月人们相信介绍信,上面盖着大红印章,素不相识只要把介绍信一拍,立刻一见如故。赵三声到手扶拖拉机厂门卫那里,拿出介绍信说是参观学习,又递上一根带嘴的玉兰烟问:“师傅贵姓?”门卫看着介绍信说:“姓关,关公的关。”“哦,关师傅您早班?”“对,这星期早班,进去吧。”“得,回见。”赵三声心说,这下这礼拜进门都没问题了。

高高的总装车间外面是个足球场大小的成品手扶拖拉机停放场,敞着的车间大门不时开出响着突突声、冒着缕缕浓烟的手扶拖拉机。赵三声见后点点头,买卖不错,接着向一个正在煞车的司机走去。一人煞车忙不过来,赵三声伸手帮忙接绳、打腰。车很快煞完了,司机用手套擦了擦手,向赵三声笑了笑说:“谢谢。”

赵三声说:“不客气,都是道上跑的人,师傅哪儿的车?”“西口农机公司。”“这货好提吗?”“拿支票、现金排队提货,得排一天。”赵三声之后三天没闲着,又是转组装车间、发货现场,又是跟吊车司机、提货人员聊天,摸清了三天入库量、提货单位,算清了手扶厂三天出货收入。

想到就要找玻璃球要账了,赵三声心里不免有些紧张:厂子以前一直没能要回这笔账,自己这次能行吗?可是看到自己这几天搜集的信息,心里又有了些底气。再想想这次是自己第一次要账,要不回去,王份子还不吃了自己,工资就别想拿了,自己只有背水一战。想到这儿,赵三声心里踏实了些,晚上睡了一个好觉。

第二天,赵三声早早来到厂门口,和关师傅边抽烟边聊天:“参观了几天厂子,今天要向厂长汇报参观心得,关师傅您帮我认认厂长的车。”关师傅忙说:“行,行。”这时听到外面汽车喇叭声,关师傅说:“厂长来了,我去给你说说。”只见关师傅向一辆绿色吉普车的车窗里点头哈腰说了些什么,回头向赵三声说:“厂长让你上车去办公室。”

赵三声到了赖厂长办公室,说明了要账的来意,玻璃球脸色立即由晴转阴,两手一摊说:“账先欠着,现在厂子的确没钱。”见赵三声不说话,不知来人打什么主意,不如给几句好话打发走,就说:“再缓一缓,等明年缓过劲,先给你解决。”

玻璃球的话刚落音,赵三声“腾”的一下站起来,拿着笔记本把近三天入库产品、出库数量、提货单位、收入金额等等啪啪不打磕儿地念完,然后两眼一眨不眨地瞪着玻璃球,用手拍着笔记本说:“贵厂三天共收入六十余万,不知您说的没钱是从何而来?”这回玻璃球傻眼了,他从没遇见过这样要账的,摸清了自己的家底,怎么着也骗不了他了。这下可怎么办?

这难不倒玻璃球,只见玻璃球脸一黑,眼皮翻棱起来,眼珠子瞪得和牛蛋一样,狠狠地说:“那也还不了。”赵三声见玻璃球耍起无赖,便使出最后一招,抖抖手中的笔记本,笑着向玻璃球道:“那就对不起厂长了,如果你现在还,只是还我们一家。否则,我抄成大字报贴在你们厂门口,让要账的、供货的看看你们厂的信誉,看今后谁还愿意给你们供货!”玻璃球一听这话顿时就软了,半天说不出话来,手哆哆嗦嗦指着赵三声:“你、你……”

赵三声要账要回四十万,这事像在厂内扔了一颗炸弹,顿时引起了一场轩然大波。都说赵三声不知用了什么怪招,连玻璃球都服了,真是蔫人出豹子。赵三声立了功,“怪赵”这个绰号在厂内叫得更响了。

真是人怕出名猪怕壮。自从这次赵三声把账要回来后,每天都有给他说媳妇的,每当介绍人问起他愿意不愿意时,赵三声只是傻笑不说话,人们说,蔫土匪的劲儿又来了。其实,这些日子赵三声心里一直放不下一个人。这还要从一次吃早点说起。

赵三声爱吃煎饼,可不爱吃那种夹了鸡蛋、香肠、生菜的,那简直就是中式土热狗,没了煎饼味。赵三声总去一家煎饼摊,摊主老念叨:“在外面打工都不容易,少点花销,多点实在,大家多吃两口比什么都强。”所以,这个摊卖的素煎饼物美价廉,黄黄的煎饼上面抹一层酱,再给夹两根白白的葱段,吃着有点家乡煎饼卷大葱的感觉,而且一份只卖一元钱,真是又实惠又亲切。

煎饼摊的主人是个三十多岁的女人,身边依偎着一个三岁的小女孩。赵三声看到她大多时候都是低头干活,边干活边看孩子,她手里忙着,嘴里不时说着:“宝妹,别乱跑,别摔着。”

那天,宝妹用手抓着铁围栏玩耍,突然“哇”的一声摔倒在地,女人吓得抱起宝妹忙喊:“宝妹,咋了?别吓妈妈。”孩子边哭边指着左胳膊肘说:“疼,疼……”赵三声正排队买煎饼,看到后走过来说:“孩子好像脱臼了。不要紧,到厂卫生所推上就行。”说完抱起孩子就走。女人跟在后边说:“大哥,我们不是厂里人能行吗?”“行,有我呢。”

到了卫生所,推骨的王大夫正好在,赵三声说了情况,王大夫边听边检查宝妹的胳膊。说到这女人是孩子的母亲,王大夫的眼睛上下打量了一下这女人,之后点了点头,自言自语地说:“脱得好,脱得好。小朋友几岁啦?”宝妹咧咧嘴带着哭音说:“三岁。”只见王大夫在宝妹回答问话的瞬间,一手托肘一手顺势推小臂,就听“咯嘣”轻轻一声,宝妹一直不敢放下的胳膊抬起来了。王大夫向赵三声眨眨眼睛说:“好了,今后多注意。”赵三声刚要接话,王大夫又把头转向女人说:“孩子太小,关节发育还不完全,很容易脱臼,今后一定注意。”女人不住地点头,抱着宝妹亲个不停,说:“宝妹,还疼吗?”孩子就是孩子,胳膊不疼了,立刻破涕为笑,指着女人说:“妈妈哭了,流眼泪了。”女人连说:“谢谢大夫,谢谢大夫!”王大夫摆摆手说:“别谢我,要谢就谢赵三声,他可是我们厂的功臣,是个百里挑一的好人。”说完,冲赵三声笑了笑。

赵三声把母女俩送出厂门时,女人从赵三声手里接过宝妹的瞬间,赵三声感觉到女人黑油油的眸子闪了自己一眼。他顿时觉得心里七上八下的,从脸到脖子都是热辣辣的。

从那天以后,赵三声去煎饼摊的次数更频繁了,不过到了那以后,赵三声除了吃早点,有时还帮忙干些杂活,照顾宝妹。

一天,赵三声抱着宝妹问:“宝妹,你怎么不上托儿所?”宝妹撅起小嘴说:“妈妈说,托儿所不要我。”又接着说:“妈妈回家老哭,她想爸爸了。”“哦,你爸爸去哪了?”“妈妈说,爸爸去天堂了。叔叔,天堂好吗?”赵三声愕然,慌忙回答:“好,好,你妈妈叫什么名字呀?”“我妈妈叫田菊心,妈妈说你和爸爸一样是好人。”说着天真地扳过赵三声的脸轻轻亲了一下,看着赵三声的眼睛问:“你当我的爸爸好吗?”

这时女人好像听到什么,转过身子红着脸冲赵三声说:“别听孩子瞎说。宝妹下来,别让叔叔抱着。”这时赵三声看着这个勤快、麻利的女人,看着怀中聪明天真的宝妹,心里忽然有点冲动,心中朦胧的感觉清晰了:菊心就是我要找的女人,我要向她求婚,我要抱着宝妹向她求婚。

只见赵三声抱着宝妹三步并作两步站在菊心面前,当着众人的面说:“菊心,嫁给我吧,我要保护你们娘俩,给你们幸福。”女人心中一震,“菊心”这两个字只有自己男人活着的时候叫过她。她的脸“腾”的一下红了,心怦怦地跳,不敢抬头,只觉得心底的苦和委屈好像突然迸发出来,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后面的事不用说大家也猜到了。后来,众人总是追问赵三声:“这么多大姑娘你不娶,偏娶一个比你大还带孩子的农村寡妇,你图什么?”开始赵三声只笑不答,后来才说:“婚姻讲究缘分,‘有缘千里来相会’就是这意思。”

查看余下全文
上一篇:抬头有神明
下一篇:堂前燕
读故事网-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