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间故事

鬼故事 儿童 哲理 情感 名人
神话 民间 幽默 佛教 英文
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

天使背后的情色打手

03-27   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

1

听众朋友们,大家好,这里是“午夜性情”节目。如果在生活中,你有什么感情、婚姻和性爱方面的烦恼,可以拨打电话,和主持人交流。李响富有磁性的声音在广播里荡漾着。

每天晚上12点,李响都会坐在话筒前,和打进电话的听众谈感情、谈性,两个小时的时间,中间插播一些无聊的广告。

此刻,打进电话的听众叫夜舞。这些日子夜舞经常打进热线,说着或真或假忧伤的故事。李响打起精神,耐心给她解答。不觉间时间就到了。一个晚上的节目,被夜舞的一个电话占了大半。

午夜上班,使李响的生活规律彻底颠倒。深夜两点多从电台直播间出来,节目煽起来的兴奋还没有退潮,李响一般会在工作结束后去酒吧坐一小会儿,喝一杯威士忌,加冰、加苏打,然后再打着漂亮的嗝,从容地游进被窝。

那天,李响照例走进野狼谷酒吧,干净,略带点个性的时尚,是李响喜欢的风格。刚坐下不久,李响就注意到吧台不远处的一个女子,一袭黑衣黑裙,衬出魔鬼一样的身材,波浪的长发,更有姣好的面容。可是这个女子所有的优点都抵不过她自然流露的典雅气质。

此刻,这个女子正在用微醺的目光注视着他。

李响端起高脚杯走了过去,在她旁边的沙发上坐下。他并不拒绝在这样的夜晚发生一场艳遇,他还是单身。况且,这实在是一个让人无法拒绝的女子。

女子用似醉未醉的朦胧望着他,李响,我是夜舞。李响一愣,他没想到每天和自己交流情感的就是面前这位风情的女子,他还以为是个青葱懵懂的小女生呢。

夜舞说,心情不好,陪我喝酒。说不清为什么,她淡淡的一句话竟似有着巨大的魔力,让他心甘情愿地服从。喝酒是他的强项,李响也不说话,和她一杯又一杯往口中倒。

很快,夜舞就醉倒在沙发上。李响苦笑,这算什么事儿。

他起身,把夜舞架出了酒吧,塞进自己的小QQ车里,想了想直接回了家。他把这个叫夜舞的女子安顿在自己的床上,盖好被子,关了灯退了出来。

李响不能算是什么正人君子,他也有过带女子回家的经历。但这一次,他坚持认为,夜舞很特别,这样优秀的女子是用来疼爱的,而不是用来祸害的。

第二天,夜舞醒来,很感激他,给了他一张名片,说今后有什么事情,可以打她电话。李响还真没当回事儿,笑了笑,说好的。直到夜舞走了,李响拿起那张名片,不禁一呆,使劲揉了揉眼睛:洛染妃,环球国际大酒店总经理。

2

后来的几天,李响去野狼谷再没有见到夜舞,她也没有打电话参与节目,仿佛她突然从他的生活里消失了。李响盯着夜舞曾经坐过的地方怅然若失。

李响实在无法忘记这样一个女子。他曾想过按名片的电话打过去,可最后还是放弃了。这个叫夜舞的女子,大名洛染妃,从事传媒工作的李响知道,那是本市赫赫有名的风云人物,一家大型酒店、一家相当规模的房地产公司、40多家连锁超市和一家大型商场49%的股权,这就是洛染妃的身价。尽管李响不愿妄自菲薄,也有着还算不错的工作,可与洛染妃相比,终究是两个阶层。

李响也曾刻意开车经过环球国际,看到洛染妃从酒店出来,上了一辆奔驰车,脸上已没有了那天看到的颓废,神采奕奕。他闻着夜舞留在他车里的味道,那种浓浓的失落让他说不出的沮丧。他甚至后悔那天晚上做了君子。

乡下的父亲打电话过来,心情沉重地说,妹妹生病了,到镇上的医院查了一下,说是严重的肾病,要一大笔钱。李响感到一阵烦躁、抓狂,他把自己扔进野狼谷酒吧,一夜未归。一直以为自己在这座城市里已经很成功,前途远大。原来,一点挫折都经受不起。

第二天早上,他尝试着拨打了洛染妃的电话。洛染妃来的时候,李响酒喝得说话都已经不利索了。听他说了半天,洛染妃才听懂了大概意思。她笑,不就是钱吗,要多少?

李响苦笑,看着面前这个果敢而又妖娆的女子,六十万。洛染妃一句话没说,掏出一张支票,填写了数字,递给他,不用还了。

李响说,你让我该如何报答你?洛染妃起身,不用了。李响忙说,洛总,今后有什么能够效劳的说一声,万死不辞!

万死不辞?洛染妃转过身,戏谑地望着他。对!万死不辞!李响斩钉截铁。

3

再接到洛染妃的电话,是在三天后。

还是那家野狼谷,但这回是在包间。落座后,洛染妃默默地打量了他一会儿,神情严肃地说,前天你说的话算数吗?李响很诧异,当然。

洛染妃叹了口气,这件事情很难,而且有些危险。李响抢过话,洛总,你不用担心,你帮了我那么大的忙,我怎么能不真心对你。其实李响的爽快,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已经爱上了面前的这位女子。

洛染妃说,好,你跟我走。他们直接去了雨润大厦,西装、领带、皮鞋、衬衫,甚至是内衣,给他拿了两套全身的服装,都是名牌。李响粗略算了一下,大概有十几万。他有些犹豫,可洛染妃的目光根本不容拒绝。

看着焕然一新的李响从换衣间出来,洛染妃满意地夸赞:真的很帅!李响的脸竟有点发热。

那天,洛染妃开车和他去了另外一个城市。他们去看海,去坐过山车,去蹦迪,甚至去骑小孩子才玩的大马,听《西游记》儿歌。他们毫无顾忌地去疯。

晚上在酒店里,洛染妃在李响的惊愕中褪去身上的裙子,然后像蛇一样圈了上来。他觉得这一天就像是在做梦。

他们在那里度过了一个星期,回去后,李响觉得生活真的很有意义,妹妹来电话说,肾源找到了,很快就能手术;洛染妃说,从今天起,你可以自由出入环球国际的二十七层,那是本市身份显赫的群体出入的秘密场所。看,亲情、爱情都有了,多好。

李响很想对洛染妃说爱她,可终究说不出口。他不禁反问自己:我拿什么来爱她?

4

这注定是传奇的一周。

这座城市里的人们逐渐开始关注午夜的谈话节目,那个叫夜舞的故事以最快的速度在这座城市的大街小巷传播,成了茶余饭后的谈资。大家像是在收听一段传奇。

周一,夜舞在电话中说,她是一个孤儿,是她的养父收养了她,对她恩重如山。可正是这个养父,在她16岁那年夺去了她的贞操,从此她有了另一重身份:情人。在节目中,李响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了。出了直播间,他就拨打了洛染妃的电话,然而已经关机。

周二,夜舞准时拨打了电话。她说,养父为了自己的仕途,将她作为筹码送到一个个高官的怀里,换取了他的飞黄腾达,时至今日,他已经在本市窃取了重要职位。李响惊呆了,这个问题已经不是他能解答的了。他没想到洛染妃已经把话题拉到了政治腐败,弄不好别说自己的工作,就是性命都会难保。他虽然不从政,可也知道这里面的水有多深。终于浑浑噩噩地结束了,他连忙又拨打洛染妃的电话,又是关机。

周三的故事更加精彩,她借助那些高官得到了大型酒店、房地产公司、连锁超市和一家大型商场49%的股权!

周四的故事让人震惊:她的养父利用职权卖官,收取大量贿赂。

周五的故事让人愤怒:她的养父利用职权将上百亿立交桥项目层层转包给小包工头,权钱交易获得巨额好处,结果项目成了豆腐渣工程,上个月立交桥坍塌,死伤十几人。然后,她宣布,将会在周末的晚上公布,那个为这座城市抹黑的幕后巨腐到底是谁。

5

所有的谜底都将在周末的午夜解开,全城的人都在等候最后的答案。很多的人都在找,可没有人能找到洛染妃,包括李响。她早就知道,当这个全城轰动的秘密揭开之前,就会有人找她,不是请她喝酒,是要她的命。

那天回城,她只要求他答应一件事情,那就是无论发生什么,他都必须将这个一周的节目做下去。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李响没有理由拒绝,况且他们刚刚度过一周难忘的蜜月。

原本到了周二,李响就开始担心节目会在无形的压力下停播。然而,这一次,台长亲口告诉他,继续,出了事情他担待。李响这才知道,洛染妃已经安排得天衣无缝。

李响虽然不知道洛染妃在哪,却能肯定她一定和她的那位专车司机在一起,他能看出,那不是普通的司机。

其间,李响也接到了匿名电话,威胁要他的命,再后来,他发现身边多了很多保护他的人,很显然,这个城市都在等最后的谜底,这个时候不允许他出事。各种潜在的力量正在做无形的博弈,都在等那个谜底揭开后最后的一击。此刻,李响知道,他只是这场纷争里的一颗小小的棋子,已经身不由己。

周末的午夜,这座城市灯火通明。市民、警察、各级领导甚至市委书记,都在关注事态的发展。然而,节目开始后很久,那个叫夜舞的女子都没有打进热线,电台甚至怀疑线路是否出了故障。两个小时的谈话节目,李响坐在话筒前,漫无目的地闲扯,可心里却紧张得要死。就在节目快要结束的时候,电话打了进来,夜舞出现了。

当夜舞说出养父的名字,全城都轰动了,那个人正是本市的市委副书记程光函!

6

后来的事情,如洛染妃所预料的,程光函被纪委双轨了,立案调查。一大批贪官落马。当李响从内幕得到这个消息后,立刻兴冲冲地跑去环球国际想第一时间告诉洛染妃。然而,洛染妃听到后,只是微微一笑。一切尽在掌握,不是吗!

都结束了。洛染妃名下所有的公司都已被充公,当然,在查抄之前这些公司基本已经没有什么资产。

那天晚上,站在海边,李响终于鼓起勇气对洛染妃说,和我在一起吧。洛染妃捏着他的鼻子,说什么呢,我们不是在一起吗?

她的目光投向远处的那个司机,他以军人标准的姿势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像根木头。洛染妃看他的眼神,竟有一丝难以名状的温柔,那是洛染妃从不曾对别人流露的真挚情感。

他叫陈皓,一个正直本分的退伍军人,洛染妃的声音婉约了许多,他不在乎我的过去。李响有点恐惧,当他体验到威胁的时候,才真正发现自己是多么在乎洛染妃。

23年来,从没有女子能像洛染妃这样让他心动到手足失措,他爱洛染妃。他一直认为只要洛染妃不结婚,他就可以等,他可以一直等洛染妃感动了,最后和自己走上红地毯。

然而,就在那个周末的深夜,他忙完自己的工作去找洛染妃时,在洛染妃的别墅前看到了送她回家的陈皓。

如果他知道会有这样的真相他宁愿假装没有看到,因为他真的不想直面洛染妃最终的抉择,他宁愿这一刻来得更晚一些,好让自己还有机会向洛染妃证明他有多么爱她。然而,他知道已经没有机会了。

看着洛染妃拉住陈皓的胳膊,像个小女人一样偎依在他的身边,走进别墅,李响终于知道,其实这就是洛染妃布下的一个局。她厌倦了程光函对她的控制,想和陈皓过平静的生活,可她知道太多的秘密,不可能全身而退,于是她决定倒戈。她选择了李响这颗最适合的棋子,以夜舞的身份接近他,让他受恩于她,为她出头。她就是要弄得满城风雨,程光函就不敢明目张胆要她的命,让应该知道的人及时保护自己,乱中取栗。与此计划相关的人都安排妥当,天衣无缝。

这个计划,与爱无关。之前一个星期的风流,只是扔给他顶住压力坚持下来的点心。

稍后的日子,就像这座城市,又恢复了平静。没过几天,李响接到通知,调他到交通局下属的国有房地产公司任副总,年薪50万。表面上的理由是这次协助纪委彻查反腐大案立功,可李响怎么都觉得有一只无形的手在操作这件事情。是洛染妃吗,他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权力的真空总会有人及时的占据。离开广播电台,是他最好的归宿。

查看余下全文
上一篇:接送里的“真情”
下一篇:出轨的留守小女人
读故事网-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