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间故事

鬼故事 儿童 哲理 情感 名人
神话 民间 幽默 佛教 英文
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

小饭馆的祖传秘方

03-27   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

裴家餐馆开在了一条僻巷里,虽然巷子僻,可买卖兴隆,天天顾客盈门,真应了那句老话:好酒不怕巷子深。可这裴家餐馆生意好不是因为有好酒,而是因为有两道独创的好菜:一道是“混合肉丸”,另一道是“混合鱼丸”。这混合肉丸,就是将猪牛羊鸡鸭的肉混合在一起做成的;这混合鱼丸是由海水、淡水、野生、养殖的鱼肉,混合在一起做成的。两道菜的风味极其独特,简直推倒了那句“众口难调”的老话,让各种口味的人,都能从中品到自己喜欢的味道。两道菜推出半年后,成了小城公务餐桌上的必选菜。其他的饭店很眼热,纷纷派出食探偷艺,回去后也加工效仿,可是怎么仿,也仿不出那样的味道。更大的问题是,按裴家餐馆的量价,是亏本的,所以没人能效仿得了,谁做赔本的买卖呀。

公务招待虽然盯准了这两道菜,但没有人把餐桌摆在裴家餐馆里,因为档次太低,而且除了这两道菜,别的菜都不行。

一个只有三十来万人的小城,出了这么好吃、价格又不贵的传奇菜肴,引起了一个人的重视,这人就是食品监督部门的覃科长。覃科长还没品尝过这两道菜,耳听为虚,舌尖为实,覃科长就“微服私访”,来到裴家餐馆,点了这两道菜。丸子是论个卖的,覃科长各要了两个,一尝,果然名不虚传。他让人把裴老板叫过来,旁敲侧击地探问。裴老板不认识覃科长,把他当成了食探,很警惕,嘿嘿一笑说:“祖传配方,薄利多销。”其他的就不说了。覃科长悄悄问一个收拾碗盘的服务生:“哎,你们的丸子这么便宜,不亏钱吗?”服务生很神秘地对他说:“老板有路子,食材便宜,都是捡漏儿上的货。”

一个“捡漏儿”让覃科长想了又想。“捡漏儿”这个词原本是用在古玩市场上的,如今拓展了,连这餐饮业也用上了。捡漏儿进的食材,难怪价格这么便宜呢。可他转念又想,这裴家餐馆捡了多大一个漏儿呀?听说这两道菜推出一年多了,哪有那么多的漏儿啊!

覃科长想着想着,忽然有点吃惊,因为他想到了那些病死的畜禽和水质污染死掉的鱼虾!覃科长不敢怠慢,又要了一个肉丸一个鱼丸,带回去检验。结果是,污染物致病菌等都不超标,不是病死的东西。他又不明白了,这么好吃的菜肴,这么便宜的价格,这裴老板是从哪儿捡了这么大的漏儿啊?他怎么想怎么觉得这里大有文章。

他知道,从裴老板口里什么也拿不到,就避开裴老板,搞定了一个大厨,问他,裴老板都是从哪里进的食材?可大厨摇了摇胖脑袋说不知道,他还说,每次都是老板把肉糜和鱼糜带过来,什么都是齐的,他只管烹。但是大厨却说了一个重要情况:那肉糜鱼糜都是熟的。

“熟的?”覃科长不明白。

“哦,生的做不出那个味道来。”大厨解释说。

覃科长好像明白了,难怪别的餐馆仿不了呢,原来如此呀。可是他到别的餐馆一问,都说用熟的烹饪过,但还是出不了那种味道。覃科长又疑惑了,看来裴老板真有祖传秘方。是什么样的祖传秘方呢?覃科长想着想着,忽然又想到,有些餐饮人员打着“祖传秘方”的幌子,其实是往食品里加掺违禁有毒的添加剂,如硼砂、罂粟壳粉等等。这裴老板的秘方会不会就是这个呀?他又检测了肉丸和鱼丸,也没发现违禁添加剂。肉丸和鱼丸不是佳酿,有些添加剂目前还检测不出来,这更坚定了他查到底的决心,得为消费者的健康负责。

覃科长深入调查。大厨不是说肉是熟的吗,说明裴老板还有其他的熟品加工点,可是查了几天也没查到。覃科长忽然觉得自己误入了歧途,或许裴老板进的食材就是熟品,根本就没有加工点。

没用多少工夫,对裴老板只监视了两天,就见了分晓。这天晚饭后,裴老板一个人上了他那辆小货车,覃科长马上意识到可能是去进货,就在后面跟着。小货车直奔C城。到C城的路并不远,只有三十多公里,没一个小时就到了。然后小货车进了一家高级宾馆,并停在了餐厅门口,覃科长把车停在旁边看着。

时间不大,裴老板从餐厅里拎出了两袋东西,装到了车上。怪不得呢,原来裴老板跟宾馆的内鬼勾结着。覃科长继续盯着,小货车又去了另一家宾馆,又提出两袋沉甸甸的东西,装到车上。然后又去了一家,一共进了五家宾馆。覃科长不能不吃惊,这个裴老板真够可以的,竟然跟五家大宾馆的内鬼勾结,宾馆还都是政府定点的住宿餐饮单位。原来裴老板是到这儿来“捡漏儿”啊!

覃科长明白了,这“肉丸和鱼丸”的猫腻出在这儿呀。当天晚上,覃科长返回了本城,来到裴老板的家门口。

机不可失,就在裴老板停下车要卸货的时候,覃科长冲了过去,并亮出了执法证件。

裴老板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就镇定下来,说自己没做违法的事。覃科长指着车上的货问,这是什么?裴老板吞吞吐吐地说是鱼肉。覃科长叫他打开袋子,接受检查。裴老板不得已,就打开了一袋。覃科长一看,立刻愣了,什么鱼肉,都是餐桌上收集起来的碎骨头烂肉!覃科长再叫他打开一袋,是餐桌上剩下的破鱼碎虾!覃科长忽然想到肉丸和鱼丸,吃惊地问:“你那肉丸和鱼丸都是拿这个做的?”裴老板点了点头。覃科长忽然想呕。他很气愤,用这种东西给人吃,传染疾病,危害健康,是违法行为。

覃科长这会儿才算真明白了,有点怒不可遏,立马拍照,掌握证据。接着,严令裴老板交代问题。裴老板不敢不交代。

裴老板说:“我有个堂哥,在C城一家大宾馆里当餐厅经理。有一次我去看他,在一个雅间里看到整桌的鸡鸭鱼肉,只吃了一小半儿,剩了一大半儿,我有点惊讶,问堂哥剩下这些东西咋整。堂哥说,还能咋整,倒掉。我一听就动了心思,都是好东西,倒了多可惜呀,我问堂哥这样的东西一天要剩多少,他说哪天都有几桌。我说一月给他一千块钱,把这些东西打包给我,堂哥二话没说就答应了。后来堂哥又跟另外几家宾馆说了,有的给了五百,有的给了八百,我就收了五家宾馆餐桌上剩下来的东西。因为是剩下的东西没法直接上桌,我就把肉类的归在一起,鱼类的归在一起,搅成糜,做成了肉丸和鱼丸。本来这些丸子是卖给民工吃的,没想到这么多人都爱吃,天天供不应求,后来,大饭店的人还到我们这来定购。”

这种东西为什么这么多人都爱吃呢?覃科长问裴老板里边放了什么?裴老板说,他什么都没放,因为这些东西,宾馆在烹饪时都加入了调料,鸡鸭鱼肉又是不同风味。还有,各家大厨又各有各的烹饪方法,混合成的肉丸和鱼丸具备了各种口味。裴老板真让覃科长长了见识,难怪其他餐馆仿效不了了。

听裴老板说完,覃科长心里五味杂陈。他实在没想到,这些公务餐桌上剩下的东西,竟然又回到了公务餐桌上!

覃科长一脸愤怒地对裴老板说:“听候处理!”

裴老板立刻瞪大了眼睛说:“凭什么呀,我这是听领导的话,不搞浪费。我、我这是反对舌尖上的腐败!”裴老板的话,把覃科长噎得有点说不出话来,可国法就是国法,必须立刻停业!裴老板听了有点垂头丧气,说:“你不说我也要停了。我今儿个拉回来的东西还没以前的一半多呢,现在不让干部们大吃大喝了,剩下的东西越来越少了。”

裴家餐馆被处罚的消息一出,小城一片哗然,医院里挤满了吃过肉丸和鱼丸的人,大多都是公务人员,忙得连院长都上台为这个长那个员的看病了。还好,最后没查出谁染上了病。

查看余下全文
上一篇:泪洒旮旯村
下一篇:怒砸连心锁
读故事网-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