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间故事

鬼故事 儿童 哲理 情感 名人
神话 民间 幽默 佛教 英文
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

惊心的贡橘

03-28   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 div>

早上八点,县长刘成坐在办公室里,打开报纸,一下被一则新闻吸引住了。新闻说的是本县刘家坪出了一档子新鲜事,村长刘满囤院子里的贡橘树挂果了。要知道这种贡橘来自台湾,当初移植到这北方大山是作观赏植物,如今结了果还真算得上新闻了。

 

刘成把报纸一合,想起县里招商引资的事来。其实刘满囤不是外人,正是他本家二叔,他对贡橘的来龙去脉一清二楚。这棵树是刘满囤的弟弟刘满堂五年前从台湾弄来送给哥哥的。刘满堂在台湾经商,号称“水果大王”。这种贡橘,据说过去只有皇帝才能吃上,可见有多珍贵。刘县长琢磨,如果刘满堂能成功引来贡橘,那招商引资的任务不就完成了吗?

 

他立马喊来司机,让他送自己到刘家坪实地考察。小车开出县政府,迎面走来一个年轻人,刘县长忙让司机停了车,叫住那年轻人说:“礼明,我要去刘家坪,你就别在街上闲逛了,跟我一起去吧。”

 

这个叫礼明的年轻人是刘县长的儿子,大学气象系刚毕业,还没找到工作。刘县长今天带儿子上刘家坪,是想让儿子见见刘满囤。

 

县城到刘家坪,一路都是水泥路,两个小时就到了。刘县长带儿子先去看贡橘树,果然树上挂满了黄澄澄的橘子。来到刘满囤家,他拿出礼物给刘满囤,说明来意。要知道刘满堂一直在台湾经商,很少回来,对他这个县长侄子一点都不熟,想请他回来投资,还得刘满囤出面。

 

刘满囤听后,说不用了,让他看看里屋是谁。门帘一挑,一位身着唐装的老人走了出来,正是刘满堂。原来贡橘树刚一挂果,刘满囤就立刻告诉了弟弟刘满堂。刘满堂也觉得奇怪,便坐飞机赶来看个究竟,正好和刘县长碰上了。

 

刘县长开门见山,说想让三叔投资搞贡橘园,把刘家坪的几百亩梯田都种上贡橘。刘满堂摇摇头说:“本来我也有这个意思,可实地一考察,觉得这个计划难以长期发展。”

 

这时刘礼明过来了,叫了声三爷爷,问为什么难长期发展。刘满堂叹了口气,没有回答,反问起刘礼明的情况来。刘礼明说自己是气象系的毕业生,刘满堂一听,话锋忽然转了,对刘成说:“这个贡橘园也不是不能开,要是你儿子肯给我打工,跟我在刘家坪待满一个月,我可以再考虑考虑!”

 

刘县长心里觉得奇怪,贡橘园开不开跟我儿子有什么关系?不过刘满堂终归是亲戚,倒不怕儿子受什么罪,于是满口应承下来:“一言为定!”

 

一个月后,刘县长接到刘满堂的电话,说刘礼明表现不错,请刘县长上山来签约。刘县长这个高兴,就通知县里的电视台和报社,然后是各局和各部委的相关人员,几十辆小车浩浩荡荡出发了。

 

车队刚到山坳口,就见刘礼明等在那里,他身后排着一溜儿牛车,把道路堵了个严严实实。刘礼明满脸歉意:“不巧得很,这段路昨晚发生了滑坡,大家还是转另一条山路走吧。山路汽车走不了,请大家上牛车。”

 

刘县长签约心切,加上说这话的又是宝贝儿子,也顾不上身份了,忙招呼大家都上牛车。老乡鞭子一甩,车队拐上了另一条路。刘礼明陪他老爸坐在第一辆牛车上,嘴一直没闲着:“要说起这牛车,过去叫勒勒车,来历可不小。是当年刘家坪的人远走张库大道,进行畜产品交易的交通工具。”刘县长第一次发觉儿子居然有这么好的口才,把百年前老祖宗的历史讲得活灵活现。再加上牛车行走缓慢,他留意了下路旁的景色,竟是非常优美,不由兴致大发。

 

走了四五里路,前面出现一条小河,刘礼明鞭子一挥,牛车队停了下来,他喊一声:“请大家上船!”就见河畔一拉溜十多艘小船,由刘满囤带队,正等着大家呢。刘县长心里嘀咕,这唱的是哪一出啊,又是牛车又是小船。不过刘家坪遥遥在望,他顾不上细问,就率人上了船。

 

船桨一荡,船队溯流而上。刘满囤的手一直没闲着,沿途不住地撒手网,很快打上许多鱼虾来。来人里有爱好钓鱼的,一看来了精神,要过手网自己打捞起来。这一路欢声笑语,不像是来开会,倒像是旅游的。

 

等船队靠岸,一行人来到了刘家坪。刘满堂亲自相迎,把众人迎进院子。嗬,就见一辆辆汽车停在院子里,一看,都是他们停在山坳的车啊。一问司机才知道,他们坐牛车刚走,就有人来通知司机开车去刘家坪,一路直行,根本没见什么滑坡。刘县长这个纳闷,回头找儿子,刘礼明却笑着说:“工作餐预备好了,边吃边谈吧。”

 

大队餐厅桌子排开,大家一看,这不刚刚从河里打上来的吗?鱼虾王八唱主角,南瓜豆荚唱配角,典型的农家宴。刘满堂举杯致歉:“实不相瞒,进山的水泥路没滑坡,这么做是想让诸位体验一下我们刘家坪的魅力。你们要是坐车来,就感受不到了。刘县长你说,开辟一个生态观光区,够不够格?”

 

刘县长一想沿途所见,的确是够格了,可这一趟不是为这个来的啊。生态观光区名字好听,可是收效太慢,哪里比得上贡橘啊。他干咳一声:“三叔,这个……我们还是先谈贡橘吧。”没想到刘满堂一摇头:“生态观光区谈不下来,贡橘就不用谈了,你还是先签了这份合约吧。”说着话,递给刘县长一份拟好的合约。合约上写着,不用县里出资,但是要保证以后不许开汽车进刘家坪,只许坐勒勒车,以体验先辈走张库大道的风情;不许在小河上游建化工厂,以免污染;不许在刘家坪兴建宾馆饭店,只可以建农家餐馆在农家住宿,以保持风味。

 

刘县长看完,觉得没什么大问题,反正不用县里出钱,就签了字,然后问:“那么贡橘呢?是不是也签了?”

 

刘满堂说:“签约前,请大家先回答我一个问题,就是为什么原产台湾的亚热带水果会在刘家坪这温带挂果?”农业局局长回答:“那是我们县土壤肥沃的缘故。”刘满堂摇摇头。文化局局长跟着说:“古书上说,淮南为橘,淮北为枳,这有个基因变异问题,应该是贡橘的基因变异,所以适合这里了。”刘满堂呵呵大笑:“只有五年时间,贡橘是不会变异得这么快的。”

 

再往下就鸦雀无声了。刘满堂叹了口气说:“这个问题还是让刘礼明来回答吧,他是学气象的,经过一个月的研究,已证实了我当初的想法。”

 

在众人的注视下,刘礼明站了起来:“根据气候监测,咱们县不但受全球变暖影响,还由于自身污染,形成了环岛效应,气温有点儿类似台湾岛的气温了,这才是贡橘挂果的真相。其实刚才签生态观光园的合同,阻止汽车进山,为的是有效防止汽车尾气;河边不让建厂,以防止污染水源;村里不许大兴土木,是怕出现更严重的环岛效应。只有这样,贡橘才可能每年挂果啊。”

 

这话一说,大家心里都有些沉甸甸的。刘县长久经官场,试图扭转气氛:“这样也好,坏事变成了好事嘛,想想看,贡橘上了市,我们县的经济肯定更上一层楼。三叔,你就签字吧。”

 

刘满堂拿起笔,一笔一笔地写上自己的名字,然后神色凝重地说:“其实我们这么做,对气候变暖只能算是杯水车薪,不过毕竟开了个好头。贡橘挂果,我没有把它当好事来看,我当它是大自然对人类的警告!”

查看余下全文

上一篇:爱的利息
下一篇:指动石上沧海情
读故事网-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