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间故事

鬼故事 儿童 哲理 情感 名人
神话 民间 幽默 佛教 英文
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

致命霓裳

03-28   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 div>

 

宋慈,南宋建阳人,是我国古代杰出的法医学家。

 

这一天,衙门里的押司陈良向宋慈告假,说儿媳妇疏月昨晚死于难产,他要在家中料理丧事。宋慈准了假,不过心中好生纳闷,前些日子,他还去陈宅赴过宴,贤淑漂亮的疏月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这么年轻漂亮的少奶奶,怎么会突然死于难产呢?

 

当天,宋慈到陈家吊唁。陈良陪宋慈来到灵堂,陈良的儿子陈秀石面色通红,对父亲怒目而视,好像心有不忿,这些都被宋慈看在眼里。这时,从外边闯进一对中年夫妇,大哭妹妹死得好惨。陈良介绍说,这两个人是儿媳妇的娘家哥嫂二旺和秋菊。这时,二旺冲着陈良吼道:“我妹子昨天还好好的,怎么到晚上就死了呢?”秋菊忙对陈良说:“伯父,二旺不会说话,您多见谅。昨天上午她还在和我一起说话,怎么突然就死了呢?”陈良转身对宋慈说道:“大人,卑职一生无女,将疏月当作亲生女儿一般。她即将给我陈家生儿育女了,要说悲痛,我比谁都悲痛。”说罢老泪纵横。

 

宋慈回到衙门,捕头铁手说,街上的李记茶坊李掌柜前来报案。宋慈让铁手将李掌柜带进来。李掌柜说,就在今早,他去周记裁缝店定做新衣,发现周裁缝死在卧室里,于是跑来报案。

 

宋慈赶到案发现场,只见死者双眼暴突,七窍流血,是中毒之状。他见旁边饭碗里的汤中有少许的人参和一些鸡肉,便吩咐捕快牵来一只小狗,小狗喝了两口便倒地死了。他推测,周裁缝就是喝了含有剧毒的人参鸡汤死的。可谁在这碗人参汤里做了手脚呢?难道老裁缝是服毒自尽?如果是这样,是什么原因将老裁缝逼上绝路?李掌柜说他还有一事相告,一个月前,老裁缝的儿子小裁缝意外死亡了。小裁缝刚过二十,怎么平白无故就死了呢?后来听人说小裁缝是得了一种绝症。

 

一个月内裁缝父子相继死亡,难道是老裁缝想念儿子寻了短见?这时李掌柜说,周裁缝学得一手好手艺,妻子去世后,周裁缝就将手艺传给了儿子。半年前,小裁缝得了一种怪病,不吃不喝,脸色苍白,到最后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不久就死了。周裁缝几天前和他一起喝酒时老泪纵横,李掌柜问他为什么如此伤心,他只是说家门不幸,李掌柜想多问几句,周裁缝却闭口不谈了。

 

李掌柜走后,捕头铁手又在茶楼里打听到一条重要线索,原来小裁缝和一个女人有私情,这个女人就是刚刚难产而死的陈家少奶奶疏月!原来,铁手按照宋慈的吩咐乔装改扮去寻找周裁缝死亡一案的线索,他从茶楼米行陈掌柜那里听说,陈掌柜曾亲眼目睹小裁缝和少奶奶的私情。铁手亮出身份,将陈掌柜请进了衙门。

 

宋慈问陈掌柜,是怎么看出来陈家少奶奶和小裁缝有私情的。陈掌柜说,半年前的一天晚上,他从一家酒楼出来正要回家,忽然看见一个人影在他面前一晃。借着酒楼门外那两只大红灯笼,陈掌柜看得清清楚楚,正是小裁缝。只见小裁缝爬上临街一面院墙,跳了进去。陈掌柜的好奇心被勾了起来,就爬上院墙边的一棵杨树往里看。月光下,他发现墙里是个花园,不远处的一片花丛旁边,小裁缝和陈家少奶奶正拥抱在一起亲热呢……

 

陈掌柜走后,宋慈眉头紧锁,他感到周裁缝父子和疏月三人的死亡绝非巧合。

 

早上,陈家下人进来向陈良禀报,说接云寺的主持僧人了然大师求见。陈良正准备差人求了然下山为儿媳妇做道场,没想到了然自己来了,急忙相迎。两人寒暄一番后,了然说他下山为少奶奶做道场,他已经算过,少奶奶的忌日是七星犯煞,如果在家里做道场,会对陈家极为不利。接云寺里有各方神佛菩萨佑护,煞星近不得身,如果少奶奶在寺里做道场,一切魔障自然化为虚无。陈良对了然向来尊敬,听他这么说,就同意了。当天,疏月的灵柩便被抬到了接云寺的一个偏殿停放。

 

了然每天率众僧为亡灵念经超度。夜幕降临,了然正在禅堂打坐,门外来了几个借宿的客商。了然将几位客商引进禅堂,领头的客商施礼说:“大师,本官半夜打扰,还望大师恕罪。”了然双手合十说:“大人见外了,您一心替亡者洗冤昭雪,老衲佩服之至。”

 

原来,领头的客商正是宋慈。他先让铁手去接云寺说服了然大师,去陈家将疏月灵柩运到接云寺做道场,其目的就是想勘验一下疏月是否如陈家所说的,是难产致死。因为陈良毕竟是县衙押司,公开提出勘验尸体是不合适的。

 

宋慈开棺验尸,发现死者确有身孕,不过只有四五个月的样子,绝非难产而死。而且疏月脖颈处有一个小针孔,孔周呈青紫之色,若不仔细观察很难发觉。宋慈用银针一试伤口,银针立刻变黑了,他断定疏月系中毒而亡,中毒的地方就是脖子上这个针眼大的伤口。

 

第二天一早,门房报说刚才来了个姑娘,让他把一个包袱交给宋慈。宋慈打开包袱一看,里面包着一件漂亮的霓裳,霓裳就是一种轻纱做的衣裙。宋慈将霓裳拿给铁手看,两人琢磨了半天,宋慈突然说杀死疏月的凶器正是这件霓裳!

 

铁手不解,宋慈说:“这件霓裳缝制得极为巧妙,里边暗藏着机关呢!”他将霓裳拿在手里指着领口说:“霓裳的领口里布满了细小的针刺,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破绽。”铁手仔细一看,领口处果然微微露出细小的针尖。宋慈说,“这可能就是传闻中的见血封喉之毒啊!这种奇毒如果蘸在针上刺了人,不出片刻人就会被毒死。”

 

宋慈将一只青蛙放在桌子上,然后用那个铁刺儿划破青蛙外皮,果然,片刻工夫青蛙便蹬腿死了。宋慈推断,在长汀,能将如此细针缝制在霓裳里而不被发现的人,只怕就是刚刚死去的周裁缝。铁手问宋慈为何断定是霓裳害死了疏月。宋慈说:“道理很简单,这件霓裳在这个节骨眼上出现,一定是知情人在指点我们找到案情的突破口。她之所以不敢来见我,是怕遭到麻烦。这个人与疏月关系非同一般,不忍见她被害才提供证物给我们的。”

 

宋慈让门房好好回忆一下送包袱小姑娘的样子。门房说:“她将包袱交给我后就匆匆忙忙走了。姑娘长得活泼可爱,左眉心有一颗黑痣。”

 

宋慈知道此人是案情关键人物,便差捕快去寻找。

 

 

宋慈推断,既然老裁缝中毒而亡,身强体壮的小裁缝会不会也是被人谋害而死呢?他带着铁手秘密开棺验了尸,发现小裁缝的尸体还未腐烂,全身上下并无一点伤痕。不过全身骨头却变黑了,明显也是中毒而亡。

 

这天,铁手来到宋慈后宅,禀报说,疏月墓旁发现了陈家少爷陈秀石的尸体。秀石怎么会死在妻子坟前?宋慈急忙带人来到了墓地,只见墓地边上围满了人,陈良和家人正在痛哭呢。令宋慈惊奇的是,秀石竟然涂脂抹粉,穿上了一身女人的漂亮衣裙。经勘验,秀石是上吊自尽的。

 

“令郎有穿女人衣服的嗜好吗?”宋慈问陈良。

 

陈良叹了一口气说:“大人,小儿小时确爱穿女人衣服。谁想到他现在居然成了这个样子,家门不幸呀!”

 

在宋代,“男风”盛行,眉清目秀的男人常常被喜好“男风”的男子当成“相姑”。秀石会不会也是某人的“相姑”?他死在妻子坟前说明他自感亏欠妻子,同时也可能是无法面对做“相姑”为家人所不容的事实,所以选择自杀。如果是这样,秀石一死,那个男人必会秘密前来哀悼。宋慈吩咐铁手秘密监视秀石灵前的可疑之人。他想起吊唁疏月时秀石对父亲愤怒的情形,他似乎知晓妻子的死因,只是碍于种种顾虑没说出来。

 

三天后,铁手在秀石的灵前发现了一个哭得悲痛欲绝的男人。这人叫杜锦,是个秀才,年过三十仍未婚娶,和秀石曾经交往过密。宋慈一听禀报大喜,立刻和铁手扮成进屋讨水喝的算命先生进了杜锦家。杜锦此时仍然双眼红肿,可见十分伤心。喝完了水,宋慈说自己是走江湖看相的,想给他相一面,杜锦就让宋慈给他相面。宋慈假装看了看,然后装模作样地说:“先生哪儿都好,就是姻缘不顺。看似无妻又有妻,能开花又不能结果。”杜锦问宋慈为何这样说,宋慈说:“先生喜好‘男风’,故有此说。”

 

杜锦的脸当时就涨得通红。宋慈微微一笑:“人的运势都在脸上。没有十足的把握,在下是绝不会胡言乱语的。如不破解,不久会有血光之灾。”

 

“望先生救我。”杜锦扑通就给宋慈跪下了。

 

铁手哈哈大笑,说出了宋慈的真实身份。杜锦惊慌失措,叩头不已。听完杜锦的述说,宋慈就明白了八九。两人回到衙门刚刚坐定,捕快进来报告,说已经找到了那个左眉心有黑痣的姑娘,并将她带来了。等听罢那姑娘的叙述,宋慈心里透亮了,对铁手说,此案已破……

 

第二天,陈良刚刚走进县衙大堂,就听宋慈喝道:“来人,将陈良给我拿下!”陈良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衙役绑了个结结实实。宋慈喝问:“陈押司,你可知罪?”陈良说:“陈某一向勤勉奉公,何罪之有?”宋慈一拍惊堂木:“好一个勤勉奉公!我来问你,你儿子和儿媳妇是怎么死的?还有,裁缝铺的老少两位裁缝又是怎么死的?”

 

“大人,我听不懂您在说什么。”

 

宋慈说:“既然你不想说,就由我来说好了。想必陈押司也曾听说过周记裁缝铺父子一个月内相继暴亡的消息了吧?”

 

陈良说:“两个百姓的死又关我什么事?”宋慈说:“陈押司,二人的死因你最清楚不过,他们正是服了你家泡了砒霜的人参而死的!”

 

“笑话,我陈家的人参怎么会到了裁缝铺?”陈良说。

 

宋慈说:“他们自然不会和你家有什么交往,可是小裁缝却和你们家少奶奶有了私情!”

 

“大人,小裁缝明明暴病而亡,怎么是服了人参鸡汤毒死的呢?我家儿媳妇向来谨守妇道,怎么又和小裁缝扯在了一起?”陈良狡辩说。

 

“因为疏月常去裁缝铺定做衣服,和小裁缝有了私情。至于这私情因何而起,原因只有一个,因为你儿子是一个喜好‘男风’的‘相姑’!他和男人相好,自然冷落了妻子,所以,少奶奶和小裁缝有染也在情理之中。”宋慈越说越激动,“传证人!”

 

话音一落,杜锦和一个左眉心有黑痣的姑娘走上堂来。姑娘叫喜凤,是疏月从娘家带来的贴身丫头。

 

原来,宋慈从喜凤的嘴里,得知了秀石其实早就知道了疏月和小裁缝的私情。秀石嗜穿女装,尤其喜好小裁缝缝制的女装,于是就让妻子去小裁缝那里为他定做女装,疏月只好往裁缝铺里跑。一来二去,就跟小裁缝有了私情。秀石自知对不起妻子,也就不闻不问。这事后来被老夫人知道了,将这件事情禀报了陈良。陈良觉得这是有辱陈家脸面的事情,决定神不知鬼不觉地除掉小裁缝。

 

于是,他假意让小裁缝到陈府缝制衣服,然后在他的饮食里做了手脚,使小裁缝渐渐染了病。然后,陈良将一棵在砒霜水里泡过的人参让疏月送给小裁缝补身子。不知内情的疏月果真将这棵毒人参拿给小裁缝,可她怎么也想不到,小裁缝就是因此死于非命。陈良就这样通过疏月的手轻而易举地除掉了小裁缝。小裁缝死的那天,陈良十分高兴,在房中向夫人说明了经过,却被窗外的喜凤听了个一清二楚。

 

根据喜凤和杜锦提供的情况,宋慈推断,小裁缝死后,老裁缝发现毒死儿子的人参是疏月送来的,决心给儿子报仇,便精心缝制了一件霓裳送给了疏月。这件霓裳领口处缝满了见血封喉的毒刺,毒刺只要划破人的脖颈,一时三刻人就会被毒死。疏月穿上这件霓裳后,果然被毒死了。陈良也知道儿媳死得有点蹊跷,但家丑不可外扬,便以难产为由遮掩了过去。再说老裁缝,知道自己罪孽深重,就吃了儿子吃剩下的毒人参自尽了。秀石眼见惨祸连连,不由悔恨难当,也在妻子的坟前上吊而亡。

 

“这个,就是毒杀疏月的凶器!”宋慈将霓裳扔在了陈良脚下,“疏月入殓后,喜凤暗中将这件你们扔在一旁的霓裳藏了起来。当她得知我在查这个案子时,就将霓裳秘密地送到了衙门里。她怕你们报复,就藏身于他处,捕快们花了不少时间才找到她。从她那里,我才了解到了案情的真相。没想到,首先杀人者就是你,陈押司!虽然你只是杀害了小裁缝,可后面几个人却都是因你而亡。”

 

陈良一下泄了气,脑袋顿时耷拉下来。

查看余下全文

上一篇:指动石上沧海情
下一篇:滩王传奇
读故事网-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