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间故事

鬼故事 儿童 哲理 情感 名人
神话 民间 幽默 佛教 英文
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

滩王传奇

03-28   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 div>

清朝末年,渤海边百里滩有一户李姓人家,一直靠贩卖鱼虾为生,日子过得很是清苦。

 

李家的小儿子元芳自小聪明伶俐,能说会道,长得又特别招人喜爱。元芳成年后,哥哥就带着他一起贩卖鱼虾。

 

正值秋初,百里滩的对虾、螃蟹丰收,哥俩一商量,准备转天贩些海鲜去京城。哥俩把几大木桶的虾蟹抬上骡车,一路进京而来。

 

快到京城,已经接近正午,元芳早已汗流浃背,饥肠辘辘。

 

到了市场,哥俩摆好摊子,新鲜的虾蟹很快招来很多人,不一会儿,就卖了大半。就在此时,几个小混混模样的人分开人群,几脚就踢翻了哥俩的摊子。为首的一个说:“敢在大爷地盘上卖货,胆子不小啊!”不由分说,牵着骡车就走。大哥拼命拽住骡子的缰绳,被为首的混混一脚踹在胸口上。

 

哥俩眼睁睁看着骡车被拉走了。哥哥窝囊地噼里啪啦掉泪珠子,元芳悄声对哥哥说:“哥,哭啥,咱们不是有个远房表兄在亲王府当差吗,咱们先跟着这几个土匪,摸好门路,再去找表兄。”

 

于是,哥俩雇了辆驴车,偷偷尾随着小混混们,暗自记下了混混们落脚处,然后一路打听,找到了亲王府。

 

见到了表兄,元芳把遭遇简单说了,然后哥俩把最后那筐螃蟹抬进王府。说也凑巧,王爷的小贝勒正发愁玩牌九没人手,元芳得知,自告奋勇陪小贝勒爷玩。元芳聪明善谈,给贝勒爷说了些海边的趣事,逗得贝勒爷很开心,当晚就摆下酒席。小贝勒爷是个吃货,他吃着膏满黄肥的大螃蟹,越发喜爱元芳,说要留下元芳在身边做事。元芳大为惊喜,连忙给贝勒爷叩头。

 

当夜,元芳对哥哥说:“哥,明天你先回去,我要好好巴结巴结贝勒爷,有这个大靠山,我们日后才有出头的日子。”然后,又和哥哥耳语了几句。哥哥知道弟弟有主意,劝他也没用,转天就自己赶着驴车回到百里滩。

 

元芳留下后,整日在贝勒爷身边,陪贝勒爷吃喝玩乐,赌博耍钱,贝勒爷对他更加喜爱。过了一个月,哥哥赶着驴车又来了,这次,哥哥给贝勒爷带了更多的螃蟹、对虾、时令鲜鱼。贝勒爷大快朵颐,连声夸百里滩的海鲜美味无比。

 

元芳趁机说:“贝勒爷,您知道吗,百里滩有钱人不是卖鱼虾,是开滩晒盐。开出一滩,转年就是白花花的银子,我要是能在那里开滩,您就有个小金库了,到时候把您接到百里滩,想吃啥没有啊?”

 

贝勒爷脑子转了转,说:“知道你小子机灵,说吧,爷怎么帮你,要钱可没有。”

 

元芳赶忙说:“哪能用您的钱呢,只要有亲王名帖,我就能在百里滩站住脚!”

 

就这样,元芳得到了亲王的名帖。转天,元芳和哥哥辞别了贝勒爷。哥俩由表兄陪着,直奔小混混们的落脚处。小混混们见了亲王的名帖,早就吓得屁滚尿流,赔了不少钱。

 

哥俩返回百里滩时,先去了天津盐道衙门。元芳趾高气扬地亮出亲王的名帖,张口借一万两银子,说要在百里滩开最大的滩晒盐。盐道衙门也不是白吃饭的,思来想去,不借给他吧,亲王的名帖摆在眼前,这俩人一定有来历。最后答应借给他们两千两银子。拿到银票,元芳更加得意,看来,亲王的名帖是无价之宝啊。

 

元芳有了银子,回到家盖房置产业,锦帽貂裘,十里八村的人谁不刮目相看?元芳名声大振,可谁也不知道他的底细,很多有钱人都主动巴结他。元芳心中早有打算,他给每一个巴结他的人都看过亲王的名帖,让人觉得他李元芳手眼通天。

 

这样,一年过去了,李元芳认为时机成熟,就大大方方去找芦台县最大的商号。

 

芦台的王掌柜名声大得很,芦台有商号,全国好几个地方有买卖。王掌柜为人仗义豪爽,只因年岁大了,回到老家芦台享天伦之乐。王掌柜见李元芳手上有名帖,又有派头,加上他嘴上会说,也想结交这个后生。当元芳把借钱的事讲出,王掌柜连声说好。王掌柜说,芦台距百里滩不远,他上了年岁,不能亲自闯荡了,想让元芳做兄弟,用多少钱一句话,让手下人给元芳送去。李元芳见王掌柜如此慷慨,大哥长大哥短,千恩万谢。

 

李元芳有了铁靠山,又得了王掌柜送来的两万两银子,开滩的钱不发愁了。他雇来几百个民工,干了整整一年,在荒碱滩上开了一片盐滩。

 

盐滩总体设计为一个圆形,依据八卦形状,开了十副滩,依据奇门遁甲中的开、休、生、伤、杜、景、死、惊八门,只在东北方向和西北方向留有两个出口,即开门和生门,不熟悉地形的人进了这片滩田,就像进了迷宫一样,没有熟悉地形的人指引,很难走出来。这片滩起名叫“大滩王”。

 

转年李元芳发大财了。他不忘贝勒爷的恩情,就和大哥一起带着时令海鲜,揣着银票,到京城拜谢,贝勒爷见这小子挺仗义,更加欢喜。贝勒爷给百里滩地方官写了书信,告诉官员们要好好照顾元芳。元芳感觉自己腰杆更硬了。

 

再说王掌柜,他知道元芳发了财,坐着轿车子来到元芳家,一来贺喜,二来讨债。

 

谁知,元芳听到王掌柜前来要钱,脸色刷地沉下来说:“大哥,小弟谅你年岁大有些糊涂,不计较你,我为人处世吐口唾沫是个钉,借钱凭证据,无凭无证那不是讹诈吗?”

 

元芳一席话,王掌柜听了如五雷轰顶,他恼怒地说:“李元芳,你人面兽心,咱们找地方算账去!”王掌柜怒气冲冲写了呈状,把元芳告上县衙。

 

县衙受理了呈状。但是,县太爷知道元芳的背景,哪敢得罪元芳,假装下了传票,在传票下来时,李元芳派手下人在县衙上上下下打点。

 

县太爷升堂理事,假装责问李元芳为什么借钱不还,李元芳慢条斯理地说:“老爷,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连三岁孩子都懂,如果空口无凭,硬逼元芳拿钱,这不是敲诈勒索又是什么,请老爷明断。”王掌柜喊着说:“老爷我有证据!”

 

县太爷传证人上堂对质。一会儿上来一个粗壮的汉子,声言是个车夫,王掌柜指着车夫说:“我借给李元芳的钱,都是他给送去的。”县太爷转脸问车夫:“是这么回事吗?”车夫连连摇头:“小人记不得这回事。”整个大堂哗然,王掌柜顿时呆若木鸡,好大一阵子才缓过气来。他指着李元芳鼻子说:“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敢对天发誓吗?”元芳软中带硬地说:“大哥别逼小弟了,缺钱说一声,让手下人给你送去。”说完,又冲县太爷说:“老爷,小人不能奉陪了,如有证据,随传随到,甘愿领罪。”扭头就要走,只听王掌柜怒吼一声:“站住!李元芳你听着,阳间讨不来,到了阴间也不放过你!”说完,王掌柜颤巍巍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小瓶大烟水,拧开盖倒在口里吞咽下去,双眼瞪得大大的,死死盯着李元芳,接着扑通一声仰倒在大堂。王掌柜死在眼前,李元芳却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县衙大门。

 

几年过去了。一天,李元芳吃饱喝足卧在躺椅上,迷迷瞪瞪睡着了。忽然看见王掌柜背着钱袋子进了屋。就在这时候,手下人闯进屋报喜,说他老婆生了个胖小子。元芳一听,信口嘟囔了一句:“要账的来了!”

 

元芳脱口而出的话,把他自己也吓了一跳。以后的日子,王掌柜阴魂不散,总是在李元芳梦里出现,没过几年,李元芳竟然一病不起,不久就死了。

 

后来,李元芳的儿子长大,这孩子整日吃喝嫖赌,很快就欠了一屁股债,大滩王也不得已卖给了别人。据说,买下大滩王的,就是王掌柜的后人。

 

再后来,大滩王几经转手,很多人因大滩王而富,又因富生逆子,都逃不过“富不及三代”的宿命。

 

有关大滩王的故事,一直被百里滩人用来教育后人,要节俭持家,要积德行善。

查看余下全文

上一篇:致命霓裳
下一篇:隙生红毛龟
读故事网-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