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间故事

鬼故事 儿童 哲理 情感 名人
神话 民间 幽默 佛教 英文
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

岳父的门道

04-01   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

    在我退休之前,也就是前妻病故后我重组家庭的档口,我随现在的妻子姚余洲专程到浙江去拜访聚居在那里的姚家亲属,也算是我该履行的一次面试吧。大弟海洲说:“退休后跟我到这儿来钓鱼吧!”我说:“我已经在姚家钓了一条大鱼,妻子名字中就有一个鱼字的谐音,因此我就不再到湖州的太湖水域来钓鱼了。哈哈哈……”

    “那么你就跟我们来打门球好了!”岳父如此说。出于礼貌,我未置可否。

     要说到岳父母的打门球,我也是略有耳闻的。在这之前,岳父母到苏州来住在余洲家里时,也是到处转悠着到苏州的各个场地去打门球的。我听岳母说,她和岳父曾加入苏州门球队去洛阳参加过跨省际的比赛,还获得了比较靠前的名次。

    开始时,按照我们夫妇商定的,我俩每个月都要到浙江的南浔或湖州去看望二老的。从去年10月之后,二老就决定改为由他们到苏州我们家来休闲。于是我就帮着二老办理了苏州居住证,并依此为他们申领了高龄乘车免费优惠卡。这样一来,岳父母的活动半径明显拓展开来。今儿去桂花公园门球场,明儿到二郎巷球场,后天再光临体育中心赛场……每天早饭毕,二老都会带着家伙事儿——门球棒出去,到了午餐时间也会准时回来。

    不像岳母那样只把打球当做玩玩而已,岳父是将打球当个正经事情来对待的。有空坐定,岳父就会纸上谈兵似的推演球技、球艺,推演完毕后他还会拉过岳母也坐下解析以往打球得失之所以然。

    以前住在南浔时,岳父母都是南浔队的球员。后来常住湖州后,湖州队就慕名邀请岳父加盟。去年春节前夕,湖州队诚邀岳父一起参加年度比赛。岳父母为此专程到南浔告假:“这次我俩肯定不参加南浔队出去比赛了!”可南浔队却凭生一个计谋,即明知岳父母不参加南浔的组队而还是将他俩入列参赛队员名单上报,这样就使得湖州队面临“无法重复报名”的窘况从而痛失良将,南浔队则坐收比赛时少了巨大障碍的渔利。

    略过这一点点小小的不愉快,但见得二老在苏州时每天早出午归,见到他俩身形稳健,我们也是打心眼里高兴。都是八旬开外的人了,岳父母还能与球友切磋较量,还能与苏州老人共叙友情,实在是幸事一桩啊!有一天岳父母到了家里还不住地长吁短叹:“桂花公园管理门球场的刘阿姨你们记得吗?”我回答:“咋不记得?有一次我和余洲溜达到那里时,刘阿姨就格外亲切地问‘你们的两位老人家好久不见了,他们还在浙江啊?要不,你俩就过来打球吧?’”“刘阿姨走了!”二老依旧唏嘘不已:“她的年纪比我俩小许多,这么年轻轻地就走了,可惜啊实在可惜!”岳父母对球友的情感由此可见一斑。

    到湖州打球时间长了,就有一些分支队伍发觉岳父是个不可多得的干将,他们想方设法地要想挖掘了这位人才。先是银行队说服岳父加盟了他们的球队,而对于球技一般的岳母他们却眼光挑剔地将其拒之门外。岳父也不计较并说:“这在情理之中,这叫择优录用!”他还颇有得意的味道。

    老干部球队也想网络人才,他们开出更优惠的条件:“你们夫妇俩我们统统要了!”而岳父却坚持原则说:“我是先应承人家银行队的,这做人么不可以见异思迁,这做事么也讲究先来后到。要想打好球、先要做好人,你们说是不是?!”

    前几日我和妻子插空挡到南浔拜望二老,为啥说是插空挡?因为岳父母这期间南浔、湖州两地都有赛事,他俩得往返奔波马不停蹄。趁着天气晴朗,我对妻子说:“我在博客里常常提及二老打门球的事情,可还从来没曾现场观摩呢。今天我俩就去现场看看?免得一直主观臆测、满嘴跑火车似的瞎掰呼。”

    说去就去,我俩还没走进球场的大门,里面就传出来激战正酣的动静来。待进得球场,只见岳父正叱咤风云呢。“打一号门!那边三号门边的球不要管它、别管它!”还别说,凡是听从岳父指挥的球员,他们的得分就手拿把掐。当然,在球场上犹如在战场上一样,岳父对岳母也不会太可气了,有时甚至是大声的呵斥,此时的岳父犹如还在辽沈战役中的战场上,就像一位久经战火的老兵正在棒喝新兵蛋子的拎不清。

    一位大妈级的球员不知出于什么原因,蹑手蹑脚过来对我们说:“老姚这人也真是的,脾气这么火爆,就连自己老婆也训斥!你们老妈的性格啊,也真是好得没法说,逆来顺受。否则,他俩还不现场干架啊!”

    而我的感悟是,岳父和岳母一个在火里、一个在水里,这也属一种佳配。他们俩相濡以沫60年夫妻一路走来,如影随形、夫唱妇和也是保持健康长寿和确保家庭稳定的秘钥。

    趁着妻子掌勺、岳母打下手的空闲,岳父认真地翻出门球杂志并打开专页说:“对照这里的图形及文字说明,结合你现场观摩的体会,多看看、多接触,很快你就会入门的。”我不由自主地感觉到自己似乎正在将一只脚慢慢地伸进岳父的门道里去……

查看余下全文
上一篇:乞丐罢宴满汉楼
下一篇:后悔的漂亮女孩
读故事网-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