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间故事

鬼故事 儿童 哲理 情感 名人
神话 民间 幽默 佛教 英文
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

米糕藏银

04-02   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 div>

明朝朱元璋治国年间,南方有个叫莫里思的少年,靠在江中摆渡为生。这天,莫里思正守在江上等生意,突然发现江上漂来一个奇怪的竹筏。

 

莫里思看那竹筏大小与吃水深浅,便判断出筏上必定有人,但却不见人影。他一眯眼,仔细瞅了瞅,见竹筏上竟躺着一人,浑身都用黑布包着。

 

莫里思扯着嗓子喊道:“哎,有人吗,站起来说话!”没有回应,竹筏慢慢漂了过来。莫里思缩了缩鼻子,闻到了一股刺鼻的臭味,正是那竹筏发出来的。

 

不多时,那竹筏终于漂了过来,竹筏虽小,但上面却立了个很大的木牌,上面写着一些字。莫里思不识字,不知上面写的什么。他用两根长竿戳到竹筏上,竹筏停了下来。

 

竹筏一停,那臭味更大了。莫里思正要凑上前看个究竟,这时有个老头儿上船渡河。

 

老头儿见了竹筏,眉头一皱:“哟,真是可怜啊。”莫里思问:“老先生,此话怎讲?你可知竹筏上躺着什么人?”老头儿摇了摇头:“是谁我不知道,但知道是个半死人,离断气差不远了。这牌子上写的字是‘此女染重疾,旁边有几吊钱,如人死了,好心人可帮着埋了’。”

 

老头儿被那臭味呛得脸歪到一边,对莫里思说:“孩子,如果我没猜错,这病必定是传染性极强的‘阎王愁’。得了这病,人全身腐烂,皮肤发黑,挨不了多少日子就完了,而且传染性极强,普通人最好不要近前,沾上死,碰上亡。”

 

莫里思听得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问那老头儿:“老先生,这人死了没死?”老人虽上了年纪,但眼睛却不花,他瞅瞅那小小竹筏,见竹筏上有块米糕,掐指一算:“应该还没断气,这病一般十天到半月才死,看那米糕啃剩下的情况,应该得病三五天了吧。我以前做过几年郎中,只听过这病,可并没见过。听说有几个郎中因为冒险去治病,先后死去。孩子,我们最好离这竹筏远一点儿。”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女人还没断气,置之不理有些残忍。可自己一不懂药二不晓医,贸然上去可能连小命都搭上了。莫里思便在小船上等候,见有人来,就扯着喉咙高喊:“有谁能治‘阎王愁’这病啊,搭把手啊,救人命积阴德啊。”

 

别人一听到“阎王愁”三字,更加不敢上前,一连两天,竟无人敢到江中摆渡。

 

这天,有个手提葫芦的白胡子老头儿来到河边,瞅了瞅竹筏上的牌子,捋了捋胡子,拿过一个布条,把葫芦塞子一拔,顿时传来一阵清香。葫芦一歪,黄色的东西倒在布条上,老头儿用布条把裸露在外面的皮肤都擦了擦。擦完,又把莫里思招呼过来,从葫芦里倒出一些黄色药水来,抹到莫里思的皮肤上。

 

两人把竹筏拉近,老头儿一摆手,示意自己先上去。他上去后,前后瞅了瞅,这才招呼莫里思过去。

 

莫里思一看躺在竹筏上的女人,吓了一跳,女人全身被黑布包裹,只露出嘴巴和鼻子喘气。鼻子和嘴上都起了大泡,颜色黑紫。女人的四肢被绳子绑于竹筏上,为的是不让其动弹,脑袋两边则有块大米糕,供其吃食。

 

老人俯下身,并没有松女人身上的绳子,而是留意起供女人吃食的米糕来。莫里思不明就里:“你快松绑救人啊,瞅米糕干什么?难道你嘴馋了?”老头儿哭笑不得,瞪了他一眼:“不要胡说。你发现没有,这米糕虽是黄色,可你看这女人啃过的地方,有一处却有些发白。”

 

莫里思听得一头雾水:“那说明什么?”老人微微一笑:“那不是别的,是银子!”莫里思一愣:“你是说米糕里有钱?没有必要啊,这女人身边有几吊钱,够埋葬她的了,为何里面还有钱?”

 

老头儿说:“这户人家无奈把女人放出来,怕是还有难言之隐吧。按常理,有人遇见竹筏,取了钱,把女人埋了就算了,可是米糕里有钱,说明……”

 

莫里思问:“说明什么?”

 

老头儿从怀里掏出几根细针,扎在女人的额头上,然后把葫芦里的药水倒在手里,来回搓来揉去。做完这些,让莫里思看不懂的事发生了:老头儿伸手拿了米糕,翻过来调过去,仔细看了一遍。

 

莫里思笑着说:“你这老头儿真奇怪,真想吃啊?”

 

老头儿没有理会莫里思,他把米糕放在地上,用手抠那发白的地方,果然扒出一块银子来。莫里思看那银子“个头儿”不小,说:“原来大头在里面呢。”

 

老头儿再往米糕的边上扒拉,三扒两抓竟然扒出一张皱巴巴的纸来!老头儿把纸展开,见上面写着几行字。莫里思急了:“老先生,上面写的什么字,我不识字,你念给我听听。”

 

老头儿微微一笑:“你听了无用,还是不知道为好,现在救人要紧。”老头儿把女人放到莫里思背上,让他背到自己的住处。这莫里思也是傻小子一个,羊羔不怕虎来咬,竟然不怕传染了怪病,两脚生风,真的把女人背到老头儿的小茅屋。

 

这几天,莫里思没去江边摆渡,专心陪着老头儿,想救活那可怜的女人。河边的人见莫里思没影了,开始传闲话,说莫里思被女人传染了,两人都死了,沉到河底做了风流鬼。有人说莫里思虽傻,但人不坏,这是让妖精勾去了魂,真是可怜。有人说莫里思见钱眼开,拿了那几吊钱,把女人投入江中跑了。一时间,闲言碎语满天飘,说什么的都有。

 

经过三天的医治,女人竟然好转起来,可以喝几口粥了,莫里思想问女人的情况,却发现对方是个哑巴,说不了话。莫里思对老头儿说:“老先生,这女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她是个哑巴也不能说话。”

 

老头儿捋捋胡子,说:“不用她言语,这纸上已经写得很清楚了。”莫里思忙问:“纸上写的是什么?”

 

老头儿依旧卖起了关子:“说了你也不懂,等我把这事做完,你自然就知道了。”

 

第二天,老头儿找来一只信鸽,在其爪子上绑了两个药包,左边的写上“治病的药,无病勿服”,右边的写上“强身健体补药,用后延年益寿,可增阳寿三年”。

 

信鸽飞走了,过了几天,有个穿着粗布麻衣的男人找到老头儿,说道:“多谢老人家,我家主人的病好了。”

 

莫里思愣了愣神,问:“你家主人是谁?跟这女人是什么关系?”

 

来人说道:“这个女人与我一样,是赵员外的下人,女人前些日子不慎得了急病,这病得了几天后才能发现,员外被传染了病。女人放出来没几天,员外就卧床不起了。”

 

莫里思不明白:“女人为何非被绑在竹筏上?”

 

那人无奈地摇摇头:“得了这病,十个中有九个死,把她放在竹筏上也是没办法,只能等死,总比放在地上好些,放在地上怕传染了别人。再者来说,竹筏顺江而下,如果遇到良医,或许还能捡回一条命来。”

 

莫里思点了点头,又问:“那米糕里藏银和纸条,又是为何?”

 

这人看看莫里思,又瞅瞅身边的老头儿,苦笑道:“这病厉害,外人都知道,不是神医万不敢近前,更不敢伸手碰那米糕,怕传染也怕沾了晦气,只要有人碰米糕,说明这人是胸有成竹的神医。米糕里藏了银子和纸条,纸条上有我家员外的住址与情况,那银子是供好心人买药的。”

 

莫里思越听越奇怪:“你家员外既然那么富足,直接找郎中治病就行了,为何绕这么大个弯子?”

 

这人长叹一声:“我家员外因为性情耿直,仗义疏财,不肯与县官同流合污,鱼肉百姓,最后得罪了衙门。衙门巴不得我们员外早死,得知员外感染了‘阎王愁’高兴坏了,派了人守在门外,郎中万不让进,就是府中的人进出也得搜身检查,不让把药送进去,县官盼着我们员外无法医治等死。好在员外有心思,把纸条藏在米糕里。”

 

莫里思瞅瞅老头儿:“原来纸条上写的是这些事情啊,怪不得你把药粉绑在信鸽身上,是想送到员外那里。”

 

老头儿问那人:“信鸽上有两味药,可曾都服了?”

 

那人摇摇头:“我家员外只服了治病的药,那补药想过些日子服用,没想到捕快听到风声,把药抢去交给县官了。不过,听说那县官吃了后,三天没爬起来,是不是补药也不是人人都能吃的?”

 

老头儿哈哈大笑:“那不是补药,是泻药。我算出那帮浑人会去抢药,所以才……”

 

两年后,莫里思娶了哑巴为妻,赵员外派人送来厚礼贺喜。“糕中藏银”可以说一石三鸟:治了恶病,结了姻缘,罚了狗官。

查看余下全文

上一篇:我是一个兵
下一篇:反贪蝈蝈
读故事网-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