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间故事

鬼故事 儿童 哲理 情感 名人
神话 民间 幽默 佛教 英文
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

反贪蝈蝈

04-02   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 div>

1.送礼

 

明武宗朱厚照孩子时期,一到冬天,他懒得出热被窝,更不想上朝,后来不知道是哪个大臣想出了个办法,说有新鲜玩意儿,勾得朱厚照上了朝。之后,就有很多人效仿,纷纷拿出好玩意儿来诱惑他。

 

这天,大臣徐宁又对值日太监说,他带来了一个好玩意儿,问皇上想不想看看。太监进去不一会儿,就出来通报说,皇上已经起床了,马上就要上朝。

 

大臣们行过了礼,朱厚照就急不可待地问:“徐爱卿,听说你给朕带来了一个新玩意儿,那是什么啊?”

 

徐宁不慌不忙地从怀里掏出一个席篾编织的圆形葫芦,对着葫芦里吹了一口气,听到“嘟嘟”的叫声。朱厚照顿时兴奋起来:“是蝈蝈呀,快给朕看看!”

 

徐宁忙把蝈蝈呈给了皇上。

 

朱厚照接过葫芦来,但见这个葫芦用席篾扎成,篾间留有缝隙,一侧还开着一个大口子,只用一根席篾拦了一下,拔下这根席篾,那蝈蝈就能从里面钻出来了。他眼睛凑到空隙上,往里一看,但见里面有一只绿色的大蝈蝈,体长、骨高、翅缝窄,一对眼睛莹莹发亮,一看就是只上品蝈蝈。他冲蝈蝈吹了一口气。那蝈蝈就张开翅膀,“嘟嘟”、“嘟嘟”地叫了起来,声音又响又脆。

 

朱厚照欣喜地对徐宁说:“徐爱卿,朕喜欢这个宝贝。朕也不能白要你的。说吧,你想要什么啊?”

 

徐宁连忙摇着头说:“臣只想博万岁一乐,却没想过要什么东西。”

 

朱厚照一听,更高兴了:“这可是你说的,不许反悔。没什么事儿,那就散了吧。”

 

吏部侍郎王允和忙奏道:“万岁,两月前臣呈上的任命书,万岁还未朱批,那几个地方现在无人管,还请万岁早日批示。”

 

朱厚照不耐烦地说:“没人管就没人管吧,也不见翻了天覆了地。没事儿散了吧。”不等大臣们再说什么,他已经捧着蝈蝈笼子,退朝回宫了。

 

大臣们只好无奈地苦笑。

 

王允和更是脸比苦瓜还苦。他退朝回到家后,门房递过来几张拜帖,其中就有几个候任知县的。这几个知县都花了不少银子,他才给他们几个安排缺儿,谁知报给了皇上,可皇上迟迟不批。那几个也迟迟不能上任,花出去的银子挣不回来,着急呀,就来一遍一遍地催他。

 

王允和叫来管家王茂,王茂鬼机灵,眼珠儿一转就是个主意,王允和遇到难事,常常问他。王茂一看王允和的脸色,就猜到了八九分,忙问道:“老爷,是不是皇上还没批呀?”王允和无奈地点了点头。

 

王茂一转眼珠儿,问道:“皇上好多天不上朝了,今天怎么又上朝了呢?”王允和忙把徐宁给皇上献了一只蝈蝈的事讲了。王茂赶紧说:“那老爷也送皇上个玩意儿啊。”

 

王允和苦着脸说,大臣们为了能让皇上上朝,能想出来的玩意儿全都送过了,现在很难再想出新鲜的来了。

 

王茂听了,不觉笑道:“老爷,徐大人送给皇上一只蝈蝈,正好给了您一个理由。您再送给皇上一只蝈蝈,让它们俩掐架,那才好玩儿呀!”

 

王允和只听说过斗蛐蛐,却没听说过斗蝈蝈的,忙问王茂,是否真有此事。王茂忙点头说,凡是虫儿,都是能斗的。王允和也是个聪明人,明白了王茂的意思,马上让他出去淘换两只蝈蝈回来。

 

第二天,王茂就淘换回来两只蝈蝈。

 

北京城里,有一种职业,就叫虫儿,专门豢养、繁殖各类鸣虫,供王公贵族们享用。可这些虫儿都怕冷,冬天很少能出来,就是虫儿的人家,也是留几只做种,轻易不肯出售。王茂还是花了大价钱,才淘换到了这么两只。

 

2.争斗

 

第二天一早,王允和就带着一只蝈蝈上朝了。

 

果然,朱厚照一听说王允和带来了好玩意儿,马上就上朝了。他上来就问:“王爱卿,你给朕带来了什么好玩意儿?”

 

王允和忙说:“一只蝈蝈只能听叫声,未免寥落了些。我又给万岁找来了一只。两只蝈蝈,就可以斗了,那可好玩儿得紧。”

 

徐宁见王允和也学着自己给皇上送蝈蝈,不觉有些不高兴,在旁边不阴不阳地说:“王大人要跟万岁斗蝈蝈,是不是还要带点儿彩头儿啊?”

 

王允和还没说话,朱厚照一听说可以赌,玩儿性上来了,顿时兴奋地拍着手说:“好好,咱就赌一赌。”说着,他就让太监给他取来了那只宝贝蝈蝈和一两银子。

 

王允和忙说:“万岁,你这银子必有重用,我可不能赢啊。这样吧,我出十两银子,你若赢了,全归你,若是我赢了,你也不必给我银子,就把那个任命书批了吧。”

 

朱厚照一听说自己不必出银子,只是给批个折子,顿时兴奋得眉飞色舞。他马上答应了,然后让小太监摆开了阵仗,把两只蝈蝈放到了一起,然后拿探子挑逗。

 

两只蝈蝈鸣叫了两声,就斗在了一起。王允和那只蝈蝈,别看个头挺大,但动作迟缓,而朱厚照那只,却凶猛灵动。它一会儿在前面叫两声,一会儿又绕到后面叫两声,不断发动进攻,但却都是佯攻,并不跟大蝈蝈接触。

 

不一会儿,那只大蝈蝈被它牵扯地来回转着,很快就左支右绌,被小蝈蝈逮住了机会,一口叼住了大蝈蝈的大腿,往下一拽,竟给拽了出来。那只大蝈蝈吓得连连后退。

 

朱厚照兴奋地拍着手说:“朕的大将军赢啦!”说着,就毫不客气地拿过了王允和那十两银子,末了,还懊悔地说,“要知道大将军能赢,朕就跟你赌大些了。”

 

王允和输了,也不敢再提任命书的事了,奉承了一通大将军,脸色比苦瓜更苦了。他退朝回府后,叫来了王茂,生气地把刚才的事讲了。

 

王茂也不觉一愣:“老爷,咱这蝈蝈又高又大,乃是虫中极品,怎么就斗不过大将军呢?”王允和想不明白,就让王茂去把虫儿的师傅找来,他要问个究竟。

 

很快,王茂就带来了京城著名的虫儿世家的第六代传人崔先奇。

 

崔先奇听王允和描述了斗蝈蝈时的情形,又细问了那个大将军的样子,竟摇了摇头说,那只大将军看来也只是普通的蝈蝈,并不是斗蝈蝈。它战胜了老爷家的大蝈蝈,只因它机敏灵活,而这只大蝈蝈却比较慵懒。看来,不是品种的事儿,关键应该在于食物调理。

 

王允和忙问道:“蝈蝈还讲究食物调理啊?”

 

崔先奇解释说,蝈蝈这东西最讲究食物调理。它本该是夏天才生的,那时候,它就会选择最鲜嫩的菜蔬吃,吃得高兴,叫得最欢,也最善斗。而到了冬天,它只能吃白菜和胡萝卜,自然也就活得了无生趣,一斗便输。

 

王允和想了想,也是这么个理儿。他从没听说过冬天还斗蝈蝈的。

 

可现在,他必须要让蝈蝈斗,还得赢了皇上那只大将军啊。他就问崔先奇,怎么才能让他的蝈蝈斗赢了。崔先奇却摇了摇头,说他只养蝈蝈蝈蝈,却没斗过蝈蝈。

 

送走了崔先奇,王茂回来说,那皇宫里的时鲜菜多呀,怪不得那蝈蝈能赢。咱上哪儿去找那么多时鲜菜去呀。

 

王允和却笑了笑说,这也不难。皇宫里的时鲜菜有两个来源,一是从南方运过来的,二是京西玉泉山下的菜农们建了许多暖洞子,专门种植洞子菜,皇宫里也是要到那里去买的,只要咱花了大价钱,照样可以买出来。他给王茂批了银子,让王茂这就赶出城去。

 

晚上,王茂带回了几样洞子菜,可那蝈蝈居然不吃!

 

王允和拿过那些鲜嫩的菜来看了看,闻了闻,忽然就皱紧了眉头说:“有一股子烟熏味儿啊。”

 

王茂苦着脸说:“老爷,那暖洞子是要烧炭取暖的,可不都会沾上烟熏味儿嘛。”王允和转了转眼珠儿,忽然问道:“皇上那只大将军,到底吃的啥?”王茂摇了摇头,说他可不知道这些。

 

王允和沉思半晌,忽然有了主意。他在朝为官,自然也认得几个太监,托他们去打听,很快就打听到了,大将军吃的竟是黄瓜。这寒冬腊月的,那黄瓜贵比黄金,要买黄瓜来喂蝈蝈,那得花多少银子?可眼下,他也没别的路子好走了。

 

回到府上,他只好对王茂说:“你去淘换黄瓜吧。鲜嫩脆生的。多少银子都要买回来。”

 

王茂只好去了城外的暖洞子,十几两银子一根,买回了两根脆生生的嫩黄瓜,只见那蝈蝈居然吃得异常香甜。王允和不禁骂道:“你这畜生,吃的比老子还金贵,可不要误了我的营生!”

 

那蝈蝈吃了几天嫩黄瓜,果然精神头儿上来了,也更水灵了。王允和心里还是没底,又找来了崔先奇,让他帮着调养训练蝈蝈。崔先奇本不会训蝈蝈,看王允和舍得出钱,心想不赚白不赚啊,也就把这活儿给揽下来了。他教给蝈蝈一些斗的动作,还把自家养的一只蝈蝈拿来跟这只蝈蝈练手。这只蝈蝈每每得胜,王允和喜在心头。

 

3.落马

 

这天早上,王允和揣着蝈蝈去上朝,等了半天,小太监却过来说,万岁有旨,今天不上朝了。王允和忙说他有好玩意儿,小太监却说,万岁说了,有好玩意儿也不上朝了。

 

一个月后,朱厚照突然决定上朝。

 

朱厚照一见到王允和,就兴奋地拍着手说:“王爱卿,朕可盼到你了。蝈蝈带来了没有?快,咱们赌一把。”

 

王允和忙点头笑道:“这就和万岁赌,规矩照旧。”

 

朱厚照兴奋地说:“好,就是老规矩!”他忙命太监给他拿来了蝈蝈,也让王允和拿出他的蝈蝈。

 

王允和把蝈蝈递给了朱厚照。朱厚照一看,蝈蝈的品相不错,就点着头说:“朕看这蝈蝈很有灵气。你快告诉朕,这蝈蝈喂的什么?”王允和忙说:“这虫儿馋得要命,只吃黄瓜。”

 

朱厚照招手让太监给他捧来了斗蝈蝈所用的陶盆,正要把大将军放进去,忽然听到站在下面的徐宁故意咳嗽了一声。

 

朱厚照立时明白过来,把蝈蝈收到一旁,冷着脸问王允和:“喂蝈蝈吃黄瓜,你倒真舍得。三天一根黄瓜,这两个多月里,你喂了它二十几根黄瓜,一根是十五两银子,这就要三百两银子。王爱卿,你哪来的这么多银子?朕可没给过你这么多的俸禄啊!”

 

王允和吓得两腿一软,跪倒在地。

 

徐宁奏道:“万岁,王大人卖官鬻爵之事,朝人共知,天人共愤,还望万岁下旨严查。”

 

朱厚照不耐烦地一摆手说:“查去吧,这只蝈蝈他已经送给了朕,那就是朕的了,你不许再收了去。对了,你还得告诉朕,蝈蝈果真不吃烟熏味儿的菜蔬吗?”

 

徐宁笑道:“蝈蝈就是一个鸣虫儿,哪有那么多讲究,什么菜蔬都吃。只是臣让人在拿给它的菜蔬上撒了些白矾,它自然就不吃了。万岁那只蝈蝈是斗蝈蝈,他的蝈蝈是草蝈蝈,就是个头再大,也斗不过万岁的蝈蝈。如此,那蝈蝈吃了黄瓜才能胜的话他才会信以为真。”

 

王允和心里一冷。直到此时,他才明白,他彻底地钻进了一个圈套。而这个圈套里,很多人都是知情的,被骗住的只有他一个。

 

朱厚照还想着看两只蝈蝈决斗的大戏,忙着退朝走了。

 

徐宁命侍卫们把王允和抓起来。王允和恨恨地问他:“你想出如此歹毒的主意来害我,又为了什么?”

 

徐宁淡然一笑:“到现在都不明白,可怜你还读过那么多年的书,真是白读了。”

查看余下全文

上一篇:米糕藏银
下一篇:葫芦烟影
读故事网-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