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间故事

鬼故事 儿童 哲理 情感 名人
神话 民间 幽默 佛教 英文
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

找伴儿的绣花鞋

04-04   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 div>

1.落入魔窟

 

上个世纪初,王小三出生在胶东半岛一个叫王家镇的地方。镇子很大,过往商客不断,王家几代都一边种麦田,一边用自家出产的麦面蒸馒头卖,生意一直过得去。那年,王小三娶了镇里最漂亮的姑娘二丫,他亲自在鞋铺里精心给二丫挑选了一双千层底的绣花鞋,鞋帮是绿色的,前脸绣着一朵鲜艳的荷花,还有一对戏水的鸳鸯,活灵活现,十分漂亮,二丫喜欢得不得了,把鞋捧在怀里,贴在脸上,好不幸福。一年后,二丫怀孕了,想酸的吃,王小三说:“你在家等着,我卖完馒头就给你买几斤酸梨回来。”

 

他挑着馒头担子乐颠颠地就出了家门,可怎么也没有想到,他在街上被日本人抓了劳工,和许多被抓的劳工一起,被一股脑儿塞进了大闷罐车里,火车“咣当咣当”走了十多天,在关外的一个小站停了下来,大铁门一开,一股凛冽的寒风裹着雪花迎面扑来,衣衫褴褛的劳工们都禁不住打起了冷颤,他们在荷枪实弹的汉奸特务和日本兵的看押下,顶着凛冽的寒风又走了整整一天,最后来到了松花江边一个正在修建的发电厂大坝下,还没等歇上一会儿,就被赶上了工地。

 

这里就如同人间地狱,劳工们住的是四面漏风的工棚,吃的是橡子面,每天要干十四五个小时的重活,一旦人倒了下去,凶残的把头和日本鬼子不管是死是活,拖着就扔进“万人坑”。“万人坑”是离工地不远的一条大沟,每到晚上,无数的野狼都聚在这里吃人肉,嚎叫声在山谷里回荡不绝。王小三日夜思念年迈的父母,思念刚过门才一年的媳妇,常常以泪洗面,他心里坚决地说,我一定要逃出去,一定要回到家乡和亲人团聚!然而,大坝工地四周电网严密,炮楼林立,有重兵把守,要想逃出去比登天还难,他试探了几次,不但没有成功,还差点儿搭上性命。

 

时间一年一年地过去了,工地上的劳工死了一茬又一茬,“万人坑”已经被白骨填满了,可每天仍在不停地增加着新的冤魂。王小三积劳成疾,壮壮实实的一个汉子已经变得骨瘦如柴。这一天,他吃力地往大坝上推着一车沉重的石块,推着推着,只觉眼前一黑,“扑通”一声倒了下去,一车石块全压在了他的身上。工友们赶过来,把他从石堆里扒出来,见他满身是血,气息微弱,刚要把他抬进工棚里去,几个日本兵冲了过来,挥舞着刺刀大声地嚎叫道:“死了死了的有!”硬是叫两个把头把他拖走,扔进了“万人坑”。

 

2.死里逃生

 

太阳渐渐地落山了,一阵冷风吹来,王小三醒了过来,只觉得浑身一阵阵剧烈的疼痛,他见到的全都是模糊的血肉、骨断筋离的人体四肢和白森森的骨头,他这才知道,自己已经被当成死人扔进了“万人坑”里,这时,他隐隐约约地听到了狼的嚎叫,他想,我必须马上离开“万人坑”,天一黑下来,我就是不死也得被野狼吃了,我不能死,我一定要活下去!他虽然十分虚弱,浑身一点力气也没有,可还是咬着牙关,在死人堆上用力地向前爬去,在天黑之前,他终于爬出了“万人坑”。

 

一轮圆月升了起来,那么明亮那么皎洁,王小三觉得自己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看到月亮了,感到是那么亲切,他吃了点草根树皮,身上增添了一点力量,趔趄着站了起来,他怕被日本鬼子发现了再抓回去,就向山里走去。这关东的原始森林遮天蔽日无边无际,没过多久他就迷失了方向,他整整走了三天三夜,没想到竟然又转了回来。焦急沮丧的时候,他发现在山坡上有个破窝棚,他走过去,站在外面问道:“有人吗?”里面有个老年人答道:“谁呀,进来吧。”王小三推门进去,一进到屋里,他就“扑通”一声晕倒了。

 

屋里只有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老人熬了碗米粥,给王小三喂了下去,时间不长,王小三醒了过来,老人问他:“孩子,你从什么地方来的?”王小三说:“我是从‘万人坑’里爬出来的。”

 

老人非常惊讶,说:“从‘万人坑’里爬出来的?你可真是命大呀,还没人能从‘万人坑’里爬出来呢!前天,有个山东的小媳妇来找她丈夫,听说她丈夫被扔进了‘万人坑’,就去那里哭,我把她扶了回来,劝她快点离开这里,可昨天晚上她又偷偷起来到‘万人坑’里去哭,我随脚就去追她,咳,还是晚了一步,被狼吃了,就剩下了一只绣花鞋,可怜可怜啊!”说完,老人就把一只绣花鞋拿给王小三看。王小三拿过鞋一看,大吃一惊,这鞋是他给媳妇买的呀,那荷花、那鸳鸯仍是那样真切,他捧着这只绣花鞋痛哭起来,一边哭一边念叨着:“二丫,二丫——”

 

“孩子,二丫是谁呀?”老人问。

 

“二丫、二丫就是那个被野狼吃了的山东女人,她是我媳妇啊……”

 

听了这话,老人也禁不住老泪横流,骂道:“天杀的小日本,总有一天要遭报应的!孩子,别哭了,这个年月,哭死也没用,你还是盘算盘算,下一步往哪里去吧。”

 

王小三抹了一把通红的眼睛,说:“回家,我还有老爹老妈和孩子呢。”

 

老人长叹一声说:“你媳妇说,日本鬼子烧了你们的村子,你爹你妈还有你的孩子都被日本鬼子的飞机炸死了,我看哪,你就别回去了,关东地方大,在哪都能找一条活路。”

 

3.神灵保佑

 

王小三信了老人的话,就留在了关东,放排、淘金、放山挖参什么营生都干过,不论做什么,他都把那只绣花鞋小心地掖在腰里,一刻也不离身边。这年秋天,他又和几个人搭伙上山挖人参,可运气实在不好,一伙人在老林子里转悠了半个多月,只挖到了几苗“二甲子”,因为带的粮食就要吃光了,他们不得不下山。当走到半山腰时,王小三突然发现那只绣花鞋落在了刚才休息的山头上,他跟伙伴们说:“你们先走,我回去把绣花鞋找来再追赶你们。”别人都劝他,“别回去找了,不就是一只绣花鞋吗,也值不上几文钱。”可王小三却说:“那可不中,那是我媳妇留给我的唯一遗物,我可不能把它弄丢了!”说着就执意回身向山上奔去,其他人拿他没有办法,就嘱咐他道:“快一点,我们在山下小河边等着你。”

 

山里的天孩子的脸,说变就变。王小三刚回到山头在大树下找到了绣花鞋,天上就阴云翻滚,电闪雷鸣,接着就下起了倾盆大雨,他蜷缩在树洞里,看着外面如注的水帘,心惊胆战。大雨不住点地下了一个多时辰,引起了山洪,山坡上的洪水滚滚向山下奔涌,满世界都是振聋发聩的轰鸣声。

 

过了很长时间,大雨停止了,洪水退去了,王小三踉踉跄跄地去追赶其他伙伴,可到了山下后,眼前的景象叫他目瞪口呆,只见这里刚被洪水洗劫过,新冲刷出来的沟壑深不见底,一搂多粗的大树东倒西歪横七竖八,哪还有那些伙伴的影子?找了半天,只找到了一口破铁锅。王小三流着泪,选了一块地方,掘土做了个假坟,连磕三个头,算是向亡者告了别。在“坟”前,他捧着绣花鞋深情地说:“二丫啊二丫,是你的在天之灵保佑我啊,要不然,我也成了黄泉路上的鬼魂。”他把绣花鞋紧紧贴在胸口上,不知不觉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冥冥之中,他看到了二丫来到了身边,说:“王哥哥,那边有好多好多的花,快去看啊!”说着,拉着他就向前走去。王小三猛然醒了过来,大声喊道:“二丫、二丫……”展现在他眼前的只是一片空寂的山林。

 

然而,就在这时,他听到了棒槌鸟的叫声:“王哥哥——王哥哥——”放山的人说,有棒槌鸟的地方就有人参,王小三霍地站了起来,冲着棒槌鸟叫的地方就追了过去,追过了两道山岗,棒槌鸟的叫声戛然停止了,他收住了脚步,只觉眼前一亮,火红的人参花就在草丛里闪耀,一棵,两棵,三棵……他激动得大声喊道:“棒槌!”回答他的是群山的回音:“棒槌——”

 

4.生死团聚

 

王小三用卖人参的钱,在松花江边的古城“老船厂”买了三间小房,他没什么手艺,就会做馒头,是从父母那里继承下来的传统技艺,于是就开了个馒头铺,前店后厨,边做边卖,没想到,这又白又大又暄的山东大馒头在这里非常受欢迎,供不应求,一个人忙不过来,他又雇了个小伙计,他在后厨做,小伙计在前面卖,一天到晚两个人忙得不可开交。

 

一天,王小三正在埋头揉面,在前面卖馒头的小伙计跑过来说:“掌柜的,外面来了个叫花子。”王小三头也不抬地说:“给个馒头,打发他走。”第二天,小伙计又跑来说:“那个叫花子又来了。”王小三说:“那就再给他一个馒头。”第三天在打烊的时候,小伙计发现在柜台下有一只绣花鞋,好奇地说:“掌柜的,你看多有意思,谁家的女人把一只绣花鞋扔在了这里。”刚要扫走,却被王小三过来弯腰把绣花鞋捡起来,用衣袖擦了擦,荷花、鸳鸯栩栩如生,这不是二丫那另一只绣花鞋吗?怎么出现在了这里?难道二丫她还活在人世?他急忙问道:“你看到是谁把鞋扔在这里的吗?”小伙计想了想说:“可能就是那个叫花子扔的,刚才她又来了,在这站了一会儿就走了。”

 

“那叫花子是个女人?”

 

“是啊,是个女人。”

 

“她往哪走了?”

 

小伙计向大街的远处指了指。

 

王小三扔下手里的家什,发疯一样向大街远处追去,追到了一个拐角的地方,他看到了一个衣衫破烂、头发零乱的女人,不是别人,正是他日思夜想的媳妇二丫,他们相对而立,几乎同时问道:“你、你是人是鬼?”之后,谁也不再管是人还是鬼,紧紧地抱在了一起,百感交集,失声大哭……

 

一对恩爱夫妻,经过生离死别的劫难后,离奇地团聚了,一双拆散的绣花鞋,又相依成双。

 

王小三无限感慨地说:“那个好心的老人去‘万人坑’找过你,以为你被野狼吃了,只捡回了一只绣花鞋。我就把那只绣花鞋时刻带在身边,它有灵性,救了我一命,还让我挖到了人参。”二丫则哽咽地告诉他,那天在“万人坑”里,正当一群野狼向她扑来的时候,又有人被扔了进来,野狼把目标转移到了那个新尸身上,她连滚带爬地逃出了“万人坑”,惊慌中把一只绣花鞋丢在了“万人坑”里。之后的几年里,她沿街乞讨,却一直把剩下的一只绣花鞋藏在身上,把它当成陪伴在自己身边的唯一亲人。有一次,在要饭的路上碰到了一场枪战,一颗流弹打中了她,却被绣花鞋的“千层底”挡住了。王小三拿过二丫的那只绣花鞋,见鞋底上果然有一个没有打穿的洞。

 

原来,那天二丫饿极了,突然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那是王家馒头的味道,她还以为是幻觉,可还是循着那种味道找了过去,相隔多少年后,她又吃到了具有王家独特风味的馒头,可她还是不敢相信王小三还活着,就偷偷地把绣花鞋放在了柜台下……

查看余下全文

上一篇:绝雕
下一篇:有“诚”者 立天下
读故事网-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