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间故事

鬼故事 儿童 哲理 情感 名人
神话 民间 幽默 佛教 英文
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

七斤牛肉

03-07   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

  冬日的清晨很冷很冷,刮着凛冽寒风,干干的空气没有半点雪花的潮湿;抬头远望,即便东方的天空朝阳已经升起,可偏偏像一个冷血人的脸庞,红的假假惺惺,冷的没心没肺。

  大清早,不知是谁家的公鸡先打了鸣,接着东家、西家的公鸡都跟商量了似的叫成了一片,那时候人们还没有起来,大都熟睡在沉沉的梦里。

  而就在这个时候,整个安静的村庄被一阵近似凄惨的哭声给叫醒了,不一会人们都陆陆续续起床了,然而有个大男人的哭声却一直没有停止,人们边穿衣服边骂个不休:谁他娘的跟失了魂似的,大清早嚷个球啊!

  最先惊醒的当然是山沟底下的人,一听声音就知道是刘宽家,但这人不是刘宽,是刘宽的二儿子。他是个半脑壳,天生就有些傻乎乎的。

  刘宽已经死了,生前是大树村的村长,因为车祸前年就走了,老婆子年轻的时候就因为得病归天了。刘宽有三个孩子,大女儿,大儿子和二儿子刘盆。

  刘宽在世的时候,刘盆还能过上好日子,可打刘宽撒手人间以后,因为弟弟刘盆偶尔的乱发脾气,让做哥哥的、和做嫂子的看不顺眼,老是欺负刘盆,干活的时候刘盆最使劲,可吃饭的时候,坏心的女人却给刘盆不给好吃的。当然刘盆这个傻子一点都没有察觉到,直到后来有人偷偷告诉刘盆这事的时候,没想到这傻子一气之下就拿起菜刀去找哥哥和嫂子算账,不是两口子及时承认错误,那天差点闹出了人命。

  打那以后,刘盆就多了个心眼,干活的时候总会拖拖拉拉,这时候他的哥哥就会告诉他说,只要我家盆儿好好干活,就算你是个多大的盆,哥哥保证叫你装满那肚子!老大再往他怀里塞一包烟,什么都解决了,刘盆还偷笑着跑了:我一定好好干活!

  可如今,在这个空荡荡的刘家大院里,却只有刘盆一个人住着。就在去年,他的哥哥和嫂子搬到了县城里,因为他们实在受不了这个逆天的傻瓜了。

  那是去年过年的时候,正月初五的晚上,刘盆在大树村首富老王的家里串门,期间有几个打牌的年轻人,在聊到女人的时候,几个年轻人开玩笑地说:刘盆啊刘盆,你在咱大树村也算是个人才了,人长得这么精干,个子高高的,穿个西服多带劲,可你这个傻瓜也到娶媳妇的时候了!你看你今年都28了,再不娶就没人嫁给你了!

  刘盆有点害羞说,我就喜欢大树村小学的陈老师,他还没有对象,我就喜欢她!

  年轻人怂恿说:傻瓜,你喜欢就去追啊!再不追就没你的份了!你看你大哥过得什么日子,你嫂子多漂亮……

  话说到这儿,刘盆咽了口唾沫,红着脸说:其实,我嫂子比陈老师好看,但是她是我哥的女人啊!

  大树村的几个年轻人突然冲着;刘盆笑了:你个软蛋,怎么想的你!你喜欢谁就跟谁好啊!你怕什么?谁不知道你刘盆曾经打死过一头毛驴子呢?还有,那是……那好像是四年前,不知道因为什么事,你看你把你哥哥都打伤了,还住了好长时间医院呢!在大树村,谁不知道你刘盆的本事?

  刘盆笑了,他的嗓门也跟着提高了:那也是呢!我只是不想打架,要是打起来,咱大树村谁能打得过我?我家那头毛驴都被我给几拳头整死了,还怕一个屁大的人?

  众人鼓起了掌,回响在老王家的屋子里很响亮,人们说:盆儿,要是喜欢你嫂子,你直接可以娶过来给你当媳妇啊!话刚落音,刘盆就拉下了脸,他有点生气了:你们怎么能这样子呢?他是我嫂子!

  众人笑了,说,刘盆啊刘盆你个到了家的傻瓜,你没得救了!你看这个村子里,和你一样年龄的,比你小的都去上媳妇了,人家那日子过得多像个人样,你看你多窝囊!

  在众人的嘲笑声中,刘盆向老王借了支烟,点燃后走了。

  而这件事刚过,正月初八大清早,刘宽的大儿子,就是刘盆的哥哥去逛亲戚,说是晚上能赶回来,可是人来的时候却是次日中午,因为刘盆的哥哥贪酒,傍晚喝多了没法走路,所以就一觉睡到了天亮。

  而就在昨日深夜,刘盆这个半脑壳居然抹黑闯进了嫂子的房间,趁女人睡得正熟,把她玷污了。在他的脑海里,每一处都充满了愤怒:为什么别人可以娶媳妇而我却不能?期间,他用拳头打伤了女人,他祈求女人不要告诉哥哥,跟他走好不好?女人怕激怒傻子,就点头答应,直到次日中午,刘盆的哥哥回来以后,女人把昨晚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男人,刚听罢男人气得连肺都炸开了:逆天!真是个孽种!

  为此,刘盆和哥哥打了一架,最终还是刘盆赢了,因为在大树村,乡亲们都知道,刘盆和哥哥打架他从没输过!

  年刚过,刘盆的哥哥伤心至极,他决定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带着女人和孩子远走高飞,至于这个傻子该怎么活下去,不再是他这个做哥哥该管的事了。

  元宵节刚过,次日,刘宽的大儿子就早早来到父母的坟前,烧了香,磕了头,说:爹妈,孩儿不孝,不能照顾二弟了,请二老在地下原谅。

  老大走了,离开刘家大院了,一段时间以后,刘盆才意识到自己真的做错了,而始作俑者就是村里的那些坏蛋。为此,刘盆拿着棍子挨个儿收拾了他们,从那以后没人敢在开刘盆玩笑了,而刘盆从之前一个爱傻笑的年轻人一下子变得沉默了,连胡子都懒得刮了。

  一年过去了,刘盆的哥哥也没有给他一点消息,每每想起和哥哥在一起的童年,刘盆总是会偷偷地掉下几滴眼泪,他知道他对不起哥哥,可一切都晚了!

  在这个空旷的刘家大院里,人只有他刘盆一个,算活物的话,还有三只老母鸡,一头老黄牛;牛已经很老了,走起路来摇摇晃晃了,可以说至今他最亲的“亲人”就只有这头牛了。

  可以说,这头老黄牛伴随了刘盆十几年,打小都是他放牧它的。每到春天来临,漫山遍野长满绿草的时候,刘盆就牵着这头老黄牛,还有几个小牛犊在野外奔波。大树村的人都知道,刘宽家的牛有点凶,但是在刘盆面前却很温顺,很通人性,就连刘宽有时候还怕那黄牛几分呢,不过这完全可以理解,平日里刘盆和老黄牛就像同类。正如大树村的乡亲所说:刘宽家的老黄牛上辈子和刘盆就是亲戚啊!

  而这个年的冬天,这个天的清早,当刘盆起来给老黄牛喂草的时候,却发现他的牛却死在牛圈里,他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可事实是,这牛的确死了!

  于是,他哭了,哭得撕心裂肺,叫醒了整个村庄,也打破了大树村所有人的美梦。

  大树村的人都赶到的时候,发现刘盆还跪在大黄牛的面前哭得不成人样。村里的老中医刘通来了,刘盆一下子抓住刘通的衣襟哭着求他救救这老黄牛,刘通说牛已经死了怎么救啊?!刘盆一听就来气了,他站起来就是给刘通一个拳头:你他妈的还救不救了?不救我当场整死你信不信?

  刘通吓傻了,他赶紧说我试试看,你先松开手啊!刘盆这才松开了手,刘通假装给牛把脉,在牛的四个蹄子上一一按了很久,之后看了看铜铃大的牛眼,最后才小声说:盆儿,牛的确死了!

   “怎么死的?是哪个畜生害死的?!”刘盆大声吼道。

   “不是!看样子是吃了什么东西吧,你昨晚给它喂什么了?”刘通问。

   “土豆啊!”

   “生的还是熟的?有没有剁碎?”

   “是生的,也不大就没剁碎啊!”

   “对了!是噎死的!你知道牛这个东西吃什么都很急的,吃饱了之后才开始反刍慢慢消化,咱们大树村土豆噎死牛的事你不会不清楚,这牛是土豆太大而噎死的。”刚听完刘通医生的话,刘盆就使劲捶打自己的胸膛,他仰天长啸:我刘盆不是人,是我害死了我的老牛啊!

  刘家大院里,刘盆哭得很伤心,村里所有人都劝不住他,之后就一一散开了。

  大树村,只是一个不大的山村,这里并不富裕,农民靠天吃饭。顿顿都是面食,很少吃肉,就连鸡肉都很少吃,女人们留着下蛋卖钱;就在过年的时候,有的宰一头不大的猪,算是过了年。

  眼看就要过年了,而就在这个时候,刘盆家的老黄牛死了,这对大树村人来说真是件好事——他们期望能分享刘盆家的牛肉,就算掏钱肯定很便宜,因为刘盆就是个傻瓜!

  这是前一天,大树村的好多人都在议论的事,因为牛刚刚死去,对刘盆来说实在是个很大的打击,他们不想在这个悲伤的时候开口,等到第二天刘盆家平静下来的时候,村里的几个老人就去他家商量牛肉的事,说是拿钱买肉,可没想到被刘盆给赶出来了。

  眼看着活鲜鲜的牛肉硬是放着腐烂刘盆却不肯卖,可是极坏了大树村的乡亲父老。没辙,村里人都建议叫老村长去试试,毕竟刘宽生前和现在的村长关系不赖,平日里村长也和刘盆说得来。

  其实,村长也怕这个半脑壳一根筋,激动起来没个底,怕伤着自己,但是全村这么多人发话了,他也就不在乎什么了,反正也这把老骨头了,要是死在老朋友刘宽的儿子手下,也无妨,关键是乡亲们能过个好年就是了。

  老村长去了,这次刘盆并没有急着赶他走,但不意味着答应他把牛肉分给乡亲们。然而,无论老村长怎么解释,怎么哄他,刘盆是铁了心的不让自己的牛分给村人吃,他说他要把牛埋了,建个坟要好好祭拜它。

  三天已经过去了,好在这是寒冷的冬天,要是夏天相信牛的尸体早就腐烂了。

  村里人还是舍不得那块肥大的牛肉,可是这该死的刘盆就是不答应,真是拿这个傻子没办法!没辙,村里的几个年轻人打算夜里去偷,可当晚就被刘盆抓住了,差点要了他们的命!

  从第四天开始,刘盆一个人拿着锄头把牛圈刨了个大坑,地太坚硬了,他整整花了两天两夜的时间,终于挖好了埋黄牛的坑,他把牛真的埋了!而坟墓就在自家的牛圈里,土堆前,刘盆给老黄牛上了香,还倒了一堆干草。

  这件事村里人都知道了,而他们却拿刘盆没办法。人们都知道,刘盆家里有一把老步枪,刘盆的父亲生前很喜欢打兔子,跟着父亲,刘盆也学会了使用老步枪,人们怕这家伙逼急了拿枪对着人的脑袋,那可就糟了!其实在这之前,刘盆曾经这么冲动地干过傻事,好在当初并没有装好钢砂,否则当时真要出人命了。

  牛埋好了,刘家大院空旷了,刘盆说他要走了,叫乡亲们照顾好他的老黄牛;临走之前他把三只老母鸡给了老村长。

  刘盆要走了,大树村的人们都知道了,人们问他你要去哪里?刘盆说我要去打工,我要挣钱,我要给我的老牛搞一场浓重的葬礼!

  人们都笑了,人们同时也感叹了!

  刘盆说走就走,天刚蒙蒙亮他就离开了这座村庄,他走的时候带着父亲的那把老步枪。

  天亮了,整个上午人们都没有见到刘盆的影子,人们知道他已经离开了,离开了这个让他悲伤的村庄;至于牛肉的事,大多数人都急着要分享牛肉,只有少数人对刘盆的执着感动了;可最终,人们还是决定去刨开刘盆家的牛坟,行动就在当日中午。

  然而,当村里的年轻人刚把土堆刨开了一半时,突然,一阵刺耳的枪声响透了整个刘家大院,一个年轻力壮的年轻人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人们惊魂未定,赶紧跪在地上抱头大叫。

  是刘盆,他扔下了老步枪,狠劲用脚踢打着蹲在地上的村人们,他们都吓软了,看到被打死的伙伴,所有人这一刻才明白:老黄牛就是刘盆的命,谁都不可侵犯!人们这才知道上当了,原来刘盆并不傻,他是在试探大树村人的心。

  人赶紧送到了医院,好在进入体内的钢砂还不多,人算是保住了条命!村里人没有报案。当晚,刘盆消失了,这一去再也没有回来,至今也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两天后,刘盆没有回来,但谁都没有胆敢去他家里去挖牛肉,生怕这又是个阴谋。

  三天过后,刘盆终是不见影子,不要命的人们还是心惊胆战地挖走了刘盆家的牛,他们把它割成一块一块分享了。

  好在他们还有点人性,肉是按户数分的,人们给刘盆的床头放了七斤牛肉,这是属于他的一份。

  事情像是过去了,人们分到了牛肉,刘盆的离开也无人再过问,一切像是那么平平静静。

  而就在这个年的除夕夜,正当人们都煮好了牛肉分享年夜的快乐时,在一声声的爆竹的掩盖下,刘宽家的方向响起了一声最响亮的“炮声”,而人们根本不会想到那是傻子刘盆开响的枪声!

  刘盆在这个寒冷的年夜,抱着属于他的七斤牛肉离开了大树村,而这里的父老乡亲却什么都不知道。在弥留人世的最后一刻,刘盆只知道,在这个世界上,只有这头不会说话的老黄牛对他最诚恳,从不说谎,这些年来,正像人们所说的,我和这个所谓的“畜生”才是一对好兄弟吧!

查看余下全文
上一篇:吹牛王的故事
下一篇:拾金不独昧
读故事网-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