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间故事

鬼故事 儿童 哲理 情感 名人
神话 民间 幽默 佛教 英文
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

买新楼

03-07   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

园林小区座落在市区的南边,这里环境很优美,园区里到处都植满了各种树木,夏季鸟儿也喜欢来这里觅食或在枝叶间穿梭嬉戏。这样的小区环境让人很喜欢,都想在这儿买一套八九十平米的楼,在这里居住也算安居乐业了。

城郊的杨大嫂也看中了这地方,这儿一盖楼,杨大嫂就和老伴儿杨大成说,园林小区建得不错,应该把手里的钱在那儿买楼,住到死也安心了。杨大成不想买楼,他觉得自己的那点买断钱还要为儿子结婚呢,杨大嫂就骂丈夫死心眼,这么些年没混出一点出息,就是因为脑袋笨得像牛筋,蒸不熟,煮不烂。杨大成说:“谁不想住那么好的新房子,可是咱兜里的票子是有数的,都花出去了,儿子的事,你还管不管?”杨大嫂说:“儿子的婚事怎么能不管呢,不过现在不是实行按揭贷款吗?我看咱们先付四万首付款,剩下的用我的社保金月月再还上,有什么不行。”杨大成说:“按揭贷款是要还利息的,这得多还多少钱。”杨大嫂说:“虽然多还钱,但是人家银行可是支付的一笔整钱,我们自己积累那得等到什么年月,等我们攒够了钱,那房价不知又涨了多少倍。”老杨听了媳妇的话觉得也在理,于是买房的心情也活了起来。

他们在园林小区十八号楼三单元买了一套八十多平米的住宅楼,老杨喜欢一楼,喜欢有大山墙的一侧。房子买到手了,也装了修,看着亮堂堂的地热楼,老杨此时心里很感慨,这么些年,老杨的经济并不宽裕,年轻的时候在一家机械厂上班,他的工种是电焊工,每天和师傅拿着电焊枪和护视镜,不管天热天冷不是焊铁管子就是焊铁架子,反正一天没有闲着的时候。就这么干厂子到最后还是黄了,老杨拿着自己的那份买断金回家了。好在当初自己学的是电焊工,这工种在社会上还用得着,老杨给人家打工,在一家铁艺公司当焊工,每月的工资不太理想,可为了家里的生活老杨还是忍辱负重地挺着。如今买了这么漂亮的新楼,他更得加倍地干活了。

杨大嫂住进了自己喜欢的房子,每天脸上都漾着幸福的微笑,把家擦得锃亮,阳光足的时候,满屋子都金碧辉煌的。杨大嫂心满意足了,躺在床上觉得吃的、穿的、住的都很幸福了,可就是觉得装钱的兜子瘪了,囊中羞涩使杨大嫂忽然觉得这日子还不如从前了,虽说按揭贷了款,可每月把自己望眼欲穿的那点社保金送给银行时,杨大嫂此时的心剧烈地疼痛起来。她想自己说什么也不能在家里呆着了,如果能找到一份挣钱的活儿,那自己的社保金就能剩下来。可是她托人打听了许多工作,都是她做不来的,就在杨大嫂很心烦时,一个意外的发现让她找到了一个挣钱的机会。她的心很高兴,可是又不能平静,她原是一家工厂的质检员,退休后检查的工作就永远和她拜拜了。不过她在厂子时好歹也是一个质检员,是检查别人生产质量的人,在厂子也是有一点地位的,如今自己要干这份挣钱的活儿,杨大嫂一时下不了决心。可是不下决心也不行,每月去银行交还贷的钱,她的心里就难受,难受得手都有些发抖,所以她不能再呆下去,时间就是钱啊,她决定开始行动了。

杨大嫂的行动就是在园区里捡破烂,她发现园区里的垃圾箱里有不少邻居扔掉的纸壳子、易拉罐、装纯净水的塑料瓶还有废铜线等等。这些东西都是可以换钱的,只是大白天的让人看见不好,杨大嫂就等天黑了以后,再带上口罩和手套,拎一个蛇皮袋子就到园区里的各个装垃圾的箱子里去寻找她能换钱的东西了。第一个晚上,她捡到的东西真不少,就说纸壳子,她就扛回了一大捆,足有四十来斤,还捡到了许多旧杂志。杨大嫂乐坏了,不一会儿的功夫,就把这些东西弄回了家。为了不让丈夫老杨见到,杨大嫂就把这些卖钱的东西放在了阳台外的园子里。杨大嫂在园子的左侧用石膏板围了一个大箱子,上面覆盖着塑料布,不知道的人都以为那是园子里种菜用的粪肥呢。老杨每天烧电焊很累,回到家里洗吧洗吧就吃饭,他也不管园子里的事儿。杨大嫂很辛苦,这活儿既脏又累不说,她还要为自己保密,每天晚上捡完破烂,她都要彻底洗手洗脚。老杨这些日子倒是觉得老伴的手香喷喷的,还开玩笑说:“你这手什么时候变得香香的了?年轻的时候也没见你这么对待你的手。”杨大嫂很高兴,她想只要丈夫说自己的手香香的就行,可别说自己的手馊了吧唧的,那就坏了。

一晃,一个月过去了,杨大嫂把卖破烂的钱放在一起,一数,她吓了一跳,总共有一千六百多块,这不仅能够还完每月的贷款,而且还有剩余。杨大嫂想这么大的园区,二十六七栋新楼房,每栋楼平均住四十户,全区就有一千多户,每户每月扔出三元钱的垃圾,那一个月就是三千多块,何况还要超过这个数字。只是她一个人体力有限,还要趁天黑去做这项工作。她知道丈夫老杨是不能帮她做这件事儿的,可是老杨有时累得头晕眼黑,有时在外边干呆一天,这让老杨心里也不畅快,心情烦躁时就想不干了,这些日子他也是强撑着呢。不过老杨虽然心情不好,但自打买了新楼以后,对家的生活却观察得很细,他感到这个月餐桌上突然菜里有荤味了,也就是菜里有肉了,这让他有了不小的惊奇,自搬进新楼,老伴儿就不吃肉了,甚至做菜时连油也放得非常少。老杨为此事曾和老伴儿提过意见,说这菜里不放肉也就算了,干嘛油也省着不肯放啊,干脆为了还贷款,咱们把脖子用绳子扎上不用吃饭了,那钱都剩下了。杨大嫂也不示弱,说:“老家伙儿,我做菜少放油,那是怕得脑血管病,更主要的是油烟形成的油垢粘得哪里都是,把厨房弄得脏兮兮的。”老杨觉得老伴儿说得很有道理,至于不吃肉他明白那是老伴为了省下钱好还贷款。老杨想,一辈子了老伴儿和自己风风雨雨地走过了三十多年,如今买下了新楼,为了还贷款,日子过得紧吧了,吃的、穿的紧吧一点老杨没怨言,老伴儿为了什么呢,还不是为了这个家,何况儿子杨帆都三十了还没有结婚呢,这能不让老杨节省着过日子吗?可是这几天来菜里不仅有了肉,炒菜用的油也似乎多了一些,老杨觉得心里似乎明白也似乎不明白。明白的是可能老伴觉得太节省了,儿子和他的身体会吃不消,不明白的是老伴儿省钱的劲儿那是一般人说服不了的,怎么大手大脚起来了?

老杨纳闷了很多天,有一天他没有去上班,这一阵子班上没有活儿,有活儿的时候累个要死,一个月挣的钱并不多,老杨心里已不准备干了,可他又拿不定主意,不去烧电焊又能找到什么挣钱的路子呢?他站在院子里心情似乎好了一些,觉得这新楼就是比过去的瓦房眼亮。他想到这儿,目光就落在了杨大嫂用石膏板围成的那个大箱子上。他走到跟前刚要用手去揭那上面的塑料布,杨大嫂急忙从阳台门里走出来,说:“老杨,你别动我的肥土。”老杨说:“这个园子能种多少菜啊,还专门搞了那么多的肥,这东西搞多了味儿大不说,围成这么个大箱子多不好看。”说着老杨就把塑料布给揭了下来,老杨伸着脖子一看,愣了,这哪里是什么粪肥呀,里面全是饮料瓶、易拉罐、纸盒子,还有旧报纸。老杨一下子明白了,原来老伴儿每晚出去是捡破烂啊。老杨的脸一下子变白了,他觉得捡破烂有伤他的自尊,固然找到一份很自在的挣钱路不容易,可满园子去捡破烂让邻居们怎么看我老杨?啊,有钱买新楼,没钱过日子!老杨把老伴儿批了一通。杨大嫂说:“这捡破烂有什么不好,废旧利用,不然家家户户把有价值的东西都扔掉了多可惜,我们动动手把有价值的废品回收利用还可以得到一笔数目不小的费用,这有什么不好?这个月我不仅用捡破烂换回的钱还了贷款,还改善了家里的伙食,免得一吃饭儿子和你的脸都拉拉得非常难看。”老杨本想继续反对,可一听老伴儿说,这捡破烂都把贷款还上了,看来这园区里的破烂还真藏着巨大的价值啊。老杨说:“你一个月挣多少钱呀?”杨大嫂说:“我一个人都忙不过来,每次都是天黑才去,有些东西我力气小根本就拿不动,就像装冰箱的纸壳箱,我拿不动只好在地上拖,累得我满身都是汗。”老杨开始还想把老伴儿围的大箱子给拆了,可他转念一想,算了,不给别人打工了,干脆和老伴儿捡破烂吧。因为有个朋友把一辆破电瓶三轮车给了他,他正愁着没有地方用呢,这下可好了,这破三轮车恰好可以用来拉破烂。他把想法一说出来,杨大嫂高兴地一把搂住老杨的脖子,说:“老头子,今晚我让你钻被窝,咱俩好好搂搂。”老杨的脸还一下红了,觉得这么些年还没让老伴儿这么高兴过,看来这捡破烂还的确有赚头,不然老伴儿能这么高兴吗?他突然觉得老伴儿的话让他裆下东西有些蠢蠢欲动,一年多了他没有这样地兴奋了。

老杨和老伴儿一起捡破烂了,这回老杨把园子的左侧都围上了,还分出了六个方块,每个方块里各装不同的东西。每晚出动收获都不小,老杨的电瓶车真派上了用场,绕着园区里转一圈,纸壳子、塑料瓶、易拉罐就捡了不少,幸运时还能捡到旧电视、电饭锅等。一转眼半月的功夫老杨就收入了两千多块,老杨高兴了,老伴儿更高兴了,两人在天色渐黑时就出发,晚上十点多钟便回家。老杨洗漱后就和老伴儿钻被窝,现在老杨突然觉得自己年轻了,这工作真他妈的太美了,几个小时就把钱赚了。要是烧电焊一个月下来才两千来块,还板身子,捡破烂就是埋汰点,可捡钱还得弯腰呢,这就够意思了。白天在家呆着,晚上就出去那么一会儿,剩下的时间就钻被窝睡觉。老杨在被窝里折腾的时间还挺长,让老伴儿在被窝里都哼哼了,杨大嫂还悄悄地对他说,你个老家伙儿,东西比年轻时还硬了,我看都是猪肉、新楼把你养的。老杨听老伴儿一说这个,劲头儿就更足了,他一使劲儿,杨大嫂就语无伦次了。

杨帆一般不回家,虽说父母买了新楼,但他还是喜欢住在自己单位分的房子里,为了要这套房子,杨帆付出了很多的心血,也让老杨付出了一笔不小的费用。按说老杨买房子应该不费劲,就是为了儿子才狠心贷款住进了园林小区。杨帆已处了好几个对象了,房子也装修了,婚却没有结成。杨帆心里生闷气就自己住进了新房,他觉得现在的女孩都他妈的古怪,不是看工作就是看房子,有了房子和工作性格又合不来,搞得他都三十了还是光棍儿一个。现在父母也住进了新楼,杨帆的心里多少宽慰了一些,只是家里的经济已是很紧张了。他恨自己没有能耐挣不到大钱,只能忍受眼下的生活。这天他回了家,见家里干干净净的,心情很愉快,吃饭的时候,杨大嫂特意为儿子做了排骨炖豆角,红焖沙丁鱼,杨帆吃得很高兴,心想爸爸妈妈对他真是太好了,他什么也没有说吃完就走了。

杨大嫂心里也很高兴,感觉儿子这次回家总算有好吃的招待他,这得归功于她和老杨的捡破烂,正是因为捡破烂才让家过得好一些,所以老杨和杨大嫂更加愿意在园区内捡破烂了。杨大搜勤快得甚至白天也出来了,她给自己缝了一个大布兜子,大布兜子挎在左肩上,掀开垃圾箱把有价值的破烂拿出来放在大兜子里,这样谁也不知道她兜子里装的是什么。杨大嫂捡东西很仔细,价值不大的小东西也不放过,不过今天她捡到的东西并不多,她心里觉得很难受。正在她难受时,一个长得很漂亮的女孩招呼她:“哎,老太太,我有一点垃圾你要不要?”杨大嫂顺着声音望去只见在六号楼三单元的楼门口站着一位女孩,手里拿着一个塑料袋,不知里面装的是什么,她本想不过去了,可是这位女孩热情地招呼她不过去就不好了。于是杨大嫂走了过去,那女孩见她走了过来就把手里的塑料袋一抬手扔向了垃圾箱。杨大嫂的脸立马就红了,她在垃圾箱跟前尴尬极了,觉得这小姑娘的举动很不友好,我的确是一位捡破烂的,但是既然你招呼我就不应该把塑料袋扔向垃圾箱,你这不是在戏弄我吗?我尽管很穷但也不至于让你个小丫头片子如此嘲弄我,甚至是羞辱我。杨大嫂想走开,但一想自己这么大岁数了,说什么也不能和小孩子一般见识,她立即走到垃圾箱前把那个袋子拿走了,那女孩在杨大嫂身后传来一阵笑声。

杨帆处对象了,对象是单位的科主任给介绍的,杨帆一见钟情,只是这女朋友小他四五岁,杨帆觉得小点就小点吧,当大哥的对小妹妹多些温暖也不是坏事儿。不过,这个小妹的确太娇气了,常把杨帆折腾得够呛,两人散步时她不走路就喜欢让杨帆背着,杨帆不背她就闹,说杨帆不喜欢她,杨帆有什么不喜欢的,好不容易有个漂亮女孩和自己处对象,背就背呗,反正也累不死人。杨帆背着她时,小妹儿就把自己的一对儿大大的奶子紧紧地贴在杨帆的背上,这让杨帆感到背上犹如一对儿厚厚的气垫压着,那感觉是舒服极了,背什么东西也没有这么舒服过,所以他就一直背着。小妹儿也非常地乖两腿像长虫似的绕在杨帆的腰上,杨帆一边背,一边想,早晚得收拾你,把你收拾得像背你一样舒服。

杨帆这段时间高兴极了,他从来没有这么高兴过,以前处了几个女朋友都黄了,这回他说什么也要下下功夫了。杨帆把处女朋友的事儿告诉了老杨和杨大嫂,老两口乐得半宿都没有睡好觉,儿子有了女朋友那是家里的头等大事。当杨帆说,女朋友要来家看看他们二老时老杨激动得胡须都有些抖动了,杨大嫂也不知说什么好,只是希望儿子的女朋友快点来家。可是杨帆的女朋友推说单位里比较忙,一时半会抽不出时间来,所以拖了很长时间才定在本周六来家看看。老杨在星期五就开始张罗买肉买菜,杨大嫂把家收拾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专等儿子杨帆的女朋友来家做客。

周六这天,杨帆很早就回家了。他的女朋友就住在母亲的小区里,所以杨帆就等母亲把饭菜做好后,才去接女朋友。时间不长杨帆就同女朋友来家了。老杨这天把胡子刮得光光的,人显得很精神,他要给儿子的女朋友一点印象,证明她的老公公还不老,也显示一下家境还过得去。杨大嫂在厨房里忙活做菜,老杨则陪儿子同女孩唠嗑。一唠嗑老杨才知道女孩是这个园区六号楼的邻居。老杨开始很高兴,可是唠着唠着老杨的笑容就少了,原因是老杨忽然想起自己和老伴在这个园林小区里是靠捡破烂生活的,他不知道女孩看没看见过他在园区里捡过破烂。不过女孩似乎根本就没有提及此事,觉得自己多虑了。等杨大嫂忙完最后一道菜时,她把菜端上餐桌,女孩的眼睛看着杨大嫂瞪得老大,杨大嫂也觉得这个女孩有些面熟,不知道在哪里见过。杨大嫂实在想不起来了,她想可能自己是记错了,现在的女孩子长得都很水灵,看上去似乎都见过面。可是女孩还是显得很惊讶,她勉强吃了一点菜,杨大嫂很热情一个劲儿地往女孩儿的碗里夹菜,碗都快满了,可女孩就是不吃。杨大嫂累了够呛,觉得女孩可能是为了保持体形也就不深劝,然而女孩突然一点也不吃了,用手捂着嘴跑出了屋子,杨帆以为女友感冒了便也跟着出去了。杨大嫂心里很是欢喜,心想儿子怎么这么急,让女朋友都有了身孕。杨大嫂还在为儿子的行为感到不好意思呢,然而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儿。杨帆出去后就问女友:“怎么了,今天身子不舒服?”女友脸色灰白,一脸不高兴地说:“我不喜欢你妈妈做的饭,她的手太脏了。”杨帆被女友突如其来的话搞得不知所措,他压低声音说:“我妈的手怎么那么脏?”女友说:“你不知道啊,你妈天天用手在垃圾箱里捡破烂。你知道不知道那垃圾箱里该有多脏了?我吃你妈做的饭,心里就恶心,就吐。”杨帆也不管女友了,他转身回到屋里,母亲见儿子一个人回来了,就问:“你朋友呢?”杨帆没好气地说:“不知道。”果然杨帆再向外看去时,女友已经回家去了。

老杨就问杨帆出了什么事?杨帆冲母亲说:“妈,你干什么不好?为什么天天在小区里捡破烂,你知不知道那垃圾箱该有多埋汰了?从明天起,再也不要去捡那破烂了。”老杨一听就急了眼,他把酒杯顿在了桌上,说:“妈的,看不起老子捡破烂,就别嫁给我杨家!我捡破烂怎么了?我那是捡钱!没有钱吃什么,喝什么,靠劳动赚钱有什么不干净?妈的。”杨大嫂这才明白了怎么回事儿,这时才想起那女孩是谁。她心里这会儿的确是乱极了。杨帆说:“这破烂就是不能再捡了,我就是打一辈子光棍儿,你们也不要再去丢人了。”老杨刚两盅酒下肚,肚子里正热乎,让儿子一说火气就上来了,喊道:“我丢什么人了?我老杨捡破烂挣的是钱,丢的什么人?这丫头给我滚,我不稀罕她给我当儿媳妇。”杨帆一跺脚就跑了。杨大嫂看着自己的手说:“我捡破烂时都是戴手套的。我的手都洗多少遍了,这丫头简直都能把人羞辱死,我就不信她不上厕所吗?不拉屎吗?不揩屁股吗?揩完屁股你把手砍下去再换个假的得啦。”

杨帆一连多少天也不回家,女朋友和他要黄,他很喜欢这个女孩,可是就因父母捡破烂才使他们的感情到了悬崖边上。杨帆太生父母的气了,家里买了新房还捡什么破烂,让人连饭都吃不下。这下好,破烂捡了不少,对象却要黄了。老杨不听邪照旧还捡,他觉得开始自己也反对,可是生活如果都是靠想得那么好,那就啥也不用干了。杨大嫂这几日愁得厉害,儿子十分恨她,捡破烂把对象捡跑了,她理解不了现如今的女孩子,这女孩子们都在想什么呢?要房子我们给买了,要工作杨帆也是事业编制,我捡点破烂也不行,那还让我做什么?杨大嫂正愁苦不堪的时候,大女儿突然跑回家说:“不好了,杨帆在他房里吃药了,是他单位同志发现的。”老杨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杨大嫂听了立刻像个泪人。他们马上去了医院,单位的同志都在那儿了,杨帆此时已醒了。他见到老杨就把眼睛闭上了,老杨这时有点后悔,好在儿子没有死,死了就完了,他成了儿子的罪人。

杨大嫂谢过杨帆的同事,就回了家,她去找那个曾戏弄过她的女孩,也就是杨帆的女朋友。恰巧杨帆的女友正在扔垃圾,她见到杨大嫂站住了。杨大嫂说:“孩子,说心里话,你爱不爱我儿子杨帆?”女友说:“我爱杨帆,可我不爱你这个捡破烂的婆婆。”杨大嫂哭了,说:“孩子,如果阿姨从此再也不捡破烂了,那你能不能和杨帆和好呢?”女孩说:“你不捡破烂了,那要看杨帆还爱不爱我了。”杨大嫂说:“爱,爱呀。孩子,阿姨永远也不捡破烂了,阿姨在单位时曾是一名质检员,我再也不捡破烂了。”女友笑了,说:“告诉杨帆我还是爱他的。”

杨大嫂和老杨商量破烂是不能再捡了,再捡就出人命了。女儿、儿子全反对,似乎他们老两口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最后杨大嫂决定,还是把买的新楼卖掉,在原来住的地方再买一间新瓦房。他们觉得新楼固然好可是他们住不起,不仅要还贷款,还要给儿子攒结婚的钱,卖了新楼可以还完贷款还能把儿子结婚的钱挣出来,这可是两全其美的好事儿。

主意已定,老杨就在窗户上贴了此楼出售的广告,时间不长就有人把楼买去了。老杨很后悔,若不是儿子的对象这么闹腾,他说什么也不愿搬出园林小区。老杨又住进了烧煤的瓦房,这回老杨自己开办了一个铁艺铺,还是靠老技术挣钱好,免得儿女这么关心他们的生活。

杨帆结婚了,终于和自己喜欢的女友结婚了。不知为什么杨大嫂和老杨打儿子结婚后就一直没有去杨帆的家,可能老杨和杨大嫂都认为杨帆已是顶门过日子的人了,或者是有媳妇的人了,他们不应该再操心了。

杨大嫂有时没事儿就向园林小区的方向望一望,每望一次,她都叹一声气,她还是忘不了园林小区,忘不了在小区里捡破烂的那些好日子。

查看余下全文
上一篇:泥胎换媳妇
下一篇:枯骨叹
读故事网-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