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间故事

鬼故事 儿童 哲理 情感 名人
神话 民间 幽默 佛教 英文
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

李应和杜兴是儿女亲家

03-07   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 v>

   《水浒传》上说,李家庄庄主“扑天雕”李应与“鬼脸儿”杜兴,是主仆关系,杜兴是李家的主管。事实上,他们是儿女亲家。这层亲戚关系书中没有提及,至于他们两家是如何结亲的,书中更是片字没有。
  相传,李应原是个买卖人,常年东贩西卖,很少得闲呆在家里享几天清福。
  这一天,李应从蓟州办了一大批货,雇了几辆大车拉着朝家走。几天后,一行车马来到了黑风岭。当时天气炎热,他们走的是又累又热,便驭下车马在岭下树林里歇息。
  汗还没来得及探净,只听一棒锣响,树林里“扑簌簌”窜出十几条大汉,每人执刀拿枪,把李应等人围在了核心。为首的是一个红脸大汉,手拿一柄丧门剑,厉声喝道:“你们谁是当家的?快快留下刀匹车辆,饶尔等不死,牙缝里敢山崩半个‘不’字,明年的今日,就是你们的周年!”
  众车夫随从,一看碰上了劫道的强贼,一个个吓得筛糠般抖作一团,哪里敢言语半声!
  面对十几个强贼,李应也不由得脸儿煞白,心如撞鹿。怎么办?难道说这几车货物就白白便宜了这帮强贼?要知道,这些货物的本钱是自己大半个家业啊!
  李应自幼习武,刀枪棍棒功夫不错,特别是练就的两把飞刀功夫,百步取人,无有虚发。俗话说,艺高人胆大。此时李应也豁出去了,只见他“唰”地抽出腰间钢刀,抱拳说道:“是朋友的,闪条路,放我们过去,日后定有酬谢,不然我手中的家伙可不答应!”
  匪贼们岂肯放过到嘴的肥肉?红脸大汉喝声“上”,挺剑来战李应。
  这红脸大汉的剑法十分厉害,上三路下三路,死死地缠住李应手中这把钢刀。面对贼多势众,李应不敢让他们困在核心,腹背受敌。他闪展腾挪,尽量不让他们围 着。怎奈是,红脸大汉步步紧逼,众匪贼又上得凶,李应的处境很是不妙!
  好个李应,今天他反正是看透了,不是鱼死,就是网破。他一边力战红脸大汉,一边拔出了两把飞刀,“嗖嗖”,连掷二刀,打倒了两个。这下更是激恼了红脸大汉一伙强贼,发声喊,死命来拼李应。李应奋力拼杀,结果是顾此失彼,防上难防下,处境万分危险
  就在李应疲于招架,眼看就要丧身贼手的关键时刻,只见大路上一溜尘土,“得得”跑来一匹长腿健驴。驴上一条大汉,提一根齐眉棍,转眼已到近前。这大汉见众贼在围杀一个商人,侠胆萌生,纵身下驴,要抱打这个不平。只见他上前喝道:“都住手!几人打一个,算什么英雄好汉!”
  红脸大汉见半路上杀出个程咬金,不由得瞥了来人一眼,顿时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此人四十上下的年纪,阔嘴翘鼻,脸如那花皮南瓜,一檀檀,一道道,说不清哪是骨头哪是肉。那长相,人不人,鬼鬼,简直像个世间怪物,此人便是“鬼脸儿”杜兴!
  危难中,李应见有人帮他说话,心中大喜,忙道:“好汉,快来救我!”边战边往杜兴这边靠来。
  红脸大汉一伙强贼,一心只想杀人抢货,见有人横插杠子,岂能不恨?刀枪棍棒下手更是凶狠。李应本来就难以抵挡,不料脚下一绊,一个趔趄,匪首趁势一剑,正刺在胳膊上,众贼上前正待要结果李应性命时,杜兴发声喊,声到人到,挺大棍来斗强贼。他这根大棍十分了得,棍起一阵风,棍扫一大片,众贼招架不住,纷纷退怯。其中有人认识杜兴,知他是这一带的英雄,与红脸大汉说了句什么,众贼只好恨恨地退去了。
  李应见杀散了众贼,救了他性命,一手悟住滴血的伤口,单腿便给杜兴跪了下去,“壮士,敢问尊姓大名?此番若不是你仗义相救,我命休矣,请受我一拜!”
  杜兴忙将李应扶起,告诉了名姓。他见李应受了伤,撕下汗巾一角给李应包扎,之后,又将逃散的车夫招回,一行人出林子往前走去。
  前面不远,来到一个村上。此村名叫“杜家庄”,是杜兴的家。看看天色不早,又见李应受了伤,杜兴便热情相邀去他家歇息。李应感激不尽。
  杜兴的家十分简陋,三间破草房,四个墙旯旮。他的妻子早丧,家中只有女儿梅香与他度日。梅香那年一十八岁,生得眉清目秀,苗条端庄,丝毫也不像她的丑爸爸。梅香自幼随父习武,练就一身好功夫,十乡八里,很有名气。
  梅香见爹爹引来这么多人,又见有人受伤,情知有事,问明原委,赶紧安排一行歇息。之后,拿出家中常备金疮药,为李应敷药包扎,李应更是打心眼儿里感激杜家父女。
  李应在杜家住了一夜,杜家尽管一贫如洗,父女俩非常好客,倾其所有,为他们备饭,使李应很感过意不去。他不忍心再讨扰杜家,第二天一早便要赶路。杜兴父女见留不住,只好答应。杜兴生怕路上再遇不测,执意相送到家,李应求之不得。
  一行人到家后,李应唤出夫人和公子,一同来参拜恩人杜侠士。执意相留杜兴在庄上多住几日。李应有个打算:为报杜兴救命之恩,他要差人暗里给杜兴盖几间好房子,再置几亩好地,让他们父女过个安安稳稳的好日子。
  岂料,杜兴这人脾气古怪,他不愿让人棒着敬着,总拿自己当恩人。他觉得行侠仗义是武林中人的本分,是谁路见不平,也会拔刀相助。杜兴在李应一家人苦留下,勉强住了两天,便执意要走。看看苦留不住,李应只好随他去了。
  转眼过了三天,李应的伤已经好转,他正思谋着杜兴家实施自己的计划,不料,杜兴的女儿梅香急火火赶到了他家:“李大叔,快救救我爸爸的命吧……”
  李应见梅香说出如此话来,又见她这般火上房的样子,情知不好,忙给梅香倒了杯水,让她慢慢说,不要着急。梅香“咕咚咕咚”一口气将水喝干,这才向李应一家人哭诉了原委……
  原来,黑风岭红脸大汉一伙强贼,见杜兴坏了他们的好事,怀恨在心,发誓要报复,他们见硬打不过对手,就施一条毒计:
  黑风岭往南三十里,有个田家庄,田家庄有个田员外,家大业大,妻妾成群,匪徒们早就相中了这块肥肉,只是不敢贸然下手。原来,田员外的儿子在朝为官,很有势力。
  且说这天夜里,红脸大汉经过化妆,扮成杜兴模样,弄了一匹毛驴骑着,去了田家庄,谎称天黑不便行夜路,要在田家求宿一夜。
  田员外早就听说过杜兴如何英雄豪杰,但没见过,今见杜兴侠士有求自己,爽快答应,请入府上,置酒相待。
  到了夜间,红脸强贼闯入小妾房中,先奸后杀,又抢了很多贵重物品,等府上发觉,他已逃之夭夭……
  田员外见爱妾被杀,十分心疼,当即告到县衙。县太爷闻听田员外出了人命大案,赶紧差人捉拿凶手杜兴。就这样,杜兴回家后屁股还没坐稳,便被锁了去……
  李应闻听是这么回事,方感问题的严重。他让妻子好生照看梅香,发誓就是倾家荡产,也要救出杜兴。
  当即,李应打点了几百两银子,即刻起程去了县衙。
  按说这桩“冒名顶替”的冤案十分好审,自古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只要让田员外辩一辩这个真杜兴即可见分晓。然而,县太爷一心要巴结田家大少爷,岂容杜兴分辩?上来就给杜兴动刑,逼他招供杀人抢劫一事。杜兴宁死不招,被打得皮开肉绽,鲜血迸流。县太爷怕把人打死不好交差,吩咐打入死囚牢,严加看管。
  李应赶到县衙,上下使钱,为杜兴开脱,银子花尽,才许他探监。
  短短几天不见,杜兴已被折磨得气息奄奄,再也没了往日的英豪之气。李应回想这一切,都是因己所为,不由得抱住杜兴呜呜痛哭。
  探视时间很快就到了,牢卒过来催促。李应将身上所有的碎银子都给了牢卒,让他买些酒肉给杜兴,又宽慰了杜兴几句,便回家取钱去了。
  夏去冬去,杜兴的案子始终没有审结。其间,多亏了李应的银子!不然,有十个杜兴也斩了。为了救杜兴出狱,李应已花去了数千两纹银。
  说来也是苍天有眼,不久,黑风岭红脸强贼落入法网。重刑之下,他不仅招供了拦路抢劫的桩桩往事,还如实招供了冒名顶替,栽赃陷害杜兴的全部事实……
  至此,案子真相大白,杜兴被无罪释放。
  杜兴被李应接来家中调养。女儿梅香这几个月中,一直住在李家。这姑娘心灵手巧,特有眼力,在李家忙上忙下,深得全家人喜爱
  且说李应有个公子。年方十岁,英俊潇洒,在学堂念书。闲遐时,常来梅香这儿习练武术,梅香教得特别认真,一来二往,二人的感情越来越深,爱情的种子在这对少男少女的心中萌发。李应和夫人双双看在眼里,喜在心上。
  杜兴的伤好后,李应提出不让杜兴回老家了,他这儿买卖兴隆,正好缺个帮手。杜兴这人也义气,自己大难不死,全靠了李应,觉得李应是完全可以信赖的人。“士为知己者死”,遂一口答应下来。女儿梅香自然是喜不自禁。
  后来,经人说合,李家公子与梅香喜结秦晋,两家合为一家,成为儿女亲家,杜兴便成了李家的大总管。

< 查看余下全文
上一篇:蒙古大夫
下一篇:周一刀
读故事网-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