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间故事

鬼故事 儿童 哲理 情感 名人
神话 民间 幽默 佛教 英文
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

打工仔的艳遇

03-07   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

    这个故事,对现代人来说,大多数不会相信,可却是实实在在发生的事。相信你看过之后,还会讲给别人听的。不信,你就慢慢的往下看好了。

    任有志是个在人市上打零工的打工仔。他原先是个瓦工,贴砖,粉刷这些建筑上的活儿样样都能干。可为啥偏偏爱在人市上去打零工呢?用他的话说,这打零工的好处多,一是人自由,想干了干,不想干了就休息。二是钱好要,只要当天活干完,钱就到手了。

    任有志以前跟一些包工头干过活,吃过不少亏。一天听起来工价一百多,可开始要压一个月的工资。老板这项工程赚钱了,工钱还开的利索,要是赔了,为要钱把腿能跑断。如果碰上个外地的老板,他一跑路,上哪儿找去?这就等于白干了,所以他就上人市来了。

    话说有一天,任有志一大早就来到小桥人市上。这小桥人市也不是政府专门设的人才市场,它是一个公园。只是位于街道十字,交通方便,城里人没事都爱到公园转悠,来往的人比较多,所以慢慢的自然就形成人市了。

    这时虽说只有早上七点多,可人市上已经来了不少找零活的打工人。有骑摩托的,有蹬电动车的,有的还推着自行车;有壮年人,也有年轻力壮的小伙子,还有穿着五颜六色衣服的青壮年妇女。

    只要有雇主,大伙就一窝蜂似的拥上前去,询问有什么活儿,然后就是讨价还价的乱嚷嚷,跟吵架一般,有时还为一个活儿争的脸红耳赤。

    任有志最看不惯的就是这些,他认为:打工的虽说是凭技术和下苦挣钱,但也不能这样你挣我抢,连人的尊严也不要了,这让城里人怎么看?人家还不笑话咱农村人见钱是急了?看着这混乱的场面,他没有前去凑这个热闹,而是坐在花园的石凳上耐心的等着。

   这时,一个三十多岁,穿着十分艳丽的女人骑着电动车来到人市。她刚一停车,就有人围过去问雇人吗?那女人东瞅瞅,西瞧瞧,然后慢腾腾问:“晚上加班干不干?”  

    一听说是晚上加班干活,人们哄的一下散开了。因为这上人市的都是附近农村的,他们早出晚归,大多数都是白天干活,晚上还要赶回家去,所以都不愿晚上加班。

    那女的在市场转了几圈,也没找下合适人选,后来她发现了坐在石凳上一声不吭的任有志,觉得这个人与众不同,就来到他的面前小心翼翼的问:“大哥,你干零活不?”见任有志点点头。她又接着问:“晚上加班干活吗?”“可以。”

    任有志为何敢应承晚上加班呢?因为他家离城市远,就在城里租了间房住着,所以不存在回家的问题。可他不明白这个女人有什么活白天不能干,非要到晚上?他问那女人,有啥活白天干不是更好吗?

    “大哥,你不知道,白天我还要上班,根本就没时间。再说活也不十分紧。”女人解释的合情合理。

    “是这样!”任有志心里明白了,他对女人说:“不过晚上加班干工钱要比白天多些。再说,还要看什么活,到时我要带啥工具的。”

    “那当然。”女人说着,就要干的活儿和工价等具体事和任有志进行了协商,很快就谈妥了。女人便留下家庭住址和联系电话后上班去了。

    任有志等女人走后,很快又找了一家活儿,跟着雇主干活去了。

    等把这家活干完,结完帐,他看看手机,已经晚上八点多了,天已黑了多时了。

    任有志觉得有点晚,不想去那个女人家了。可又一想,这应人是小误人是大,人嘛就得讲个信用。于是他按照女人留下的电话号打了过去。不一会,电话通了,接电话的正是那个女的。还没等他开口,只听那女人迫不及待的催他:“你怎么还没来呀,我下班后在家等你好长时间了。”一听女人在家等着,任有志回电话马上就到。说完,就急匆匆的背上工具袋,搭了辆电动三轮往女人家里赶去。

    女人住在乐天小区。好在任有志在这个滨河市打工多年了,情况比较熟悉,也没费多大周折就找到了。

    来到女人居住的楼下,任有志按下楼道的门铃,不一会楼门打开,他很快来到三楼,女人已经在房门口等着。

进到屋内,女人招呼道:“大哥,先喝口水歇会吧!”说着就给任有志沏茶。

    任有志说:“先干活吧!”说着,他就从工具包里往外掏工具。他先取出一把手枪钻,然后又拿出一根两米多长的螺纹弹簧软管,安在钻头上,插上电源,随后一扣按钮,嗤----的一声,电钻飞快的转动起来,顿时安在钻头上的弹簧管也左旋右转的转起来。

    其实,这活儿并不复杂,只是卫生间的坐便器的下水管道不通了,只要把这弹簧螺纹管往下水口一放,然后开动电钻一会就搞定的。

    一切准备工作就续,任有志就去搬动坐便器。就在他弯下腰,双手刚一用力的时候,只听砰的一声响,接着一股强大的水柱唰的一下冲了出来,冷不防把任有志一下子打得坐在地板上,不一会,他浑身就灌满了水。这情景,把在一旁观看的女主人吓得一声尖叫,一下子跳开了。

    任有志却不慌不用忙的站起来,关了卫生间的进水阀门,顿时水就不流了。他仔细的一检查,这才发现是连接坐便器的接口年久失修生锈老化,刚才他那一挪动便器就彻底断裂了。于是,他就从工具袋里取出零件把接口换掉。接着,便开始疏通下水道,随着嗤嗤嗤地电钻声,螺纹软管像蛇一样的钻进了下水道,不一会,只听扑通一声,下水道被打通了。他又用盆子接了水倒进去试了几次,见没问题,就把坐便器挪回原位放好。然后就收拾起工具来。

    一见任有志被水浇得像只落汤鸡,女主人过意不去,连忙从衣柜里取出自己男人的衣裳说:“大哥,你还是洗个澡,把这身衣服换上,不然会着凉感冒的。”

    任有志被女主人的好心感动了。原先他是不想换的,可这毕竟不是夏天,不一会就觉得冷了。于是,他就拿了女人的衣服走进了卫生间洗起澡来。

    过来半个小时,任有志洗完澡,换好衣服出来了。人常说;人的衣裳马的鞍,任有志穿上男主人的衣服,焕然一新,人也显得格外的帅气和精神。望着眼前这个男人,女主人一下子愣住了,目不转睛的看着任有志,心里想起了自己的丈夫。

   “谢谢你!”任有志的一句话才使女主人回过神来,她一下子脸红了起来。为了掩饰自己的失态,她连忙端起茶杯,又从热水壶里往茶杯里添了点水递给任有志说:“大哥,先喝口水暖暖身子!”

    任有志接过茶杯,坐在沙发上,这才细细的打量起屋内来,只见屋子收拾的十分整洁,一尘不染,物品样样摆设的有条不紊。他好奇的问:“就你一个人住这儿?”

“还有丈夫和孩子。不过丈夫去国外学习,已经快一年了。孩子在他奶那边,我每天要上班,顾不上照顾孩子的。”说到这儿,女主人脸上露出十分的无奈和伤感。

    任有志和女主人聊了一会,觉得时候不早了,就想离开这儿,便说:“好了,我还要回家去呢!明天我会把衣服给你送来的。”

    按说,任有志这样一说,人都会明白是要工钱的。可女主人好像没意识到,她一下子也坐到任有志身旁,娇声娇气的说:“大哥,还早哩,你就不能多陪我一会儿,我一个人好寂寞呀!”

    这话外之音任有志早就听出来,他意识到今天遇见麻烦事了。果然女的接着问道:“你今晚就不能不回去吗?”

    这是什么话?任有志望着女人火辣辣的眼晴和绯红的脸蛋明白她到底想什么,不由得往后挪挪身子,说:“这是不可能的,你把我当成啥人了?”

   “我会给你钱的。”说着女人越发靠近任有志,她身上浓烈的香水味直往他的鼻子里钻,一时间,他浑身顿时热了起来。但任有志的头脑十分的清醒,他好言相劝女人说:“你说的什么话,这事要是让人知道还得了。”

    主女人毫不在乎的说:“你不说我不说,谁能知道?再说,你也不是柳下惠,见我这么漂亮的女人难道不动心吗?”

    任有志从来还没见过这样开放和主动投怀送抱的女人,她有点坐立不安,浑身也有点冲动,脸也红了起来。  

    女人见时机成熟,就更加大胆,他一把抱住任有志,迫不及待的说:“来吧!。”说着,就把自己的脸往前凑,慢慢的轻闭两眼,等待任有志亲吻她。

    任有志一把推开女人,厉声喝道:“请你放自重些好不好!”

    那女人没想到眼前的男人会这样,连忙松开双手,一下子愣住了,两眼瞪得好大,好像遇到了怪物一般。她万万想不到如今世上还有如此男人,一时慌了手脚,不知如何是好。突然,她脸色一变说道:“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给你脸不要脸。你信不,只要我一喊,说你乘人之危,图谋不轨,调戏妇女。警察不抓你才怪哩!”

    好家伙,这猪八戒倒打一耙。任有志这回彻底明白了,原来这女人早就没安好心,所以才叫他到晚上来,他不过是中了她的套了。但他认为肚里没冷病不怕吃西瓜,两眼盯着女人不紧不慢的说:“调戏你?有什么证据。”

    女人手指着任有志身上的衣服说:“这就是证据,不然,我丈夫的衣服怎么会穿在你的身上?”

    任有志低头一看,倒吸了一口气,心里凉了半截,可不是嘛,这回就是跳到黄河也说不清楚了。

    那女人见任有志半天无话可说,口气软了下来,又嬉皮笑脸的说:“我说大哥,这事是你情我愿,既满足了我,你也快活了,两全其美的事。世上哪有你这样见肉不吃的傻子?再说还给你钱呢!”

   “放屁!你以为你有钱,就可以胡作非为乱来是不是?我们都是有家室的人,这样做你能对得住你的家人吗?实话告诉你,别看我们是打工仔,可我们也是堂堂正正的人,是凭下苦和技术挣钱,挣多少都是干净的。”

    那女人看任有志软硬不吃,就拿出手机威胁道:“你信不信,只要我一拨110,警察来了,让你吃不了兜着走,到时你可别后悔?”

   “叫警察?”哈哈哈!任有志一声大笑,把女人吓了一跳,心里直纳闷:难道他连警察也不怕?

    这时任有志也掏出手机在女人面前晃了晃说:“你咋不打哩,你不打我还要打哩。告诉你,我早就有防备了,把咱们说的话录了音,不信?要不要现在就放给你听听。到时警察来逮谁还不一定呢?”

    女人没想到任有志会有这一手,一下子她就瘫在地上没轍了,他跪着求任有志放过她:”大哥,你不要叫警察了,都怪我一时糊涂,我马上付你的工钱。”说完急忙掏出钱包取出一张百元钞票递给任有志。

    任有志接过钱,背上工具包就走,可到门口他又折了回来,提起他那身湿衣钻进了卫生间。

    这举动,女人感到十分惊诧和莫名其妙,不清楚他到底想干什么。

    不一会,任有志穿着自己的湿衣服从卫生间出来了。他脱掉了女人给他的衣裳,一下子把衣服摔在女人的面前,说:“对不起,我还嫌你的衣服脏了我的身哩!”说完昂首挺胸的出门走了。

    身后传来女人呜呜的哭泣声。那哭声,是埋怨还是后悔,只有那女人心里明白了。

查看余下全文
上一篇:古村古事
下一篇:影子(中)
读故事网-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