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间故事

鬼故事 儿童 哲理 情感 名人
神话 民间 幽默 佛教 英文
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

难忘刀疤脸

03-07   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

章正明刚进家门,妻子杨水秀就催着他赶紧去洗澡,章正明是县水利局副局长,去乡下搞调研搞了半个多月,他一看时间,正好是晚上七点整,这是他必看的新闻联播节目,他要等看完新闻联播再洗澡。

章正明看着看着,一下子就瞪大了眼睛,接着他赶紧关闭电视机,拽起杨水秀就往外走,杨水秀怔怔地看着章正明,章正明忙不迭地说道:“刚才屏幕上打出字幕,有两个持刀歹徒在夜市袭击无辜群众,几名勇敢的高中生挺身而出,跟持刀歹徒英勇搏斗,歹徒被制服,几名高中生都身负重伤,血库告急,希望广大市民前来医院踊跃献血。”杨水秀甩掉章正明的手,生气地说道:“你是不是疯了?你去乡下搞调研搞了半个多月,已经累得够呛啦,这又要去献血,你不要命了?”章正明狠劲拍着胸脯:“这棒棒的体格,你以为这是纸做的啊?走!”杨水秀推开章正明的手:“市民有好几十万人,还差你这一个吗?”章正明拉下脸来:“大家要都像你这么想呢?你去不去是你的权利,我去不去是我的权利。”章正明拔腿就朝门外走去,杨水秀拽住章正明的胳膊:“我是没有权利阻止你,但你先照照镜子再走好不好?”章正明赶紧走到镜子面前,他的脸上除了那块刀伤留下的疤痕外,再没有任何不正常的地方啊?杨水秀冷冷地说道:“我看你是经典版的好了伤疤忘了疼!”章正明一愣,立马明白过来。原来,章正明年轻时是个江桥护工,经常遇到轻生者从桥上跳江自杀,每次遇到轻生者,他都奋不顾身跳进江里去救人。有一次,他遇到一个轻生者跳进江里,当时正是江水上涨时节,他居然还是奋不顾身地跳了下去,就在他拼尽全力把轻生者推上岸时,他被一棵冲下来的大树压在了水里,老百姓为了救他,就用斧子砍压在他身上的那根碗口粗的树枝,结果他的脸就被斧子砍上了,留下了这道难看的刀疤。

章正明去医院献完血回来,已经是晚上九点多钟了,杨水秀并没有睡,章正明刚准备脱衣洗澡时,手机响了起来,原来是章湾村的赵大爷打来的,说他的养父冷不丁就不行了。章正明、杨水秀赶紧去街上雇出租车,谁知的哥们一听说去章湾村时,都把头摇得跟拨浪鼓差不多,说章湾村山高路陡,白天去那里都让人提心吊胆,这深更半夜的,去那里不是在找死嘛!章正明被逼无奈,只好出比平常多五倍的租车价,可还是没有一个的哥肯去。章正明傻眼了,章正明从小就是个孤儿,是心善的养父收养了他,养父把他视为亲生儿子,把全部的爱都给了他,终生未娶。杨水秀见章正明都急出了汗,便提醒道:“天无绝人之路,你不会开你们局里的车回去啊?”章正明赶紧摇头:“公车私用,不行不行,坚决不行!”杨水秀斜眼看着章正明:“我们现在是因为束手无策了,才想用公车,再说了,你回来时不是说油箱里就剩一点点油了,你们差一点就没回来嘛,咱们用自己的钱去加油,这也算公车私用吗?”章正明实在是别无选择了,就接受了杨水秀的提醒:“就照你说的办,到时候我会向上级交代的。”

章正明开车去加油站加了油,然后就朝章湾村开去。当车行驶到七盘岭上时,发现前面停着一辆黑色的轿车,一个高个男站在车前正向他摆手,杨水秀赶紧提醒道:“这深更半夜的,又是在这荒山野岭上,谁知道他是坏人还是好人?你可千万别停车!”章正明很是为难地说道:“你说的不是没有道理,可他要是个好人,遇到了麻烦,需要我们出手帮助呢?”杨水秀不以为然地说道:“这没有办法,谁让他在这样的地点、这样的时间段里发生这样的麻烦事呢?”章正明没有停车,倒是减了车速,高个男赶紧向章正明的车靠过来:“师傅,我的车坏了,能帮帮忙吗?”杨水秀催促道:“千万别停车,赶紧开走!”章正明竟然把车停住了,但他并没熄火:“你需要我帮助你什么忙啊?”高个男先是愣怔了片刻,然后赶紧说道:“我想给修理厂打个电话,让他们派人来给我修车,谁知手机竟没电了,您能不能借我手机用一用啊?”章正明开始掏手机,杨水秀赶紧把她的手机递给高个男。高个男便给修理厂打电话,打完电话后,便把手机还给杨水秀。章正明刚想把车开走,高个男又赶紧向他摆手,高个男红着脸说道:“我怕兜里的钱不够,您能不能借我一点钱啊?”杨水秀不高兴了:“你是不是得寸进尺了啊?我们素不相识,把钱借给你,你不还我们钱,我们去哪里找你要钱啊?”高个男用手指着他的车牌号:“您可以记住我的车牌号嘛!”杨水秀白了高个男一眼:“现在什么东西没有假的?谁知道你这车牌号是真是假啊?”高个男说道:“那我把身份证留给您,到时候我去你们单位把钱还给您行吗?”杨水秀一愣:“听你说这话就不在行,你知道他在什么单位上班啊?我们是干个体的,根本就没有工作单位!”高个男扑哧一笑:“谁不知道水利局有个刀疤脸的副局长啊?”杨水秀一下子惊住了。章正明看着高个男:“说吧,你想借多少钱?”高个男想了想:“就借500元吧。”章正明从兜里掏出500元,递给高个男,高个男向章正明深深鞠了一躬:“谢谢刀疤脸副局长,明天我肯定还您钱!”

章正明开起车,继续向前行驶,杨水秀怔怔地看着章正明:“这个人怎么会认识你啊?”章正明微微一笑:“他们不一定能记住我这个人,可他们能记住我这张难看的刀疤脸啊!”杨水秀白了章正明一眼:“你既然知道这刀疤脸难看,你怎么还不吸取教训?为什么好了伤疤就忘了疼?刚才你要是把车开过去,能有这么多的麻烦事吗?他要是个坏人,咱们俩现在还不知道是死是活呢!”

就在这时,从山坡上趔趔趄趄跑下来一个男子,男子身上背着麻袋,麻袋里装着东西,因为惯性,麻袋男飞快地冲上了公路,章正明赶紧急刹车,无奈还是撞上了麻袋男,麻袋男一下子倒在地上就不省人事了。章正明、杨水秀赶紧跳下车,对麻袋男进行施救。这时,一辆轿车开过来,轿车停下后,一个男子从车上跳下来,他手里拿着微型摄像机,开始对章正明进行拍摄。杨水秀发现有人对他们进行拍摄,很是气愤地冲着拍摄男质问道:“你是什么人?你有什么权利对我们进行拍摄?”拍摄男也不言语,只顾继续拍摄。章正明俯下身,问躺在地上的麻袋男:“你现在感觉怎么样?”麻袋男很是气愤地冲着章正明说道:“这黑灯瞎火你干吗要开这么快的车啊?你抢命啊?”杨水秀冲麻袋男质问道:“你是怎么说话的?谁抢命啊?要不是你背着麻袋从山上跑下来,收不住脚了,你能自己撞到车上吗?”麻袋男更火了:“我让你血口喷人,就是你们开车撞了我!”拍摄男啪啪啪,连续给章正明拍摄了三张照片,闪光灯在章正明的刀疤脸上闪烁了三次。杨水秀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她猛地冲过来,拼命抢着拍摄男手里的摄像机,拍摄男赶紧用身体挡着杨水秀,两人就撕扯起来,章正明一把抱住杨水秀:“让他拍吧,我知道他想干什么,大不了我不当这个局长就是了。”拍摄男赶紧跑到麻袋男跟前:“他开车把你给撞了,他还不承认对不对啊?”麻袋男朝拍摄男招招手,拍摄男俯下身,把耳朵贴在麻袋男嘴边,麻袋男一口痰就吐在了拍摄男的耳朵里,拍摄男一下跳起来:“你这是干什么呀?你疯了啊?”麻袋男很是气愤地说道:“你说我想干什么?我看你纯是老母猪不打圈子——欠劁(敲)!本来是我自己撞在他车上的,我想敲诈他一笔钱,你这样一拍摄,他就破罐子破摔了,我还能敲诈到他的钱吗?”章正明、杨水秀一下子惊住了。拍摄男很是不解地说道:“我亲眼看见是他撞了你,你怎么能说是你自己撞在他车上了啊?”麻袋男本想站起来,可他居然没有站起来,章正明俯下身子,用手去扶麻袋男:“你是不是受伤了,站不起来了?我马上送你去医院!”麻袋男狠狠瞪了一眼章正明:“你怎么不说你受伤了?我受不受伤碍你屁事啊?滚一边去!”杨水秀一把拽起章正明就向车前走去:“不知好歹的东西,你还理他干什么呀?咱们赶紧走!”拍摄男一下子恍然大悟:“他开车明明撞了你,你竟然不承认是他撞了你;他要送你去医院,你竟然还骂他;我好心帮你,你非但不领情,反倒往我耳朵里吐痰,我终于明白了,你这麻袋里肯定装着不可告人的东西。”拍摄男几步奔到麻袋跟前,麻袋男冲拍摄男严厉地说道:“那麻袋是我的,你要是敢动我的东西,别说我饶不了你!”拍摄男并没理会麻袋男,把麻袋打开。章正明、杨水秀看见麻袋里竟然装着一头死野猪。拍摄男赶紧对野猪进行拍摄。这时,一辆黑色轿车开过来,司机把车停下后,就走了下来。章正明定睛一看,竟是刚才那个高个男。拍摄男拍摄完之后,便对麻袋男说道:“你晚上偷猎国家三级保护动物,我要是去报案,同样会让你坐牢,你要是实事求是,承认是他开车撞了你,我可以不报案!”麻袋男怔怔地看着拍摄男:“你说话算数?”拍摄男高高挺起胸脯:“好女放屁震天响,好男垂涎砸碎缸,我岂能说话不算数?”让章正明、杨水秀万万没有想到,麻袋男竟冲拍摄男说道:“你赶紧把摄像机打开,我把你想让我说的话,全都说出来。”拍摄男赶紧打开摄像机,摆好架势:“你说吧。”麻袋男一字一句地说道:“是我自己撞在了他车上,与他没有半点关系;我宁肯被罚宁肯坐牢,也不会去诬赖好人!你是个坏人,我恨不能把你一脚踹死!”拍摄男气得浑身发抖:“你、你、你……”高个男竟然啪啪啪鼓起掌来:“这话说得太精辟了,这要是发到网上,一下子就走红了!念你也是个好人,我就免费送你去医院。”章正明一把拽住高个男:“他确实是我撞的,应该由我把他送到医院去,他的医疗费应该由我……”高个男急了:“您怎么糊巴破车拦起债来啦?学雷锋做好事,也没有你这么学的啊?你这是在拿自己的前途当儿戏嘛!”杨水秀把章正明往车上拽,高个男把章正明硬是推上了车。章正明并没有把车开走,他趁杨水秀没注意,就又跳下了车,高个男已把麻袋男扶上车,章正明没有拦住,高个男还是把车开跑了。拍摄男冲章正明淡淡一笑,也把车开跑了。

章正明看着渐渐变暗的车灯,不由自言自语:“牟局长被抓起来了,上级要从我们几个副局中选出一个提正局,这个人肯定是受人雇用,来监视我,把我的不良行为曝光出来,这样我就不会成为他们的竞争对手了,可这个麻袋男是怎么一回事啊?明明是我撞了他,可他怎么会不承认是我撞了他啊?”杨水秀不以为然地说道:“这有什么可捉摸不透的啊?麻袋男跟高个男是一伙的,是来偷猎野猪的,我们要是把他给送到医院,他们怕拔出萝卜带出泥呗。”

章正明把养父的后事处理完之后,便赶紧去医院,他一定要搞清楚麻袋男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为什么宁肯去坐牢也要帮助他,让他逃避责任。章正明、杨水秀路过纪委门口时,正巧碰上拍摄男从纪委大门里走了出来,杨水秀冲拍摄男狠狠地说道:“这路上车太多了,你可千万别乐极生悲了。”拍摄男并没有理会杨水秀,他径直走到章正明面前,一字一句地说道:“我把我拍摄的所有影像,都交给纪委了。”章正明微微一笑:“谢谢你为我减轻了负担。”拍摄男怔怔地看着章正明:“您什么意思啊?”章正明一本正经地说道:“你把拍摄的影像交给纪委,其目的就是不想让我当上局长,我要是当上局长,就必须把全县的水利抓好抓实,让水造福老百姓,而绝不能让水祸害老百姓,这就要求水利局局长必须把所有的精力用在工作上,一门心思搞好调研,为全县的老百姓谋福利保安全,这担子实在是太重太重了,我真怕我承担不起来啊!你这样做,难道不是帮助我减轻负担吗?”拍摄男深深地叹了口气:“章副局长,实话跟您说吧,县里确实要从你们几位副局中提拔一位当正局,就有人花重金雇我,暗地里把您做的一些不光彩的事给曝光出来,这样您就没有机会被提拔上了,可让我万万没有想到,您竟然是个难得的大好人,是个难得的好官儿,所以我就改变了主意,不为他们……”章正明摆摆手:“你这可是有点夸大其词了,我可不是个难得的好官啊!”拍摄男很是动情地说道:“那天晚上,我一直跟麻袋男来到医院,因为我实在搞不明白,明明是您撞了麻袋男,可麻袋男为什么宁肯坐牢也要帮助您,让您逃避责任?后来我才知道,十六年前,麻袋男因为感情问题,就投江自杀,是您冒死把他从江里给救了出来;而那个高个男在十八年前,被人骗得倾家荡产,他就投江自杀,也是您冒死把他给救了出来,您脸上的伤痕就是救他时留下的。因为您当干部了,他们不想给您惹麻烦,就没有主动跟您来往,两个人当时都说了这样一句话:他们能忘记您的体貌,却永远也忘不了您这张刀疤脸……”杨水秀怔怔地看着拍摄男:“他们俩原来不是一伙偷猎野猪的啊?”拍摄男摇摇头:“麻袋男在山上圈养了上百头猪,那天晚上,有几头野猪袭击他的猪,他饲养的藏獒就冲了上去,把一头野猪给咬死了,他就把野猪背下山,结果就出了那档子事。”

查看余下全文
上一篇:聪明公爹机智媳
下一篇:狐谈
读故事网-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