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间故事

鬼故事 儿童 哲理 情感 名人
神话 民间 幽默 佛教 英文
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

风中落萍

03-07   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

    当剑光闪过天际,请你马上亡命天涯。

    洛城的战火还在连绵,宫廷中的恐惧还在蔓延。秋息已深,破损的城墙和老朽的参天古木,增添了朝廷黄昏几分寂寥与萧瑟。而那排鸿雁的哀鸣,更让都城显得暮气沉沉。

    龚将军回来救驾的那一天傍晚,就是这么一个画面。

    途经九城三十县,目所能及尽是荒凉与颓败。被洗劫过的江山,在龚将军看来是绞心之痛,也是无奈之极。刚奉旨远赴西北抵御匈奴,却马上接到宫廷内乱的消息,本着还没开战的幸运,龚将军快马加鞭地赶回都城,打救的不仅是那个昏君,更是那个在都城扎根百余年的家,还有家里的那股时刻令他得到释然的气息。

    偶尔遇到几群趁火打劫的山贼,龚将军也没有对其痛下杀手,而是将行军的粮饷与之些许,他深深知道,在这个乱世,在这个昏君的统治下,饿疯了的情绪远比自己与匈奴交战的杀气要生猛得多。加上救驾要紧,没必要保全那拖累全军步伐、已经失去战争必需性的粮饷,也没必要造成不必要的士兵伤亡。于是,龚将军得以五日内赶回洛城。

    城外增加了重重守卫,也许昏君吓怕了,而且还惶惶不可终日。现在的朝廷里,谁都不是盟友,都是潜在的,或者臆想的敌人。在昏君看来,甚至连服伺多年的太监也成为了梦里的恶兽,御膳里可能有毒药,寝室外可能埋伏着刀斧手,紧张和恐惧凝结了整个宫廷。

    亮出将军兵符之后,龚将军的五十万大军得以顺利进宫,或许不该称之为宫,这里只是曾经的骄奢淫逸和眼前的颓院败瓦而已。龚将军轻蔑地笑了笑,下了马,装作十分紧急地和随同的几个部下进宫面圣。

    虽然平时昏君也待龚将军不薄,但龚将军当年家里发生的事情,他永远不会忘记。那个充满血腥味道的夜晚,连月亮看起来都是血红血红的。而最后的那一把火,烧尽了家族的府邸,也烧尽了家族的所有历史和辉煌。龚将军的童年,也就多了一份仇恨,直至目前,这份仇恨依旧埋在心中,之前虽然没有爆发,但每看见血红的月亮,心里的疼痛无法抑制。

    昏君还在睡觉,或许还在寝室瑟瑟发抖。太监们的通报一个接一个,昏君就是不出来,龚将军也许也被列为敌人之一了。大堂上寂寂寥寥,和堂外的秋风一样让人心寒。如今,除了李宰相还有点淡定之外,文武百官们每天都生怕在哪天就会脑袋搬家,株连九族。

    李宰相突然暗语龚将军,你在西北的信使,我已经缉拿了,你好自为知吧。龚将军脸色大变,什么信使?李宰相笑而不语,回到自己的位置,满脸春风地注视着龙椅,沾沾自喜起来。龚将军仿佛突然想到了什么,难道是……

    昏君终于上朝,文武百官照惯例说着那句自己百说不厌,皇帝百听不厌的话,特别是在这种多事之秋,这句话更像是一剂强心剂,让昏君得到短暂的舒坦。他身旁没有别人,甚至连平常立侍左右的宫女也消失了。空荡荡的龙位让人依稀领略到江山沦落的唏嘘。

    李宰相开始向昏君汇报叛军形势,都城外的护城都被占领,都城已经宛然一座孤城,四面楚歌了。而后话锋一转,龚将军五日内赶到都城,沿途没有丝毫阻挠,难道就没有什么可疑之处么?说完,李宰相顿了顿首,再次回到自己的位置之前,转过头给了龚将军一个狡猾的笑容。

    昏君这方面倒是头脑灵活,马上领悟到李宰相的言外之意。于是马上下令将龚将军收押太牢,等待审判。龚将军目瞪口呆,完全没有想到,回朝救驾的皇谕,原来是李宰相私自拟定的鸿门宴!祸起萧墙的内应,就是李宰相!可惜一切的幡然醒悟都太迟了,太牢内,黑暗吞噬了一切。

    龚将军手下的五十万军队全部归属李宰相。手握兵权的李宰相建议把龚将军正法,并诛九族。昏君虽然有点舍不得杀害这个常年在外征战的老臣子,但是现在的李宰相宛然一个颐指气使的大权贵,皇帝在他面前,充其量也只是个朝廷傀儡而已。昏君手中无权,也只好放下作为皇帝的尊严和权威,顺从了李宰相的建议。

    龚将军的心腹得知这事,马上潜逃出宫,并将此前龚将军被关押前秘密交给他的锦囊送到龚将军位于城郊的家里。龚将军的儿子龚良已经二十岁了,从小受到父亲的熏陶,习武学儒,练就一身的文武双全,并且拥有极广的人脉,熟悉黑白两道。得知这事情后,龚良马上和家人收拾好行装,并叫父亲的心腹在城中放烟雾弹,将龚将军全家已经被山贼诛族的消息传遍整个都城,希望能够拖延一些逃亡的时间。

    那一天晚上,太牢刀光剑影,一阵惊天动地的喊声过后,十几个黑衣人逃脱出来,消失在血红的月色里。天亮之后,血流成河的景象震惊了整个朝廷。李宰相马上令人追缉逃走的黑衣人,龚将军一定是其中的一个。李宰相深深知道,像龚将军那样久经沙场的好手,假如放虎归山,自己往后的篡位计划肯定会被打乱。

    龚良一路上护着父亲,往西北方向逃亡。这群黑衣人是龚良平时组织起来的习武团队,每想到第一次实践,就是闯进全国守卫最森严的太牢。还好,一切都很顺利,迷药的运用给了他们一个方便的屠杀方式,并轻松地救出父亲。接下来,是跟在蓟县的叔父联系。蓟县在不久前被李宰相私下派出的军队攻占,叔父表面投降,暗地里组织护卫队,并派出谋士交好附近的城主,暗中形成了一方联盟。

    到了蓟县后,叔父和龚将军马上组织好人马,联系好周边的城主,准备打着李宰相军队的旗号,进宫杀敌护驾,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还没成型的李家军给消灭掉,廓清寰宇。一路上由于有叔父作先锋,龚将军和龚良等人十分安全地再一次抵达刚刚逃出来的都城。

    李宰相还在为追缉龚将军而烦恼,并且于日前调度大部分宫内守卫,宫中尽显空虚。他万万没想到自己被出卖了,而且大祸临头,依旧在府邸中修写书信,以联络各路城主,择日回朝篡位。这一天,艳阳高照,清风徐徐。

    那是皇宫在短短一个月内的第二次混乱,上一次混乱导致李宰相开始掌权,而这一次则是导致李宰相身败名裂,权移身死。那一条横梁,吊死的不只是一份野心,也是一份怨愤。

    昏君再一次自藏深宫,没想到,回朝杀宰相的军队没有将他拉出来斩杀,并且尊其皇威,把兵权和江山还给这个早已神经衰弱的皇帝。当然,这也是龚将军的意思,作为一个世代臣子,忠诚二字早已超出一切仇恨,无论江山如何变更,那都是忠臣们用血书写出来的浓淡墨香。

    皇帝重新恢复了龚将军的官职,并再次派遣他到西北抵御匈奴。而龚良也得到了一份朝廷官职,任宫内侍卫总管。在饯别宴上,龚将军将一封信件留给了龚良。在送别了父亲之后,龚良回到房里打开信件,里面赫然用血写着:

    “伴君如伴虎。当剑光闪过天际,请你马上亡命天涯。”

查看余下全文
上一篇:朝里挂的御匾
下一篇:布袋乡愁
读故事网-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