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间故事

鬼故事 儿童 哲理 情感 名人
神话 民间 幽默 佛教 英文
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

王墓中的两个女人

03-07   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

  远古的时候,洞庭湖畔有一座雄据一方的古城,叫城头山,它的城墙很高大,比现在的四车道公路还宽,城外的护城河,船可以直通洞庭湖。
  有一年,城头山出了一件怪事——自以为还能活些年的穆王一觉醒来就不能说话了,神志昏迷,奄奄一息。其实这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脑中风。
  问题麻烦了,穆王膝下无儿无女,他撒手西去,谁来继位呢?
  穆王身边的两个女人顿时慌了神。她们两个都是大美人,一个叫嫔姐,一个叫姒妹。这两个女人心里都装着同一个人,那就是年轻有为的法师盘,他是一个深得民心的好人选。
  但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因为老酋长有一个侄子,叫熙,是城头山的总军师。野心勃勃,阴险毒辣。这些年,他一直在为继位之事暗里与盘较量。以他控制的军权,盘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穆王也为这事伤透了脑筋,要说放心,把城头山交给盘是最好不过的事。可这样一来,熙肯定要起兵谋反,城头山必有大乱。好在穆王现在得了脑中风,天大的难题也与他不相干了。
  于是难题就落在了两个女人身上。当初穆王选中这两个女人,不光是长相漂亮,最主要是两个品行都不错,两人一直相处得跟亲姐妹似的,从没红过脸,更不用说争风吃醋了。她俩在穆王身边这些年,耳濡目染,不仅长了不少见识,也对城头山有了责任感。现在难题出来了,她俩能不急吗?
  想来想去,就只有在一件事情上打主意。
  穆王手中不是有一对玉璜吗?这个稀罕物来之不易,在澧水流域绝无仅有。穆王老早就说过:以后我走了,谁拥有这对玉璜,谁就是城头山的主宰,也就是说,玉璜就是最高权位的象征。
  想到这,两个人忙去找玉璜,结果发现玉璜已经不见了。早些年,穆王是随身戴着的,后来年岁大了,不大在意这些面子上的事,就把这对玉璜藏在了一个磨光红陶瓶里,而这个陶瓶就在穆王的卧榻边。
  那么,玉璜到哪去了呢?这让两个女人非常吃惊。
  能进这间房子的除了穆王与她俩之外,就只有法师盘与军师熙了,这两个人是穆王的左右手。
  正巧这时,熙来了。嫔姐不怕事,劈头就问:“熙,玉璜是不是在你手上?”
  熙先是一惊,尔后略一沉吟,说道:“是的,在我手上。几天前,穆王亲手交给我的。”
  嫔姐摇了摇头,说:“不可能,穆王如果交给你,必定会当着我们大家的面,把话说清楚的。”
  姒妹也说:“对,不可能是穆王亲手交给你的。”
  熙说:“相信也罢,不相信也罢,到时你们就知道了。你俩的意思是我偷的?就算是我偷的,又怎么了?”
  正说着,盘也来了。他对这事似乎毫无兴趣,径直走到穆王榻前,仔细查看了穆王的病情,对三人说:“穆王的病,有一味药可治,那就是神草人参,生于老山,我现在就去找找看,来去怕是有个三五天。这儿的事,你们三个就好生商量,凡事不要操之过急。万一有什么决定不了的,就去议事堂找长老会。”说完,他就走了。
  他前脚刚走,熙后脚就跟着出了门。
  嫔姐见状,急了,忙对姒妹说:“姒妹,盘若找到神草,穆王就能得救,熙的王位之梦就会破灭。我想,他这急急出去,怕是动了杀心。你赶快差人悄悄跟踪,暗中保护盘。”
  嫔姐猜得没错,熙确实动了杀心。他不光要杀掉盘,还要杀掉这两个女人。唯有这样,他才可以安安稳稳登上王位。
  杀盘倒不是一件难事,现在有了机会。问题是如何杀掉这两个女人。穆王身边有几个贴身侍卫,赤胆忠心武功高强,下手的机会非常少。再说对付穆王身边的这两个女人,如果不采用借刀杀人的方式,过后肯定难脱干系。城头山的长老会,个个德高望重,仗义执言,不可小觑。
  借谁的刀呢?只有打盘的主意才是一招高棋。如果能让两个女人死在盘的住处,那就再好不过了。但如何把她俩引到那去呢?这倒是个棘手的问题。
  再说盘,离开穆王家,先回住处,对弟子一番交待后,才独自前往老山。
  他一路急行,傍晚时分终于到达目的地。这是武陵山脉最高的一座山,山上奇石林立,树木参天。神草就生长于此。
  盘没有急于去找神草,而是找了个地方先坐下休息。谁知刚坐下,身后突然有人用麻布蒙住他的眼睛,随即就把他五花大绑,拖进了一个山洞……
  不用说,这是熙的人了。那么嫔姒两姐妹暗中派出的卫兵呢?
  那几个卫兵早在出城时就被人拦截住了。拦截他们的不是熙的人,而是盘的弟子。这弟子是个投矛高手,说射你的左眼就绝不会伤到你的右眼,废人是他的绝活。盘的弟子拦住他们,悄悄说:“师父料知你们要暗中保护他,不必了。现在最不安全的是嫔和姒,你们赶快回去!”
  卫兵一想很有道理,立马回去,却见嫔和姒安然无事。嫔似两个知道这一情况后,心想盘一向料事如神,肯定自有安排,老山之行大概不会出事,也就罢了。
  天黑之后,城里安静下来。突然卫兵来报,说盘的弟子急匆匆赶来,求见嫔姒二人。
  嫔姒二人心里一沉:肯定是盘出事了。“赶快让他进来吧。”
  盘的弟子进屋后,四下看看,压低嗓门说:“我师父走前交待我,让你俩三更之前,无论如何到他住处去一趟。”
  “他人呢?他不是在老山吗?让我们去他住处干吗?”嫔和姒好生奇怪,同时也非常担忧。
  “他应该没事的。至于去他住处干吗,我也不知道,他要你们不用多问,去了就知道了。记住,一定要去,不带卫兵。否则就坏了大事。”说完,盘的弟子就匆匆走了。
  夜深人静时,盘的弟子突然闯进穆王住处,且又在一个非常时期,自然躲不过熙的耳目——他早就布置了盯梢。
  嫔和姒对此浑然不知。快到三更时,两人怀着好奇而又紧张的心情,沿城中大道,来到了盘的住处前。
  透过窗口可以看出,里面燃着松明。老松多油脂,耐久燃,劈成细条,用于照明,就叫松明。古时候晚间照明冬季就是火盆,夏季就是松明或陶灯,而陶灯里则是动物油。
  木板门虚掩着,嫔和姒轻轻推开,走了进去,没想到的是,里面坐着等候她俩的却是熙!
  嫔和姒知道中了圈套,下意识地往后退,却发现门已死死关闭!
  嫔和姒怎么也想不通,盘怎么会吩咐他的弟子,半夜三更于他的住处,安排这样一出戏呢?如果不是盘的安排,那么盘的弟子就是熙的人了。看来,熙要借刀杀人嫁祸于人了,盘也肯定落入了魔爪。
  想到这点,两个女人心里无比悲凉。死倒不足可惜,反正盘回不来了,没有神草,穆王也很快就要死去,随他而去也不是一件坏事。问题是,城头山如果落在熙的手上,那就彻底完了。
  嫔终于打破沉默:“熙,这一切都是你安排的吗?”
  端坐在石凳之上的熙笑了,他觉得自己运气好极了,机会说来就来,只是这个机会,实在有些意外。“到这时了,你俩还假装糊涂。怎么会是我的安排呢?你俩心里应该非常清楚,半夜三更来这干什么呢?一定事关重大吧?”
  嫔和姒听他这么一说,越发糊涂了,不由警惕地打量着屋子里的一切,想从中发现点什么。
  熙说:“不用看了,很安全的。我本想借此机会和盘的弟子聊点什么,却发现这屋子里没有一个人,门是虚掩的。我怕有诈,就在门外布置了卫士,你俩放心好了。”
  嫔愤愤地说:“你也放心好了,我俩既然已经被你算计,就不打算跑了。你得意吧,玉璜是你偷了,盘也在你的手中,要杀就早点下手吧。”说着,她悄悄用脚踢了一下姒,给了她一个暗示:姒所站的墙角有一盏动物油和一堆松明,都是易燃物。其实姒早就看在了眼里。
  她俩哪里知道,熙打的正是这个主意,一等弄清两个女人来这的目的后,他就把她俩关在这,放火烧死。
  再说傍晚,老山洞中,也燃着一堆篝火。五花大绑的盘被允许坐在一块石头上,他的眼睛虽然被蒙着,但心里却跟明镜似的雪亮。
  “怎么还不杀我呢?”他泰然自若地问。
  几个被熙雇佣的猎人围着他,其中一个说:“想死没那么简单!那对玉璜呢?交出来!”
  “玉璜不是在熙的手上吗?他自己说的。”盘笑道。
  那人踢了他一脚,“少废话。你快说,玉璜你藏在了哪?”
  “难怪要杀我了,原来玉璜不在熙的手上,他谎称在他手上,不过就是心虚了,心急了,所以他就要杀人了。”盘挪挪身子,继续说,“我说奇怪呢!怎么会有两对玉璜呢?这样的稀世珍品,穆王怎么会轻易交给他?”
  那个凶神恶煞的猎人听得不耐烦了,又一脚踢来,“我再问最后一次,玉璜呢?交不交出来?”
  “我可以交出来,但我有一个条件。”盘打住不说了。
  “什么条件?快说!”
  “两个女人。”盘慢条斯理地说,“我要见到两个女人了,确信她俩安全了,才会说出玉璜来。也就是说,我们三个人,一个也不能杀!”
  那猎人一听,顿时有点泄气,熙交给他的任务怎会这么复杂呢?看来,还真不能杀了。“那好,我们一个也不杀。你说吧,你要在哪见那两个女人?”
  “就在城头山,我住的屋子里!”
  那个猎人狐疑地问,“见面后若交不出玉璜呢?”
  “杀!”盘重重地吐出一个字。
  于是,他们只好给盘摘掉眼睛上的麻布,押着盘,星夜启程,急急赶回城头山。
  盘走的其实是一招险棋——
  神草根本就救不了穆王的命,至多能让穆王多活一些时日罢了。他的目的就是要引蛇出洞,让熙露出马脚,然后置熙于死地。
  杀熙必须要杀在关键时机,否则就会引起非议导致暴乱。怎样才算关键时机呢?那就是熙要除掉两个女人的时候。熙会以怎样的方式,选择怎样的地点除掉两个女人呢?这一切都在盘的料想之中。那么,盘就给他创造一个机会,于是就有了上面那一出让人摸不着头脑的戏。正因为屋子里的三个人都摸不着头脑,熙才不敢轻举妄动。
  一夜急行,于五更时分,猎人们把盘押到了城头山。过护城河南门陆地通道时,考虑怕在岗哨处引发不必要的麻烦,就给盘松了绑。
  南门岗哨见一帮猎人簇拥着盘,心想,肯定是盘采到神草后由当地猎人护送回来了,忙开门放行。
  谁知就在这时,城墙上突然有巡视与更夫大叫:“着火了!着火了!”
  往那一看,众人都呆了,着火的正是盘的住处。只见先是一柱大火从屋顶冲天而起,随后就成燎原之势,整个茅草房子燃起了熊熊大火。
  盘心里一紧:完了!惨了!难道自己失算了?是熙没有耐心,等不及弄清真相,等不及拿到玉璜,就急急匆匆放火烧死两个女人?怎么偏偏是放火呢?我真是蠢到了家,就没想到这一点。他为两个女人的生死担忧,也为弟子担忧,更为城头山的前途担忧。盘想着跑着,很快就到了火场边。
  这时,城中已是一片大乱,所有人都赶到了现场,包括卫兵与勇士,扑火的扑火,救人的救人……几个随在他左右的猎人一看阵势,悄悄溜了。
  很快大火得到了控制,让盘感到惊喜的是,嫔姒二人安然无事,从穆王处闻讯赶来的卫兵,已经守护在她俩左右。
  盘顾不上去管这两个女人,只对卫兵说了句:“就在这,别离开!”此刻城中大乱,熙如果起兵谋反,别说几个的性命,一切都会完!
  盘环顾四周,在人群中搜寻着熙。恰在这时,盘的弟子过来了,他朝师父点点头,盘心中的那块石头终于落了地。
  这时,大火已经完全扑灭。众人在灰烬当中发现了一具男尸,赫然就是熙!
  原来,那会儿,嫔姒二人在屋子中与熙较量时,死心已定,决意要与熙同归于尽,破掉他的王位梦,于是趁机悄悄引燃了那堆松明。
  熙当时正想着如何弄清两个女人半夜来此的真正目的,是不是与玉璜有直接关系,所以并没在意她俩已经动了杀机。突见室内燃起大火,心下一急,起身要叫门外的卫士,可还没等他叫出声,就一头栽倒在地。
  嫔姒二人震惊不已,细一看,发现熙的头顶插有一支锋利的投矛。再往茅草屋顶上一看,什么时候,那儿出现了一个洞口。原来,屋顶上一直趴着一个人呢。顿时,两个女人终于明白,如此杀熙,才是盘让她俩来这屋子的真正目的。两个女人不由自叹弗如,后悔自己一时心急糊涂,做出了放火自焚的蠢事。好在这时,盘的弟子已从屋顶翻飞下来,废掉了熙的卫士,然后破门而入,救出了嫔和姒。
  盘知道大局已定,心中释然,这才回头去找嫔和姒,却发现她俩不见了,一定是回穆王身边去了。糟了,要出事了!
  再说病榻上的穆王,就在大火腾空燃起的那一瞬间,他似乎清醒了一下,所谓回光返照吧,然后没等两个女人回到身边,他就孤寂地离开了人间。
  几乎与此同时,一个人悄悄潜入了他的房间,这个人躲在暗处已经守候了一天一夜,他的任务就是要寻找时机毒死穆王,结束他的性命,然后搜寻玉璜。此刻,城中起火,一片大乱,穆王的卫士都跑那边去救嫔和姒了,机会再好不过了。
  可是穆王已经刚刚死去,不用他下手了。于是慌慌张张在室内翻寻起来,所有的坛坛罐罐都找遍了,结果什么也没找到,正要返身出屋,听到外边有人说话,从声音判断,是两个女人回来了。
  他一急,从穆王榻前抽出一把石箭,躲在了门后。
  两个女人从火场回来,惊魂未定,没想到回到穆王身边,却发现穆王已经死了,顿时  两个女人呆在了那,巨大的悲痛化为无声的泪水悄然而落……
  就在这时,身后那人举起石箭,照准她俩的后背一阵猛刺,随着几声撕心裂肺的哀叫,两个女人相继倒在了血泊中……
  几个卫士闻声扑进来,很快抓住那人,正要一刀结果他,突然有人猛喝:“慢!留下他的性命!”
  回头一看,是盘。
  他走近血泊中的两个女人,蹲下来,自责难当地说:“都怪我当时没把话说明,城中大乱之际,最危险的就是穆王身边啊,叫你们别来你们偏要来……”
  嫔和姒气息奄奄地张开眼,泪痕未干的脸上居然露出了笑颜。嫔气若游丝地说:“没事,就让我俩陪穆王一块走,也好!”说完,两个女人都闭上了眼……
  盘与弟子为穆王及两个女人做了三天法事。下葬那天,他拿出穆王亲手交给他的那对玉璜,佩在了穆王的脖子上。他对众人说:穆王对城头山贡献最大,功盖天下,他留给我们城头山的东西太多太多,而带走的却少之又少,那么就让这对玉璜永远陪伴他吧……
  一席话说得全场恸哭……
  随后,那个刺杀嫔和姒的家伙被人拖了出来,他是熙的一个卫士,一直死心塌地跟着熙。
  盘令他跪在穆王与两个女人灵前,说:“你如此紧跟熙,我今天就成全你,让你和你的主子一同陪葬穆王,你睡下方。来人,先把他活埋!”
  ……
  五千多年后,人们在城头山遗址发现了穆王的墓葬,他的脖子上有一对珍贵的玉璜,嫔和姒静静地躺在他的身旁。王墓上方和下方各有一屈肢陪葬的男性,那就是熙和他的卫士了。

查看余下全文
上一篇:童话故事大全
下一篇:青蛙告状
读故事网-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