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间故事

鬼故事 儿童 哲理 情感 名人
神话 民间 幽默 佛教 英文
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

夏大本事

03-09   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

    周崮寨五道街其实不大,和周围的小村比,算得上一个不小的集市;拿外边的花花世界比,那就不只是小巫见大巫了,别说安阳新乡那样的大城市,就是和县城道口街比,周崮寨也不过相当于那里的几条胡同。

    然而,林子不大,却也啥鸟都有。城里有的大马路大高楼,周崮寨没有,城里有的形形色色的人,周崮寨好像一样不少。比如,城里有当官的,有当兵的,周崮寨也是这样;城里有穷人,有富人;有老实头,有机灵鬼,周崮寨也是如此;再比如,城里有不少靠银行靠领导靠大伙儿凑钱空手套白狼发达起来的大本事人,周崮寨嘞?也有。

    周崮寨的大本事人中间,南北街的夏宇宙当属大本事中的大本事。二十郎当岁,宇宙就获得了一个被同龄人羡慕嫉妒恨的绰号:夏大本事。

    宇宙之所以在大本事人中间出乎其类拔乎其萃,首要的一点,在于他敢想人不敢想,敢做人不敢做,正应了周崮寨的一句粗话:光着身子撵娘们——胆大不要脸。

    早在20世纪80年代初期,夏宇宙的本事意识就开始崭露头角。

    有村民在责任田上捣鼓中药材、种植大棚蔬菜成为“万元户”,还在啃着玉蜀黍窝窝的年青村民夏宇宙就不服气他们:“屁股朝天脸朝下,黄土坷垃里刨几个小钱,那也算本事?”有村民靠拉脚也就是人力长途贩卖粮食、砖瓦或麦秸翻盖了新房,宇宙一撇嘴:“汗珠摔在公路上,一下子成八瓣,出个粗力挣点血汗钱,那也算本事?那是‘拼种’!”

    有村民问宇宙:“二弟,这不算本事那不算本事,那你说说,啥算本事?”

    宇宙先是不肯泄露天机,后来憋不住,还是说了:“不说坑蒙拐骗偷,也不说截路玩老鼠转,那是犯法不仗义;一本万利,用一分钱赚一块钱,用一块钱赚一百块,那才算真本事。”

    从小在一块儿玩的王小六不服气:“二哥,我以为你有啥高招儿嘞,就这呀?你这也不算本事,不还是做小生意啊?让我说,一分钱不带,胳膊下夹个包,就靠一张嘴两条腿,出去转一圈,就能带回家一满包大团结,那才算真本事。”

    村民哈哈大笑:“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宇宙兄弟,你没能住小六吧?”

    二十来岁的宇宙嘿嘿笑笑;止住笑,对小六说:“六弟,亏你还有脸在你哥面前逞能。你这算啥本事?还出去转一圈,还要动嘴儿磨鞋底儿。依我说,坐在家里一动不动,让人家把钱给咱送到手中,那才算真本事。”

    小六傻眼了,半天伸出大拇指:“二哥,还是你高,高,实在是高!不过,兄弟我还是不服气,你这只是嘴上快活,瞎喷空儿谁不会呀?你要是真能让人家把钱给你送到家里,兄弟我真服你。”

    “那好,那你就等着瞧好看吧!”

    宇宙可不是牙硬心虚手软只会喷空儿的主儿,小子说到做到。

    俩月后,乡邮政所的邮递员给夏宇宙送来了一张汇款单。钱数倒不大,五块钱。不过,那时候的五块钱,可以在周崮寨买七八斤酱牛肉,大概相当于现在的五百。

    又过了没几天,邮递员又来到宇宙家里,一下子送来了三张汇款单,总钱数十五块。

    当街坊邻居大眼瞪小眼,好像大白天看到财神爷下凡的时候,宇宙坐在家里,几乎每天都能收到几张汇款单,二十、二十五、三十、三十五、四十、四十五,最多的一天,受到整整五十块钱的汇款单……       

    周崮寨一下子炸窝了!“老天爷,夏宇宙这孩儿可真是神仙,还愣是把财神爷请到家了!小六,这下你心服口服了吧?人家夏宇宙真是大本事人啊!”

    从此,二十来岁的夏宇宙就成了“夏大本事”。

    夏宇宙发财了,而且正像他自己夸口的,坐在家里就让人家把钱送到了眼前。不少大小差不多的年轻人当然眼红。光眼红不行啊,咱得虚心向人家学习!于是,小六儿提着烧鸡提着烟酒拜访宇宙,想一探究竟,顺便偷来一两手儿发财秘诀。

酒也喝了,烧鸡也吃了,夏大本事却不肯面授机宜。

    小六儿儿急了:“二哥,你吃也吃了,喝也喝了,你要是不给兄弟透个一星半点的,我可要到乡派出所举报你了。”

    “小六儿,兄弟,你举报我啥嘞?”

    “你坐在家里就让人家把钱给你送来了,说书唱戏大白天做梦一样,不是诈骗玩花招,能有恁神啊?”

    夏大本事叹口气,苦笑着摇摇头;站起身,从床底下拉出一个破纸箱,对小六儿说:“你们这些怂人啊,就知道眼红。兄弟,你自己看吧!”

    小六儿醉眼朦胧,有点纳闷地打开纸箱。往里瞅瞅,摸出一摞小本本。他看看夏大本事,再看看小本本。抽出一本,薄薄的几页。凑在油灯下看:夏氏新时代祖传致富秘籍。

    小六儿又看了看夏大本事。夏大本事不吭声。

    打开看看吧:捕鱼绝招、打麻将准赢绝技……

    小六儿手指上沾点唾沫,急忙往后看:

    捕鱼绝招——把一条母鲤鱼放在只能进不能出的鱼篓,沉进坑塘或河水里;第二天捞起来,必定有一条或者多条公鲤鱼。一条母鲤鱼可以反复使用,直到你数钱数得手抽筋。此招名曰“美鱼计”。

    打麻将准赢绝技——不停地打下去,一次比一次下的赌注大,直到赢了。此招名曰“穷追不舍计”。

    千杯不醉绝招、美女自动脱衣绝招、天上的鸟儿自动飞下来任你捉绝招……

    原来,夏大本事把这些“民间致富秘技”油印成小册子,一册成本也就两毛,定价五块钱;再印一些小广告,张贴在新乡、安阳、鹤壁、焦作等城市的电线杆上、厕所墙上。致富心切的顾客就源源不断地把技术专利转让费送到了周崮寨夏宇宙家里。

    哈哈!这不就是流行一时的邮购诈骗啊?江湖小混子的小把戏!

    夏大本事说得好:“江湖小把戏?给你透底了,你恍然大悟了,觉得是江湖小把戏。那会儿你咋没想起这种小把戏?事后诸葛谁不会当?哥伦布把鸡蛋竖起来后,小孩儿都能把鸡蛋竖起来。一前一后,就显出了本事。有本事的人和没本事的人,好像就差这一前一后,实际上,差着几个世纪嘞,差着几座大山嘞!”

    说一千道一万,这是违法,这是诈骗!

    “违啥法了?诈啥骗了?你又没试,咋知道不管用?你买一本试试呗。即便你觉得不过是些小幽默,小幽默也不能白给你吧?再说了,一本五块钱,仨核桃俩枣的,也算诈骗?你去派出所报案吧,看有没有人管。”

    这些话,不是那天晚上夏大本事对小六儿说的,是若干年后,夏大本事进一步发达成货真价实的企业家后,充满着无限的自豪感,振振有词地讲出来的;也不是在周崮寨的老少爷们面前开玩笑说的,是在市里的成功学大讲堂上给各位领导、各位青年企业家举办讲座时讲授的现代经营理念。

    二十多年后,夏宇宙先生已经成为全市著名的企业家,他早就不在周崮寨居住了,也不在县城道口街居住,尽管他在道口街有好几套别墅;也不在安阳新乡鹤壁焦作居住,尽管他在那些城市也都有好几套房产;也不在郑州北京居住,尽管他在那些城市也都有房有别墅。

    那么,夏宇宙先生、夏大本事先生在哪儿住呢?

只有他自己知道,只有老天爷知道,只有他的三妻四妾知道。反正,人家是来无影,去无踪,神出鬼没,化影匿行,神龙见首不见尾,见尾不见头。

    为啥这么神秘嘞?

    “唉,我也是没办法啊!整天这个老乡找,那个亲戚求;不是借钱,就是办事儿;不是让我给他们办事,就是给侄子外甥表弟媳妇儿办事。我也是个人啊,哪有那么多的精力啊?单单事业上的大事,我都忙不过来哟!”

    也有人说,找夏宇宙先生的,不但有乡里乡亲,也有银行信用社的工作人员。

    “是啊是啊!这些人都在找我,父老乡亲在找我,银行信用社的在找我,家乡的父母官也在找我。烦死了!父老乡亲找我,非要在我的企业集团里入个股。这些人打工挣个万儿八千的不容易,应该在周崮寨做个小生意,到我这儿入股,手续费都不够,不值当让集团的工作人员劳神。不让入股吧,又说我夏宇宙事业做大了,忘本了,不照顾父老乡亲了。你说,我不躲着他们行吗?银行信用社的更烦人,找着我让我贷款——有实力、信用又可靠的优质大客户,哪家银行不争着抢噢?烦死了!我看不起银行信用社的,他们一个个鸽子眼,嫌贫爱富。他们应该去找的,是那些需要他们帮助扶持的中小微企业,而不是像我们这样的大型集团企业。我们这样的大型集团企业不差他们那千儿八百万的贷款。烦死了!家乡的父母官更烦人,天天找我招商引资,不是让我投资给他们修公路,就是让我在他们那里建厂子;不是让我给农村小学捐款,就是让我给老年人福利事业献爱心。爱心当然应该奉献,优秀的企业家更应该为家乡建设出力。可我们是集团化的大企业,有董事会啊,科学化制度化管理啊,是我夏宇宙董事长一个人说了算的?烦死人了,烦人!得,我只能躲着他们走了。”

    是真是假,别说周崮寨的老少爷们搞不清,就连各级领导也搞不清。夏大本事的街坊邻居固然都是泥捏的凡人,即便各级领导,也不都是肉体凡胎?曾经的周崮寨农民夏宇宙却早已不是人了,他成神了。神魔鬼道的事儿,肉体凡胎能搞清楚?

    夏大本事靠“母鲤鱼哄来公鲤鱼”的致富秘籍发迹,二十多年来,一年一个样,先后开办过自行车坐垫厂、摩托车防寒暖袖厂;卖过三马车,卖过拖拉机,卖过小轿车;先是在周崮寨西地的106国道旁开厂子,后来到县城道口街开厂子;先是有限公司,后来无限集团股份连锁企业;公司总部先是设在安阳,后来搬到了郑州、深圳。

    从十几年前开始,关于夏宇宙的传说就像神话一样,就像说书唱戏一样,流传在周崮寨、全滑县、安阳市的百姓们口中。他被传颂得是那样神乎其神,以至于他偶尔回乡祭祖,周崮寨的街坊邻居几乎不敢认他了:天呐!这个大神真的就是咱周崮寨的夏宇宙?真的就是那个二十多年前靠“母鲤鱼哄来公鲤鱼”翻盖了三间新瓦房的夏大本事?

    在大伙儿一致把夏宇宙当成北大庙的太上老君神话传说着的同时,关于他的一些小道消息也像流言蜚语一样,像眼红的穷鬼羡慕嫉妒财主一样,在街头巷尾悄悄传开。

    “别看夏大本事弄恁大,听说,都是贷的银行信用社的款,都是拿着公家的钱玩嘞,好几个亿呀!”

    “夏大本事这会儿像个大恐龙,听说,他早些年在咱这一片儿集资的那些钱,还欠着好多户嘞!”

    夏大本事到底贷没贷银行信用社的钱,银行信用社的人找他是讨债还是非要塞给他贷款,他到底贷了多少款,这样的集团商业机密,周崮寨的庄稼汉咋能知道?只是有一回,夏大本事的一名司机——他老宅的邻居夏小三回家并喝多了,向大小差不多的吹牛:“哼,二大爷有多少钱不知道,只知道一天得给银行一辆宝马!”

    乖乖!光利息一天就得一辆宝马,本金该多少嘞?吓死你你都算不出来!

    话又说回来了,小三只是夏大本事的一名司机,他个小屁孩儿知道个啥?货真价实的是,村中另一个大本事人——早些年在山西不知道咋着发了大财的刘老八有一次喝多了,竟然骂骂咧咧地说:“夏二小不仗义,十几年前借我的三十万,现在还欠着,连利息也不给了。”

    有知道点儿底细的人笑话刘老八:“老八,你也是咱这一片儿有名的大本事,出道比夏大本事还早,你打了一辈子的大雁,咋着被大雁给钳了眼了?”

    “八爷不是被大雁钳了眼,他是太贪,贪图夏大本事的高利。那会儿,银行的贷款利息才四五厘儿,你贷给夏大本事,给人家要五分。恁高的利率,做啥生意能顾住本呀?就那,你这个刘大本事,大本事的祖宗也不睡觉想一想,愣是贷给人家了。”

    “哪个龟孙贪图他的高息!哪个龟孙非得要他五分利!我在山西拼着老命挣了点养老钱,差一点给扔进监狱,我能轻易借给谁?是夏大本事个龟孙看我好喝酒,请了我好几次,一口一个八爷,一口一个老前辈,好说歹说,死乞白赖,非要给我五分的高息。说是一年连本带息还清。唉,也怪我一时老糊涂,稀里呼噜就把钱借给他了。”

    “这么多年了,连本带息再加上驴打滚,他还你多少?”

    “到前几年,算着本钱倒是还了差不多一半了。可那时候的三十万,抵上这会儿的三百万。再说了,他自己许的五分利,恁大的企业家,不能说话不算话吧?该给我的利息,给一半、给三成五成中不中?就是按银行存款利息给也中啊!可就是赖着不再给一分了。”

    “那你去告他呀?”

    “八爷我也是走过三关六码头的,能不告他呀?可把欠条给了法院,法院的人都笑了。”

    “咋回事儿嘞?”

    “夏大本事个龟孙啊,他可真有本事!你们知道他给我的欠条咋写的:夏宇宙今借与刘老八现金人民币三十万元整,还带着小写。落款:阴历十月初八。法院的人问我,‘刘老八啊,借与,到底是夏宇宙借了刘老八的钱,还是刘老八借了夏宇宙的钱?哪一年借的?说利息的事儿了吗?你看清楚了没有?’唉,我这会儿看清楚了。借钱那天晚上,我被夏大本事灌晕了,稀里糊涂地,再想着本村爷们,也没在意。谁知道他小子年龄不大,孬点子倒是多得让爷爷我这个老江湖都被着了他的道儿。唉!”

    “别说了,八爷,人家夏大本事还真不赖,本钱给了你一半了,你就知足吧。你再胡搅蛮缠,他夏大本事这会儿可不是那会儿了,他手眼通天,反告你个诬陷罪,猪八戒倒打一耙,你说不定吃不了兜着走嘞!省省心吧,到阎王爷那儿再和他理论吧!”

    “唉!遇着高人了,八爷我不认栽,又能咋着嘞?”

    “八爷,快别唠叨别生气了,人家夏大本事前前后后总算把你的本钱还了不少。你等着吧,说不定咱话音一落,电视里就广播了,著名企业家夏宇宙先生荣获诚实守信道德模范奖了。”

    “还真不敢说!”

    刘老八也许孬好觉得夏大本事不算赖皮,可有人大骂夏大本事不仗义;不但不仗义,而且丧尽天良——赖着死人的帐不还,难道不算丧尽天良?

    周崮寨南北街最北头有一个老头儿,周老歪,嘴巴有点歪。老头儿嘴巴歪,却是乡亲们公认的精明人。周老歪一辈子在周崮寨集市和周围三里五庄古会上看自行车,几十年来,一分一毛地攒了点钱。周老歪没有把钱存起来,而是放了印子钱。也算他运气好,他的贷款人基本上都是正儿八经做生意的本村人,借了钱,按时还贷,按时付利息。

    可老天爷不待见歪嘴人,在周老歪老得走不动路的时候,农民企业家夏大本事横空出世了。

    夏大本事的生意越做越大,他不但向银信部门融资,也向老少爷们融资。注意了,是融资,不是借高利贷,尽管利率比银行高得多。这是夏大本事当年发明的洋名词儿。他不但向刘老八那样不知道啥歪门邪道轻松发了横财的江洋大盗融资,也向周老歪这样一分一厘攒起来的血汗钱融资;不但向周崮寨打烧饼炸面坨的融资,也向十里八村凡是家里有点钱的任何乡亲融资;不但三十万二十万地融资,三万两万万儿八千的,他也融。

    夏大本事说:“万丈高楼平地起,太行山一块一块石头堆;蚂蚁也是肉,蚯蚓也算菜;满大坡飞的蚂蚱穿成串炸一炸,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一串能卖十块钱嘞!”

    三年前,周老歪已经入土五年了,他儿子翻拆老屋时,在门后的祖宗轴背后意外地发现了一张纸,是一张借条。借条已经发黄,上面的字却还清清楚楚。儿子和拆房的村民一看,大吃一惊:乖乖!竟然是十五年前的夏大本事、如今全市著名的集团公司董事长夏宇宙先生打给周老歪的借条!借条不像打给刘老八的那样艺术,白纸黑字,哦,黄纸灰字:今借到周老歪现金人民币十万元整,月息五分。借款人:夏宇宙。说它不艺术,其实还是有点艺术的:没写哪一年,只写了阴历二月初三。

    周老歪的儿子周小正大喜过望,翻盖新楼房正愁缺钱,这不有了?十来年了,本息合计咋着也得五十万吧,驴打滚的话,不得百八十万啊!这还没算物价涨幅指数。没写哪年借的,得,咱不要利息了,也不考虑指数不指数了,本金总得一分不少还给吧?

    小正决定去找夏大本事。他不敢自己去找——夏宇宙先生现在是随便哪个人随便能见的?他请村长跟他一起去找。

    村长纳闷:“小正,你是真不知道啊,还是装不知道?夏企业家的本家亲大爷都找不着他,据说银行信用社的都找不着他,就连县长市长都找不着他,咱几个庄稼汉,去哪儿找人家?”

    小正央求:“总得找找呗?那可是十万块啊,本息合计再算上指数,该有百八十万了吧?难不成就这样黄了?”

    “哈哈,还本息合计嘞!还指数嘞!你看看你手里那张纸发黄了没?要找你自己去找,我可没工夫跟着你去磨鞋底。”

    小正只好自己带着盘缠上路。他先是去了道口街,接着去了安阳,然后新乡、郑州、开封、濮阳。倒是找着了夏董事长在这些地方开设的分公司和工厂,可惜,就连分公司的领导和厂长们一年也难得有几次机会见到夏董事长。问急了,人家不耐烦地呵斥小正:“我们也正想找董事长要工资要经费哩!正好,你这个乡亲来了,带着我们去找他吧!去美国,去加拿大,去澳大利亚,只要你出差旅费,你到哪儿我们跟到哪儿!”

    小正找了足足一个月,连夏董事长的影子都没看到;别说影子,连他的音信儿都没听说。小正犯嘀咕:以前在周崮寨看电视,老是看到夏大本事,不是在讲话,就是在出席开业典礼;不是和县里市里的领导在一起,就是和蓝眼睛的外国人在一起。咋着这好几个月了,都没有听到过他的音信儿嘞?

    别说你周崮寨一个庄稼汉好久没听见过夏董事长的音信儿了,就连全省全国原来那些整天跟在夏董事长屁股后头追着拍的记者们,就连原来那些整天盯着夏董事长的银行信用社的讨债人员,就连原来那些整天央求着夏董事长投资捐款的家乡的父母官们,甚至就连市公安局省公安厅的侦查员们、法院检察院的法官检察官们,他们原来整天监听着夏董事长的手机,这会儿,也好几个月不听夏董事长的一音半信儿了!

    夏董事长夏大本事夏宇宙,他到哪里去了?

    他到阎王爷那里去了。

    死了?

    对,就是死了!

    不过,夏董事长不是死在了家里,也不是死在了医院里,更不是死于非命;他是在户口本上死了,在一纸《死亡证明》上死了!

    全省著名的企业家夏宇宙先生死了。他的死讯并未登报,更没上电视台。他是偷偷摸摸地死掉的,人不知鬼不觉地、阎王爷的生死薄上并未划掉他的名字地,死了。

    夏宇宙夏董事长的的确确死了。众目睽睽之下,他一边给众员工讲话,一边和诸位领导喝酒说笑,一边眼睁睁地就死了,死在一张纸上。

    也就是说,夏宇宙死了,夏董事长死了,但夏大本事还活着。

    当然了,他现在的名字叫做:夏本事;英文名字:Benz Sala。

查看余下全文
上一篇:打工的秘密
下一篇:在酒楼上
读故事网-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